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返乡记| 炮竹之乡备受追捧的外地开发商——阿邦集团

地产壹线2018-06-12 12:00:48

导 读     

不一样的烟火。



编者按


地产壹线,关心行业,更关心你!

春节已至,这场人类史上迄今为止最盛大的周期性迁徙活动,已经盛大开幕。不知哪位智者所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超过30亿人次的人口流动大潮背后,有团圆的喜悦,也有暗流涌动的刀光剑影。

 

 “薪水多少啊?” “有对象了吗?”“啥时候结婚呐?”“彩礼钱攒够了吗?”......尽管从北上广深杭蓉渝等各大城市返乡之前,你已熟读《春节自救指南》,但真要面对七大姑八大姨三伯四舅五叔叔们笑嘻嘻的亲切问候,还是不由得会虎躯一震。

 

年夜饭短暂的温馨过后,离决战时刻也就不远了!鲁迅说过,真的勇士敢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既然躲不过,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春节期间(初一到初七),地产壹线针对本号读者特别推出返乡系列观察,以各路小编家乡所在地实际情况,和您一起,聊聊房子、聊聊彩礼、婚俗,还有人生。



第三篇  炮竹之乡备受追捧的外地开发商——阿邦集团


(1)


他站在二楼楼顶的边缘,和每一个想要借跳楼来结束生命的人一样,被各种混杂的情绪蹂躏。


夏天的夜晚时不时会有风吹过,燥热的空气得以缓解。徐青(化名)试着用包裹着一圈又一圈白色纱布的左手挠挠右边的胳臂。想挠的那处地方还没结巴,仍是一块腐烂的脓包。


无法忍受这种奇痒,他跳楼的想法再次被唤醒,"不想活了,不要活了"他低声说到。"爸爸,爸爸,你在那里干嘛?"他六岁的女儿和在不远处问到。


20岁那年,从军队队伍回到家乡江西上栗,折腾了2年后成家立业,现在有一个9岁的儿子和一个7岁的女儿。4年前,他向亲戚朋友借了一笔钱,开始做引线生产。得益于家乡鞭炮制造行业的发展,生意也颇有起色,发展很顺遂。


他没有回头,缓缓地说了句:"爸爸吹会风"。这是他从医院回来的一个月里无数次站在二楼的楼顶。有时站在这里,其实自己也很害怕跳下去从此一命呜呼。


有时想到父母,妻子儿女兄弟甚至亲戚朋友,他又有万分的不舍。此时一听到女儿的声音,想起在他面前唱歌跳舞,时不时跑到他怀里说要抱抱的女儿,他有些哽咽。


一年多前,他在鬼门关面前走过一次。那天午后,有个朋友让他去帮忙,挪开一台做引线的机器。他欣然前往。和他一起挪机器共有壮汉四个。


四人说干就干,忽略干燥天气及地面落就的一层薄薄药灰,机器还未抬起,顺着地面拖动的瞬间,一场大火借此发生。


挪动机器的四个人,当场死亡一人。其中一人轻度烧伤,一人烧伤面积达70%,在住院后的几天也宣告死亡。他的烧伤面积达95%,在医院整个人都被纱布包裹着躺了度过了3个多月,坚强地活了下来。


和死亡抗争取得胜利后,他却几度想要结束。他面目全非,身体从头到脚无一处好的皮肤,回家后他年幼的儿子没有认出他,因害怕躲在了母亲的身后。


一如往常,家里所有人都来到二楼楼顶叫他,他每次都会应答一声:"诶",然后一起走回自己的房间。 


或许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又或许是出于一个作为儿子、丈夫及父亲的责任,他逐渐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但那次事故依旧折磨着他的肉体及精神。


死里逃生后的一年多里,他大都数时间依然躺在医院的床上,做着消炎、植皮等各类治疗。今年春节期间,看着同龄人买车又进城买房,为家庭努力奋斗,心中五味杂陈。


但徐青并非个例。爆炸事故时常戏剧性发生。


(2)


“除日,更桃符、换春联,结彩,响爆竹,鸣金鼓,设斗斛,插冬青、梅花于其中。是夕,祀内外神,少长以次行辞年礼。”根据长沙《善化县志》记载,燃放一挂鞭炮,让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一直是必不可少的年俗之一。


