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冰出祁连(小说) 第1回:少年懵懂别祁连,长路遥遥征天山/杨文亮|天马竞辉1658期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2018-06-25 18:27:50




原创小说《冰出祁连》,以西部大开发为大背景,讲述一代甘肃农民在响应西部开发的号召,奔赴新疆兵团的开拓发展史。以主人公特有的成长经历,还原时代风貌。



冰出祁连 第1回:


少年懵懂别祁连

长路遥遥征天山



公元2003年3月,在中国的北方一个在平常不过的月份。白雪覆盖了北方的大地,戈壁草原荒漠高山均是一片雪白。顿时全世界几乎同时陷入了寂静。年过去已经有一个月了,但是在北方的农村,尤其是在甘肃大山深处的农村,基本上还是有来来往往的走亲戚的人。那个时候的农村走亲戚也在当一件重大的事情来办。关系近的多半是家里的大人亲自前往,或备点茶叶和白糖,条件稍好的拿点维维豆奶。关系远一点的拿一点自己家蒸的馍馍,就去走亲戚了。这就是在此地流传了很多年的风俗。

    

这个山村再偏僻不过了。在祁连山的山脚下,大山连绵,几乎没有一条像样的大路。群山延绵不断,荒草遍地。在两座大山的中间,形成了一个自然小河谷地,因两面环山,故先人们取名曰:夹沟。在此山村里居住的都是世世代代的农民。大多是晚清道光年间为躲避战事和躲避宁夏回民叛乱的难民。因此地较为偏僻,故大多盘踞于此,世代繁衍留在此地,形成了一个自然村落。在村子的西半山腰上有几乎人家。大多的本家族的都是来安在一起居住的。韩冰与韩刚是本家的兄弟,同于韩冰的胞弟韩勇。此三人均是从小长大的弟兄。加之两家邻居,又是本家关系自然不同一般。此时,韩冰年方虚岁13岁,韩刚韩勇同岁虚岁11,正是少年时期。已经读初中的他,每天都是翻山越岭。要翻过三座大山去远在10里以外的镇上求学。每天跟着比他大很多的孩子跋山涉水,寒暑交替,这一学期已经是一个半年头了。

       


是日,风雪交加,韩冰起床和往常一样,吃过妈妈做的早饭,背起书包,叫上同班好友胡大平。一起向着远处的大山走去。母亲望着韩冰远去的背影。那廋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距离和夜色中。一路上说说笑笑同学们迎着风雪,即使爬山也很有一番风趣。忽听几同学在一处嚷嚷:哎,听说没,听说没。听村子上人说西部大开发都开发到我们村来了,据说省里确定了我们县是贫困县,要大加帮扶。此时又有几个人随声附和道:我也听说了,我也听说了。听说好像要搬村子上的人去新疆。一听新疆这个地名,韩冰也不住的往这个说话的同学跟前凑,听他说。因为此时的新疆在韩冰的心里只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只是知道在祖国地图上属于最西边,那里有很多的少数民族,很有一种神秘感,听说那里有很多好吃的葡萄。想到此处韩冰不由的想起了小学课本上学过的一篇文章《美丽的葡萄沟》。那里写到新疆人很好客,客人去了就会送上甜美的葡萄,还有漂亮的维族姑娘跳民族舞蹈。想到此处韩冰心想不知道我们家去不去新疆啊,内心也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在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中很快就到了学校。早上的课依旧是老样子。大家几乎也不怎么学习,都是在课堂上逗逗老师,互相打闹,虚度时间。第四节课很快就到了。那是全校同学们最爱上的音乐课。教音乐的老头姓倪。话说这倪老头在学校也算是一个大才人。此人精通各种乐器,天文地理样样俱懂。只可惜凡事较真,性情中人不会阿谀奉承。所以在学校,领导一般就让他带一些副课。此老头爱和学生较劲,学生也爱和他较劲,经常玩一些猫捉老鼠的游戏。这节课倪老头走进了韩冰所在的初二3班,戴着一副眼镜,拿着一本泛黄的音乐书。韩冰当时坐在第一排,时任初二3班的音乐课代表。每次音乐课前必须要课代表起头唱一首歌,这节课也不列外。倪老头说:起个歌唱。韩冰思索着起什么歌呢?突然后面几个调皮捣蛋的大个子说:起少年包青天的片尾曲。当时正值少年包青天热播期间。片尾曲《只要有你》是当时中国流行乐坛一哥一姐,孙楠和那英合唱。对唱情歌。这对于倪老头来说是很忌讳的。然而后面几个大个子也是抓住这个原因,执意让韩冰起唱这一首歌曲,故意和倪老头斗气找乐。韩冰此时,也是胆大心怪,跟风逐浪。一声:谁能告诉我有没有这样的笔......于是随着韩冰的第一声,全班的同学们一起唱了起来。倪老头果然中招,生气的在桌子上拍书,挥手连说:不要唱了,不要唱了。然而他越说,大家的声音越大。倪老头也只好不在劝停。怒视班里的每一个同学,尤其是自己的课代表韩冰。任大家唱完此歌。同学们显然在这场战争中打了胜仗,自然也有韩冰的功劳。韩冰会意的给后面的大个子们使了个眼色,大个子们却不顾老头在场,直言:韩冰好样的。韩冰自然也很高兴,因为后面这些人在韩冰心中都是大哥级人物。他们敢不写作业,敢打老师,敢钻地道,敢逃课反正一切是学校禁止的事情他们都敢做。这对于像韩冰和胡大平这样的乖孩子来说,自然有一番崇拜。

