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火柴枪被鉴定为枪支!你的童年在枪林弹雨中度过?

普法评道2018-06-25 17:53:05

来源 | 澎湃新闻   转自:法治搬运工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删除。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01

来源:澎湃新闻

给孙子买“玩具”,也会触犯刑法?不久前,王某某就为此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昨日,集美区检察院发布了这样一起案件,提醒枪支爱好者网购玩具要小心。

原来,被告人王某某是一个枪支爱好者,他在网站上浏览时,看到一把火柴枪,就买下来,想给孙子玩。这把火柴枪的购买价是人民币150余元。


然而,王某某买下火柴枪不久后,就被警方发现并抓获。经鉴定,该枪形物是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


近日,集美区检察院以被告人王某某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提起公诉。办案检察官认为,王某某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非法买卖枪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最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王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上述案例并非第一起,早在之前已有类似判决:

来源:刑事实务公众号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6)*刑终*号

......


某市某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2015年3月间,被告人黄某某在“淘宝网”上以每支人民币300余元的价格先后购买了二支全金属火柴枪留于家中把玩,后于同年6月16日被民警查获。经某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其中一支可以击发并具有杀伤力。确认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淘宝网”网购记录截图;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情况、搜查证、扣押清单及照片;某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检验报告;被告人黄某某的供述等。


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黄某某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黄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管制四个月;扣押的枪支予以没收。


上诉人黄某某提出,其主观上不明知涉案枪支属于受管制的火药枪,故其行为不构成犯罪,请求二审法院宣告其无罪。某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认为,本案的诉讼程序合法。原判认定上诉人黄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上诉人黄某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审法院相同。原判所列举的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均经原审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上诉人黄某某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审法院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且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黄某某辩称其主观上并不明知其所持有的涉案枪支系受管制的火药枪,从而否认犯有非法持有枪支罪。本院认为,即便上诉人黄某某主观上不明知其行为系犯罪行为,但只要实施了上述行为的,仍属于应受刑事处罚的犯罪行为,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检察机关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出庭意见正确,应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

代理审判员  **

    代理审判员    **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

02

来源:陈晗特搜公众号

火柴枪,童年的记忆!

在80年代(1970-1979)诞生于中国民间的手工玩具枪,以火柴棍为子弹可以发出响声的玩具枪。曾经广泛流传于中国农村,是60、70以及部分80后孩子们儿时心目中的“神器”,现在民间少有人制作,面临被遗忘的边缘。

火柴枪诞生于中国80年代(1970-1979)自诞生以来广泛流传于民间,发明者据说是1972年一位3年级的小学生,今年已是54岁(胡先生),在当时青岛第四砖瓦厂宿舍又名299号大院发明流传至今,火柴枪是中国社会在经过长年战乱之后,普通百姓对于战争时期烙印影响和怀念一种表现。


对于90后和年轻的80后(86-89)而言可能并不认识这是什么,但是对于众多60后70后和部分80后(80-85)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是当年孩子们最得意的"娱乐装备",要知道在那些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男孩子们如果能亲自动手制作出一把能打响的火柴枪,那他几乎就是周围孩子心中的“王者”,那种手掌一把火柴枪的满足感觉无雅于今天孩子们拥有一架遥控飞机的感觉。
 起初我们只打一根火柴,好的时候,一打一溜明火;哑的时候,火柴光冒烟而不燃烧。玩到后来,一根火柴不足以让我们产生身份和荣耀的光环。只有花样不断翻新,由一根火柴演变到几根,是一种成功的象征。
 
做过火柴枪的人都知道,扳机一定要做的灵巧好用,要不就是废枪一把。
整支枪难弄的要属枪管了,它要用自行车的链条扣做成。从废弃的车链上取5、6节下来,平等地摆放到一起,使上下两个链孔连成两个通道。一个通道可以穿进铁丝,把它固定在枪身上,另一个通道就相当于枪管了。因为火柴太小,这个枪管还需要在内部加一节车辐条上的铆钉。凑齐其他的材料不难,难的是寻找废链条。
 所有上面说到的自行车零部件,大多是我们平日里苦心搜寻得来,凑齐所有材料殊为不易,而如果做工不细,还可能做出不会响的哑巴枪,被其他孩子笑掉大牙。因此,能拥有这样一把威风的枪,无疑是当时一个孩子所能奢望的最大财富。

03

来源:新京报评论公众号


火柴枪

如果报道中的火柴枪,就是我们小时候常见的那种“听响”的火柴枪,现在却被认定为枪支,对公众的观念冲击不可谓不大。

但凡有违常识的背后,可能另有隐情,报道中的火柴枪,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超出了我们对一般火柴枪的概念认知?该火柴枪能否发射子弹,发射什么样的子弹;该火柴枪的来源如何,枪口比动能到底有多大;制售者是否有借火柴枪之名行制售真枪之实,等等。

我们常说,执法不能背离常识。那么,作为制裁最为严厉的刑事执法更应如此,不能动辄入刑。

目前披露的信息,没有提及这些问题。


网络上售卖的火柴枪


其实,类似的“持有火柴枪”案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据新京报报道,2015年8月11日,在卖出一万多把“火柴枪”后,家住河北肃宁县的李占霄,被黑龙江齐齐哈尔警方以涉嫌“非法买卖、制造枪支”带走,后被羁押。一年多后的2016年12月20日,又因案件“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办结”对其取保候审。

原因就在于,齐齐哈尔警方对涉案枪支自行进行了鉴定,以“枪口比动能全部超过现行认定标准”认定为“枪支”;但在一份加盖有肃宁县公安局的鉴定委托书中,李占霄的火柴枪被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枪支鉴定处批复:“不属于枪支鉴定范畴”。此案因此无法办结


