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父亲节终于过了

故事心理2018-06-25 18:42:29

 

如果我们要纪念一个人,该怎么做比较好?

古代出现天狗蚀日的场景,人们会敲打锅碗瓢盆,把吞食太阳的不祥之物吓走。久而久之,尽管人们已经能够掌握日蚀的原理,当时出于恐惧的行动,可能经过时代的洗涤,最后变成快乐,富有纪念意义的仪式性活动。

鞭炮也是如此,当年为了吓走年兽,现在则是喜庆的象征。

仪式既然可以随着人们的意念,改变它的意义,坏事可以变好事,好事也可以变坏事。比如现在基于环保和公共安全的理由,某些城市禁止在市内燃放鞭炮。

同样地,本来没有特别的意义,通过人们赋予意义,也能改变一样东西在人们心中的性质。

好比钻石,某个角度来说只是石头。通过行业组织进行包装、宣传,给了一个关于爱情的永恒故事。钻石的价格飞涨,通过这个价格去匹配一个人的心意。

但实际上,不到一定克拉,没有经过权威认证的钻石,买了并不会升值。就像婚姻,无论当初办的婚礼多么盛大,双方当时多么相爱,还是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贬值到双方认赔杀出的程度。

能够认赔杀出还算好了,有些人无法接受分开的结果,选择玉石俱焚。

中古市场有个不变的道理,「没有无法成交的东西,只有无法成交的价格。」

分开是一件可以谈拢的事情,只要条件俱备。

对于恨不得分开的人而言,结婚不是纪念日,是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样错误的定时闹钟。

对某些人来说,父亲节也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日子,而是提醒自己的不幸,生在一个父亲缺位,甚至带给家人痛苦、暴力与伤害的家庭里。

他们会因为父亲的离开而高兴,因为那是对自己和母亲,以及其他家人的解脱。

 

前两天,我记得某个公众号发了篇文章,同时蹭了父亲节与世界杯的热点,标题是「你是爸爸最精彩的进球」。

真是如此吗?

对某些孩子来说,这粒进球更像是乌龙球。

在他们的印象中,父亲不是威严与爱的象征,不是保护与依靠的回忆。他们对于父亲的印象是痛苦不堪的。

比如台湾知名歌手谢金燕的父亲,曾经是台湾收入最高的主持人,但在谢金燕小时候,除了外遇,对谢金燕的母亲多次家暴,同时还一度因为欠下巨额赌债抛家弃子。

谢金燕只好早早进入社会工作,凭着自己的努力照顾家庭,甚至帮父亲还债。

随着社会转型,越来越多女性不再将步入家庭列为人生的必经之路。一方面因为社会需要,无论男女都要职场,获取更多的生活资本。

另一方面,男女之间的社会分工也不再泾渭分明。几乎所有的职业,无论性别是什么,都有实现的可能。

当女性的力量逐渐在社会抬头,却被某些男性视为个人生存的隐忧。这种隐忧不仅是对失去工作与未来发展的担忧,还包括在家庭中的权力与角色的丧失。

以台湾卫生福利部提供的数据为例,2000年是个重要的分水岭。在那之前,民风对于男性的家庭暴力大多还是给予容忍的态度。

2001年台湾家庭暴力的通报数达到三万件,之后连续三年,每年以平均20%的数量增长。

正是在2000年之后,一连串的倡导,才让许多女性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家里的无声器官,她们必须为了男人、孩子牺牲自己,她们可以且应该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正义,拒绝男性的暴力。

那时的男性肩负养家的责任,是许多家庭的经济支柱。

同时社会对于男女平权的意识,还处于萌芽阶段,在男权当道的社会环境下,某些男性当自己是「天」,是家里的「国王」,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父亲角色上,除经济之外,还得共同负担精神与心理方面的养育责任。

实则,当时也没有足够的教育资源,帮助初为人父或已为人父的男性,学习如何扮演好父亲的角色。

一个懂得倾听的父亲,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能够表现脆弱的父亲,一个和妻子协同合作的父亲,一个尊重孩子的父亲……

并不是每个男性都习惯且愿意接受父亲的角色,朝向这个方向转变。

他们把在职场和社会的强悍带进家庭,也有些人一开始就不打算承担这些父亲的责任,他们本不无意成家,只是为了完成某个社会责任,满足他人的眼光完成结婚生子的任务。

这便是某些父亲在孩子眼中的印象,忙碌、强悍、在外深受尊敬,但在家里,这个父亲像一座高大坚实的雕像,令人仰望,抱起来却是冰冷而不温暖。

相反地,有些父亲是柔软的。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家庭,而不是社会上的竞争,个人成就的追求。他们始终把家人视为生命共同体,而不是自己实现理想的后勤部队。

换句话说,一个有爱的父亲,往往把家人视为人生最大的成就,所以当他做决定,他会优先把家人考虑进去。

 

一位施暴的父亲,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产生莫大的影响。

这些孩子,被称为「目睹儿」,台湾善牧基金会整理心理学家的研究,列出施暴父亲对孩子造成的心理负面影响,这些影响可能让孩子建立错误的家庭、性别价值观,以及低价值的自我认同。以为:

  1. 爱可以等同暴力

  2. 别人该为我的行为负责:我会这样,是因为别人做了……

  3. 男人应该要能「控制女人」,而非平等尊重的两性观念

  4. 当问题无法顺我意解决时,用暴力的方式是可以接纳的

  5. 我母亲的行为是我父亲施暴的理由,暴力发生是我母亲的错

  6. 女性是卑微、次等、不重要的

  7. 我该为别人的行为负责,不幸的发生是因为我而引起的

  8. 我的母亲不能保护我

  9. 这世界上没有真正安全的地方,没有真正可以信任的人

  10. 暴力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是正常的

  11. 威胁恐吓别人,使人心生恐惧,我就能随心所欲

  12. 别人可以虐待我

  13. 我家发生的事情,没人会感兴趣,也没人会管

  14. 只要我有权力,在家里做甚么事情,别人都不能管,也管不着

 

如果一位男性因为父亲的暴力,建立了这样的价值观,他长大后很可能就会成为另一个家庭中的施暴者。如果一位女性建立了这样的价值观,很可能在家庭中面对受害的处境,却不知道保护自己。

我想为人父母都希望孩子幸福,那么如果孩子带着这些观念长大,恐怕只会离我们的寄望越来越远。

最后,父亲节从来不是因为父亲的存在,而「应该」被纪念。

查父亲节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对耶稣基督作为众人之父的意义。撇去宗教意涵,美国的父亲节是在1909年,因为SonoraSmart夫人提议,后来立法所创。

Sonora的母亲在她小时候就过世了,留下包括她在内的六个孩子,父亲父兼母职,非常辛勤的拉拔六个孩子长大。

于是Sonora认为应该要有一个和母亲节一样,纪念那些忠实为家庭付出的父亲。

父亲节是纪念父亲的日子,但不是为了那些光会「进球」,射后不理的父亲。

但父亲节确实在某个角度像足球赛,没有人可以一个人踢赢比赛,就像一个家庭需要每个成员尽心参与,才能经营好一个富有爱、健全的家庭。

在那样的家庭里,每天都可以是父亲节,每天都值得庆贺与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