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我们经历过太多残酷,但重要的是你我从不认输.

萌昱推文2018-06-25 15:08:21


第一章:古装美男(1)

沈珺瑶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医院里面走出来。

一个月。

整整一个月了,跟她相依为命的妹妹一直病重,可是病情一直在恶化,直到现在为止,医院一直没有查出来妹妹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沈珺瑶垂头丧气的拿着保温盒往家里那边的方向走去,当她不经意的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看见自己的正前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复古长衫的男人!

男人的背影挺拔修长,一头瀑布一般的青丝比女人的还要乌黑柔顺。

奇怪,竟然有人拍古装戏拍到医院门口来了。

沈珺瑶环顾了周围一眼,可是周围到处都是现代化的建筑物,根本就不适合拍古装戏啊。

沈珺瑶从那穿着古装的男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忍不住看了对方一眼。

当她看见那个男人正脸的时候,沈珺瑶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表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岁,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男人,这个男人比她看过的任何一部古装戏里面的男主角都要帅。

男人的皮肤很白,白的有些不健康,但五官很精致,脸部轮廓菱角分明,尤其是那一对剑鞘一般的峰眉,让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无一不透着一种蛊惑人心的英俊……

沈珺瑶正盯着男人的样貌在心里品头论足那一直盯着前面一动也不动的古装帅哥却突然朝她看了过来。

当他寒冰一般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竟然渐渐的染上了一丝温柔。

看见他神色间的变化,沈珺瑶只觉得奇怪,她跟他根本就不认识,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认识自己一样呢?

不然,他的目光不会在看着她的时候,突然就变得温柔了起来。

那种眼神,分明就是恋爱中的人才会有的神色。

“不好意思。”沈珺瑶感觉自己一直盯着对方看,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对着他歉意的点了点头。

当她跟对方说不好意思的时候,一名从古装男子身边经过的陌生男人挽着他的女朋友莫名其妙的看着沈珺瑶:“呵呵,奇了怪了,这人脑子有病啊,她又没碰到我,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那个陌生男人这样说了之后走在他身边的女人也一脸疑惑的上下打量沈珺瑶,紧接着,沈珺瑶听到那女人附在她男朋友耳边悄悄说道:“可能是个神经病,要不然怎么会自言自语呢,长的倒是挺漂亮的,真是可惜了。”

“嗯,你分析的有道理,这里是医院,有神经病也正常。”

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走远了。

可是她们两个的对话沈珺瑶听的一清二楚,她对着那两个无聊的路人翻了个白眼,然后才笑着朝那个古装美男子看了过去。

然而,当她收起目光朝古装美男子看过去的时候,沈珺瑶却发现那古装美男子竟然不见了。

“咦,人呢?”沈珺瑶狐疑的往周围扫视了一圈,可是到处都没有看见刚才那名古装美男子。

奇怪,刚才还在的,她就走了一会神,人就不见了。

算了,反正也是个陌生人,无非就是穿了一身古装,人长的好看了一点而已,不见就不见了,跟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样想着,沈珺瑶提着保温盒继续往自己租房的方向走去。

可是走到路上之后,沈珺瑶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她好像突然间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

她走在车龙水马的马路上,车辆和行人来来往往,大家在行走间谈笑风生,可是她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奇怪,难道她间接性的失聪了吗?

突然,一阵冷风从沈珺瑶的后背上一吹而过!

那冷风吹来,使得沈珺瑶浑身一阵轻颤。

她今天穿的衣服也不算薄了,为什么她会觉得冷呢?

沈珺瑶租房的地方离医院这边比较远,她每天都是坐公交车过来的。

走了一两分钟,沈珺瑶就走到了公交车站牌的位置。

直到现在为止她的耳朵还是不能听到周围的声音,她觉得奇怪,不过也没多想,或许到家了就能听到了。

正走神着,一辆公交车唰的一声停在了沈珺瑶的面前。

让沈珺瑶觉得奇怪的是,她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却唯独能听到那公交车刹车的声音。

那就证明她的耳朵是没有问题的,难道是这周围设置了什么屏蔽声音的系统,那也不对啊,太不科学了。

她没有理由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沈珺瑶轻蹙着柳眉,微微侧着脑袋陷入了沉思。

她一边思考,一边朝公交车走了上去。

奇怪的是,为什么这趟公交车只有她一个人上车,而那些站在公交车站牌的人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见这趟公交车一样。

不过,他们不上也就算了,或许就是这么巧,这趟公交车就只有她一个人。

沈珺瑶上了车之后,拿了两块钱准备投币,却发现这趟公交车上根本就没有投币的地方。

“司机师傅,这里不能投币吗?”既然没有投币的设备,沈珺瑶只能问那个正在开车的司机。

听到沈珺瑶的声音,那司机机械般的扭头朝沈珺瑶这边看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扭头朝沈珺瑶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沈珺瑶竟然有一种寒毛竖起来的恐惧感。

因为这个司机的脸色太苍白了,那脸上的白一点都不正常,就像……就像死人的颜色一样。

死人!

