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这些老照片,献给我们回不去的童年!(流着泪也要看完)

参禅论道2018-06-25 22:05:57


   

       正在用食的大夫人听罢,当即放下碗筷,优雅的用巾帕拭了拭唇道:“回侯爷的话,杞儿的烧已经退了,大夫说了,多休息两日便又生龙活虎了。”宗政清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嗯,下次你可以多注意一些,可不能再让他吹风着凉了。”“嗯,清秋听明白了。”她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庄端......“是是是……”“不会了不会了……”李清秋和楚月红同时松了口气,二人小心翼翼的落坐以后,各自朝赵婉芸投去一个“算你狠”的眼色。赵婉芸视若无睹,若无其事的吃起饭来。事情既然是她们挑起,那么后果就要让她们承担。一场晚宴下来,没几个人有胃口真正吃东西。赵婉芸还算可以,吃了个七分饱,朝宗政清耀道了个安,准备离开。不料刚踏出门口就被对方唤住了:“婉芸。”声音很轻浅,却有一种撼动人心的力量。赵婉芸愕然的转过身去,疑惑的应道:“侯爷还有吩咐?”借着门外的月光,宗政清耀细细打量她白皙嫩滑的容颜,心中涌一起奇妙的感觉,当下沉沉的点点头道:“一会本侯有话要对你说,你在晚香居准备一下吧。”晚宴期间,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想起白日的画稿,赵婉芸脑海中又多了几种新的款式。当下她漫不经心的吃着饭,好几次米粒都从碗中抛洒在了衣襟上,可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毫无察觉。这时一桌人分外默契的盯着她,个个停下手中碗筷神情古怪无比。身为大家主母的大夫人当下连咳咳几声,见没反应,便掩嘴浅声道:“婉芸……婉芸……”赵婉芸从她的呼唤中回过神来,手中的筷子一松,差点就掉地上了。当下她放下碗,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说罢......另一方面。日头高上,一抹蓝的空中有嫣红的绒花纷纷扬扬洒下。马蹄踢踏,一行人静默的牵着辆轿辇,缓缓行进。车内有淡淡的檀木香,窗口的垂幔随着行进晃悠,雪葵拂手将其卷起,任凭这些红色的绒花落在脸上,手背上。“这是合欢花。”攸宁解释,悉心拾起雪葵发间的红花,搓捏着道:“去年苏芷一案,看来已被久先生拿来说书,他还真是活得比雪葵还没心没肺。”“谁没心没肺。”听到对自己不利的言论,雪葵气鼓鼓打上攸宁的膝盖,攸宁是丝毫感觉都没有,对清河道:“摘星阁去年被彻底拆除,拆除之后重新修建三层高的锁星阁,前几日将将竣工,我想先生一直在等这一日,就赶着前来接你们入宫。”“既已良久,不在乎多等几日。扈炎招供出蔡权没多久就被砍头,蔡权处在风口浪尖,有染的清河茶楼就这么进宫,实在不是最佳时机。”清河将垂幔拉下,阻止雪葵探出车外,继续道:“不过也好,梁脊将军重阳节会回宫。”这么一打圈,攸宁捋不出清河的想法:“刑部和户部那两个老臣之间的争斗与我们何干?梁大将军虽已从北域归来,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见我,他有愧于我,我派人前请几次都没能请来。”“人不是你这么请的。”清河失笑一般望着攸宁,一双眼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你现在身份不仅仅是我的辅右,更是中原的宁王,两者在上,于情于理,你都该摸清宫中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是我疏漏。”攸宁作揖道:“还请先生明言一二。”“白景帝任凭两部尚书暗斗是为何,你就从来没想过此中原因?”清河神色顿了顿,眼底划过几分无可奈何:“梁脊虽常年被派驻扎北域,实则只起一半功劳,另一半的功劳归于蔡权,他每年收受民间贿赂转而送去北域,从兵到财,才换来这么多年的安宁。”攸宁略惊:“蔡尚书收受贿赂,父皇竟然不管。”“如果是包庇呢?”意味不明的音色:“像这样的事,白钦帝在世时就已做过不少。”好比这无法摆到台面上的贿赂关系。攸宁着实受到不小震惊,没有细细琢磨清河多言的几个字:白钦帝。