我们常说,执法不能背离常识。那么,作为制裁最为严厉的刑事执法更应如此,不能动辄入刑。否则,就违背了立法的初衷。当一起案件被曝出来明显违背常识时,当地司法机关就需要给出更详细、更合理的解释。

如果上述问题得不到回应,公众只能简单地感到,当地司法机关将持有玩具火柴枪也按持有真枪来对待。而无论这种感觉是真的,还是误会,都是对司法权威的一种伤害。

04

来源:一品江南散文公众号

我小时候是比较心灵手巧的——

能画并不入流的水彩画,会做各种木头枪,懂得用蜘蛛网捕蝉。

这可能是遗传了父亲一些基因的缘故。

他只上过几年小学,却极有“慧根”,很多手艺可以做到无师自通——会看黄历,会卜卦,写得一手规整的毛笔字,深谙农村的习俗规矩,木瓦工也是拿手活……在乡下人眼里,这是了不得的本事了,逢有丧亡嫁娶、垒墙盖屋,都愿找他帮忙。而父亲也从不推辞,总是欣然应允,且极尽心思地干好。为此,他在三村五里具有很好的人缘和口碑。

我上小学那几年,一个颇有趣的现象是:在某一段时间,学校里不约而同地都玩同一种游戏,譬如弹玻璃球,譬如甩纸牌,譬如打弹弓。待这一阵风过后,便会兴起另一种好玩的。

玩火柴枪也是其中之一。

现在来看,做火柴枪在当时属于“高科技”了,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而在这方面,也根本不需要大人教,小孩子之间通过口口相传、耳濡目染就能很快掌握这一技艺,比解一道算术题、写一篇作文容易得多。

我也是自己学会做火柴枪的。

这种玩具枪之所以叫“火柴枪”,是因为一开始用的火药是从火柴头上刮下的,是一种由氯酸钾、二氧化锰、硫磺等混合而成的遇热易燃物,一般得两三根才能够打一枪的量。

火药装填在枪管最前端一节链子扣的上孔中,装好后把撞针向后拉,后端的小环扣在握把上方的卡笋上,皮筋被拉近,产生了势能。击发时,扣动扳机,撞针被向上顶起脱离卡笋,在皮筋惯性收缩下向前撞击,从而引发火药。

但不是每枪都能打响,也有“卡壳”的时候。一个可能是火药装填量不足,再一个可能是皮筋弹性不足。若第一次哑火了,再反复几下,一般最后都会打响。

要做一把火柴枪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根本没有那么多“弹药”用来噼啪。大人或许不会去管你做一把枪,但绝不会任你拿了一把一把的火柴去浪费。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家家户户把每件日常生活用品——不管是大是小,不管是新是旧——都看得极其重要,因为这关系着一家人的日子。

我自小多少明白这些道理,所以并不常拿家里的火柴去“练靶”。但并不是每个小孩子都如我这般明智,因此而常遭受皮肉之苦的人也是有的。

南街的阿明,做枪的技艺高,玩枪更是痴迷。秋收时,大人都下地了,他一上午打光了家里的4盒火柴。到了晌午头,母亲从地里回来做饭,找不到火柴点火了。到大门外一瞅,一地的火柴梗,再看看一边握着枪向小伙伴炫耀的阿明,顿时明白了。

“你这个小熊种,把火柴都糟蹋了……你看我不……”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揪住阿明的衣领,脱下一只沾了硬邦邦泥巴的鞋,啪啪地扇起屁股来。其他小伙伴一看这情形,也不敢再逗留,呼啦一下都作鸟兽散,老远还能听到阿明哇哇的哭声。

后来境况有了改变,都不再拿火柴头当火药了,而是用更先进的——鞭炮里的火药。所以每年过年前后一两个月,是玩火柴枪的高峰期,因为家家都要准备鞭炮,火药来源十分充足。而在其他时间,一般都很少玩。

当然,鞭炮用的是那些没响的“哑炮”。从中间掰开,倒出纸筒里卷着的亮银色的火药,盛在玻璃瓶或塑料壶里。用的时候,就往“枪膛”里倒一点。

相比火柴头而言,这种火药的性质更接近于真实的火药,所以声音更响,威力更大,更易击发。若装得多了,便常有“炸膛”的事故。现在想来,这是比较危险的玩具。放在今天,大人是断不会让小孩子去玩的。

危险的玩具,总免不了有危险的情况发生。

有一次,几个伙伴在胡同里玩枪。阿丰一时兴起,学着电影里的镜头耍起酷来,掂着枪又是指这个又是瞄那个。结果一不留神走火了,离得最近的阿生便成了那个“倒霉蛋”,被不偏不倚地打在额头上。好在他枪里装的是火柴头,量也不多,所以“杀伤力”并不大,只造成一点轻微灼伤。

虽然有惊无险,但挨大人的斥责和训诫是免不了的。自此之后,都对这火柴枪多少有了些敬畏,玩的时候再也不敢马虎大意了。

有些胆大的也会偷偷把火柴枪带到学校去,课间就拿出来摆弄摆弄,总会收获不少羡慕的目光。如若被老师撞见,定逃脱不了被“缴械”的命运。

人的兴趣爱好,在不同的年纪是会有所变化的。所谓的童趣,大多是在十二三岁之前经历的。不管怎样,生命中有值得回味的东西,就是一种幸福。

上了初中后,可能是童心淡了,可能是学业重了,也可能是成长规律,总之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那些玩具和游戏了。

我把那支火柴枪擦了油放在一个小木匣里,很少再去翻动。

多年以后,那支枪连同那个木匣都不知所踪。

但关于它的记忆一直不曾磨蚀。

扫描或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查看更多法规和干货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