脑子里面突然蹦出这么两个字眼的时候,沈珺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于是乎,她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当她紧张不安的时候,那司机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开口了:“给现金”

“哦!”沈珺瑶赶紧将手上的两块钱交到了司机的手上。

那司机伸出一只手,动作缓慢的接过了沈珺瑶手上的钱,然后又机械的扭过头去,将目光看着正前方。

沈珺瑶扫了公交车一眼,她发现车厢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如此,她随便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公交车在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让沈珺瑶觉得奇怪的是,她以前这个时候回家,马路两边到处都是行人,这条路的两边是一条商业街,每天晚上都很热闹。

可是,今天晚上,愣是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马路两边摆摊的都没有看见。

太诡异了!

沈珺瑶一直都觉得今天晚上的气氛很诡异。

当她盯着窗外一直看的时候,公交车突然停了一下。

沈珺瑶一直盯着窗外马路两边的树木也没有去看那上车的人。

当公交车再次开动的时候,沈珺瑶觉得有些困倦。

她正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身边却突然吹来一阵冷风,那阵冷风刺激的她打了一个激灵,这下子,困意全部都被那阵冷风一扫而光。

她清醒的睁开眼睛,无意间往自己旁边看过去的时候,沈珺瑶被惊悚的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第二章:古装美男(2)

因为在她毫无意识的情况之下,她的身边竟然坐了一个人,更巧的是,坐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她刚才在医院门口遇到的那个古装美男子。

奇怪,他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他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沈珺瑶一脸狐疑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让沈珺瑶觉得更奇怪的是,那个男人自从出现之后就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

他就那样坐在座位上,眼睛盯着前面,一动也不动,一张俊帅的脸庞更像千年冰山一样,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他的表情会这么冷?

脑子里面才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沈珺瑶却发现,那个一直盯着前面没有一点表情的美男子竟然突然朝自己看了过来。

发现他在看自己之后,沈珺瑶窘迫的收起了目光。

“珺瑶……”

沈珺瑶才刚刚撇开脸,就听到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啊?”她扭过头去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古装美男子,她的脸上,是惊讶,是错愕,更多的却是好奇?

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他为什么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错愕了一瞬间,沈珺瑶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紧接着她用手指着自己:“你……你认识我?”

当她用手指着自己的时候,男人突然朝她看了过来,他身上的气息就跟他的表情一样,冷的要命。

他朝沈珺瑶靠近的时候,沈珺瑶感觉有一股冷气在自己的身边讯绕。

“珺瑶……”就在这个时候,沈珺瑶又听到对方跟自己说话了:“我说过,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啊!”沈珺瑶只觉得莫名其妙,她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帅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珺瑶,我是韩也,你的韩也,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男人说话的时候,眉眼之间全部都是温柔的神色。

他用一种能掐的出水来的温柔神色死死的锁住沈珺瑶。

这让沈珺瑶觉得很是尴尬。

“什么韩也啊,我根本就认识韩也啊……”沈珺瑶尴尬的喃喃自语,然后有些窘迫的撇开脸,尽量不去看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

然而,她才刚刚转过头,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突然伸出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

他的手很冰,很凉,当那种冰凉的感觉触碰到她肌肤的时候,她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

好奇怪的感觉,她竟然会心疼一个陌生人。

就在她疑惑于自己这种心疼的感觉时,沈珺瑶看见男人俊帅的脸庞朝自己一点一点的靠近。

在她错愕的表情中,男人闭着眼睛吻住了她的唇。

天呐!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就算了,在自己身边胡言乱语的说认识自己也算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他为什么要亲自己?

沈珺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她的心开始紧张的跳动起来。

她珍藏了二十年的初吻,竟然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

太过分了!

沈珺瑶伸出手往韩也的胸膛上用猛力一推,然后她把对方给推开了。

推开了韩也之后,沈珺瑶慌张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她对着韩也不怎么客气的说道:“麻烦让一下好吗,我要下车了!”