轿辇内陷入安静,一刻都停不下来的雪葵又把脑袋探出,及远而望,行进的轿辇穿梭在望不到尽头的合欢花长林间,那些因风卷而来飞腾在半空的合欢花,看起来竟像是一朵一朵嫣红的云霞。正在用食的大夫人听罢,当即放下碗筷,优雅的用巾帕拭了拭唇道:“回侯爷的话,杞儿的烧已经退了,大夫说了,多休息两日便又生龙活虎了。”宗政清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嗯,下次你可以多注意一些,可不能再让他吹风着凉了。”“嗯,清秋听明白了。”她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庄端......“是是是……”“不会了不会了……”李清秋和楚月红同时松了口气,二人小心翼翼的落坐以后,各自朝赵婉芸投去一个“算你狠”的眼色。赵婉芸视若无睹,若无其事的吃起饭来。事情既然是她们挑起,那么后果就要让她们承担。一场晚宴下来,没几个人有胃口真正吃东西。赵婉芸还算可以,吃了个七分饱,朝宗政清耀道了个安,准备离开。不料刚踏出门口就被对方唤住了:“婉芸。”声音很轻浅,却有一种撼动人心的力量。赵婉芸愕然的转过身去,疑惑的应道:“侯爷还有吩咐?”借着门外的月光,宗政清耀细细打量她白皙嫩滑的容颜,心中涌一起奇妙的感觉,当下沉沉的点点头道:“一会本侯有话要对你说,你在晚香居准备一下吧。”晚宴期间,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想起白日的画稿,赵婉芸脑海中又多了几种新的款式。当下她漫不经心的吃着饭,好几次米粒都从碗中抛洒在了衣襟上,可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毫无察觉。这时一桌人分外默契的盯着她,个个停下手中碗筷神情古怪无比。身为大家主母的大夫人当下连咳咳几声,见没反应,便掩嘴浅声道:“婉芸……婉芸……”赵婉芸从她的呼唤中回过神来,手中的筷子一松,差点就掉地上了。当下她放下碗,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说罢......另一方面。日头高上,一抹蓝的空中有嫣红的绒花纷纷扬扬洒下。马蹄踢踏,一行人静默的牵着辆轿辇,缓缓行进。车内有淡淡的檀木香,窗口的垂幔随着行进晃悠,雪葵拂手将其卷起,任凭这些红色的绒花落在脸上,手背上。“这是合欢花。”攸宁解释,悉心拾起雪葵发间的红花,搓捏着道:“去年苏芷一案,看来已被久先生拿来说书,他还真是活得比雪葵还没心没肺。”“谁没心没肺。”听到对自己不利的言论,雪葵气鼓鼓打上攸宁的膝盖,攸宁是丝毫感觉都没有,对清河道:“摘星阁去年被彻底拆除,拆除之后重新修建三层高的锁星阁,前几日将将竣工,我想先生一直在等这一日,就赶着前来接你们入宫。”“既已良久,不在乎多等几日。扈炎招供出蔡权没多久就被砍头,蔡权处在风口浪尖,有染的清河茶楼就这么进宫,实在不是最佳时机。”清河将垂幔拉下,阻止雪葵探出车外,继续道:“不过也好,梁脊将军重阳节会回宫。”这么一打圈,攸宁捋不出清河的想法:“刑部和户部那两个老臣之间的争斗与我们何干?梁大将军虽已从北域归来,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见我,他有愧于我,我派人前请几次都没能请来。”“人不是你这么请的。”清河失笑一般望着攸宁,一双眼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你现在身份不仅仅是我的辅右,更是中原的宁王,两者在上,于情于理,你都该摸清宫中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是我疏漏。”攸宁作揖道:“还请先生明言一二。”“白景帝任凭两部尚书暗斗是为何,你就从来没想过此中原因?”清河神色顿了顿,眼底划过几分无可奈何:“梁脊虽常年被派驻扎北域,实则只起一半功劳,另一半的功劳归于蔡权,他每年收受民间贿赂转而送去北域,从兵到财,才换来这么多年的安宁。”攸宁略惊:“蔡尚书收受贿赂,父皇竟然不管。”“如果是包庇呢?”意味不明的音色:“像这样的事,白钦帝在世时就已做过不少。”好比这无法摆到台面上的贿赂关系。攸宁着实受到不小震惊,没有细细琢磨清河多言的几个字:白钦帝。轿辇内陷入安静,一刻都停不下来的雪葵又把脑袋探出,及远而望,行进的轿辇穿梭在望不到尽头的合欢花长林间,那些因风卷而来飞腾在半空的合欢花,看起来竟像是一朵一朵嫣红的云霞。