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象州过年有哪些年俗?一起寻找消失的年味儿……

大象州生活圈2018-06-25 06:58:35

印象里

过年就是寒假、吃好吃的、穿新衣服

到处串门接压岁钱

……

再过10多天就过年了

可是一点也没感受到浓浓的年味儿

少了儿时那种仪式感和期待感

今天我们穿越回过去

找找曾经儿时的年味

>>>>

还记得,以前到了腊月,就要杀猪了

“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过去杀猪在荔浦农家算是一件大事。进入腊月,大部分人家都要杀猪,为过年腊肉,腊风肠准备肉料,民间谓之“杀年猪”。

>>>>

还记得,过年家家户户打米饼

如果你在春节前几天到荔浦的农村走一走,你一定会听到屋舍传来的锤子敲打饼壳(饼模)的“棒棒”声,还会听到人们劳作时的欢声笑语……那种热闹的场面会使你顿时感受到浓浓的年味。

>>>>

还记得,每年都要做糍粑

那场面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遗忘。

>>>>

还记得,以前到了腊月十几,就要开始赶集了

小时候年前赶大集真是人山人海的,新衣服,糖块,鸡鸭鱼肉,水果,春联,鞭炮……妈妈会买回家一张大大的画报,一个小胖姑娘或者小胖小子抱着个大鲤鱼!

>>>>

还记得,到了二十三过小年,就要送走灶王爷。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从腊月二十三“送灶王爷”、“过小年”这天起,就算是正式开始了“过年”的筹备。

>>>>

还记得,怎么逃也逃不过的大扫除

在年前将屋里屋外打扫干净,迎接新年。


扫灰尘,洗床单被罩衣服,能洗的都洗了,擦玻璃,每个角落都清扫一遍,这绝对是过年前最难熬的一关啦,不能出去玩,被父母抓去大扫除。

>>>>

还记得,过年要磨豆腐

“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 因豆腐与“头富”音相似,被寄予了新年要“富贵”的希望。

>>>>

还记得,过年少不了做扣肉

小时候生活条件不好,对肉的渴望尤为强烈,能吃上一大碗扣肉,这就是年的特权,蒸上几碗扣肉,满屋子都是肉香,这种等待的煎熬和吃上肉的满足,只有小时候才有!

杀年鸡,鸭、鱼是小时候过年最喜欢的了,因为平时吃的少!

>>>>

还记得,年三十那一顿是一年中最讲究的

鱼是必须的,取意年年有“余”,表示“吉庆有余”、“连年有余”。

>>>>

还记得,大年三十晚痴痴地盼着春晚

那时候,春节联欢晚会还不像现在这样,地位可高了。吃完年夜饭,一家好多口早早就拿好瓜子水果,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赵忠祥、赵本山的出现!


那时候全家围坐在一起看春晚,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才叫过年!

>>>>

还记得,以前过年才能穿新衣

除了年夜饭、压岁钱,穿新衣服是小时候过年最大的盼头。那时候,一年买不了几件新衣服,全指望过年的时候了。


从买回家到大年三十穿,那段时间真是特别难熬,趁大人不注意,总要偷偷试穿过把瘾。那种满足在等待中越熬越浓,直到除夕晚上穿上它,这种期盼值才升至巅峰,那种满足感至今难忘。

>>>>

还记得,以前最爱的是家中这些特色“零食”

散装糖整一盘子,来小孩了给一块,每次总是藏一兜,趁着爸妈忙碌的时候偷偷吃,硬糖软糖酥糖各种的都有。


虽然现在能尝到各种零食,但最怀念的还是小时候那简单的味道!

>>>>

还记得,新年不许说粗话不许扫地不许哭

新年第一天,会有很多禁忌尤其不说“死”字,那多不吉利。

>>>>

还记得,正月里不能剪头

一般都在大年初一到农历二月初一之前不能剪头,如果剪头会不好,所以很忌讳这点,没有人会在正月里剪头。

>>>>

还记得,拜年串门一定要穿大口袋的衣服

过年嘴一定要甜,因为不仅能得到好吃的,还能得到平时不敢想的压岁钱!

那时候的红包只有很少的钱,但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巨款啊!放在兜里怕掉了,放在其他地方怕偷了。当然,到了第二天妈妈一定会说:你的红包拿来,我先帮你保管着。妈,你说,我小时候那些红包什么时候还我?

>>>>

还记得,那时最喜欢正月里的亲戚大聚会

过年的时候家里的亲戚都会回来,姑姑姑父骑着自行车带着好几个孩子,平时不常见的哥哥哥姐姐都能见,结交超级多的新的玩伴,一群孩子跑里跑外,叽叽喳喳的才叫过年!

>>>>

还记得,那时候的鞭炮,拆开来放

那时候的鞭炮,拆开来放,年底守着卖鞭炮的小摊儿,摔炮、大地红、串天猴、还有一种叫二踢脚,威力很大。坏坏的小男孩总是拿鞭炮往别的孩子身上扔,捂着耳朵看着鞭炮噼里啪啦的响,小时候围着鞭炮欢蹦乱跳的我们,好像就在昨天…

小时候,

年是爸买回来的肉,

是妈给我买的新衣裳,

是兜里舍不得花的那几毛钱,

是那噼里啪啦的一挂小鞭儿。

小时候,年是期盼…

长大了,

年是超市里的拥挤,

是天南地北的奔波。

生活越来越好,

可那份快乐却离我们越来越远,

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

长大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太多太多的回忆,
仿佛就在昨天,
而如今,
面对转瞬即逝的光阴,
也只能感慨岁月蹉跎!


象州还有哪些年俗,欢迎留言补充


我记得有个人用大地雷公炸牛瘪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