花炮之乡上栗,也甚爱放烟花爆竹。春节期间,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贯彻春节始终。团圆饭、关财门、迎客送客甚至小孩玩耍等,都会响爆竹。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有客人拜年至家门口会点燃一挂鞭炮以示欢迎;客人离开之时还将燃放鞭炮一挂相送;由躲债演变而成为人们招财进宝的美好愿望的“关柴门”习俗,也会在在除夕夜12点关起大门后,放上一挂响亮的鞭炮。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入暖送屠苏”。2016年除夕夜,上栗鞭炮厂老李(化名)为求生意兴隆,按照习俗,在除夕夜12点来到自家工厂,关起大门,点燃一挂鞭炮。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伴随着春风,却迎来一声“轰隆”巨响——厂房爆炸。除夕夜火焰肆虐,红透半边大山。


据坊间传言,这一挂鞭炮损失了老李上千万。万幸的是,并无人员伤亡。


民间信奉习俗。老李的鞭炮厂在2017年年中又迎来一次爆炸性事故,相关从业人员再次上演了类似徐青事故。大家更愿意相信这是老李除夕夜财门没有关好。谁又愿意认为偶然性事件或许是不定时的必然性事件呢。


(3)


烟花爆竹安全生产标准难以规范,造就不少大小不一的悲剧。而产业兴城,上栗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以烟花爆竹产业为主的特色小镇。


爆竹声响,响的是生命,但也是更多人的房子,车子,票子还有人生。


上栗是中国爆竹发祥地,有千余年生产烟花爆竹的历史。民间版本之一——唐贞观年间被敕封为“爆竹祖师”的李畋就出生在上栗。


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大力支持推进花炮生产。上栗逐渐构建烟花爆竹产销、科研、物流、管理平台,家庭手工小作坊逐渐被厂房代替。厂房进山,组合烟花自动化生产线已经投入生产,烟花爆竹产业基地得以建立。


烟花爆竹生产标准化、机械化后,鞭炮也成为当地主要的谋生手段。数据显示,截止2010年,蓬勃发展的烟花爆竹产业带动16万人就业,占上栗县人口的四分之一,成为解决当地富余劳动力就业,增加收入的重要支撑。


在烟花爆竹上获取一定收入后,当地居民有的将收入投资其它产业。房产也逐渐成为该县城居住及投资的不动产之一。


啤酒厂推倒建成了商场、沿街的卖菜商贩搬进标准化的菜市场,城市花园、法式大盘等住宅概念也进入这个一二三四之外的县城家家户户。


“买房买房”、“投资投资”、“涨价涨价”也逐渐成为春节期间七大姑八大姨聊天必备话题之一。


“小姑,你家房子多少钱来着?我买的3100一平。买亏了,比你家贵。不过还好,去年政府有补贴。”


“姐,你在你家对面买一套啊。规划比你家那套好多了。前面是栗江河。后面政府投资了大量的钱规划了一个公园。”


“还是外地开发商。”


作为一个混迹2年地产江湖,却从不关心家乡楼市的小编,在不绝于耳的关心和问候中,还听到一个关于外来开发商的故事—


去年春节,亲戚间讨论的是,上述所言的小姑好几年前买入的那套房子的开发商,在卖掉所有尾房后,工作人员全部撤离了县城。一同离去的还有整个楼盘所有住户所缴纳的板房产证的钱款。


在住户意识到后,人去楼空,房产证成为空谈。


今年春节的听到的续集是,该小区居民集合起来去当地政府大闹了一场,政府暂时应允负责解决此事。当然,本故事未完待续......


小编看着沿河法式大盘的风情商业街日夜不灭的灯,隔日也推开了的售楼处的大门。


“1河3公园,35万方奢适人居。”

“城市向南,上栗新中心。”

“上栗绝版,城市一线河景。”

“上栗唯一,万方法式大盘。”

“上栗唯一,国际双语幼儿园。”


蓝色单页上赫然印着上述文案。首付十万,与首付百万的房子有着同样的广告文案。或许不管是几线城市的老百姓,对于居住、对于生活、对于事业仍然有着相似的追求。尽管这个外来开发商叫阿邦集团。


矛与盾总是相伴而生。


这个以烟花爆竹为产业的特色小镇,有着自身独特的时代发展步伐。


在禁放鞭炮的当下,伴随着环境污染加剧,安全事故发生等不良影响的烟花爆竹产业,为当地带来不小经济收入后,开始逐渐沦为夕阳产业。


兴衰更替,命运转向,大都身不由己。小城并不止这一件爱恨交织的故事。


作者 一路烟花相送

微信号maquer66

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务+姓名

感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