 


教室一下子恢复了安静。倪老头整了整眼镜开始讲话:同学们,今天我们学一首新歌。说完这句话大家都很期待,这次教什么新歌啊?上几节课教的是一首军旅革命歌曲,在那个年代由著名军旅歌唱家董文华演唱的一首《血染的风采》。倪老不说话转过身,用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作者孟庭苇。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的心里全都是雨

滴滴全都是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那儿去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


同学们一看歌词,这不还是情歌么?这个倪老头真是自己扇自己的脸。但是对于萌动初开的少年们,却是很喜欢这个歌,于是大家也不在捣乱了,尤其是后面的那些大个子们,也及其认真的做的一本正经的拿出那个年代特有的歌词本,开始抄歌词。

     

话分两头,夹沟村依然是格外的寂静如往。然而似乎这寂静中酝酿的不寂静。 在前一晚韩冰之父与韩刚之父及韩冰的二伯,一起赶赴村委会报了上新疆的名。只是韩冰韩刚韩勇都不知道。韩冰之父在当时的村里同龄人中,也并非有钱有势,但是读了不少书籍。思路灵活,眼界宽广,可谓高瞻远瞩。他知道夹沟虽好,但穷乡僻壤,交通不便,大家靠天吃饭,待到此地终究不是发展之长久之际。为了孩子们的以后发展也要走出夹沟,到更加适合生存的地方,到更广阔的地方。于是他相约二哥,一起来到韩冰的小爷爷家。此时的韩冰小爷爷正是村委会的书记。在路上韩冰之父对二哥说到:听说这次去新疆大家都持观望态度,敢报名去的人不多啊。韩刚之父道:是啊,说好说坏的人都有,而且新疆路途遥远,此一去一旦不成,再回来就把家拖坏了。韩冰之父道:先去听听大家怎么说,不过我们这地方,如果不走出去祖祖辈辈也就是这样子,靠天吃饭孩子们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出息啊。为了孩子们我们出去闯闯吧。韩刚之父干脆的说:那就走,也没什么,要走一起去,别人不去我们两弟兄走,为了孩子们的将来。其实在路上就把这个事情定了下来。待到村委会报名之时,好多家族人,都你一言我一语,持观望态度。甚至一些目光短浅之辈者,公然当众散步负面消息。新疆那地方,人待不成。全是戈壁,风沙,没有水。去了肯定还得回来,有可能回都回不来。开始报名了,现场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人报名。于是韩冰之父看看韩刚之父,会意一笑,我报名,随后韩刚的父亲也说报名。在场有一些人愣住了。韩书记的两个亲侄子都报名了,应该不是村委会骗人。也有人动心了,但是迫于各种牵挂,也迫于封建不想离开故乡的小农意识,最终没有很多人报名。最终的名单就在晚上定了。韩书记开始宣布核对名单:韩冰家,韩刚家,马伟家,邓喜家,徐七家。就在这个时候,下夹沟村委会也同样召开了这样一次动员报名大会。与上夹沟情况一样,报名讨论现场,大家莫衷一是,几乎没人愿意报名。在大家争论不休的情况下,下夹沟刚当选的村委会主任陈主任突然说:我报名。大家一看都傻眼了。心想这主任有病吧。新当选两天的主任不好好当,大老远跑新疆瞎折腾。其实此时陈主任想的和韩冰之父的想法一样。因为陈主任早年和韩冰之父韩刚之父在一起打工相识,但是此时决定上新疆两人竟然是不谋而合。陈主任话一出,只见陈主任的堂家三叔也报名要上。再观看四周,无人报名。最终名单确定就是韩,马,徐,邓,陈,这几家。

