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极限挑战近2期观后感

我不是牧玄韬2018-06-25 17:50:38

       上周的《极限挑战》,旅游景区桂林的旅行拍摄,被设计成一个当地村庄东升村的3天生活,带着在外打工的父母的期盼,去和6个孩子一起,发生了一次美丽的邂逅。这期节目分上下期,看完上期后就决定一定要认真看完下期,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期节目,让我回忆起了8年前的那次湘西行,当时的画面历历在目。

20180603第六期:

http://www.iqiyi.com/v_19rr0qjvvk.html

20180610第七期:

http://www.iqiyi.com/v_19rr0husqg.html

       今天看完下期的节目,忍不住想写点东西。今天刚签完在恒生的第二份合同,即将开启在恒生的第二个三年,前面的三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好好的静下来写点东西,有过几次,也是有冲动但没行动。

       8年前,大学三年级(又一次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计划的路线还是坐火车到湘西自治州的吉首市,然后转乘大巴车到达目的地坝木村。选择的火车车次,就是我大学第一次回家的车次,大一那年回家,晚上上了火车,第二天刚好在湘西,迎来了08年的那场冰灾。情节继续发展,坐了一宿的火车才到吉首市,简单吃了个早餐继续大巴赶路,5个小时的车程,崎岖的山路,不知道翻越了多少座山,一路问顺哥到了没有,得到的答案都是"快到了",而下车后找了一个足球,开始在全村唯一一个篮球场上和不认识的小朋友一起踢球,一扫旅途的疲惫,美好的回忆,我想用每一个画面来拼凑。


       小山村因为前几年的椪柑卖的比较好,整个村的经济水平相对想象中的高,到达第一天晚上,还参加了村委会的党支部会议。

       住宿女生安排在村支书的家里,男生在村委会打地铺,找村民借来的垫被和被子(山区的晚上格外冷,炎炎酷暑晚上还得盖棉被)。

       当天晚上分组动员家中有上小学和初中的家庭,以补习的方式在校学习2周,动员过程中遇到热心的小朋友带路,当然也遇到比较凶的中华田园犬。被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补习要收费吗?当然不收费啦,所以动员工作很快完成。

       做饭分为3组,本来计划好了采购的环节,但是村民送了太多的菜,采购就变成了只买肉。

       村里的小学只有学前班和1-4年级,5、6年级需要到镇上的小学上。我基本上不需要备课,因为在出发前,我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卡通人物的简笔画,自由发挥是发挥不出来的,只能提前做点工作,希望孩子们不失望。当过完一个星期后发现我有"小抄"后,当我手里一拿了"小抄",我就会被围堵的水泄不通(证明的我的美术课还是挺吸引他们的)。

       第一天结束后,发现了很多问题,所以每晚结束后,除了备课还需要开展总结会,以至于晚睡早起是当时的作息时间(睡眠时间晚12点-在6点)。

       下午4点,我们班的其中一个小朋友跟我请假,原因是要赶回家做饭,二年级9岁的小孩子,已经学会了生火做饭,现在的我真的替8年前的我惭愧。

       二年级的体育课,被禁止的"老鹰抓小鸡"的游戏被强烈要求玩一次,而最终的结果就是中途叫停,几个小朋友摔伤了,玩的很开心但是受伤了,我到现在心里还有愧疚感。清洗伤口的脸圆圆的小姑凉,问她疼不疼,笑着回答我不疼,被感动。

       晚上洗澡都是去小溪,不穿衣服。据说以前男的女的洗澡在不同的地方,体现了当地淳朴的民风。

       周末的时候去了当地的溶洞,去了土匪曾经待过的燕子洞探险,在隔壁的镇上吃到了当地最好吃的米豆腐和油粑粑,至今还想去再吃一次。

       我们班最后一节课,被孩子们强烈要求小媛老师上课,小媛老师上课前,我们第二天离开的消息被顺哥透露给了一个小朋友,结果一节课什么没教,全班同学哭了一节课,场面完全失控。以至于最后拍集体合照的时候,所有孩子都是哭脸。

       当天晚上和村民联合组织了一场晚会,村里各路艺术家齐聚一堂,晚会持续了3个多小时,当然唱歌还算可以的我,和翩翩同学献唱了一首《红旗飘飘》。

       临行前村支书特意安排了去吉首的班车,在坝木村停留送我们,准备了一车鞭炮,跟着我们的班车,送了十里路。无数次的回头,最终热泪涌出,难说再见。

       回校后组织了一次捐书,由顺哥送去给他们,得之我们之前的视频和照片在村委会的电脑被丢失后,心里好一阵难过。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现在比那时候的我,足足胖了30斤,回头再看8年前的自己,撩起衣服还可以看到腹肌,这是件多么让现在的我羡慕的哇。那群孩子,有些都已经大学毕业了,我的二年级的那群小屁孩儿,掰掰手指算算也步入高中,即将升到高二了。我已经忘记他们的名字了,只记得离开后,有一个叫什么妮的小姑凉,跟我通过几次电话,我现在还记得她家门前的那条走廊。回到节目,黄磊老师总结要给东升村留下希望的种子,这一点让我很是认同,短暂的时间无法改变什么,但是能播种希望,让希望的种子生根发芽,最终开花结果。而我们的支教,也撒下了希望的种子,但是比起给我们留下了的感动要少,这可能就是格局不同吧。如果放在现在,30岁的我(暴露了年龄就彻底点吧),会有这样的领悟。

       破碎的画面可能已经无法拼凑,让阅读该文章的人无法完整,如果你有感同身受,愿意倾听,可能会勾起我暂时没有回忆到的画面。

       我时常会用十年后的自己看待现在的自己,没想到现在的我看待了8年前的自己,体重的进步留下了这8年的足迹,不后悔自己这一路来的种种选择。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再去那个叫坝木的小山村,哪怕那帮熊孩子已经不认识我了,看看村里的变化,看看坝木小学,坐在村口看看这个村。

       顺哥这会儿还在基层走访贫困户,最后借顺哥的一首诗结束吧。顺哥,同为上了30的中年人,请保重身体。


驻村扶贫有感

                                  顺哥

黎明闻鸡早朝霞,空腹未果匆开跋;

晨出午晒戴月归,夜半更声催睡吧。

不论君提鸡蒜事,内记外查忙不暇;

每遇风雷雨疾日,观溪顾坝忧庄稼。

惠民囊策心中记,路遇牧童话桑麻;

东家助学西家房,四百对象无一拉。

结石突发夜痛醒,捧腹盗汗强忍下;

暮雨道弯过桥路,车坠深沟因眼花。

周末归家周一去,背儿哭声泪满颊;

怎奈室中执文者,每每皆问无事话?

事事尽心细细问,人人有求未推他;

但得君等小康日,岂恋颅顶几撮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