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揭秘 毛主席为何不参加周总理追悼会?

品读品鉴2018-06-25 18:24:22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我们

1976年1月8日上午9点57分,周恩来总理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毛泽东、周恩来之间半个多世纪不同寻常的传奇般的关系,自然地使人们十分希望毛泽东能够亲自出席周恩来的追悼大会。但是,人们期望的事实最终没有发生。这是为什么?


一、闭着的眼睛里滚出了泪珠

  在这之前的十几个小时内,周总理的病情报告便不断送到主席这里来。毛泽东静静地看着这一份又一份的病危报告,治疗方案、抢救方案的报告。

张耀祠得知总理逝世这一噩耗后,马上来到主席的大厅,告诉了在毛泽东卧室外面值班的护士小于。小于在一张常用来通报事情的白纸上写下了这一沉痛的消息,她把这张纸放在了主席大厅里的条桌上。

  护理员孟锦云此时正在主席卧室里值班,主席躺在床上看一本鲁迅选集。小孟听到外面大厅里有人走动的声音,她知道这是有人送条子或送东西来了,一行周恩来逝世的字清晰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下午三点多钟,政治局派人送来了总理逝世的讣告清样。孟锦云收下来,看主席睡醒觉,精神还算可以,她决定找机会把总理逝世的消息告诉主席。她拿起那张讣告清样,低沉、缓慢道:“中国人民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周恩来同志,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1976年……”主席听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不一会儿,闭着的眼睛里滚出了泪珠,一直流到了脸颊。小孟自己已经哭出声来,泣不成句地坚持读完了讣告。

  主席没有说一句话,只任泪水默默地流淌,泪水流过了面颊,流到了嘴角,流到了脖颈。主席始终不说一句话。此时,能用什么话来表达感情于万一,几十年同舟共济,几十年风风雨雨,几十年来的得力助手,周恩来同志先走一步,永远离去了。这对于毛泽东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长年多病,身心交瘁,力不从心,他不能不触景生情了。




  


二、痛苦又吃力地说:“我也走不动了。”


  总理的追悼会在1976年1月15日下午召开。当时,中央拟好了有关周总理追悼会的规格、参加人员等报告,一并送主席审阅。中央考虑到主席病重,没有安排主席参加总理追悼会活动。但在这之前,轮椅,氧气袋,一切抢救的措施也都准备好了,准备主席万一去参加追悼会。

  14日晚上,早已病重的主席,身体又多次出现反复,他根本坐不起来,更不用说是站立了。他讲话困难,只能从喉咙内发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声音字句,或从他的口形和表情来揣摸,获得他点头认可。当主席的语言障碍到了最严重的地步时,他老人家只好用笔写出他的所思所想了。


 主席审阅这个报告时,张玉凤一直守候在侧。她一直存有一线希望:或许会有四年前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那样的突然决定,主席也能去参加总理的追悼会。一句憋在心里许久的话,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冒昧地问主席:“去参加总理的追悼会吗?”一直处于伤感中的主席,这时,一只手举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文件,另一只手拍拍略微翘起的腿,痛苦而又吃力地说:“我也走不动了。”听到这里,再看看眼前病榻上痛苦万状的毛主席,张玉凤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她后悔真不该这样问已经无力行动的毛主席。就这样,主席没有参加总理的追悼会。

 

 

三、听着邓·小·平致周·恩·来的悼词泪如泉涌,失声痛哭

  追悼会前一天,小孟给主席读了追悼会上由邓小平同志致的悼词的清样。小孟读着,忍着眼泪。 听悼词时,毛泽东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泪如泉涌,失声痛哭。这在毛泽东是极少见的。

此后,毛泽东的情绪一直很低沉,依旧没说一句话,他又能说些什么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他的痛哭,已诉说了他深厚的情感,这里有对患难与共的战友的哀伤,有对几十年来交往的回顾,有对自己暮年多病的悲凉,有对自己已无力回天的沮丧。

此刻,他不顾医生的劝阻,借助刚治好的一只眼睛,不停地、无休止地阅读书籍和文件。张玉凤回忆:“由于他的身体过于虚弱,两只手颤抖,已经没有举起文件的力量了。为了满足老人家那艰难的阅读需要,我们在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要帮他举着书或文件。”看得出来,他是在用这个办法来摆脱内心的痛楚。

周恩来的谢世,也许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代人的退出。毛泽东大概也感到了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悲伤。听悼词时的号啕大哭,能不是一种真实感情的流露,这里面能没有对周总理的沉痛悼念?

  在后来几天每次给毛泽东读有关悼念活动的文章,各国的唁电,他都会默默地流泪。每当小孟发现时,她自己也不忍再读下去。她回想起汪东兴的叮嘱:主席岁数大了,身体又不好,就不要多读这样的文章了。

  总理逝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毛泽东都未能摆脱悲伤的情绪。本来,还可以说说笑笑的主席,因为总理的去世,仿佛一下子带走了他本已不多的欢乐。那段日子里,他脸上几乎已无笑容。他常常沉默着。
四、在巨大悲痛中过了最后一个春节

  就在这种气氛中,1976年2月4日,他度过了最后一个春节。除夕夜,他的住所,依旧显得冷清而寂寞,没有亲人的团聚,也没有招待朋友的宴席,没有一点欢愉,只有小张、小孟陪伴着他。

当午夜,中南海外边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时,他听得那么真切,他一下子意识到了这是除夕,这是春节。他看看小张,又看看小孟,用他那低沉而有些沙哑的声音说:“放点鞭炮吧,你们也应该过过节。”谁能相信,这就是毛泽东的最后一个春节。

  如今,在纪念周恩来逝世41周年的日子里,当我们看到当年毛泽东与周恩来在长征路上携手“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时候;

当我们看到毛泽东与周恩来在重庆谈判时感慨“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时候;

当我们看到毛泽东与周恩来在西柏坡互勉“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时候;

当我们看到毛泽东与周恩来为筹划新中国建设"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时候;

当我们看到毛泽东写给周恩来的《诉衷情“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而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终,鬓已秋,濒弛忧,你我之辈,仍将夙志,付诸东流。”的时候........。

我们怎能感觉不到,毛泽东其对伴随整个革命生涯的老战友周恩来,有着多么深厚的感情啊!


【推荐】向大家推荐一个有品质的公众号,长按二维码关注他吧~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