       


初二3班的同学们很是认真的在听倪老教孟庭苇的这首经典情歌。忽然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仔细一看是韩冰父亲与马伟父亲。叫他们出来。原来马伟与韩冰家有亲戚,互为姑亲。见其父辈在教室门口。忽问姑父好。马伟问:姑父这么急来什么事情?韩父道:你二位迅速办理退学手续,明日我们两家随村子上的哪几家一起搬迁新疆,快快办理离校手续。此时韩冰事前全然不知。马伟也不知。可两人也只得照办,在两个少年的心中是欣喜,离别的苦愁此时抛之脑后。二位少年来到班主任办公室:尚老,我们两位退学,明天家就要搬新疆,烦请尚老师协助我二位办理离校手续。尚老师也感觉有点突然:啊,怎么这么突然。噢,好吧,那就去把桌椅交给后勤,退押金,其他也没什么手续要办。二位道:好的,谢谢老师再见。转身走向教室,尚老师也紧随其后。二位走进教室也不多说话,也不和倪老打报告,直接走进教室搬桌椅就往外走。同学们一看也惊呆了。韩冰竟然还有这胆子?不打报告,直接往出搬桌子?正在此时,班主任尚老师走进了教室。一看班主任进来了,韩马二人也停了下来。尚老师和倪老言语了几句,倪老走下了讲台,尚老师走上了讲台。:同学们,明天我们韩冰和马伟两位同学将要和他们家一起,响应政府的号召,搬迁到新疆。你们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一年半,也一定结下了深刻的友谊,让我们用我们的掌声,祝福我们的韩冰同学和马伟同学,祝贺他们乔迁新禧,也祝愿他们在以后的人生之路上一番风顺,前程似锦。讲完这一席话,同学们的掌声经久不断,韩冰转身向后看去,后面几个心软的女生和自己平时的好友胡大平、毛虎、郭清明显眼色湿润。此时韩冰马伟才感觉到离别在即,同学一年多,还有几个从小就长大的伙伴也是学前班,小学一路上到初中的,明天就要离别,也许有的同学此生不再会见。也顿觉心酸,只见马伟已经低头不语。突然班长云芬姐直说:韩冰,你平时歌唱的好,也是班里的开心果,离别在即,请你为大家献唱一首歌,让我们在一次聆听你的歌声,让我们记住你的歌声。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眶里也分明是含着泪水。大家也都应声附和:韩冰来一个,来一个。韩冰见这一幕,其实眼睛也已经湿润了。他一边看着大家,一边想唱一首神秘歌曲呢?于是他开口说话:同学们,明天我和马伟即将随家庭搬迁往新疆,此前家里人也没有给我们说,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的消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给大家唱一首前段时期我们学习的歌曲《血染的风采》吧。话说此处,韩冰开唱: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

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这样

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

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如果是这样

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唱到第二段,韩冰已经声音哽咽,泪湿眼眶。倪老、尚老还有全班同学一起拍着手齐声低唱第二段:


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

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

如果是这样

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土壤里

有我们付出的爱

如果是这样

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土壤里

有我们付出的爱

......