韩也那张冰冷的面孔却很是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然后不疾不徐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说来也巧,沈珺瑶刚刚站起来,公交车就停下了,而且停的位置刚好就在她要下车的那个站。

不一会,公交车的车门缓缓的打开。

沈珺瑶一股脑儿就往车子下面钻了出去。

今天出门真是遇见鬼了,下了车之后,沈珺瑶一直在回想着刚才在公交车上那个男人亲吻自己的那一幕。

她忍不住伸手将自己的唇擦了又擦。

什么人来的,见人就亲,虽然说他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但是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好吗?

她珍藏了二十年的初吻,竟然莫名其妙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会生气的吧。

这样想着,沈珺瑶气哼哼的朝租房的小区走去。

不一会,沈珺瑶已经走到了回家必经的小巷子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沈珺瑶总觉得自己今天晚上遭遇的一切都非常的怪异。

就拿现在来说,她现在走的这条小巷,现在也才晚上八点多钟,不应该一整个小区一点灯光都没有,莫非是停电了?

停电也就罢了,总不至于一个人,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吧。

周围的环境安静的诡异,那种可怕的安静让沈珺瑶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朝自己租房的位置走去。

“哐!”

走着走着,沈珺瑶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铜锣的声音。

紧接着,又有喇叭和唢呐的声音传了过来。

“啪啪啪……”不一会,又有鞭炮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原本安静的小巷,突然就热闹起来了,又是锣鼓,又是唢呐的,这是谁家在办喜事吗?

正疑惑,沈珺瑶抬头就看见不远处有烛光闪闪烁烁的走自己这边越来越近。

她前面的道路也被那烛光照的越来越亮。

可是,当那光线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沈珺瑶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烛光,是灯笼的光芒。

她抬头朝自己前面看去,却看见几名穿着古代男家丁服饰的男人抬着一辆大红的喜轿一摇一晃的在小巷里面行走着。

那轿子的旁边,一边站了一个穿着大红色古代丫鬟服饰的女人提着个小红灯笼,随着轿子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动。

沈珺瑶轻轻的松了口气,果然是谁家在办喜事呢。

而且举办的还是一场复古的婚礼。

沈珺瑶很是好奇的看着那喜轿朝自己这边越来越近。

可是,走着走着,沈珺瑶的脑子里面又有了一个新的疑惑。

既然是办喜事,而且还是复古的婚事,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会连一个围观群众都没有呢?

第三章:喜轿(1)

中国不是最不缺吃瓜群众的吗?

这一会,怎么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沈珺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索性低着头,再也没有心思去看那复古的婚礼了。

走着走着,沈珺瑶跟那迎亲的队伍正好走在了一起。

沈珺瑶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心里抬起头来。

可是,当她看见眼前那一幕的时候,沈珺瑶感觉自己浑身的毛细孔都害怕的扩张了起来。

因为她看见那大红的喜轿竟然是纸做的,既然轿子是纸做的,那么人呢?

沈珺瑶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朝那几个抬轿子的家丁看了过去,好在,那几个家丁是真人,他们活生生的抬着轿子在自己面前行走着。

然而,当那几个家丁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沈珺瑶发现他们的脚步竟然好像被放慢了一样。

他们的脚用一种很慢很慢的速度从地面上提起来,然后又很缓慢的往下面放下去,那种感觉就好像电视里面的慢镜头。

这一幕,让沈珺瑶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看来她今天晚上真的是见鬼了。

沈珺瑶准备收起目光的时候,却无意间看见站在自己这边的那个丫鬟。

那丫鬟的打扮非常的古怪,额头中间点了一颗红痣,嘴巴中间也被点了一点朱唇,脸色苍白的跟白纸一样。

最关键的是她的表情,空洞呆滞,没有一丝情感,就那样像个傀儡一般提着红灯笼跟随着轿子的移动的节奏一点一点的往前面移动着。

看见这一幕,沈珺瑶感觉自己的寒毛全部都紧张的竖了起来。

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她不敢声张,不敢尖叫,因为她害怕自己的尖叫声会引来这些人的注意。

至少,到现在为止,那些人从来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不,确切的说,她们就好像看不见她一样,就只有她能看见她们而已。

这样想着,沈珺瑶收起目光,一个劲的让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看,只要看不到就不会害怕了。

可就在她低下头的那一瞬间,沈珺瑶看见那个提着灯笼的丫鬟她的脚竟然是飘在空中的。

沈珺瑶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脚离开地面,根本就没有动过,身体却像静止了一般往前面移动着。

这下子,沈珺瑶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她害怕的尖叫了一声:“啊!鬼啊!”

