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情同依依 ——青葱岁月我和她们的故事(第20集)

王朝国祚2018-06-25 19:22:04

 

情同依依

——青葱岁月我和她们的故事(第20集)

 

写在前面的话:

 本文于20114月左右,在天涯社区网站的情感天地专栏开始首发,后经过持续4-5个月的连载更新,总共长达256小节计279965字,截止到2011年年底全部更新结束时,点击率已达到300多万次。今年上半年被天涯社区不明何因从网站删除。应部分朋友要求,从今天起在微信公众号上以每次4小节的形式重发。郑重声明:本人是以第一人称手法撰写的原创虚构故事,更是第一人称自传体式流水帐,欢迎拍板砖、扔鸡蛋。文中故事都是虚构杜撰,并非作者本人真人真事,请勿以真我对号入座。虽然文字笔法较差,但您觉得故事还算行,敬请关注“王朝国祚”公众号的连载,更欢迎转发评论!

以下是上传网络的原汁原味文字版,无任何一字一标点的更改,如出现不通顺或错别字之处,均为当年出现之错误。在此做出原创声明,如有转载等使用者,请联系王朝国祚公众号,否则视为侵权,本人保留诉诸法律权利。文中的图片在编缉时随机从网络下载,如有版权,请联系王朝国祚公众号管理员做删除处理。接下来请您用耐心去品读……

 

077

1997年春节,在喜庆与热闹中度过。

父亲是长子,爷爷奶奶从我读初中时开始,每逢春节就被父母请到家中一起过年。那一年也不例外,年三十那天一大早,我和二姐就去把爷爷奶奶接到家中来。

吃完早饭,父亲去备足晚上“接神”时用的水、木材和芝麻秸杆等,又去仔细查了查家中锅炉房的小锅炉;妈妈和大姐忙着准备中午大团圆的饭和菜;我和二姐忙着贴对联,家里三层楼,房间多,再加上外面的院门、水井、猪圈鸡舍(其实全是空的,从家里开服装厂后就再也没养过,但一直没有拆,所以按老家农村的习惯,依然要贴上个‘肥猪满圈’、‘金鸡满架’等红纸字幅)等等,从煮糨糊、剪裁到贴完,我俩忙了接近一个小时。

然后,是我每年的专项任务——拉彩灯,主要就是把整个二层楼的正面和楼前宽阔的平台上,用彩灯和大红的灯笼装饰上,从除夕一直挂到正月十五才撤掉。二姐帮我递着工具,当着助手。拉彩灯其实挺繁琐,但一个是因为天气特别的暖和,适合人在室外工作,另一个是我已经连续接彩灯好几年了,电线都是几年前固定好的,所以也有两个小时不到,我就把彩灯和灯笼都布置好了,试了试,全部成功!

中午十二点多,饭菜做好了,摆上了桌子,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大姐、二姐都围坐在一起。我在院子中间“叮——当——”地放了十多个“二踢脚”,又点燃了一挂一万响的“大地红”后,也跑到了屋里。酒已经都倒好了,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父亲组织大家共同举杯干杯!喝下上一年的忧伤、快乐,喝出新一年的希望、祝福。

晚饭后收拾完,父母和爷爷奶奶去休息了,大姐二姐去聊天,我则跑到大帅和大卫他们几个从小一块儿光屁股长大的哥们那儿玩去了。

 

078

晚上九点我回家时,楼前、院里的彩灯和灯笼以及各个房间的灯全都亮了起来!传说是三十晚上这天谁家越灯火通明、灯光越亮,财神、喜神等各路神仙就会光顾谁家,给谁家新的一年带来好运。

一家人正坐在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呢。奶奶、母亲和二姐在边看电视边包饺子。大姐在电话边坐着打电话。我也去洗干净手,加入到包饺子行列中。

大姐打完电话后,重新洗了手又开始继续包饺子。大姐告诉我,下午和晚上时,有几个电话找我,好像都是我同学,有男有女,其中一个女孩子还说晚上会再打过来。

因为我家人比较多,再加上我们这儿风俗初一初二一般不再动手包饺子(“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合子围锅转”,合子其实也是饺子,只不过平时是烙,年初三是蒸,所以初三要再包一点饺子;另外,初五也要再包一点饺子,叫做“破五”),所以除夕这天一下子要包三十晚上的水饺和初一初二两天吃的蒸饺,数量就比较大,每年家里人一般都是下午和面、拌馅,晚上六点多钟开始包,大家一起动手也要包两三个小时。

九点半多钟,饺子包完了,终于可以专心地坐下来看电视了!