一首歌曲艰难深情感人的唱完。此时韩冰马伟走上讲台,在一起给老师和全班同学深深鞠了一躬,就此别过。大步走出教室,上街去找韩父马父。

      

随着韩马二人离开,本来欢乐的音乐课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大家也不在打闹嬉戏。班长云芬写一小纸条传至黑青跟前。黑青打开一看纸条写道:韩冰、马伟与你同村,从小 长大,此一别匆匆,日后若再相见也是难上加难。我们不如联系平时关系好的同学们,晚自习下课一起去韩冰马伟家给他们最后道别。黑青一看心想正合我意。等到下课,中午的时候,众同学相聚商议送行之事,最后统一思想,大家聚钱买一本影集送给韩马以作纪念。韩冰,马伟午饭吃过也随其父辈翻山回家。同学们迫不及待的等到了晚自习下课,于是拿出中午买好的影集,由班级书法比赛的一等奖杨才同学执笔写祝福语,并附上了各位同学的名姓,大家一道趁着夜色,翻山越领一行人,往韩马所在村子走去。


众同学趁着夜色,翻山越岭,快步急行。一路上同学们也七言八语的说:这韩冰和马伟怎么说走就走了?也在回忆着此二位曾在学校发生的点滴往事,大家无不珍惜。谈笑间,翻几座山的路途也变的不再遥远。恍惚间,众人已经翻过抵达夹沟村的最后一座山。在山顶往下望去,就可以看到村子全景。上下夹沟宛如长蛇盘踞在这个山间谷地中。夜色已经很晚,四下望去,只见几家灯火通明。亮灯的这几家也正是明天要西征新疆的几家,他们是在收拾行李,是在和乡亲道别。同学们走下了山坡,走进了村庄,冷风瑟瑟,吠声四起。此时韩冰马伟却不知众同学会这么晚来告别。因为他们以为白天的音乐课就是最后的告别。韩冰正在爷爷家待着,忽听门外有熟悉的说笑声。出门一看,十几个同学笑望韩冰齐口道:我们来送你了。韩冰内心万分惊喜激动:快快快,大家屋里坐,别在外面站着。同村从小与韩冰玩大的伙伴黑青、郭云、胡大平等也一起招呼其他村来的同学。此时韩冰家人也迎了出来。众同学相继进入屋内,谦让之中男同学上了炕,女同学则坐在了炕沿边上。韩妈妈和婶婶赶忙为同学们倒茶、上馍馍。一会儿功夫韩冰的六叔、四叔等拿来了啤酒,大家相聚一堂,喝酒道别。韩冰也加入其中,每人都举杯与之碰别。然家人考虑到明日还要赶远路,加之年纪稍小,故而让之少许饮酒。酒喝兴起,同学们也一一和韩冰吐露心声,尤其是同村几个从小长大的伙伴更是不舍。期间几次将韩冰拉至院落。对其惜别,相约以后,不管路途再远,也要书信相通。因为那个时候村子上还没有手机更没有电话,网络更是大家都没有接触过的新鲜东西。一部分同学也跳起了舞蹈。然再管西房内,韩爷爷、奶奶却是强装笑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明天韩冰、韩勇、韩刚两家就要远赴新疆。从小到大韩爷爷对韩冰视作是掌上明珠,爷孙俩的感情也是非常好。韩冰上学之前一直是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自然韩爷爷、奶奶此时心情肯定不会大好。韩爷爷坐在炉子旁,抽着旱烟沉默不语。韩奶奶也是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着,不说话。钟表摆动的声音都可以清晰的听到。滴答滴答......