正在用食的大夫人听罢,当即放下碗筷,优雅的用巾帕拭了拭唇道:“回侯爷的话,杞儿的烧已经退了,大夫说了,多休息两日便又生龙活虎了。”宗政清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嗯,下次你可以多注意一些,可不能再让他吹风着凉了。”“嗯,清秋听明白了。”她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庄端......“是是是……”“不会了不会了……”李清秋和楚月红同时松了口气,二人小心翼翼的落坐以后,各自朝赵婉芸投去一个“算你狠”的眼色。赵婉芸视若无睹,若无其事的吃起饭来。事情既然是她们挑起,那么后果就要让她们承担。一场晚宴下来,没几个人有胃口真正吃东西。赵婉芸还算可以,吃了个七分饱,朝宗政清耀道了个安,准备离开。不料刚踏出门口就被对方唤住了:“婉芸。”声音很轻浅,却有一种撼动人心的力量。赵婉芸愕然的转过身去,疑惑的应道:“侯爷还有吩咐?”借着门外的月光,宗政清耀细细打量她白皙嫩滑的容颜,心中涌一起奇妙的感觉,当下沉沉的点点头道:“一会本侯有话要对你说,你在晚香居准备一下吧。”晚宴期间,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想起白日的画稿,赵婉芸脑海中又多了几种新的款式。当下她漫不经心的吃着饭,好几次米粒都从碗中抛洒在了衣襟上,可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毫无察觉。这时一桌人分外默契的盯着她,个个停下手中碗筷神情古怪无比。身为大家主母的大夫人当下连咳咳几声,见没反应,便掩嘴浅声道:“婉芸……婉芸……”赵婉芸从她的呼唤中回过神来,手中的筷子一松,差点就掉地上了。当下她放下碗,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说罢......另一方面。日头高上,一抹蓝的空中有嫣红的绒花纷纷扬扬洒下。马蹄踢踏,一行人静默的牵着辆轿辇,缓缓行进。车内有淡淡的檀木香,窗口的垂幔随着行进晃悠,雪葵拂手将其卷起,任凭这些红色的绒花落在脸上,手背上。“这是合欢花。”攸宁解释,悉心拾起雪葵发间的红花,搓捏着道:“去年苏芷一案,看来已被久先生拿来说书,他还真是活得比雪葵还没心没肺。”“谁没心没肺。”听到对自己不利的言论,雪葵气鼓鼓打上攸宁的膝盖,攸宁是丝毫感觉都没有,对清河道:“摘星阁去年被彻底拆除,拆除之后重新修建三层高的锁星阁,前几日将将竣工,我想先生一直在等这一日,就赶着前来接你们入宫。”“既已良久,不在乎多等几日。扈炎招供出蔡权没多久就被砍头,蔡权处在风口浪尖,有染的清河茶楼就这么进宫,实在不是最佳时机。”清河将垂幔拉下,阻止雪葵探出车外,继续道:“不过也好,梁脊将军重阳节会回宫。”这么一打圈,攸宁捋不出清河的想法:“刑部和户部那两个老臣之间的争斗与我们何干?梁大将军虽已从北域归来,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见我,他有愧于我,我派人前请几次都没能请来。”“人不是你这么请的。”清河失笑一般望着攸宁,一双眼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你现在身份不仅仅是我的辅右,更是中原的宁王,两者在上,于情于理,你都该摸清宫中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是我疏漏。”攸宁作揖道:“还请先生明言一二。”“白景帝任凭两部尚书暗斗是为何,你就从来没想过此中原因?”清河神色顿了顿,眼底划过几分无可奈何:“梁脊虽常年被派驻扎北域,实则只起一半功劳,另一半的功劳归于蔡权,他每年收受民间贿赂转而送去北域,从兵到财,才换来这么多年的安宁。”攸宁略惊:“蔡尚书收受贿赂,父皇竟然不管。”“如果是包庇呢?”意味不明的音色:“像这样的事,白钦帝在世时就已做过不少。”好比这无法摆到台面上的贿赂关系。攸宁着实受到不小震惊,没有细细琢磨清河多言的几个字:白钦帝。轿辇内陷入安静,一刻都停不下来的雪葵又把脑袋探出,及远而望,行进的轿辇穿梭在望不到尽头的合欢花长林间,那些因风卷而来飞腾在半空的合欢花,看起来竟像是一朵一朵嫣红的云霞。    

