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鹤城文苑】66 徐琦 张轶鸥(下篇)

齐齐哈尔文艺2018-06-25 16:01:26


本期嘉宾 徐琦 张轶鸥|66期
鹤城文苑
编者按

“鹤城文苑”栏目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市作家协会、市朗诵家协会与市交通文艺广播联合主办。每期邀请一位本土优秀作家和作品走进直播间,以朗诵和谈话的形式为听众汇报作品、畅谈体会。

节目播出时间:交通文艺广播每周六19时——20时

节目主持:邢彬

欢迎大家届时收听

散文二篇



镇里有个姑娘叫小春


坐在从拉哈回齐的汽车上,看着窗外红色、黄色的树叶被汽车急驰的惯性带起,又纷纷扬扬地落下,我的思绪渐渐地进入了蒙眬状态。我的耳边似乎听到了《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这首歌,眼前还不时地出现小春那妖娆、俊俏的模样。


小春是拉哈镇北糖公司爱心协会的一名成员。结识小春其实纯属偶然。


10月2日下午,我随市作协采风团来到了位于拉哈镇的北糖公司。晚饭后,好客的北糖公司办公室主任立军老弟邀请大家来到一家歌厅唱歌。唱了一会儿,大家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于是作协的宋大哥提议让立军的妻子和妻妹一起来玩玩。不一会,一对个子不高、天仙般、宛若又胞胎的姐俩来到我们面前。由于不是很熟,我只是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一首《今夜无眠》使我不由自主地对小春注意起来。小春是立军老弟的妻妹。三十岁左右,梳着新潮的披肩发,宽宽的额头,弯弯的细眉下长有一对会笑的杏核眼。直挺的鼻子,小巧的嘴,洁白的牙齿、细腻的皮肤。上身穿一件浅茄花色的小衫,下身穿一条短短的裙子,脚上穿一双高腰靴子。从她身上,处处体现了小巧、干练。


小春不仅歌唱得好,舞跳得那叫一个“绝”。尤其是伴着迪士高音乐跳得舞蹈,更让在场所有的人自叹不如。旋转的灯光追着她,奔跑的光斑飞掠在她的脸上、手上、身上;每当她的手微微一摇,腰肢轻轻一扭,一种奇异的兴奋瞬间便传遍了全场,每一个人的脸上便写满了快乐和幸福。小春一会似一条美人鱼自由地在大海中游曳,一会似开屏的孔雀在铺展她斑斓的羽毛,一会又似翩翩的蝴蝶亲吻着花蕊。小春,你真是一朵小小的春天啊。沉浸在她舞姿带给我的激动里,我仿佛感觉到春天真的来了。花在点头,鸟在歌唱,所有的生命都在颤抖着狂欢。就在那天晚上,小春成了晚会上名副其实的舞蹈皇后。


使我对小春刮目相看的还不止这些——歌与舞展现的只是她女性的魅力,在这女性魅力的后面,小春居然还有一副伶牙俐齿。


离开歌厅后我们一行又来到一家烧烤店。由于怕在女士面前喝多了酒丢份,同行的男士们都尽量保持着“绅士”风度。立军老弟的几次提议但“进度”还是很慢。这时只见小春缓缓而起,忽闪着长而弯曲的睫毛,轻启朱唇微露碎玉说,各位哥哥、姐姐,你们长途颠簸,舍弃了国庆长假同家人团聚的机会,带着你们的爱心来到我们北糖。作为北糖爱心协会的一份子我非常感动。感谢你们多年来对北糖的关注,同时也请在座的各位允许我用杯中的酒,编织成我们之间友谊、爱心的纽带,把幸福、快乐、健康传递。如果哥哥姐姐们感觉到了我的真诚,就让我们共同饮尽杯中的甘醇可以吗?说吧,小春用她那含笑的杏核眼直视着在座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在座的男人。


那目光仿化在说喝吧朋友,这酒满是北糖人的深情与厚意,这酒满是北糖人的爱心与奉献,这酒也满是我小春对您的一片赤诚之心和蜜糖般甜甜的问候。


小春那轻轻、软软的莺声燕语和婀娜多样的身姿,举手投足间好像使人置身于烟波浩淼的天宫,见到了如此年轻、美丽、撩人心动的公主,怎能让人忍心拒绝她的一切要求呢?


