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读名著,读出一股人间烟火味||刘卫

惟微坊2018-06-25 17:01:09



《读名著,读出一股人间烟火味》

 

 



我的书柜里最抢眼的几本书,当然是一直未开封,被塑料薄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几本精装书,买书不读,是啥子意思?纯粹是为了以名著的存在感来提升房间的文化气息?

呵呵。

这几本书是新星出版社出版的一套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书系(2013年版)。我曾在二十多年前已从县图书馆借阅了这套丛书中的《老人与海》、《荒原狼》、《喧哗与骚动》、《羊脂球》、《复活》等。那时候读这些书是懵懂的,追着故事情节跳跃着读,一本书一天一夜翻完,特别是《战争与和平》这样的巨著,四大本,我也是一天一夜翻完,打小也算是读过名著的人。

真要与人谈论名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主人翁的名字记不住,作者的名字也记不住,常常把A作者写的东西说成是B作者写的。

我又一次为自己呵呵。

去年有一篇新闻,报道我们最高领导动情地描述了他的一段海明威情结:“我第一次去古巴,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老人与海》的栈桥边。第二次去古巴,我去了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点了海明威爱喝的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

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读过不止一次,即使是现在,偶尔还会翻出来,找到那些描写海上渔夫与大鲨搏斗的文字,常读常新。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海明威是在古巴的栈桥边写这部巨著的。直到现在,我不查网仍然不记得,索性写篇文章记下来。

我有一个朋友,也喜欢《老人与海》,我问他,你知道海明威爱喝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的酒吗?

他说我没事干。

但他能朗诵《老人与海》中精彩的句子:“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人尽可以被毁灭,但却不能被打败。”我一脸愧色,这些句子难道不是当下鸡汤文化中用得最广泛的句子吗?我带着惭愧,又把《老人与海》(万义兵 译)打开。我一边摸着炒菜勺子,一边阅读名著,担心身上的烟火气熏染了名著的神圣。然而,我读到的名著写的就是一个烟熏火燎的人间真象,这些心灵鸡汤的文字都被我当做佐料放入菜里了。菜一出锅,我只看见菜,哪还看见佐料?

      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的主人翁圣地亚哥老人是一个意志坚强的硬汉。老人没有家人,唯一的朋友是跟他学徒的小男孩马诺林,又因老人大半年未捕到一条大鱼,小男孩的父母不得不拆散了他们的师徒关系。老人只得独自一人出海捕鱼,小男孩为他准备出海食物,送他远航。

老人终于在很远的海域捕到一只大马林鱼,他喜悦地大声地说:“真希望小孩在我身边。帮助我,也见见这大场面。”

大马林鱼太大,大到老人无法估计鱼的重量,在海中老人与大马林鱼周旋了几个昼夜,总是制服不了大马林鱼,老人又大声地说:“如果男孩在这里就好了。”老人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几次喊着小男孩马诺林的名字,以此来增强智斗大马林鱼的信心和力量。

老人在制服大马林鱼后的返航途中,碰到成群的鲨鱼。老人此刻已经精疲力竭,能够用作搏斗的工具也没有了,手臂也受了伤,但他还是以顽强的意志,使出浑身解数与鲨鱼搏斗,一次又一次的人鲨搏斗,以老人的失败告终,老人并不气馁,说出上面那句心灵鸡汤一样的名句:“不过,人不是因败而生的,”他说,“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却不能被打败。”

鲨鱼围绕老人绑有大马林鱼的鱼船转,把大马林鱼能吃的肉都吃完了,结果老人拖回去的只是一副大鱼骨架。

老人捕鱼归来,因精力的透支,昏睡在阴暗的破屋子中,小男孩陪伴在老人身边,照顾他。老人醒过来时,与小男孩子有一段很精典的对话:

“现在我们又可以一起捕鱼了。”

“不行,我太倒霉了。再不会有好运气了。”

“什么运气,让它见鬼去吧!”男孩子说。

“你家里人不会有意见吗?”

“我不在乎。昨天我捉到了两条鱼。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一起打鱼,我还有很多东西要跟你学呢。”

小男孩对老人的敬佩不因老人捕鱼的失败而告终,却更坚定了男孩要守护在老人身边的信心。

一个老人与一个男孩的友谊就这么被海明威写活了。

老人在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时说:“没有什么把我打败了”,”是我出海太远了”。更是把一个老人谦虚的品格、勇敢顽强的精神,在失败中呈现的英雄形象,深深地刻在读者的脑海中。

这使我想起我许多在顺境中成长,却有一个逆向思维的一些人。

这样好不好?我又只能呵呵了。

因为,我发现这批人中,有许多人是有抑郁症自杀倾向的,他们生活在美好的世界里,却不满意自己的平庸。

黑格尔说:一个灰色的回忆,怎能抗衡现在的生动与自由。用生命来报复现实社会,而生命只有一次,社会不公平现象却层出不穷,你的生命在此一文不值。在“比较而生埋怨”的思维之中迷失自己,久而久之,便遗失人类弥足珍贵的心智与精神元素。《圣经》里对原罪有精练的阐述: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胎的时候,就有了罪。上帝造人于世,是让人在世上受苦受罪,并获得苦难的拯救,才能享受永福的。

因为自己平庸,而跌进苦难的深渊,那就可惜了造物主把你造化成人。不公平并不是厌世情绪的发源地,生活除了职务的升降,还有其他。平庸也不是痛苦的原罪,平庸也有平庸的意义,平庸者的苦与乐潜藏着一定的游戏规则,若是不明白人生的这个道理,怎么也走不出自我禁锢的枷锁。

《老人与海》中的圣地亚哥老人也很平庸,但是他遇到的苦难,远不止书中所描述的,延伸到人的终结思维,他的苦难常常与死神只隔着一层薄纸,但是,他奋力不去触碰,阳光总是爱慕地眷顾着他,让他身边有了一个小男孩,像是有了生的希望。

我在读《百年孤独》的时候,读到: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许久没有更新公众号了,随手涂鸦几句,说明我还活着,且活得不好不坏。不喜欢的可以飘过,请您原谅我的糊言乱语。

呵呵!

 2018年5月28日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