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下岗//史海征

畿东文化与艺术2018-06-19 19:43:32

这里说的下岗,不是因为企业倒闭了导致的下岗,是因为人在得意忘形时自己把自己出卖了才丢了饭碗。一般的下岗是会得到人们的同情,这个刘宏利的下岗却让人拍手称快。

刘宏利的爸爸有些墨水儿,大儿子就大利,二儿子叫巨利,这不?三儿子就叫宏利,因为怕那句“流年不利”的成语应在他家儿子们的头上,于是起了这样的名字。

这里按下其他两个不表,专说老三刘宏利。

刘宏利的舅舅的儿子,也就是表弟,是个大车司机,因为国家对环保的重视,交通部门对超载限载的管控,铁路运输的高度普及,大车运输的日子不好混了,于是表弟开始向刘宏利讨“药方儿”,想卖了大车,找个上班的地方。因为刘宏利快四十岁的人了,一直就在机关事业单位当临时工,工资不多,但是家里的日子也还过得去,而且有个大事小情儿的还能帮人解决,在村里绝对是“有面儿一族”。

哥俩儿来到一个装修考究的烧烤店,坐在大厅进门的地方。你看表弟真是好脸儿哈,有啥事不能家里说,还要破费,你哥哥我可是经常下馆子。说完指着自己的大肚子,左边是海参鱿鱼大虾,右边是白酒啤酒可乐儿。表哥是啥人?弟弟清楚,出来喝点小酒儿,唠唠闲吭儿,表弟可是蒙圈了,需要表哥指点迷津呢。嘿嘿,兄弟客气了,咱俩谁和谁呢?

当表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刘宏利吊着嗓子的喊叫着,

哈哈,我的兄弟终于上道儿了。你以为你哥哥我这些年是白混的?你开个大车天南地北的闯荡,是开了不少的眼界,也挣了大钱。可是你说家里为你担了多少心啊?雨天怕断路,雪天怕路滑,整天家里人手机不敢关机,夜里接到你的电话先是惊出一身冷汗。遇上交警,孙子似的点头哈腰,递上好烟儿,说着好话儿,送着小礼儿,像个老太太的尿罐子一样挨呲,又是罚款又是销分儿。出一个车祸,整个家底儿都赔上了,你自己说遭了多少罪?这哪是人过的日子。

看看哥哥我,要官儿不是官儿,要大钱也没有,可是哥哥的日子过的比谁差了?你就不知道上班儿的那个风光,一身制服儿,虽然我不再编制之内,可是你出去执法谁知道你不是正式的?你的作用还不和正式的一样儿?下乡有车,春夏秋冬车里都是一个温度,家里有点儿啥事儿借着下乡的空儿就办了。

单位可好呢,有办公室、有宿舍、有食堂。有二十四小时的热水。晚上值班,你可以把楼道上,院子里的所有的灯都点亮了,空调开着,茶水喝着,电视看着,冬天你可以把自己睡的床铺的电褥子打开,还可以把临床的电褥子也打开,专门用来放你的衣服,早上一穿起来,荷,热乎儿,在家?你舍得这么嘚瑟?你有这份享受?那时候你知道啥感觉吗?你就是局长,这么大的一个单位,那就是你一个人的,多威风?多风光?

表弟听得入了迷,给刘宏利倒上满满的一杯白酒,把一个大大的红柳穿的羊肉串儿恭恭敬敬的送到刘宏利的嘴边,刘宏利接过来,撕下一大口,又抿了一口酒,抹了一下嘴巴,继续开说。

每天都要出去巡查,到了哪个门店不给咱点上一支好烟,临走还要塞一盒儿给你,没有低于玉溪的。三天两头儿的有人请你下馆子,你说你养个大车,有人请过你吃饭?你花的每一分钱还不是你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你哥哥我的工资是不高,一千五百元,可是一个月的烟钱饭钱酒钱算下来也要三千来块呢?衣服钱呢?还有劳保呢?还有小外快呢?算算这是多少了?

