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农村宴席泛滥的文化因素.

珠山人2018-06-25 04:59:06


近年来,广大农村地区操办宴席呈现出名目繁多、规模盛大、礼金飙高等现象,缺乏规范和引导的农村聚会一方面加重了农民的负担,另一方也为公共安全埋下了隐患。


2018年,多个省份陆续发布了“关于规范农村操办婚丧嫁娶事宜的通知”,通知规定了农村地区操办相关事宜的原则与要求,从操办范围、标准,到礼金上限,申报程序都做了详细的阐述。该通知的出台扼杀了农村地区不良风气、减轻了农民负担、缓和了社会矛盾,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


今天笔者以湖南北部某县为背景,结合最近开展的“整治违规赈酒风”,解读农村宴席在新时期对农村建设积极的一面。写作目的不是对“整治违规赈酒风”提出异议,而是为农村公共管理提供另一种角度。农村宴席是基于中国乡土社会的产物,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纽带,是家庭被社会接纳、认同的标志。长期以来,在宗族和社会活动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对于维持乡土社会稳定、推动乡土文化繁荣起到了积极作用。

昔日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农耕生活随着改革开放、外出务工、等因素的影响已变得焕然一新。人口大量外流、耕地逐年减少,使原本恬静的乡村变得更加的落寞与寂寥。湖南北部一个在冊人口90多万的大县,小孩的嬉闹和偶尔的麻将声似乎成为平日农村里的“主旋律”,村庄里很难见到四十五岁以下的男性劳力。而每年春节将至,农村里呈现的是另一种景象: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伴随回家的脚步、气势恢宏的拱门迎接四海宾客,家家张灯结彩、家家锣鼓喧天。


宴席为寂寞冷清的乡土生活点燃了一盆温暖的火焰,所有的亲朋好友、邻里故人都将在一场场宴席、一杯杯烈酒里久别重逢。在这一日,人们彼此谈论生活的不易、致富的门路、未来的打算、个人的得失……。平日里冷清的农村一夜间变得格外喧嚣与热闹,衣着光鲜的回乡人员,行走在拥堵不堪的乡村公路,人与人之间彬彬有礼、彼此敬烟、招呼、攀谈。即使是曾经的仇家,也难免会一笑而过。农村似乎又回归到了传统尊老爱幼、格局有序的繁荣乡土社会。


1 宴席让外出务工人员重温乡土礼仪。南方地区的外出务工人员,大多工作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沿海城市。当他们脱离原生生态土壤,来到灯红酒绿的城市,发现原有的交际方式、思想观念、价值理念在面向活色生香的城市时已显得力不从心。封闭落后的乡土文化本身就不足以对垒包容开放的城市文化,天翻地覆的现实境遇使人们产生本能的适应与改变。从普通话的发音、到化妆品品牌的选择、到衣帽鞋袜的风格、再到为人处世的方式、直至思想观念的转变,不同文化与观念在他们身上碰撞与交融,原生母体文化在碰撞中渐渐剥落、外来文化逐渐渗透。在天长日久的生活与工作中,所有人都开主动和被动的接受这一切,无人可以逃离。


外出务工人员的思想观念主要受工作环境与工作性质影响。其中、工作驻地和外地工友带来的地域文化,各类企业文化及互联网文化是目前影响他们的主要因素。当各种文化与观念交织时,他们会面对选择、取舍的迷惘,面临主流价值的迷失,面临信仰冲突的不安,从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形成价值理念上的空窗期。而恰好这一时期是危险的,各类低俗文化、堕落观念、暴戾思潮、负面能量会飞蛾扑火般来袭,少部分人在思想的转折与蜕变中走向了主流价值的负面,甚至众叛亲离。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些外出务工人员返乡时,每个人都变得彬彬有礼,无论是飞扬跋扈的小青年、还是鸡鸣狗盗之徒、甚至是一些在外恶贯满盈、罄竹难书的嫌疑犯,每当回乡奔赴那一场场乡宴时他们都显现出无法想象的安分仁爱,举手投足间有对长辈的尊重、对晚辈的疼爱。这种现象即是中国千年乡土文化“仁、义、礼、智、信”在社会治理方面彰显的力量。这种力量在一定时期可以胜过法律。所以每当社会转型时期逐年升高的犯罪率就可理解了。


长时间奔波与迁徙、辗转与流浪,已使很多人剥落了乡土的烙印,稀释了传统的束缚,而再次回乡,则是一次高效率的乡土文化重温仪式。面对德高望重、春风化雨的长辈和师长,年少时期淳朴的教化与浸染仿佛又回到了身边,人们变得格外收敛与诚恳,长辈、师长们的嘱托与祝福,褒奖与批评,感化、激励着长大的游子。不露声色间便让一个濒临犯罪边缘的人悬崖勒马,让一个顽固少年浪子回头。当他们再次走出农村,回到城市,会因乡土文化的洗礼而变得步履轻盈、变得光明磊落。


