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宁波有个人 | 去香橙看青木,那一个烟火人间味的原创歌手

知否宁波2018-06-24 20:29:16

“生活的第二十几个年头,一切都平淡如初。每一天最快乐的事儿,就是逛一逛菜市场,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然后写歌发呆,去健身房锻炼到大汗淋漓,再洗一个热水澡。”——青木

你应该很难想象,和青木的第一句微信对话是,他说:“你稍等下,我现在在做饭。 

我印象中的音乐人,抽烟、喝酒、纹身、熬夜…做一切世界上最酷的事情。而他恰恰相反,我第一次见青木,总觉得他是那种长相和与歌声完全对不上号的存在。高大、干净、阳光、热情,像极了隔壁班那个喜欢打篮球的大男孩。

“诶,我骑电动车来的,很方便。”我惊讶于他的简单,又觉得一切理所当然。青木像普通的90后一样,穿着黑色的运动服套装,大喇喇的前来。他自诩是位热衷于吃喝玩乐的普通音乐人

  “其实我的梦想是做一位厨师”

他向我展示了他相册形形色色的做菜视频,包括他中午做的豆角烧肉。

“我热衷于做菜。但是我不爱刷锅。”

“做菜是我的消遣,也是我的兴趣所在。”

“解压?或许吧,总之做菜时候我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一心只有做菜。”

这样的反差萌甚至让我有些忍俊不禁。

他的生活很规律,每天7点钟起床,做饭,发呆,做饭,散步。他好像围绕着做饭而活,除了音乐更多的就是做饭。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的内心住着一位厨师。”

“从陌生人变成不陌生人”

青木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存在,他不想给自己定标签,他说他属于大多数,是位普普通通的音乐人。

他在受大众认可,服务大众的同时,希望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他一直是大多数的一部分,想和粉丝成为朋友,作为朋友持续关注他,通过生活去了解认知他。

他喜欢安静的一个人创作,“那你平常闷吗?”“不闷,有朋友时我是个话痨。”

他喜欢交朋友。用一句歌词形容他自己“与陌生人说话,和陌生人跳舞,跟陌生人说你自己想说的话。”从陌生人变成不陌生人。

“对的时间做对的事”

在成长的溯源中,青木和大多数同龄的孩子一样。有个人的英雄主义,他的内心戏很丰富,他渴望做一位英雄,普世价值很强烈,随时准备拯救世界。

“说真的,笼罩着个人主义的战斗精神永远让人热血沸腾。”而“绝世好剑”“双节棍”和他的童年也形影不离。长大以后,他给自己的定位——做一个好人。“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单枪匹马的战斗。”

他对好人的定义并不局限,能力所能及帮助别人就是好人,先让身边人先快乐起来就是好人。后来,他认为应该是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吧,做正确的事情,做正确的选择,存在就有价值。

“存在就有价值”

“我存在就有价值,不一定大家都喜欢吧。”“当然都说越红越有价值,谁不想偶然去逛个菜市场,有人说那不是唱那个什么歌的人吗?”

但是生活不由选择,也不妨碍青木继续去热爱音乐,从不给自己预期,也不怕冷场,他最喜欢在剧院唱歌的感觉,即使在快谢幕时台下的人寥寥无几。

保持初心,自己玩音乐,不带很强的目的性足以。“沉默寡言不是我的性格,敢说敢做才是真的我。”

“知足”是青木对目前生活的定义。能保持现在的物质水平,保证自己每天的排练便已感到满足。

当然他也开始对未来有了规划,准备在声乐上的深造,在合适的时间,对古典乐和戏曲进行深度的学习。

“人不能闲着,技术限制创作。”他想要要传达的越多,该学习的就更多。作为一位原创歌手,青木显然背负了很多。

“我会永远做原创,这是对原创最大的尊重。”

“普通青年”

这个看起来高大,干净,阳光,时常微笑的男孩,其实也非常有性格。他讨厌一切的纸醉金迷,他搞怪,可爱,毫不掩饰自己的意见。当谈到一个好玩的话题,他会滔滔不绝和我谈论,我甚至不舍得打断他的言论。

对于未来,青木并不慌张。正常生活,该做的都做,他也能。虽然并不笃定,但也不迷惘。

他有很多梦想,他想写本书,想写剧本,想拍电影,想写音乐来作为主题曲。

甚至他想老了以后开个茶馆,泡泡茶,做做饭。他还想在茶馆门口开个花店,看到花开就会感到开心。

“从出发的地方出发”

《旧拾海》是青木的最新单曲,由李志首次担纲制作人。介绍这首歌的时候,青木说:“你好,我叫青木,写歌儿的,这是我第一首单曲,是请南京李志老师帮我制作的。初入江湖,请大家多多关照。”

爱音乐的人都知道“音乐的生命在于现场”。因为在现场,只需一个鲜活的音符就足以秒杀播放器里的N种均衡器效果。想要知道《旧拾海》这道“菜”好不好吃,我们现场见分晓!

“我虽然不是宁波本土人,但确是从宁波出发的音乐人。”

“宁波是我的起点,也与我有千丝万缕的连接,是我的第二故乡。”

4月22日,宁波主场,香橙音乐节,宁波文化广场,青木与你不见不散。

售票通道关闭倒计时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购票


购票渠道一

购票渠道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