   

游戏篇

小时候我们在一起

嬉笑打闹,

时间过得飞快,

晚上喊我们回家

吃饭的爸爸妈妈,

满大街找……



小时候,因为爬树磨破了多少双鞋,最后索性把鞋一脱,直接上树。站在树上认为自己就是“孩子王”……



在田间地头躺在车架上,一呆就是一下午……



还记得这是什么游戏吗,多久没玩过了?在村头,和伙伴们一起顶牛,最后被顶到麦垛上,也没分出个胜负……




找一歪脖树,系一根绳就成了简易秋千,几个小伙伴还要排队荡秋千,现在那颗歪脖树是否还在?



看这犀利的眼神,这是瞄准了谁家的窗户,打完赶快跑……



别看小时候干干瘦瘦的,力气可不小,现在运动一下还要喘半天……



女孩们最爱玩的跳皮筋,一次比一次跳的高,个个都是女汉子,记得有一下,把鞋给踢飞了,唉,真丢脸啊……



小时候拿一块破布,就可以玩一上午的丢手绢……



刚发的书就撕了折成元宝,刚上课就被老师拽着耳朵拎出了教室……



弹玻璃球的水平个个都是高手,可惜奥运会没这项赛事,不然从小就成名了……



前滚翻、后滚翻都是在那时候练就的一身本领……



小时候在一起跳绳的姑娘,也好多年没有见过了……



现在能如此帮你的哥们,

还剩几个?

影像篇

怀念我们那再也

回不来的时光,

真的很怀念儿时的我们……

怀念幸福的童年……

那个傻傻的,

纯纯的,开心的童年!



人生的第一张照片,现在发现小时候竟是如此可爱……



穿着开裆裤满街跑,还露着性感的小屁股……



一起拍的全家福,早已忘记为什么当时会哭……



对于男孩子来说,流行蓝色或绿色的带口袋的警察或军装衣服,再配上军帽,别上一个五角星,相当神气……

玩具篇

小时候没有钱买玩具,

每次经过商店

都被妈妈拖着走。

后来,我们长大了,

发现逛趟超市,

买点水果就百八十了,

和朋友吃个饭就成百上千了。



小时候,爸爸口袋里装的人民币是这样的……



每次经过商店是这样的……



过年的时候,父母才给买一小挂鞭炮,甚至从大鞭炮上拆下来给我们,数量屈指可数。为了补充弹药,一阵鞭炮过后,一群人蜂拥而上,去捡没有炸的哑炮。



还有一种厉害的炮仗,叫“两响”,名字很形象,咚——哒,刚好两声响。胆大的用手捏着放,胆小点的用小棍,这种鞭炮相当危险,现在已经被禁止了。



城里娃条件好,小时候有这呼啦圈玩,羡慕嫉妒恨!



这种打火柴的玩具手枪,想当年是我们的最爱,简单又好玩。

零食篇

小时候,

我们不懂什么名牌,

没有电脑没有手机,

我们吃一毛钱一支的冰棒,

买五分一条的汽水。



那个时候的饭菜都是柴火烧出来的,炊烟袅袅的意境特别有感觉……



田间地头找地方搭土灶,烤地瓜,味道真是香,小时候这事我们常干……



五分钱一块的绿豆沙雪糕……



小时候最爱喝的汽水……



每次都要挤一袋子的玉米棒……



端半碗玉米,去村口做爆米花,每次砰地一声响,小伙伴们每次都要哄抢崩在地上的爆米花……

上学篇

上小学的时光

一眨眼就过了,

回想起来距今已有几十年。



那时候上小学还是带着自家的板凳去学堂……



小时候第一幅绘画作品,当时画的是老虎,现在越看越像猫……



我们最爱看的小人书是连环画,看起来废寝忘食,那种劲头好像真是大学苗子……



全校就一张乒乓球桌,去晚了只能站在一旁看……



放学回到家,还要给自家养的猪添食添水……



劈柴做饭……



去田间帮父母做农活……


娱乐篇

小时候,

全村围着一台

电视看节目,

当时能买得起

电视的人家,

都是村里的首富!



全村一起看节目……



没过两年,兴起了彩色电视,倪萍成为广大男观众的梦中情人……



宋丹丹凭借魏淑芬火遍大江南北……



当时的节目也都是精品,出一个火一个……


那些年,我们都没有钱!

那些年,我们只有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