2 宴席为人们重新寻找人生坐标提供了机会。每一个外出务工人员,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一个宗族的荣誉,他们迁徙漂泊、忍侮负重。即使他们中的许多人已腰缠万贯,或是在他乡置业购房。但他们的价值在陌生的城市很难得到承认,个人光环也仅限于同乡的圈子。如果想要更进一步在政治地位、社会资源、以及其他领域获取更多的进步则是难上加难。但他们中的佼佼者回到家乡,则会有无限耀眼的光环,纷至沓来的赞誉、有口皆碑形象,其个人奋斗史、创业史在一段时间内甚至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小有成就的外出务工人员都愿意积极支援家乡的建设,捐钱捐物、化解宗族矛盾,每一件事都义不容辞。


在家乡的各种宴席上,那些佼佼者成为了大家学习和敬仰的对象,人们都乐意与其交流。听他讲发家史、讲致富经、讲创业路。有人在漫不经心的交流中获取了一些信息,懂得了一种思路。有人在不动声色里与其加深了交情,为未来的自己夯实了一份举足轻重的资源,更有人在觥筹交错中便获取了一份合同、一次机会。在草根阶层中,大多数的成功都离不开熟人的提携、家族的帮扶、同乡的合作。


在这方面,温州人成了我们学习的楷模,他们之所以能从没有市场中找市场,从鲜为人知的边缘经济狭缝中杀出一条血路,很重要的一方面得益于他们强大的同乡网络,得益于他们“经济结义”模式,这种人带人、人帮人的创业方式成为当下最高效的创业模式,在湖南地区类似这种模式也不少,比如五金行业里的邵东系、化妆品行业里的常德系。他们一家带一家、一人帮一人,慢慢的把一个行业在一个地区做到了极致,做出了气候。


由于外出务工人员大部分时间远离家乡,短暂的假期想要和每一位亲朋好友相聚几乎不可能,而此时农村的宴席正好为这群归家的候鸟提供了一次深刻交流的机会。当蓄积已久的想法和蠢蠢欲动的闲置资金相遇,当天马行空的思路和举步维艰的现实境遇一拍即合,干完杯中的酒,他们兴许就能完成事业上的一次跃迁。即使是现实生活窘迫,生活态度气馁的人,因为亲眼目睹这些近在眼前的成功事实也会变得积极起来。成功的人在同乡中树立了一面旗帜,他积极鼓励和引导众多邻里乡亲。他是一座村庄的坐标,所有的人同他比对,寻求并肩甚至超越的机会。正是这一场场宴席,潜移默化着乡村的观念,重构了乡村崛起的精神基石。


3 宴席是一次低成本的家庭融资手段。在湖南北部的乡村里流行一句话“没钱花了,办次宴席”。这句世俗、浅显甚至无厘头的句子,说明了当前农村融资难的事实。农村难崛起、农民难脱贫一个重要因素不是农民缺文化、缺资源、缺思路,而是缺资金。无人不知操办宴席的次数越多,折损的酒水钱就越多,靠办宴席致富是痴人说梦。最终大家还是不得不选择操办宴席以获取短期融资。


除了人情账恶性循环这一重要因素,还因操办宴席的确是一次低成本的家庭融资。大多数人选择孩子升学、新房落成、三十六岁生日时办宴席。学生升学必须支付不少的学费、新房落成也必将花费大量的积蓄,三十六岁对于一个年轻家庭来说正是创业致富急需资金的时刻。选择此时办理宴席便成了他们理所当然的选择。以2018年央行公布的商业贷款年利率5年内4.75%算一笔账。在农村宴席中,一场10万收益的宴席有将近3万的成本7万的实际收益。假如因家庭需要,需贷一笔10万元5年内还清的商业贷款,其实际收益=10W-4.75×1000×5)W7.625W,与通过操办宴席带来的实际收益相差无几。当然办理商业贷款除了复杂冗长的审批手续,还得有可供抵押的不动产,而在农村地区,大多数房子是没有产权的。办理宴席同样有过程复杂,劳民伤财之嫌,但农村地区普遍有通过办理宴席获取福祉的民俗需求,这一需求似乎抵消了操办宴席过程中的劳累与繁忙,人们从喜庆的氛围中获取精神层面的寄托。


4 宴席是资本对乡村的回馈。因进城务工,人们从此与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从60年代出生的农业人口开始,大都或长或短有过城市工作、生活体验,城市便捷的交通、丰富的医疗、先进的教育、众多的就业岗位、良好的公共设施等都是农村无法比拟的。当人们习惯了城市的繁华,便开始疏远农村的荒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在城市购房,沿海发达城市高昂的房价令大多数人望洋兴叹,纵使奋斗终生,也不一定能换回一套居室。于是,更多的人选择在老家的县城或市区购房,购房所需的花费至少是他们十年的积蓄。


