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鬼街13号】第十三章 穿越宫门

淮河鬼话2018-06-25 17:03:53



  六点十四分,天色虽暗,但月光已经亮起,只不过和太阳光不同的是月光是冷光,照射在地面上也是清冷清冷的。


  新郎官被安排坐进了轿子,也给了他一颗花椒,命他压在舌下不许吐出来。金茗的姐姐则是和父母坐在旁边的车里,颇为担心地盯着这边。


  李强再次检查一遍索命绳,然后对我说:“你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要跟着我们走就行了,你永远做一个围观者,只要不插手,就没有任何危险,记住了没?”


  我很认真地点点头,他这么严肃的表情,根本没有给我拒绝的准备。


  然后他把带来的鞭炮递给了跟着来的金茗:“我们进宫那一刻放一串,等于告诉你们老祖宗我们要前去拜访了,然后你们开车赶去东华门,十五分钟后六点半在东华门外再放一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炮声一响,我们就能出宫。但如果炮声结束我们还没有出来,那你就在五分钟后再放一串,记住一定是五分钟,时间要掐得准,否则,麻烦就大了!”


  金茗接过鞭炮,紧张地重重点头。


  看着手表,指针转到顶点的那一刻,他摆了一下手:“时间到了,进宫!牢记我说的话,我不说停,你们谁都不许停下脚步!”


  说完,李强


  金家提前和守卫西华门的安保兵沟通过了,时间一到,就让开了把守的位置,而且此刻西华门的大门明显没有被锁上。


  李强走第一,双手从怀中掏出两张我下午剪的红双喜,啪啪两声贴在了西华门的两扇门外,然后双手一推,宫门打开了一道缝。往里瞅了一眼,李强如同给自己打气一般稍稍点了下头,然后两张红双喜贴在轿子的两侧窗户上,一声令下:“出发!”


  我和八个轿夫二话不说,紧跟着他身后走进了这座庞大的紫禁城,伴随着我们脚步的,还有西华门外一百个嚣张的鞭炮爆炸声,声音干脆利落,扰动了紫禁城的空气,传遍了紫禁城每一个角落。


  “99响!缺了一响,这什么兆头?”炮声刚落,李强就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脚步没停,他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个八抬喜轿,在后面就是我。


  紫禁城白天进来看到的都是游客,各个大殿的门都是开着的,还有一个个导游举着小旗一边讲解一遍前进。但我想即使资历再老的导游,对于太阳落山入夜以后的紫禁城,都没有多少了解。


  今天没有云,月光非常清楚,路面大理石的纹路和石缝中露头但已被寒冬杀死的干枯野草都能一一看清。但路两边的宫殿都门窗紧闭,一丝亮光也没有,黑暗无声,感觉死气沉沉,我也不敢多看,生怕从哪个窗户上看到一张脸或是一个人影什么的,那还不把我自己吓死!


  第一段路走得非常顺畅,经过南熏殿的时候,我还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天空没有积云,但也没看到星星。帝都以前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星星的,只不过近几年,好多工厂在郊区搭建,还有路上越来越多的汽车,让帝都的天空越来越迷离,渐渐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看不到晚上的星星了。


  李强没说停,我们所有人的脚步都没停,直到第一段路走完,来到了熙和门。


  看到熙和门,我就知道,我们顺利走完了今晚行程的三分之一,看起来很安全嘛,我咽了口唾沫,舌下压着的花椒把我下半部分嘴巴都麻木了,唾液分泌增加,总感觉有口水想流出来。


  李强看了下手表,六点十八分,三分钟到熙和门,这个速度算是很快了。于是再次掏出两张我剪的红双喜,又是啪啪两声贴在了熙和门的两扇大木门上。随后扭头检查了一下,八个轿夫都没问题,然后看向我,我对他点点头示意我也很好,没发现什么异常。


  检查完李强才安心地回头,伸手推开了熙和门,露出了一个轿子可以通过的宽度,随后一招手,我们跟在他后面,继续穿过熙和门。


  进了熙和门,沿着水边的路走差不多一百米,就应该是内金水桥,往南是午门,往北是太和门。


  但当我穿过熙和门以后,却发现眼前视线正对着的,有一个高大的黑影,这是一座宫殿!


  熙和门内是内金水桥,应该只有宽阔的广场和水上的汉白玉桥才对啊,这里怎么会有一栋宫殿?


  李强没有继续前进,看着眼前的景象,脸色变了好几下,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这句话:“太和殿!我们特么的被带进宫里深处了!”


  我一听慌了,这一幕有点太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了,我也来过紫禁城,而且游览过不止一次,这里的大大小小宫殿、宫门,我差不多都知晓个大概,太和殿在整个紫禁城的正中央,离金水桥直线距离至少三百米!我们从熙和门进来,看到太和殿,这就说明我们穿越一个门的动作,凭空往北平移了三百多米!这特么已经可以叫穿越了!


  打头的轿夫也有点慌了,回头看了看刚刚穿过的宫门,犹豫道:“要不,我们,我们再回熙和门外,重新走,走一遍试试?”


  轿夫有点紧张,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李强摇摇头:“没有用,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过一扇门,很可能就要被转移一个地方,谁知道我们再从熙和门回去,会被放到哪里。幸好我们还在前殿,没有被放到后宫的位置,金家的老祖宗们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他知道我们进来了!”


  “那,那怎么办?”轿夫一听脚都有点软。


  李强深吸一口气,伸手从背包里掏出那捆竹立香,全部点燃:“怎么办?规矩不变,你们负责抬轿子,跟着我走,我不说停,你们就不要停下脚!知道在什么位置就好办,我们再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