她的尖叫声在安静的小巷子里面如同鬼魅一般的回荡着。

沈珺瑶抱着保温盒开始加速跑了起来。

她跑啊跑,跑了好一会,终于把那顶红色的轿子甩开了。

看不见那纸做的红轿子,也看不到那些放慢了脚步的轿夫,看不见那两个提着灯笼脚却不着地的丫鬟,沈珺瑶觉得心情平复了许多。

可是跑着跑着,沈珺瑶觉得今天这条小巷怎么突然变长了,为什么她一直走一直走就是走不出去呢?

天呐!老天爷,要不要这样开玩笑。

本来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走出去的小巷,今天却花了整整十分钟都没有走出去。

沈珺瑶无奈的站在了原地,她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虽然她走了很久,但好像一直都在原地徘徊不动。

她一直就在小巷入口不远的位置徘徊着。

沈珺瑶心一惊,她好像遇到鬼打墙了。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到村子里面的老人说过,遇到鬼打墙,就会一直在原地打转,不管你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沈珺瑶深深的吸了口气,漫天的黑夜下,就她一个人在小巷里面行走着,如果说她不害怕,那肯定是在装逼。

她怕的要命,找不到安全感就只能把手里的保温盒越抱越紧,然后以此寻找一种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小时候,她只是听说过鬼打墙,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破解鬼打墙。

既然没有办法,那她只能一直走下去了,只希望能快点走回去,快点回到自己的租房里面去。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想回到租房里面,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全部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害怕了。

于是,她就这样抱着保温盒在漆黑且安静的诡异的小巷子里面继续行走。

好在,自从她把那顶红色的轿子甩开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与其碰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哐!”

然而,脑子里面才刚刚闪过一丝侥幸的念头,小巷子里面突然就传来了一声缓慢而拢长的铜锣声。

紧接着,喇叭,唢呐和鞭炮的声音齐齐的混合在了一起。

听到这些声音,沈珺瑶只觉得头皮发麻的厉害。

她胆战心惊的抬起头朝前面看了过去。

果然,她又看见了那顶红色的轿子,还有那几个轿夫,以及那两个提着红灯笼的丫鬟。

不行,太吓人了!

沈珺瑶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她不要看见那顶红色的轿子,她要回家!

这样想着,沈珺瑶抬起脚就准备跑。

然而,她才跑了一步,她的脚就定在了原地。

她悲催的发现,她好像动不了了。

该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这样想着沈珺瑶害怕的闭上眼睛。

可是她一闭上眼睛,那轿夫抬着轿子动作放慢的镜头在她脑子里面不停的回放。

所以,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那红色的喜轿已经在她的脑子里面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她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顶红色的轿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混杂在一起的喇叭唢呐声充斥着她的耳廓。

沈珺瑶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看鬼片的人,但是她清楚的记得,电视里面放到见鬼的情节主角一般都会突然晕过去。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跟电视剧里面的主角一样晕死过去。

只要晕过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不见听不到,更不会害怕!

可要命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清醒,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晕过去的迹象。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古怪的人抬着轿子朝自己越来越近。

当沈珺瑶心心念念的想让那顶轿子赶紧从自己眼前走过去并且消失的时候,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见那几个轿夫抬着轿子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竟然就停了下来。

第四章:喜轿(2)

沈珺瑶皱着眉头,在心里一个劲的对她们说——走啊!你们快走啊!怎么就不走了?

可是,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心声。

当轿子停下来了之后,那轿子的红色帘子突然被一阵冷风吹的掀了起来。

红色帘子被掀开之后,沈珺瑶听到那两个提着红灯笼的丫鬟看着沈珺瑶异口同声的跟她说话:“夫人,请上轿!”

而且她们说话的声音还带着一种古怪的回音。

沈珺瑶听的浑身都不舒服。

“夫人,请上轿!”紧接着,那几个轿夫也异口同声的说话了。

而且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看着沈珺瑶的。

沈珺瑶头皮一麻,用手指着自己:“你们有没有搞错,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

“夫人,请上轿……”

可是不管沈珺瑶说什么,那些人就像木偶一样,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沈珺瑶因为害怕,紧张的呼吸着,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能动了。

既然能动了,鬼才要上轿啊,她是人,才不要上她们的鬼轿!

这样想着,沈珺瑶拔腿就跑了起来。

她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一下子就把红色的轿子和那几个古怪的人给甩在身后了。

沈珺瑶加油,你要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成功的回到租房里面。

这样想着,沈珺瑶更加没命的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沈珺瑶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那个男人面对着她站在小巷子的中间。

沈珺瑶停住脚步,欣喜的抬头,她终于看见一个活人了。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她脸上欣喜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靠!尼玛!

