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如何找回想象力和创造力?朱德庸:抱一抱小时候的自己,和他(她)一起并肩面对这个世界

语文学习2018-06-25 13:58:23


前不久,漫画家朱德庸作客“一席”并发表了演讲,提到教育时,朱德庸说:我觉得教育就是用一种容器,把不同材质的小孩全部都塑造成一样的,然后让我变成我们,从个人变成团体,于是我们就再也没有想象力了,也没有创造力了。


教育给我们以技能,教我们学会如何去适应这个社会。但你是否有想过,你的“本我”也正在流失?


今天,让我们从朱德庸的讲话中,再次思考“如何找到自己”。



以下为部分演讲内容:


大家都认为,童年逝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小时候的自己长大之后也就消失了,我也不例外。但在2000年,在我陪着我孩子玩耍的那年寒假,我意外地又重新过了一次童年。那一年冬天我40岁,我小孩9岁。


自从我跟小时候的自己相遇以后,我开始解开了很多谜,包括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其实一切都有脉络可循,而这个脉络都和童年有关。



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能够创造出这么多题材,无论是爱情、婚姻、时代、社会、男人、女人,甚至人性,都能这么通透、讽刺,还能够非常犀利地把观点描绘出来,而且更重要的是充满着幽默。


我以前一直很单纯地认为,可能就是因为我有才气,其实这一切都跟童年有关。


小时候,我很自闭,于是我用我的想象力和外界交流。


我的童年充满了想象力和创造力。我从小住在一个有小小庭院的日式灰瓦的平房里,里面有我的画笔和我的小书桌,这也是我躲开外面大人世界的一个秘密基地。

 

一开始我对昆虫充满了好奇心,我在自己家里的院子里,把我们家院子所有的虫都玩了一遍。


我也试着去玩蜜蜂,因为我们住的那种日式的房子里面经常会有蜜蜂筑蜂窝。


我还有陪我在树丛里面的花精灵、床底下的梦妖精,还有每天在厕所里面跳舞的小怪物,那个是我全部的世界。我也可以暑假整整两个月都不踏出庭院一步。

 

我在28岁那年选择了成为一个职业漫画家,我才发现漫画跟幽默的关系就像电线杆和狗的关系一样密不可分。幽默也是对无奈人生最后的反击,我失败了,但是我还是能笑得出来。所以我觉得幽默就是我们心中的那个小孩——小孩看事情永远都充满着幽默,因为小孩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很好笑。


在我慢慢长大了之后,我觉得那些怪物并没有远离。像我小的时候,我觉得一直有一个叫作“找麻烦怪”的怪物,我感觉一直到我长很大了,那个找麻烦怪都还在我身边。



在我53岁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其实我小时候有亚斯伯格症,这个症本身的特点就是专注和与世界隔离,就像一个玻璃球,把我小小的世界包得好好的,不让我受到大人世界的干扰。


那为什么大多数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失去了想象力和创造力?


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的教育并没有鼓励我们这些,老师、长辈们也没有鼓励这些。相反的,我觉得他们用社会流行的价值观和世俗的标准,一点一滴地剥夺了孩子们的想象力跟创造力。


我以前做过漫画评审,我发现小孩子在小时候充满着想象力跟创造力,但是在他长大的过程里它们就开始消失。


在做评审的过程中我就发现,随着人的年龄越大,他们的想象力跟创造力就会越变越弱。你可以看到,小学组的是充满着想象的,有一些画甚至连从事创作工作的人都未必想得到。


但是到了初中之后,你就可以发现有一部分的人的想法已经开始僵化。等到高中的时候,僵化的程度越来越严重,他们对事情已经没有太多的想象力了。


到了大学组跟成人组的时候,他们的想象力几乎变成零了,而且愿意来参加这个作品比赛的人也很少,因为也许他们觉得花时间在这些创作上面没有意义。



我觉得教育就是用一种容器,把不同材质的小孩全部都塑造成一样的,然后让我变成我们,从个人变成团体,于是我们就再也没有想象力了,也没有创造力了。


我们做着相同的事,过着相同的生活,然后做着相同的梦。我想也许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梦了。我们想让我们的孩子成功,但是却要他们缴出武器,缴出他们的童年力量。


我活到这个年龄的时候,常常觉得其实生命是会发问的,它至少会在你的人生中提问两次。


一次会在你某个年龄的时候提出来,它会问你,这是你要的人生吗?有人被生命提问了之后会去反思,反思后有人就毅然决然地抛下现在的事业,然后去做一个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决定。有的人会忽略这个提问,因为抛不下既得的一切。


如果你忽略掉了第一次提问,生命还会再问你第二次,这一次是在你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这是你要的人生吗?有的人含笑回答说,这就是我要的人生。有的人会滴下一滴泪,然后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悔地离开。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站在人生抉择的十字路口彷徨着,通常我们都会选择用社会或者众人的价值观去决定我们的未来。我们以为我们选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但其实我觉得只要没有顺从自己内心的声音,都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很多人会说,照着自己的感觉走将来会失败,那我告诉各位,很多人照众人的感觉走也没有成功。即使有人成功了,也是一个不快乐的成功。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看到了那么多成功的人不快乐。


