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儿时趣事之“捡鞭炮”

浏阳视觉2018-06-12 15:20:30

一个学习与提升的图文公众号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浏阳视觉


2017年05月28日 星期日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好童年,不管你是生于城市或农村,也不管你家境富裕还是贫穷;童年的往事总是耐人回味。


在我看来,现在的小孩比起我们那个年代缺少了些天真烂漫和开心。「捡鞭炮、砍柴、看电影、煨豆子、捉泥鳅、担水卖、洗冷水澡、打弹子、栽禾、夏夜乘凉等」这些趣味,都是现在的孩子(特别是城里孩子)无法享受的。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童年是在美丽的大围山下大溪河畔农村度过的。生长在特殊的年代,整个童年与“火红的年代”同步,在饱经艰辛的生活中跌跌撞撞长大。回味往事点滴,犹如一幕幕电影在脑海放映,场景仿如昨日,美好的感觉暖人心田。宛如一个个小故事,记录在岁月这本既珍贵又古老的书里,闲暇寂寞时将其翻阅,令人陶醉愉悦,别有一番风味。


休闲时间将思絮梳理,特选辑了十件印象深刻的童年往事,整理成文《儿时趣事十则》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勾起同年代的你内心尘封的记忆,并为后辈们提供一些了解过去的素材,更加珍惜今天的美好。

李建军



哈哈

儿时趣事之

捡鞭炮

1


文|李建军


爱玩鞭炮,是男孩子的天性。七十年代是计划经济时代,那时的花炮产业主要就是生产鞭炮和儿童玩具烟花,基本上没有什么盆花和高空礼花。


浏阳是世界闻名的花炮之乡。而我的家乡大围山却是没有烟花爆竹企业的空白乡镇(辖区内仅有一家引线厂,原有一家生产鞭炮的小厂只短暂地生产了一段时间就关闭了)。


儿时的我,喜欢玩鞭炮却又不容易得到鞭炮。那时只有过年、正月玩龙灯才燃放鞭炮。因此,过年捡鞭炮便成了儿时趣事中印象深刻的快乐


浏阳国际烟花节现场


烟花姑娘——2013年浏阳国际烟花节


我家住在大围山下的东门集镇上。一条不足千米的小街上,居住着近两百户人家,好多都是2--3户人家共住一屋,一扇大门进出。那时也没有搞计划生育,一家有3--5个孩子的彼彼皆是


我家就有三兄弟。一条街上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就有50--60人之多。那时的孩子们,除了回家吃饭、睡觉不在一起外,其余时间都是玩在一起的。捉迷藏、盘泥鳅、挖猪菜、跳房子等,读书也不需要搞什么校外辅习


那个年代,物资供应全凭票,粮票、布票、煤油票等,而且物资匮乏,只有过年才有新衣服穿、才有旱茶(东乡俗话,泛指油炸红薯片、玉兰片、冻米糖等)吃、才有鞭炮玩。


又怕又想,这就是小伙伴们捡鞭炮时矛盾的内心


小镇上的人们,过年家家户户都有年三十燃放鞭炮关财门,大年初一燃放鞭炮开财门的习俗。传说财门开得早,家里就发得快。开财门、放鞭炮,小孩子来捡鞭炮的人数越多、抢得越欢,主人就越高兴。而是,往往大年初一,早上三四点钟就有人家燃放鞭炮。


这个时候就是小伙伴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有鞭炮(那时的鞭炮只装黑硝又叫土硝,炸伤力没有白硝又叫洋硝大。有的多装一点硝的就用很多纸包着,个头大许多,俗称大炮竹)可捡了。


小孩子因为没有手表,房间也少有闹钟,往往只好睡在床上,睁着眼晴等鞭炮响。听见鞭炮一响就立马起床穿衣,摸黑往鞭炮响的方向飞跑,刚一跑到,鞭炮却燃放完了,又朝另一方向跑。


