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浮生若遇烟火气

烂话王2018-06-25 17:44:45

闲逛菜场,特此记之。

早就听说篆塘菜市是昆明比较有意思的地方,一直无缘得见,周日幸得老司机带路,达成夙愿。

菜场挺大,到达的时候临近中午,人来人往,甚是热闹。菜品齐全,水果蔬菜,海鲜肉奶蛋,无所不包。各色小吃,琳琅满目。瞎逛一会,觅得两碗“黑山羊米线”果腹,羊肉肉质鲜美,汤汁浓郁,米线顺滑,甚是爽口,可惜我比较能吃,一碗下肚,觉得还差点。

吃饱继续闲逛,东看看,西望望,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总之就是不像买菜的。买了些小吃,有米糕、甜白酒、菠萝蜜。还有老司机自己的炸猪皮,下酒正好!我小时候爱吃米糕,如今尝起来也不错,甜白酒时候正好,软糯香甜,只是我买东西没个谱,买太多了,回来没吃完,晚上又要值班,不敢吃太多。

遇到一老爷子卖缅桂花,花2元巨款买下一袋,共七朵,花香浓郁,今日回来依旧满室馨香。想起以前读汪曾祺先生散文《昆明的雨》一篇,老爷子有载缅桂花如下:“雨季的花是缅桂花。缅桂花即白兰花,北京叫做“把儿兰”(这个名字真不好听)。云南把这种花叫做缅桂花,可能最初这种花是从缅甸传入的,而花的香味又有点像桂花,其实这跟桂花实在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话又说回来,别处叫它白兰、把儿兰,它和兰花也挨不上呀,也不过是因为它很香,香得像兰花。我在家乡看到的白兰多是一人高,昆明的缅桂是大树!我在若园巷二号住过,院里有一棵大缅桂,密密的叶子,把四周房间都映绿了。缅桂盛开的时候,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寡妇)就和她的一个养女,搭了梯子上去摘,每天要摘下来好些,拿到花市上去卖。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作为同是百科全书一般的人物,老司机说,一般缅桂花不能栽在院子里,因为“缅桂”与“免贵”谐音,寓意不是很好,又说院子里不能种太大的树,因为有“树旺人不旺”之说。不愧是百科全书一般的人物,差点就要赶上我了。还好,我这个人只喜欢种点花花草草,不是很喜欢种树,应该不会受影响。再者说,青年才俊一般也不会受影响,向来只有我把别人带跑偏,搞得其他人和我一样整天疯疯癫癫,哈哈哈哈。临走之时,来司机说想吃荔枝,转了半天,看到一家“妃子笑”,结果太贵,我是对行情不甚了解,还好老司机机智,果断没买,不然又被坑了。不愧是老司机!到最后,“妃子笑”没买到,青年才俊倒是被嘲笑说不会买东西,真是岂有此理。等着以后我发迹了也去种荔枝,新培育一种“青年才俊笑”,专门用来嘲笑你们,以报当日一箭之仇!

我挺喜欢缅桂花的花香,只是不知道较之老司机口中的“夜来香”如何?想起《浮生六记》中芸娘言:“佛手乃香中君子,只在有意无意间;茉莉是香中小人,故须借人之势,其香如胁肩谄笑。”照此说来,那缅桂花应该如茉莉一般算是“香中之小人了”。其实君子者小人者,全凭人们喜好而定,倘若有朝一日大家又觉得狗尾巴草真他妈好看,那也无可厚非。正所谓“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它们的高低贵贱很多时候其实都在我们一句话。所以汪曾祺先生书里这样写:“栀子花很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的着吗?!’’”(出自《人间草木》)老爷子算是说出了真相,我们都是愚蠢的人类,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喜欢逛菜市场。放假回家,有机会都挺愿意和母亲大人一起去买菜。虽然我啥也不会,但跟着去帮忙提菜篮子,看着母亲大人和菜贩讨价还价,感受浓浓的人间烟火气,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虽然嘈杂,但这才叫生活。只是至今不喜欢菜市场的泥水,尤其是下过雨之后,黏黏腻腻的,特别是像我这样一个总喜欢穿白鞋子的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又要提防被踩到,又要小心泥水溅到,真是心烦,所以母亲大人总是嫌我矫情,但我还是乐此不疲死皮赖脸地要跟着去。去过几次,也慢慢知道,原来买菜还有这么多学问:要尽量把水甩掉一些,不然一来买的时候全是水,不划算,二来提着的时候一路在滴水会很麻烦;不必要的枯叶可以顺手就剔除了,省的回家再弄;甚至她们都有固定的摊点,东家的蒜好,西家的白菜新鲜……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菜市场又何尝不是一个江湖?菜场江湖,沉沉浮浮,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才是人生百味,生活大抵如此。一直跟在母亲大人屁股后面买菜,或多或少也学了点皮毛,可惜一直没有出师,至今我还是不像母亲大人一样“套路深”,更不会讲价。我买菜从来简单粗暴,一直遵循一个宇宙真理,那就是——看着顺眼!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逛菜市场,我还喜欢逛寺庙。我以为,菜场是最贴近一个地方原生态的场所,逛菜市场可以了解生活。至于寺庙,则是了解一个地方思想境界或者说精神信仰的好去处。故乡因为历史缘故,县城有祠堂、寺庙、会馆108座,尤其以“八大会馆”最为出名。所谓“会馆”者,乃是外籍客民为了安全和经济利益能够得到保障,纷纷以同乡结党兴办同乡会馆,以同业协会举办同业庙会,以宗教同宗建立各类寺庙。历史上故乡辉煌发达,所以一座小小的县城,便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神祇,如福建会馆的妈祖,河南会馆的禹王,湖广会馆的白衣观音,佛教的西来寺、大佛寺、道教文昌阁,乃至清末民除便兴建的基督教堂,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从小在那里成长,看着释家、道家、基督教交相辉映,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也因此,我便有了喜欢逛寺庙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便想去菜市场看看,再去寺庙逛逛,了解风土人情,也怪有意思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是生活,生活难免不如意,那不妨觅个清静去处,寺庙不错,偷得浮生半日闲,去寺庙待会,放空一下,或者寻求点心理慰藉,收拾好自己,再重新出发,也挺好的。

年少的时候,不知道生活为何,虽然至今也未窥得全貌,但细细想来,大抵生活始终不易。但凡生下来,活下去,都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之前有过这样一句话,叫做:“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其实眼前并一定是苟且啊。把眼前的日子过好,又何尝不是诗和远方?《浮生六记》里芸娘所言:“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记得有诗云:“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而今七事都变更,柴米油盐酱醋茶。”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真正的,生活的温度。所以林语堂先生说芸娘是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大概是因为书中的芸娘真真切切地像我们生活中的人,并不会让人觉得疏离。她有烟火气,也有灵气,但二者又融合地极为熨帖,也难怪沈复笔下的芸娘会如此可爱。林语堂先生博览群书,他对芸娘有此评价,想来不会有错。

 

所谓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浮生若梦,真真是为欢几何。

很多时候,人间烟火气,大抵是可遇不可求的吧。

 

 

 

浮生若遇烟火气,杏花烟雨梳琉璃。

而我的人间烟火气,想来,大概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