那么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做对人生的选择呢?我的经验是,小时候的童年的那个自己就是我们人生的导师,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如果你和那个最了解你内心的小孩去商量,去选择,我觉得他会最懂你的天赋和你本人的力量。


我会跟各位说这些,是因为我自己曾经迷失过,我曾经不快乐过,所以我知道。在自己选择当职业漫画家之后,我一开始非常非常地快乐,我每天想象、创造,用自己的兴趣还能够挣钱谋生,甚至成功,真的很好。


但随着越来越忙,尽管我还是想办法维持自己单纯的生活,我渐渐开始对很多事情没有感觉了,包括我的不快乐都没有办法感觉到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孩过来跟我说,爸爸,你是在面无表情地画画。那个时候我才惊觉到,其实我已经变了。


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用了社会化的方式,而不再用我童年的直觉去看,或者去决定事情。于是我就停下来了,我把手头上所有的工作都放下,停掉了印书像印钞票一样的日子。



我开始花大量的时间去打造我的世界。我和我的太太、小孩一起,在熟悉的城市里行走,也在陌生的城市里行走,慢慢慢慢在行走的过程里面,一点点一点点地,再去找回内心那个有童年力量的小孩。现在无论去哪我都会带着我的世界。


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贪婪的时代,也是一个匮乏的时代。现在的人拥有了一切,但仍然不快乐;现代人拼命地索要,但是仍然不满足。我觉得是因为我们内心匮乏,而这种匮乏在童年的时候其实是不存在的。


每个人小时候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梦,那个梦似乎微不足道,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是足以支撑我们的一股很大的力量。我觉得有的时候,人就是靠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的梦过下去的,有的时候人也是靠着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的梦成功的。


有人问我什么是想象力呢?我只能试着这么说,想象力就是绕到所有的人、事、物的背后,去看见一个截然不同的景象,然后颠覆所有既定的事实。你们会发现因为有丰富的想象力,所以小孩的世界和大人的世界真的是不一样的。


那什么又是创造力呢?创造力就是更加深化和落实你的想象力,让那个想象具体可为,从一样东西变成另外一样东西,再从另一样东西变成一个和原来截然不同的东西。创造力其实是非常抽象的,它的变化是很难解释的,我用一些图来解释给大家看。



这个就是从一个鞭炮变成工厂,变成船,再变成蛋糕。



这也是一样,从两片叶子变成虫,变成蝙蝠,变成一个胖子,再变成帽子,然后有一个人戴着它。


最后我讲一下幽默。幽默只是一个心态,就是一颗对人、事、物的体谅包容的心。当你拥有了那种心态,你就拥有了一个心情的旋转门,它能够让你从冰冷的地窖转瞬之间就到一个艳阳高照的海滩。


而幽默其实就是你心中的那个小孩,小孩看所有的事情都觉得很好笑。


我讲的这些就是你和我、每一个人的童年力量。我把幸福分成两种,一种是看得见的幸福,一种是看不见的幸福。这中间有什么差别?我觉得我们现代人过的幸福都是看得见的幸福,我们住很好的房子、吃很好的食物、开很好的车,我们也穿着很漂亮的衣服。


那什么是看不见的幸福呢?看不见的幸福就是我小的时候,甚至我的祖父辈他们那时候。其实他们过着非常非常简陋的生活,但他们带着一颗满足的心,我称那为看不见的幸福。


我们现在教育下一代的全部都是看得见的幸福,而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提供给他们看不见的幸福了。这种事事都需要购买来的童年,我觉得是不对的。


我们不要再用更多工具化的教育方式来教导下一代,我们要留给小孩能够去做梦的权利跟环境。他们有一天会让那个梦实现,然后获得他自己想要的人生。


而这个时代的大人们可以随着小孩的梦,找回自己心中躲起来的那个小孩,抱一抱小时候的自己,和他(她)一起并肩面对这个世界。其实那个童年,那个充满想象力的你并没有远离,他就在每一个新的梦的拐角。新的生活方式,在那里等你。


谢谢你们。


转自|文汇教育



《语文学习》订购详情:

《语文学习》为月刊,每月上旬出版,每期88版,共12期。我们提倡语文学习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为您提供国内顶尖语文名家的最新作品,呈现语文教育的最新思想。您可以通过邮局订阅;也可以长按下方的“二维码”,进入“新知识教育书店”购买。

每期定价:9.00元;全年定价:117.00元(含高考增刊一期)
邮发代号: 4-253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 CN 31-1070/H
邮 箱: yuwenxuexizazhi@163.com
编辑部电话: 021-64373598

直营部购买电话:021-54565822 
《语文学习》编辑部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永福路123号 邮编:20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