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之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古装美男子韩也!

一看见他,沈珺瑶就想起了刚才他在公交车里面非礼自己的画面。

不过,虽然看到他觉得有些不爽,但至少她看见活人了呀。

这样想着,沈珺瑶脸上不爽的表情马上就变成了笑脸。

她假装笑嘻嘻的朝韩也走了过去:“诶,那个韩也啊,我……我撞鬼了,我后面有鬼一直在追我……”

沈珺瑶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之后,一脸期盼的看着韩也,她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且不管他有没有办法帮助自己破解鬼打墙,但至少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见鬼也不会那么害怕了啊。

这样想着,沈珺瑶心里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当她看着韩也的时候,韩也冰冷的面孔上有了一丝难得的暖色。

他微笑着看向沈珺瑶,然后张了张嘴说道:“我不知道这样的方式会吓到你,其实我应该换一种方式的!”

“啊?你说什么?”沈珺瑶只觉得韩也说的话好奇怪,她根本就不明白他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当沈珺瑶错愕不已的时候,韩也突然朝她走了过来,当他走到她前面的时候,沈珺瑶看见韩也对着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沈珺瑶感觉面前一凉,然后她整个人都像被迷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韩也的前面。

不一会,韩也朝沈珺瑶走近了一步,然后在她的额头前面轻轻的落下一吻。

紧接着,韩也牵着沈珺瑶的手在她耳边悄悄的说道:“珺瑶,我们走。”

“嗯。”沈珺瑶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就像被控制的傀儡一样,跟着韩也的脚步朝巷子的尽头走去。

此时的沈珺瑶,能感觉到自己在跟着韩也走,但思维不是很清楚,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但自从韩也出现之后,那种惊悚的感觉全部都消失了,

她莫名安心的跟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着。

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喜轿停在出口的位置,那轿夫和打着灯笼的丫鬟都面无表情的站在轿子的旁边。

这时,站在沈珺瑶旁边的韩也轻轻将手一抬,拂袖间那红色轿帘自己就掀了起来。

“珺瑶,走我陪你一起上轿。”

“好的相公。”沈珺瑶机械的应了一声,然后跟着韩也一起往轿子里面走了进去。

坐进轿子里面之后,沈珺瑶能感觉到那纸做的轿子竟然变成了实打实的木头轿子。

当她坐进了轿子里面之后,她的身体跟随着轿子的起伏在轿子里面颠簸的摇晃了起来。

随着轿子的晃动,喇叭唢呐铜锣的声音在耳边一声声的响起。

一阵冷风吹来,将旁边的帘子掀了起来,沈珺瑶目光呆滞的看着轿子外面的景象。

此时,轿子外面根本就不再是原来的光景,她居住的那个小区不见了,她坐着的轿子带着她行走在一间华丽的复古式宫殿里面。

在大殿的中间,轿夫将轿子停了下来

随后韩也牵着沈珺瑶的手往轿子外面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沈珺瑶跟一个被控制了的傀儡一般,跟韩也行了拜堂之礼。

行了拜堂礼之后,大殿里面传来“啪啪啪”鼓掌的声音。

沈珺瑶呆滞看了大殿一眼,发现大殿里面坐满了人。

只是那些人的脸色清一色的苍白的可怕,他们虽然在鼓掌,但脸上的表情却空洞的好像没有灵魂的傀儡。

行了拜堂礼之后,沈珺瑶被韩也拉着进了一间装扮的很喜庆的新房里面。

随后,他挑了她的头盖,俊帅的脸庞朝她一点一点的靠近。

当他冰冷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间的时候,沈珺瑶感觉自己回神了!

她猛地伸出手将韩也从自己的前面推开,她的双手紧紧的护着身上的衣服:“韩也,你要对我做什么?”

这个时候,沈珺瑶已经来不及思考外面那些诡异恐怖的事情,她一心只想着要护住自己的清白。

“珺瑶,你我既然行了拜堂礼,便是夫妻,你说我要对你做什么?”韩也说完,突然拉着沈珺瑶的手,将一枚古老的黄金钻戒往她右手的无名指上套了进去。

当他将古董戒指套在沈珺瑶手上之后,韩也紧跟着朝沈珺瑶逼了过来。

他将她逼在床角的位置,让她无处逃窜。

随后,韩也捧着沈珺瑶的脸朝她殷红的唇瓣上吻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