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真·炸成一朵烟花

四分之一四叠半2018-06-25 15:14:39

        世界脱节了 这是怎样一个被诅咒的因果啊 竟是为了 纠正它而生


        扶摇直上,再由云层里俯冲而下,窗边的绿植轻摇,黝黑的罐子上倒影着立交桥上的灯光。

        蜂蜜味的五里迷雾在暴风雨里穿行,堕入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超自然的势力在傲慢的挥动着衣襟的一角吧。

奏响的欢鸣曲跳跃在迷雾里,从宴会厅到麻将桌前,从老爷爷的茶房到实验室的玻璃皿里。思绪随着鼓点炸出烟雾,堕入五里迷雾继续前行,然后上升。每一个摇头晃脑的人们都充分的贡献着脖颈以上的原料。然后黎明披着赤褐色的外衣,踏着露水上了东边的山麓

         所谓的决心,不过是时间的奴隶。

蜂蜜味的骨髓,西柚色的内脏,完美的剖在迷雾之中。在无色的迷雾里,听到的是什么声响呢?




本文中引用的部分莎翁作品中的台词:

『世界脱节了 这是怎样一个被诅咒的因果啊 竟是为了 纠正它而生』出自《哈姆雷特》第一幕第五场最后一句

这真让人像堕入五里雾中一样!这种事情一定有一个超自然的势力在那指挥着。(This is as strange a maze as e'er men trod; and there is in this business more than nature Was ever conduct of.)——引自《暴风雨(第五幕第一场)》

黎明披着赤褐色的外衣,踏着露水上了东边的山麓 But look, the morn in russet mantle clad,Walks o'er the dew of your high eastward hill. )原文译文是: “可是瞧,清晨披着赤褐色的外衣,已经踏着那边东方高山上的露水走过来了。”—— 引自《哈姆雷特(第一幕第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