    


一边是同学们酒喝尽兴,欢歌笑语。一边韩爷爷奶奶沉默不语。此时韩冰心中也不知是喜是忧,很是复杂同学们酒罢舞停,就要去马伟家道别。韩冰送别同学们进了爷爷奶奶的屋子。马伟家是在村东边的山腰上,马伟家是姊妹三人,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马功。马功此时刚上1年级,年纪尚小。众同学来到马伟家,同样也给马伟给了一个惊喜。马伟本人平时谈笑间,非常幽默诙谐:哎呀,同学们这搞突然袭击啊,幸会幸会。众同学:西北风吹来的。大家一起走进了屋子。也是谈论话离别,又喜又忧。韩冰家刚才那一副场景再现。年幼的马功也觉得人多热闹。一番道别各回各家,有几个离的近的又是深夜翻山去自己村子的家,也有一部分远的同学住在了夹沟村的同学家。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天气大好。阳光仿佛要刺穿这个古老的山村。伴着鸡鸣,狗吠村里的人们起床了。这一天村里的人都起的很早,仿佛每家每户都有大事一样。韩冰起床与韩刚,韩勇先去看看大爷和大奶奶,逐一道别,由于大爷感冒也没有起床,就此别过,没想到这一别竟是韩冰等与大爷的最后一面。大爷抓住孙子们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们去闯吧,去好好学习,兄弟之间团结努力,祝愿你们前程似锦,为家族争光。这大爷正是二弟韩刚的爷爷。于是大家也是潸然泪下。别过大爷,韩冰一行,又互相和三爷,小爷等一一作别。之后韩冰韩勇韩刚去了韩冰的外婆家。韩冰的外婆家在村子的中间住着。老太太一个人在屋子里,那一年正逢韩冰外公去世,故而老人家一人。给外婆说明情况,时间紧急,也是匆匆别过。外婆也是泪眼满面,想看无语。之后韩冰来到爷爷家,韩爷爷抓住韩冰的手,一只手抚摸的韩冰的脑袋就开始老泪纵横:孩子们,你们这一走,我们何时才可相见。韩冰强忍泪水道:爷爷你放心,新疆随远,但现在社会发达,交通便利,以后见面很是方便。韩勇也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哭,一家人泣不成声。

    