于是一杯又一杯,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小春的脸渐渐地泛起了红晕,似盛开的桃花,显得更加美丽可人了。在小春的“解读”下,同行的绅士们自觉自愿地海喝开了,不一会绅士们就“醉”了。他们不是醉在酒上,而是醉在了北糖公司小春的“爱心”中。


回家的路上,透过汽车上的玻璃窗,看着远处路边一片片火红火红的小树林,我的心仿佛也在燃烧、沸腾。这让余醉未消的我产生了一丝幻觉,恍惚中,小春似乎正端着酒杯站在我的面前。她说朋友,与时俱进的北糖欢迎您你。这里有展示你才华的平台,这里是爱心奉献的摇篮,这里是你实现人生梦想的地方。来吧朋友,北糖千千万万个富有爱心的小春在召唤你。

年味


我特别害怕过年。


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又要长一岁,关键的是如何能在过年的时候让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高兴、开心、满意这才是最重的。


当报纸、电视滚动热播着全国各地大中型饭店除夕年夜饭早已提前一个月预定一空时,老母亲长叹一口气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这年夜饭也可以随便挪地方?这年是越过越没年味了。


其实也不怪老母亲叹息。


现如今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中了什么邪,对中国人自己的传统节日春节既不重视也不想过,而对外来的圣诞节、情人节却情有独钟。有些人死皮赖脸地在老婆那截留点钱,老早就开始预定圣诞树、情人节礼物了。要说穿穿西服、打打领带、吃点肯德基也就罢了,难道还非要把自己打扮成真的假洋鬼子?


为了让老母亲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年味,早晨起来我就发了一大盆面,晚上回家特意蒸了两锅大个馒头。有桃型、兔形还有带大枣的,我还在每个馒头上点了一个红点。随后的几天我又炸了些小果子、套环。丸子、黏糕等。老母亲高兴地说,好,好,这才有点像要过年的样子,过年就要自己动手准备吃喝。


没两天老母亲又说以前进入腊月家家都该包冻饺子了。于是当天晚上我就剁肉馅(老母亲说只有自己剁的肉菜拌的馅才有咬头)、和面然后包饺子。不知不觉两盖帘“元宝”形的饺子就被乐颠颠的老母亲送到阳台冻上了。


隔天中午我下班回家,老母亲说对门的王婶送给她一块酱牛肉。我知道老母亲又想起在平房居住时邻居间亲切和睦的氛围了。


我本想说住楼房后大家都不希望别人去串门,可看到老母亲期盼的眼神我改口说咱们就送王婶酱猪吧。我一边酱着猪手,一边把前两天冻好的馒头、饺子及油炸的小果子等分别用食品袋装好再放到一个小缸里并盖上盖。正在电脑上玩五子棋的老母亲不放心地问猪手熟了了没有,还亲自到阳台在小缸上放了一块砖。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家里住平房,经常有猫来偷吃年货,老母亲那会每每都会在盖帘上压几块砖的。


在热气缭绕、排烟机轰鸣的厨房里,看着我被水泡的通红的双手和忙碌的身影老母亲大声说,好啊,咱家有点过年的味了。


为了听到老母亲这句话,我的腰都快累折了。但只要老母亲高兴,再累也值。


晚饭后老母亲说周婶家灌血肠了。平生最讨厌内脏臭味的我正琢磨怎么能说服老母亲不要吃这道菜的时候,爱人在旁边说买一套吧,过年就应该把吃喝准备齐全点。老母亲高兴地拍手说我就知道会有人支持的。我哭笑不得真想借泰森的手打爱人几拳。