平日里查违章建筑,商店商品外溢。逢年过节的,要查安全生产,查烟花爆竹。哪一个敢不把你哥哥我看在眼里?形势是比以前紧张了,可是那是约束他们那些有正规编制的人的,关我毛事儿?随大溜儿的的查过了,哥哥我就那么轻轻的一转,烟酒有了,鞭炮有了,有时候现金和购物卡也都有了,你说那是多惬意?

想入个党,你看咱村儿那个老糟料的大队书记,就是掐着不给我入,看这些年咱村入党的那几个人,不是他的直系就是他家亲戚,要不就是给了他好处的,再有就是让他捯到了腥气味儿的娘们儿。他不给我入?我另辟蹊径,咱在单位入,告诉你吧,你哥哥我再有半年就要转为正式党员了,怎么样呀?到时候,你哥哥我把组织关系往村里一迁,看那个老糟料还敢小看我不?最起码儿到了选举的时候,他得拜到我的门下,还得给我意思意思,否则的话,哼,谁对我够意思了我的票就投给谁。

这些年也不比从前了,日子也不好混喽,但是我亦还是云中之鹤啊。听说我们原来的局长升了,到市政府任秘书长,新来一个,还不知道是个啥脾气儿,最近一段儿时间还要消停点儿,这叫“瞎子逮蝈蝈儿,先得听听儿”。

表弟听得入神,眼睛眨巴着,邻座的一家三口吃完饭结了账走了。哥儿俩还在深入的聊。表弟像是醍醐灌顶一样,表哥的形象高大起来,卖车,从明天起,找工作,只要是能有执法的权利的单位哪儿都行,工资多少不管,能进去就行。

刘宏利喝多了,舌头开始打弯儿,眼神儿开始迷离,腿脚儿也不大利落了,表弟扶着他上车,回家。

新局长和大家见面儿了,市委组织部的领导来参加了机关全体会议,局长向组织,向大家表了个态,也没啥新鲜的,和以往差不多。但是刘宏利的形象很奇特,一眼就让局长认出来了。高个子,大眼睛,胖墩墩的,眉毛很轻,嘴唇很厚而且外翻,大方脸冒着红亮亮的油光,头发稀疏,剪成郭德纲式儿的小平头儿,顶盖儿上有那么桃儿行的一片儿,脑袋周遭儿剃的锃亮。虽然今天大家都着了正装,戴了帽子,就那个游移不定的眼神儿,让局长一眼就从百十几号人中认了出来。

散会后,局长把主管机关的副局长找了来,把手机的音频打开让他辨认,就是刘宏利无疑。

局长吩咐,迅速解聘这个刘宏利,取消预备党员资格。

刘宏利不服,可是听了手机的音频,脑袋耷拉下来,认栽了。

看来,纪律面前,没有任何人能够幸免。


 作者简介:史海征,男,1969年生人,中共党员,现任遵化市西三里乡副乡长,兼任遵化市作家协会理事、遵化市诗词协会理事、唐山市诗词协会会员、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喜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创作。散文《饥饿的记忆》收入《北国风》文集。《漫步在家乡的板栗林》被唐山劳动日报登载,散文《青山不老爱长存》被《共产党员》登载,散文《久违的记忆》,诗歌《将军,请接受我的敬礼》《十月的风》被《中国新闻之声》杂志登载。其散文,小说,诗歌多被《群星诗报》,《长城文苑》,《绿洲》,《四季风》登载。


主        办:畿东合力园文化艺术沙龙
总  顾  问:王树升
文学顾问:韩布晖
                    吕述谡
                    刘新鸣

                    张连福

                    周祝国

                    张国印
书画顾问:牛泽海
                    张振华
摄影顾问:高景升
主        编:陈寿才

副   主  编:李海光
责任编辑:黄良妹

                    杨金香
                    王    迪
本期编辑:陈寿才
                   李海光

敬请关注,分享!

欢迎广大作家、诗人、书画家、摄影家及文学、书画、摄影爱好者积极赐稿!
招聘责任编辑若干。有意者加主编微信:13315573768.
投稿邮箱:54252966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