门外的六叔开始喊了:行了行了, 时间到了。 赶快上车,要走了。于是大家虽然不舍,但还是要分开,韩冰穿着一件小棉袄和韩勇韩刚一起上了六叔的三轮车。另外一两车是四叔开的主要是拉一些行李。车开始走了,望一眼亲人,望一眼山村,望望天,望望地,这一次正的要走了。三轮车伴随着嘟嘟声开动了。在即将离开村子的口子上有一座古庙。乡亲们称其曰:大佛寺。此寺院建于明国时期,乡亲们为了求的风调雨顺而建。里面原先有几尊佛像,故名曰:大佛寺。在大佛寺的上面,是村里的大麦场,车行至此处,只见打麦场上人山人海,乡亲们全部出来相送。乡亲们堵住了搬迁之车。突然几个熟悉的乡亲堵住了韩冰父亲伯父,拿着一瓶白酒,手中端着一个小碟子,碟子里面放着两个酒杯,斟满了酒。爽气的到:二位兄弟,离别在即,你二人为我村开创先河,此番远赴新疆,定可创出一番天地,临行前请饮下这杯壮行酒。韩父:多谢哥哥相送,定可吃苦耐劳,扎根边疆,不虚此行。说着话把两杯白酒一饮而尽。再看一边,王大妈韩冰的邻居,用头巾包着煮熟的鸡蛋,硬塞进韩冰母亲的怀中:娃,她婶。你们此行,路途遥远,也没什么给孩子们给的,就煮了些鸡蛋,拿着韩冰他们路上吃吧。于是两位妇女也是相拥哭泣。韩书记见此等场面,难舍难分,怕这样下去,耽误了坐车时间,于是喊道:时间来不及了,送行就到这儿吧,开车、开车。马主任:鸣炮。送行的鞭炮响了起来,几匹红缎子也挂上了车队,三轮车随着山路渐渐离开了山村。行至山顶,韩冰对六叔到:六叔停车,我要方便一下。于是六叔把车停了下来。韩冰跳下三轮车,再望一眼山村,三叩首。并没有方便,跳上了车,随车队而去。毛主席诗曰: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众人相聚武南车站。已是傍晚。马伟对韩冰到:兄弟,这武威市夜景不错,出去看看。韩冰回应:“好的,伟哥,我叫上韩刚,韩勇,马功。一行人出去了,站在武南火车站广场,瞩目四望,霓虹闪烁。 韩勇到:哎呀,这就是城市啊?韩刚说:“应该就是吧,很美。韩冰看看二位到:“这只能算个小城市,省城兰州才是大城市。马伟又道:“兄弟们,再过两天我们下火车的地方乌鲁木齐也是大城市,到时候我们可以再看看。毕竟是孩子们,也缓解了离别的痛苦,众人哈哈作笑,也期待赶快坐坐火车,赶快到达乌鲁木齐,到达即将安家的地方。正在这时,韩父叫道:孩子们,快快进来,找了你们半天,干什么呢?韩冰道:“父亲,我们出来看看武威夜景。韩父到:“快快进来,马上要检票,上火车了。一听上火车,马伟韩冰一对视,笑了。大家这是第一次坐火车,肯定期盼激动。

  

谈笑间,就听到候车室的广播响了:"去往乌鲁木齐的1028次旅客,请带好你的车票,来站台检票。于是干城乡一十三户老乡,携带家眷,都去检票。韩冰等紧随大人后面,顺势检票完毕,就上了火车。


列车一路西行,过张掖,经山丹。闯嘉峪雄关,踏敦煌故地。奔驰西域戈壁,直达首府乌市。至此韩冰、马伟等一十三家人,历经两天之时,乘坐绿皮火车,抵达新疆首府。天色大好,阳光明媚。


(待续)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原文链接、若转载请注明出自【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谢谢!


首次投稿作者请先了解>>>>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查看原文)

投稿务必请发邮箱   285095385@qq.com,谢谢!

作者简介:杨文亮,男,29岁,出生于古浪县干城乡上夹沟村,少年时期虽父母远赴新疆,求学成长。好读书吟诗,乐音乐书法。因学习工作,走遍新疆南北。现供职于上海某单位。

 点击↓↓↓ 【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 最美的期待(外一首)/唐兴爱|天马竞辉1653期

  • 来自天堂的馨香——谨以此篇献给天堂里的良师益友溪水潺潺/秦淮梦月|天马竞辉1646期

  • 宁悦儿词两首:苏州山塘夜景、姑苏行|天马竞辉1641期

  • 马莲花(现代诗)/史永生|天马竞辉1642期

  • 禾木/朱光信|天马竞辉1643期


喜欢作者  赞赏入口

请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赞赏

请务必注明XX文友对XX作者的赞赏

谢谢!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团队


顾问:李老先生 微信号:LBS18293557903,秦淮梦月,王琦,雨之恋


主编:静之逸 微信号:285095385

编辑制作:杨易凡 微信号:YYf15117101163


作者联系组陈延芳、弋蓉、西凉举子、王芳,山花、樊晋江


投稿:285095385@qq.com

喜欢我们请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从即日起,本文社携手天马晴空公众平台(wuweifangxie),在天马晴空推出【竞辉原创】专栏。

天马晴空公众平台系武威市委政法委主办的官方公益宣传平台,【竞辉原创】专栏专发本文社思想性、艺术性强的文艺作品,如系反邪教主题作品,天马晴空推送有关媒体刊用后,将按有关规定给予稿酬或奖励。(2018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