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半生烟火——不会种菜的厨师不是好诗人

心声社区2018-06-25 08:46:04

我是一片风中的落叶

寻找着栖身的大地

我的故乡在远方

即使我插上了翅膀

也飞不到我想要的天堂


多想觅一方净土

种植我故乡的庄稼

我只是一个流浪在异国的旅人


这里的秋天

已经没有我想要收获的果实

我的心儿呀

如一轮镰刀般的弯月

照耀着故乡每一寸土地

等在人们还没有睡醒之前

早已悄悄地收割完了田里的粮食


——《秋的思绪》(胡云峰)


我叫胡云峰,生于农村,长于农村,来自李时珍的故乡——湖北蕲春。


从厨二十多年,现在是高级烹饪技师。擅长川、湘、粤菜和各式面点小吃,以及各类火锅的制作。比较拿手的菜很多,东坡肉、重庆辣子鸡、夫妻肺片、毛血旺、沸腾水煮鱼、湘味小炒肉、香酥鸭、麦香鸡、孜然羊排、广式松鼠鱼、芝士焗花蟹、脆皮蘑菇、豉汁蒸小排、香芋扣肉、招牌牛腩粉、秘制炸酱干捞面……


工作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不灭的文学梦想。


这就是我!


                                        

被“疟”了,也得让大家吃好


2012年初,我入职华为海外赞比亚代表处,从此,人生开启了非洲之旅。“贫穷、落后、脏乱”,似乎是我想象中的非洲代名词,然而,当我降落在赞比亚的那一刻,“蓝天、白云、旷野、淳朴"让我惊叹不已。


从机场大约20分钟的车程,就到达了MuLungushi村,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有些陈旧的平房,也就是我未来工作的地方和宿舍,四周绿树成荫,空气、环境都很好。


一张铺着干干净净被子的床,加上一张桌子、一台风扇和几把椅子,这就构成了我的宿舍,尽管简陋,但还是蛮温馨的。


倒了两天时差,很快融入工作。在头几年时间里,只有我和湖南的谭大厨两名厨师,默默无闻地保障着战斗在海外第一线华为人的每日三餐,虽然辛苦,但看到大家吃饱后的那种满足,累也值得了。


最令我难忘的,是人生第一次得疟疾,又正好赶上另一位大厨回国休假期。刚“疟”的前两天,我以为只是感冒发烧,没在意,照常地上着班,直到第三天做完中餐,开始四肢乏力、浑身发冷,我下意识地回到房间一头钻进棉被里,但身体时不时地打寒颤,感觉更冷。这时我彻底知道自已被“疟”了,于是赶紧告知“伙委会”,行政同事蔡宪勋立马安排了一辆车送我去医院,化验结果是严重疟疾(可能和我拖了两天有关吧),紧接着就打了一个多小时的吊水。


回到家里埋头睡了一个多小时,也许是药力奏效了吧,一觉醒来感觉舒畅了很多,我又赶紧穿上工衣回到了厨房,看到案台上已备好的菜,我又立即打电话给“伙委会”,说晚上正常开餐。伙委会主任告诉我,都得疟疾了,还开什么餐,让我好好休息,他已经通知了大家今天停餐。我当时急了,嚷着告诉他:“这备好的菜浪费了谁负责。”最后他们拗不过我,还是准时开餐了。


疟疾需要连续打五天的吊水,“伙委会”一再强调让我好好休息、安心养病。可想想5天时间,15餐呀!不能因为我个人原因,影响到几十号人的就餐。而且第一天打完针后,身体已经好多了,让我闲着我还浑身难受呢,于是我坚决要求,不能停餐。每天做完早餐、午餐,下午2点去医院,吊完水后就赶紧回来做晚餐,就这样边治疗边工作。每天看到大家准时地吃上了热饭热菜,我心里也是暖暖的。终于熬到了回国休假的大厨归来,我一称,整整瘦了20斤,哈哈,终于成功地减了一次肥!


随着公司业绩不断地扩涨,工作人员越来越多,吃饭的人数常常突破百人,领导本着人文关怀,又及时增添了一位面点师,一来减轻我们两个厨师的负担,二来更进一步丰富大家的伙食。


工作闲暇,我会到处逛逛,这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到非洲,对这里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走在低矮房屋聚集的地方,经常会看到一些光脚破衣的小孩四处追逐玩耍,不由得让人心生怜悯,所以我有时会捐上一些衣服和钱,同一些爱心人士去探访当地的孤儿院,为他们送去帮助与关爱。据爱心人士讲,他们一般都不会捐现金,而是凑钱买一些玉米面和急需物品,以防小“腐败"。


假日无聊的时候,逛当地市场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看看那些精致的木雕和奔放的油画,让我更进一步地了解非洲。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在赞比亚待了五个年头。2016年底,为了响应领导的号召,我调往了津巴布韦。



早餐让员工争先早起


津巴布韦——听说是非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怀着饱满的激情,我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这里。工作环境和住宿条件,的确要比赞比亚强很多,我忍不住暗自高兴。(后来听说公司是为了员工的安全才租到这里,以前的宿舍既分散又有打劫的现象。)