虽然农村进城务工人员较多、每年亦创造可观的财富,但这些财富中用于回馈乡村、发展乡村的少之又少。大量的财富被家乡城市房地产业所截流。家乡县城的楼盘越来越多、房价蒸蒸日上。农村的房屋开始千疮百孔,年久失修。常住人口减少、学校合并、耕地锐减这些萧瑟的景象随处可见。在城乡二元结构突出的今天,乡村所面临的境遇是不公的,他像一口日益被抽干的古井,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却鲜有人挖沟引渠,反哺这尊老态龙钟的母体。


许多人虽然在县城安家置业,但重要的宴席依然会选择农村老家操办。一是节省成本,方便邻里乡亲前来赴宴。二是宴席大都带有浓烈的祭祀仪式,在老家操办显得正统,更是对宗族的尊重。农村宴席如假日里的礼品,杯水车薪般接济和滋润着乡村。操办宴席所必须的蔬菜、酒水大多可以自给自足。活跃在农村从事各类民俗活动的厨师、乐队、道士、说书匠、风水师各色人等也有了赚钱养家的机会。同时宴席也拉动了当地零售、屠宰等行业的发展。


当然,通过宴席对乡村的回馈其实是微乎其微的,他不足以改变和振兴乡村。能选择在农村操办宴席,至少说明人们始终无法离开乡村、忘记乡村。这种叶落归根的情怀是值得珍惜的,虽然在短时期内他无法给乡村的发展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他为发展乡村埋下了伏笔、根植了责任、篆写了使命。未来乡村的发展还得依靠这些曾经从乡村走出去的原生人口,因为只有他们回馈乡土的情感是朴素的、义无反顾的。随着农村人口收入提高,当他们手中有足够的闲余资金时,选择回乡投资基础建设、承包土地、发展旅游等回馈乡村的形式,目前在广大农村地区已初见雏形。


5 宴席是乡土文化最后一块自留地。在一个千百年来以农业为主的社会里,经济水平一直受制于农副产品的产量,生产力水平低下的时代,自然条件又不可预测的干扰着农民的耕种,长期以来,农村一直过着靠天吃饭的生活,饥饿是这个民族最深刻的印象。所以人们把吃饭当作一天中、一年里、甚至一辈子都至关重要的事情对待。传统农耕社会里,人们选择在最繁忙的播种与收割过后举行宗族间的聚会,譬如端午一般在芒种之后,中秋也在秋收过后如期而至。


而宴席是一次正式的聚会,他比普通家庭或宗族聚会更有仪式感、更丰盛。全家老少,以最诚恳的态度,最华丽的姿态向外人展示家庭的实力、地位与内涵。他是家庭被社会接纳、认可的纽带,同时也是一个家庭在漫长时光洪流里一次短暂的停留、回首、总结与盘点。他为生活注入了一针催化剂,使单调乏味的乡村生活变得活色生香。


与传统乡村宴席同台出现的往往还伴随地方戏曲、歌舞、以及其他宗教祭祀活动,他们与宴席一起极大的丰富了人们的生活,繁荣了当地的文化,舒缓了忙碌的劳动人民。那些带有说教和寓意的歌舞,更是引导了人们的价值取向,对维持乡村社会秩序起到了不言而喻的作用。


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人口迁移以及互联网终端带来文化上的洗礼,曾经在乡土生活中与宴席伴生的其他议程已开始慢慢省去。首先:人们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不得不省去宴席中的其他繁文缛节;其次:从事传统宗教仪式、民俗活动的民间艺人渐渐老去,而他们的手艺并没有在翻天覆地的新时代得到良好的传承。再次:新生的一代由于生活方式的多元,并不能在这些传统活动中找到价值认同。


宴席还是原来宴席,不变的菜品、不变的烹饪方式,还有刻骨铭心的味道。但宴席已无法为人们提供曾经多元的社会功能。他孤独的存在,为延续乡村早已淡薄的人情世故在一片非议中艰难的挣扎。


结束语

随着农村宴席名目的繁多、礼金数量的疯长,变了味的各类庆祝活动如雨后春笋般吞噬、束缚着人们的正常生活。宴席开始慢慢丧失他的文化功能和社会功能。整治违规赈酒风不得不提上社会公共管理的日志。整治过程中因工作方式方法不当、伤害人们情感的事情时有发生。农村宴席是乡土生活中重要的一环,保留一些人们群众情感上普遍认同的宴席,挖掘宴席在传承乡土文化、凝聚价值共识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并在整治违规赈酒的过程中顾忌人们的情感认同、防止因整治带来的情感割裂。这些问题都是我们今天值得思考的。



来源丨红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