第二天晚上,我开着窗户戴上口罩硬着头皮在老母亲的“指挥”下把这些内脏洗净并煮熟了。老母亲搡着腰慢慢站起来又下了一道“圣旨”,明天咱家也灌血肠。


天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为了让老母亲“尽兴”,灌完血肠后我又做了一盆猪皮冻。


隔一天早晨起来我给老母亲煮了盘酸菜馅的饺子。老母亲说味道挺纯正的。没想到晚上下班回来时老母亲就把我介绍给周婶和王婶家帮着拌饺子馅去了。


连着两天当我“披星戴月”地从周婶和王婶家回来时老母亲高兴地说,你看咱们这楼里的邻居和住平房时的一样都那么的亲切、和睦。


又过了一周,过年的吃喝终于准备齐全了。我又开始扫房、洗被、蒸煮碗筷。还和儿子买来了鞭炮、烟花、水果、糖块、花生瓜子等。


除夕终于到了。


满桌的红烧海参、油炸焖大虾、锅包肉、葱爆羊肉等几个硬菜大家只动了几筷子,可那几盘素菜还是挺下货的。看大家吃菜的情绪不是很高涨老母亲下了一道“圣旨”,把炸好的小果子、套环、黏糕(年糕)——什么的都拿上来。吃惯了肯德基的外甥们哪稀得吃这个,每人勉强吃了一个小丸子。老母亲又嗔怪我没给大家夹菜。于是她亲自上阵。看大家痛苦的表情爱人偷偷松了一下裤带说,小时候家里穷,过年能吃顿饺子就不错了哪有这么多好吃的。外甥们一听豪不客气地把碗里的东西都倒给了爱人。爱人硬挺着“乐呵呵”地说谁碗里还有都给我。


吃完饭,老母亲又下一道“圣旨”,每人必须要吃一个苹果(平安)。可谁还吃得下呀?于是我让外甥们先到楼下去放鞭炮。看到那些形状各异、色彩鲜艳的烟花足足照亮了半个小区,老母亲兴奋地说多放些鞭炮。


除夕的钟声敲响了,迎接新一年的饺子也上桌了。老母亲在饺子里先吃到了一个硬币,然后全家人都吃到了硬币。老母亲高兴地说,明年大家都会交好运的。


夜深了,鞭炮声渐渐平息了,老母亲也沉沉地睡了。看到老母亲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地平静、安逸,我知道这个年过得有味了。

散文一篇


会计的女儿


香的单位有个叫草的女同事,三十岁上下。憨憨的、胖胖的,一笑两酒窝,怪好地。但不知为什么,同事们都不大喜欢她,尤其是女同事。有人背地里说她真是“会计”的女儿——精明,会算账,也有人说她是现代的葛朗台——吝啬。香有些诧异。


一天中午,香准备去洗澡。正愁没伴呢,草说她正要去呢。刚进浴池就听草大声喊到,哇噻,该死该死。然后一脸歉意地说,瞧我这记性,忘带洗发水和沐浴露了。香说这有。洗完头,香去搓澡,草却站在那不动。香问草为什么不去搓澡,草又一脸歉意地说,走得急,忘记带零钱了,身上只有一张百元大票。香说多大点事啊。那次洗澡香和草一共花费四十二元。


香是用一张百元大票结的账。


当香坐在休息室化妆时,草又一脸歉意凑过来说忘带化妆品了。香说用吧。草“仔细”地化了一遍妆。后听同事说草是从来不化妆的。


又一个周末,也是中午。草主动约香去洗澡。还说今天她请客,什么洗发水、沐浴露、零钱她都带全了。看到香要洗头,草一定要让香用她的洗发水。香看看还真是名牌。可拧开盖子一倒,是个空瓶。草一脸歉意地说,着急拿错瓶了。沐浴露倒不是空瓶,可连挤带压半天才流出几滴“金”液。尽管只有一点点,草还是“大方”地让香用。可香心里这个别扭呀。


香搓澡时草也跟着拍了奶。结账时草坚持要买单。


可左掏右翻就找不到钱。然后又一脸歉意的说,可能放在另一个衣服兜了。那次洗澡又是香结的账。草照例用香的化妆品“仔细”地化了一遍妆。


回来后同事们都说香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大傻瓜。这时香才明白,原来同事们都是身受其害呀。打那以后香对草也是敬而远之。