这时电话响了,大姐接了,是找我的。我一听是老广,他说刚才打过了我没在家,提前给我拜年,我们互相祝福后,简单聊几句后挂了。

这时,电视里春晚的主持人正在讲话,我一看到倪、赵俩主持人那两张老脸就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我也开始给同学打电话。

先打给老大,电话一接通,这家伙就开始嚷嚷,问我下午跑哪去了,打过电话没找到我。放下电话后,又打电话给大姑娘和我一些高中的几个哥们。还有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同学因为那时家中还没有电话,而没法电话拜年。

还要打给谁呢?我心中盘算着,突然想到了梁雪萌和覃依依。依依只给我留过她厦门的电话,但她说过春节要到北京过的,却并没有给我留下北京的电话,所以想打也打不成。梁雪萌在火车上是给我留过她家中电话的,于是我翻出了电话本中她家电话,鼓足了勇气拨了过去。

 

079

一个男人接的,听声音应该是她父亲。当她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里,我的心中一阵激动,从火车上分开后,一直保持通信,但打电话还是第一次。

“喂,梁雪萌么?”

“是呀,你哪位?”

“我是郭明涛!”

“噢,你好,在家么?”

“对,看晚会呢,给你提前拜个早年,春节快乐!”

“谢谢啦,也祝你春节快乐,并给你家人都带个祝福啊!”

“也谢谢你,同样的祝福也送给你的家人。”

“那好吧,就这样?”

我还想再和她讲一会儿,但听出她急着挂电话,就只好说:“好,再见!”

“再见!”

等着她先放下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传出了“嘟、嘟”的声音后,我才慢慢地放下了电话。

我心中一阵的失落。

这还是我在火车上认识的梁么,声音到是,但说话语气和态度怎么冷冰冰的!

一次次寄信后的期盼,一次次收信后的兴奋,一次次阅信后的心喜,全被这个电话打的七零八落,搞的我内心很乱。

是啊!在她的心里,一次火车上的邂逅能带来多少美好记忆呢?短暂的相识又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啊?她带给我的那种美好的感觉、对她那痛苦煎熬着的暗恋,从来没有向她表露出一点点,她怎么会明白我对她的留恋和思念呢?

想到这儿,我叹了口气,想着以后找个机会,一定要向她表白!

大姐坐到了我身边,关心的问:“明涛,怎么有心思?看你这个电话打的怎么不开心?”

我急忙掩饰,“没有啊,就因为一个同学不开心,我也受他情绪影响了。”

“是女同学吧?”

“不是啊,一个男同学。”

姐姐笑了,“明涛,别骗姐姐!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我感到心思好象被姐姐看穿了,自己的表情也不自然了,嘴上还在继续辩解:“真的,是男同学!”

姐姐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了,好了!不管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大过年的,别不开心了,走,去看电视去!”

说完扯起我的手,把我又拉回了电视机前。

 

080

随后,家里又陆续来了些电话,有找爷爷奶奶和父母的,也有找大姐二姐和我的。

十点半多钟,二姐又接到了一个找我的电话,我接了一听声音特别熟悉好听,原来是依依把电话打过来了!

“喂,明涛吗?”

“依依!原来是你啊!”

“怎么?我打电话给你,你很意外啊?”

“不是啊!我当然高兴你能打电话过来了,其实我也想给你打电话的。”

“你就骗我吧!尽说些让我高兴的好听话!”

“不是的!我说的是真话!”我的语气有些急,“我真的想打电话给你,只是你北京家里的电话也没有告诉过我啊!”

“呵呵,你别急啊,我逗你的,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北京家中的电话,所以我就给你打来啦!给你拜年,祝你春节快乐!”

“谢谢,也祝你春节快乐!”我听到她电话那头有好几个人的说话的声音,就问道:“你那边好像很热闹,家人很多啊!”

“是啊!父母把爷爷奶奶都从辽宁HC老家接过来了,还有姑奶(北方人称祖父的姐妹为“姑奶”)、姑爷及表叔表姑都聚在我家里呢,今天下午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顿大团圆饭,晚上一起守岁。你家人也应该不少吧?”

“是啊!一大家人也都在呢!爷爷奶奶每年也都在我家中一起过年,爸爸妈妈和姐姐们都在看电视呢,一会儿“接神”后吃饺子,零点钟声一响,这个年就算过去了!”

“哦?“接神”?那是什么意思啊?”

我给他讲了讲老家接神的风俗:三十晚上,要把房间、屋前都尽可能搞的亮堂堂的(除了接电灯笼和彩灯外,有的人家还在院里点上一大堆的篝火),晚上十一点后到零点前这段时间尽量多、尽量响的放鞭炮。无论是光线的亮,还是声音的响,目的只有一个——吸引财神喜神降临家中。放鞭炮这段时间就叫“接神”。当然放完鞭炮后,还要尽量把家中的水接满、把柴房的柴火堆满,这样的意思是“满财、财旺”。最好柴房多放些芝麻秸杆,意思除了有财旺之外,还有“节节高”的寓意!

其实“接神”时,还有很多的风俗,但我大体也就简单地知道这么多了!

因为话题打开了,我把老家从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十五这些日子的年俗,就我知道的,也大体给她做了个介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