原有的厨师团队因为调动原因都已离开,在行政主管蔡宪勋的大力帮助下,新的厨房团队很快就组建好。“伙委会”主任王洋来同我交流,希望我的到来能改善津巴的伙食,有所惊喜,毕竟“民以食为天”。


变、变、变——改变,从早餐开始。我配合新的面点师,讨论食材、品种、搭配,营养丰富的早餐逐步呈现给了大家。品种高达几十样,养生馒头、鲜肉大包、家乡三丝卷、孜然夹馍、黄金大饼、枣泥发糕、土家酱香饼、上海素菜包、武汉面窝、家乡糍粑、糯米烧卖、鸡蛋灌饼、湖北热干面、四川抄手、各式粥类及自制小菜……馋得那些贪睡的家伙都争先早起。



中晚餐也不甘示弱,鸡、羊、牛、鱼轮番上阵,变化着做,不重样着做,尽量满足着大家的胃口,争取让大家吃出战斗力来。


面食——似乎是海外华人永吃不厌的经典。为此我们把周五和周六的晚餐定为吃面,简单的“吃面"二字,却包含着复杂繁多的料理问题。扯面、刀削面,红汤、白汤,有各式配料,招牌牛腩和秘制炸酱是大家百吃不厌的首选。就连来出差的董事也赞不绝口。


                              

日子有滋有味地过着,时不时还会组织一次自助烧烤——这是大家最开心、最温馨的时刻了。所有人都乐呵呵地围着烤炉,自已动手烤着挑选来的食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着天。有员工带着小孩,小孩则盯着自已最爱的那一串;还有文艺范的小青年弹着自己从国内带来的吉它为大家助兴。我们则在厨房里忙碌着为大家准备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和其他点心,尽量让大家吃个畅快。



食材太贵,自己种


在津巴布韦待了快两个月的时候,“伙委会”管财务的同事突然告诉我:费用告急。其实,据说这边的伙食费一直都在透支。


贵、贵、贵……这是所有来津巴出差的人都会明显感受到,据说是和本国金融危机有关,导致物价飞涨。下面我们来看看厨房常用材料的物价吧:蒜头15.75美元/公斤,约人民币110元/公斤;生姜7.77美元/公斤,约人民币53.9元/公斤;彩椒8.4美元/公斤,约人民币58.8元/公斤;黄瓜1.25美元/根,约人民币8.7元/根;豆芽1.49美元/包,约人民币10.4元/包,可这一包都不知道有没有二两,简直就是奢侈品……


                 

怎么办?我和团队的伙伴们讨论着解决方案。常规的办法,是在几个超市比价采购,特价多购、回避高价食材。可当务之急,是自制一些食材,分担成本,说动就动。


小小的绿豆,在大家轮流浇水呵护下,不到两周就完全茁壮出芽了。呵呵!要珍惜,不要忘了超市的价格。


豆腐——中国人最爱的食品之一,但在津巴,算是“珍品”,有一家华人超市偶尔供应,可不是太老就是发酸,而且贵得很哟。我们自已画了一张图纸,几经周折,请本地人帮忙制作了两个“框框”,当天就迫不及待地动手做豆腐。大大的桶,满满的浆,高高的炉灶,简单的做豆腐变成了既费力又危险的活儿,拉伤手筋是常有的事,一次我伤了手筋,痛了一个多月都无法痊愈,这种痛只有自已慢慢扛,工作还得继续。因为豆腐都来得太不容易,所以每次的麻婆豆腐总有人发自内心地点赞。


    

自制腌菜、泡菜也必不可少,既能省钱又是大家的下饭神菜。晾晒——是让一颗菜充分地享受到非洲的阳光;腌制——让一颗菜都吃进非洲粗颗粒的食盐。看似简单而又机械的操作,实则必须用心把握好每一个环节,耐心地等待它们的质变,最后才能收获一坛坛上等的咸菜。


                   

当然,以上都要归功于我们团体每一个人的无私付出。从赞比亚到津巴来才短短几个月,我常常记起主管张志峰送给我的一句话以自勉:只有付出,才会有回报。正如我脚下的这片荒地,只要心甘情愿地去耕耘,才会有绿色满园的希望。



生活还有远方和诗


我的生活,除繁忙的工作之外,还有远方和诗。


当我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远方,《家》却在遥不可及的身后。


相聚总是太短,分别总是太长。作为一个长期海外工作的人呀,当你提起行李,与爱人分别时的《那一望》。


行走到多远,乡愁就有多远。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每逢秋收,能不叫人牵挂那田间的稻谷和父老乡亲吗,能不产生《秋的思绪》吗。


蒲公英般的飘随,蓝花楹般的忧伤,这就一个漂泊在海外华人的守望人生和《紫色的忧伤》吗。



本文来自《华为人》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心声社区是华为的罗马广场

长按二维码关注心声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