一天中午,香一边看报纸一边听同事们闲聊。一个同事说,草肯定是“会计”的女儿,会算账。天天嚷着请大家吃饭,可一到要结账时,她不是趴在桌上“睡”着了就是到卫生间“方便”去了。你要不买单她就是不“醒”,你说她也不怕在厕所“蹲晕”了。另一个同事说,没人买单,草的中午饭就不吃了。下午要是实在饿了,就挨个办公室串。不管谁桌子上的饼干、糖块、苹果等只要能吃的,她统统一扫光。正说着呢,草进来问香有糖没有。香猜想草今天肯定没吃中午饭。开柜给她拿糖的时候,草看到了面包,毫不客气地吃了两个。


一天上级给香的单位下达了五个献血指标。单位里平时都活蹦乱跳的那些人,这时都“打蔫”了。你说心脏不好,他说肾脏有毛病。眼看截止日期到了,还俩指标没着落呢,领导铁青着脸说,明天抓阄。


第二天早上,领导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撂下电话高兴地宣布,草一个人献了400毫升血,相当于两个人的献血量。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眼神分明是,“葛朗台”能献血?即使献了也肯定是为了钱。


下午,领导和办公室主任高兴地带着奖金和慰问品去看草了。


一周后草上班了。


领导还特意为草安排了丰盛的午餐。单位全体人员坐陪。喝到高兴处,领导宣布了一个爆炸性新闻,草把单位奖励给她的1000元钱奖金,捐给了一名白血病患儿。大家一片哗然。


看着草那矮小、胖胖的身材,竟能一次献400毫升的血,香很为自己以前对草有过的一些想法感到不安、脸红。


香想好了,明天中午一定要请草去洗澡。而且一定要先搓澡后拍奶,然后再请个盲人按摩。这次一定要让草好好放松一下,享受一回。


作家简介:

徐琦,60年代初生人。1984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师范学院艺术系音乐教育专业,同年7月被分配到齐齐哈尔建华厂二中任职业高中幼师班声乐教师。1990年7月调到齐齐哈尔市劳动局建筑公司任出纳员。1997年12月调到铁锋区环境保护局。先后任局秘书、局办公室主任、环境监察大队长等职务。现退休。


工作之余徐琦一直很喜欢阅读文学作品,也曾经梦想何时能参与到文学创作中来。徐琦的文学创作是从90年代末开始。近20年来她在《齐齐哈尔日报》《鹤城晚报》上共发表小小说、散文80余篇,在《青年文学家》上发表中篇小说一篇(1.5万余字)。在此基础上,徐琦还积极参与铁锋区机关报《丹鹤艺苑》及(鹤乡艺苑)的编采工作。并于2014年就卢屯村三棵老槐树的保护工作积极献计献策。经过多方走访当地农户,创作出了《老榆树的传说》等三篇文章。

 

朗诵家简介:


张轶鸥,齐齐哈尔市朗诵家协会会员 ,语文科骨干教师,曾在全市普通话大赛中获得一等奖。龙沙区传统文化研修团队成员,齐齐哈尔三十四中学语文教师,曾连续多年获得优秀教师称号。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在生活中自信的行走!


留言

点赞

本期点赞奖品由三星全产品专卖店提供

地址:龙沙区龙华路糖酒大楼一楼

电话:0452—6755555

点击下方蓝字 获取征文参与方式!
【启事】“国家战略 鹤城行动”决战脱贫攻坚主题征文活动征稿
 
【启事】第七届扎龙诗会征稿
 
【启事】“拥抱新时代 歌唱美鹤城” 齐齐哈尔原创歌曲征集评选活动

【启事】黑龙江省作协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活动通知


齐齐哈尔文艺




国家战略|鹤城行动

夏歌鹤城“向人民汇报”奋进中的拜泉摄影作品展开幕

【鹤城文苑】66 徐琦 张轶鸥(上篇)

【红色轻骑兵】市文联“丁笛小分队”走进工人文化宫广场

【扎龙诗会】扎龙湿地赋/李平

【扎龙诗会】冰雪情(组诗)/宋春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