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故事】刚子(39)

烟火人间王2018-06-25 22:26:10

正当白董事长陷入沉思无法自拔的时候,思绪被急促的敲门声和呼喊声所打断。调整了好一阵子,她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声,“进来”。结果外面的人依旧在敲门,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她忽然间想起来,门被她反锁了。于是赶紧走过去,手动打开。

门外站着一群人,带头的是那个保安小郑,脸涨得通红,一头汗。冷不丁看到门开,董事长露面,还把他吓了一跳。紧接着就顿了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董事长,你没事儿吧?他们撤了。”

“我,没事……这不好好的吗?”她不紧不慢地说。其实心里很清楚,他们怕她在办公室里一时想不开,再干出点什么傻事。“他们怎么撤了?没破坏什么东西吧!”她故意问。

“不知道,反正看他们带头的接了个电话,然后就一声令下,把队伍都带走了。”郑小毅说。

雯妈知道,这一定是雯爸的干预起了作用,这下她又要在他面前低头致谢了。唉…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事到临头还得靠他。然而这些事她怎么能对手下的员工说呢?“走了就好,本来就是一场误会。你们也都辛苦了,回自己岗位上各就各位吧,别耽误公司运转。”她深情地说。这一刻,她觉得眼前这些关切的面孔是那么亲切友善,美丽动人。

众人答应着,散去了。

还没等她坐下来喝口水,就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妈!妈~”不用问,是雯来了。紧接着,她就被冲进来的雯一把揽过来,紧紧地抱住了脖子。“妈……”雯号啕大哭。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劝慰,只是轻轻地抚着女儿的后背,任由她剧烈地颤动,恣意地痛哭。这情景让她内心里涌动着一股暖流,翻腾激荡。是啊,女儿长大了,知道担心妈了,别看平时再多的隔阂生分,可一到关键时刻,血浓于水的母女亲情便淋漓尽致地显现,真情流露、自然而然。

哭了一阵子,雯松开了手,抽泣着问妈说,“妈,到底是谁欺负你了?我告诉爸,让爸收拾他!”

“傻孩子,没人能欺负得了你妈。都过去了,别害怕。”雯妈避实就虚。

“对了,妈,我还带了一个人来,他有话对你说。大毅,你还在吗?进来吧!”雯朝门外大声喊了一声。

门外无人应答。雯推开门朝外四下里看了看,没有看到大毅,就又回到妈的身边,轻声对妈说,“估计去找他弟小毅去了。妈,大毅是个好人,发哥的手下。一路上他给我说这次闹事肯定是有人在暗中使坏,这个人是谁他也推断出来了。你说咱要不要报警?”

“哦。你等我考虑一下。”雯妈说。

正在此时,办公室主任一溜烟儿地跑来,整顿了一下,说,“董事长好,那个…发哥…来了,非要见您。”

“谁?发哥?他不是被绑走了吗?”董事长疑惑地问。“你没搞错吧?”

“没错,就是他。带着好几个人,看着都不像好人。他说必须要见您。”办公室主任说。

“那就让他进来吧。”董事长淡淡地说。

“哦…他们那么多人,进来没事吧?”主任站那没动窝。

“哦…让他们随便,想进就进吧。”董事长平静地说。

“那好吧。我这就去办。”主任干练得很。

“白董事长好!您受惊了。对不起,我对工人管教不严,给您添麻烦了。”一进门,发哥就给董事长深深地鞠了一躬。这让雯觉得很突兀,让雯妈很感动。

“哦。”董事长说。

“雯?你也在啊!你来这干嘛?”发哥才看到雯,很惊讶地问。

“我还想问你呢,你来这干嘛?”雯也很惊讶。

“我这不是担心嘛,赶紧来看看妈,哦不,董事长。”发哥说。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雯妈对发哥说。

“好。您多保重!我不打扰了。”发哥应道,又深施一礼,然后转身告退。

门外,平头、光头、长毛等兄弟们面面相觑,“发哥,现在去哪?”

“走!去找'赔钱货'!”发哥说。

“慢着!你等等,进来吧,我有话对你说。”白董事长闻言,喊住发哥。

“你能来看我,我很感谢。你带人去找赚总,却不可以。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都要按照法律办事,不能胡来,更不能来江湖上打打杀杀那一套,要不然迟早会吃亏的。记住了吗?”董事长一字一顿地说。

“……哦!可也不能任由他欺负咱吧?”发哥反问。

“谁对谁错,法律会给出答案。不能靠武力解决,私斗是没出息的表现。当今社会,如果你想有所成就,就必须遵循这一点。”董事长缓缓地说。

“……”发哥站在那里,无言以对。

“带你的人回工地上吧,好好干活,靠诚实劳动赚钱。这才是你们该做的。”董事长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发哥站那没动,愣了好一会,直到雯过来拍拍他的肩“诶,睡着了吗,大英雄?”才缓过神来。赶紧又鞠了一个躬,说了句“我回去好好想想。”才匆匆离开了。

“妈,你说发哥刚才咋走神了呢?”雯问。

“他在脱胎换骨。”雯妈说。

就在这时,办公室主任又来敲门,汇报说有人来访,自称是刚子。

“刚子?他怎么来了!”雯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未完待续)

【故事】刚子(38)

【故事】刚子(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