随着燃放鞭炮的人家越来越多,小伙伴们真可谓是东奔西跑,累得满头大汗。还时不时有人因黑暗中跑得快,被迎面而来的人撞得仰面朝天坐地下。



那时候,正月玩龙灯好热闹。从正月初三、四起,就有玩龙灯的了,一直玩到正月十五出元宵。玩龙灯的来了,家家户户都欢欢喜喜把门打开,燃放鞭炮接龙灯,还打发一个红包。


有些经济条件好一点的人家还会燃放花炮,摆出旱茶把耍龙灯的人吃。这时的小伙伴们就会从下午三、四点钟开始,追着龙灯队跑东家、进西家。一路来一路去,看热闹,捡鞭炮,耍到十二点多钟才回家。


有些胆子大的小伙伴常常敢去吃人家的旱茶,也敢冲进龙灯队中去抢燃着的鞭炮,甚至直接冲到主人面前把正要点着的鞭炮一把抓了就跑。 为了捡鞭炮被炸手、炸脸、炸烂衣裤是常事。


同年的你是否也和他们一样爱玩鞭炮呀?


分享“战利品”的高兴劲儿!


记得有一次,我和小弟刚好跑到一户人家守点,这家人因为有人在城里工作,以前年年鞭炮放得多。主人刚刚将一挂大红鞭炮点燃朝客厅地上一丢,上十个小伙伴就立即蜂拥而上,手捂耳朵用的用脚踩,用的用手抓。那时的鞭炮都没有用快引线连结。


小弟素以不怕炸,捡鞭炮多出名。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硬是用双手从小伙伴手中把已燃的鞭炮抢到自己手中,快速地抓起未燃部分一扯,把一长串鞭炮就往新衣服口袋里装。


没想到扯断了鞭炮却没有掐灭引线,装进口袋的鞭炮竟噼里啪啦炸起来,把一件刚穿的新衣服炸个稀烂,回家被父母狠狠地骂了一通。


◆◆◆◆

捡完鞭炮后,小伙伴就常常又聚在一起赛“战绩”、把捡来的鞭炮从口袋中掏出来各自摆在地上,分享喜悦,讲述自己捡鞭炮最有味的事。有的竟是四个口袋(那时的衣裤多是一种装扮,衣服两个下口袋、裤子两个斜口袋)全装满了。


✎这时,有的人不服气,就说:“你捡得多,但你没捡得大炮竹咯”。

✎“我还捡了地老鼠(一种玩具花炮的俗名)和冲天炮呢!”

✎“我抢了一挂的长鞭子,你有啵?”

✎“你炸了手算吗里咯!”

比着比着,就又打起了口水仗,甚至真的生气,还动手打架。


我比你捡得多些咯!


赛完“战绩” 之后,就邀上各自玩得好的伙伴去耍鞭炮。有的用鞭炮去炸水;有的用鞭炮去炸烂泥巴或牛粪;有的就用大炮竹去塘里、河里、水圳里炸鱼;还有些胆大的比着用手掐着燃放;有个别人竟拿着点燃的鞭炮往女孩子身边丢…… 


也有找个塑料瓶子,把鞭炮点燃后猛地盖上去,瓶子在鞭炮的响声中被炸上天空。威力不足的就只留下“噗”的闷响,让捡到的小朋友很丢面子。没有引信的鞭炮,我们把它们解开来,把那些炮硝倒在一起,排列成一字长蛇状或者环状,小心翼翼地点燃,“哧”的一声响也足以让我们感觉到十分的快乐。


至于那些没有炮硝只剩下个纸筒子的鞭炮,很快就被我们扔掉了,宛如弃妇一般不会吸引任何留恋的目光。


你这样玩过鞭炮啵?


长大之后,鞭炮多了,但却没有那些吸引力了。恍然觉得生命不可回头,许多快乐会随着岁月消失,童真随着胡子的长成越走越远。


当年缺少玩具的年代,简单的捡鞭炮成为有着丰厚蕴藏的玩乐游戏。其实许多时候,快乐与否无关精致或者简单,豪华或者简朴,只关乎年龄和心态

文章图片|部分源自网络



本文作者:李建军


 

花炮之乡,浏阳河畔,大围山下,男士一枚,

生在农家,长在农村,干过农活,学过木匠,

任过教师,当过秘书,做过乡官,主职多年,

时至今日,改非赋闲,重拾旧好,写点文字,

品味生活,畅聊往事,与君共享,留作记忆。



如果你也喜欢此文,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心情|阅读|鸡汤|视听|牢骚

浏阳视觉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太阳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