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压岁钱(上)|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金银忘不了

木心花坊2018-05-05 10:34:29

大年初一,最是马虎不得。除夕守完岁,只稍稍歇了一两个钟头,徐老太便起来忙活。先是供奉佛祖,再来供奉祖先,烧完纸钱,放完鞭炮之后,开始梳洗打扮,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接着二儿子家的小孙女来磕头拜年,领了压岁钱,然后是各种亲戚邻居串门走动。晌午跟二儿子一家吃了午饭,稍微歇了个午觉,直到后晌才闲了下来。

原本一切顺利,徐老太喜眉笑眼地进了里屋,再出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大好了。

小孙女眼尖,蹭过去悄声问,“奶,你咋啦?”

徐老太没言语。

徐老头儿死得早,老太太一个人寡居二十多年,挣死扒活地带大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性情难免有点古怪。小孙女从小聪明懂事,会看脸色,眼见奶奶如此,便不敢再多问。

二儿子在看电视,没注意到母亲的变化。二儿媳觉出不对,问了一句,“妈,咋啦?”

徐老太不耐烦地挥挥手。二儿媳悄悄蹙了蹙眉,默默退回客厅的沙发上假装看电视,还特意拿起遥控器,把电视音量调小了几格。

球赛战事正酣,突然被调小了音量,男人立时不悦,正要对媳妇发火儿,突然接到媳妇递过来的眼色,这才注意到母亲面有愠怒。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是多余的。二儿子识趣地站起身,对他媳妇说,“那什么,快晚上啦,该准备晚饭啦!”说着便往厨房走。二儿媳心领神会,夫妇俩走进厨房。

刚进厨房,男人便小声问他媳妇:“咱妈这是咋了?”

“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变脸了。”媳妇也是一头雾水。

“也许是过年累着了吧。”男人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算了,别管了,咱赶紧把晚饭吃了就带着丫头回家去。”媳妇说着,不由得加快了做饭的节奏。

二儿媳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徐老太的古怪脾性,那可是出了名儿的。大儿媳因为受不了婆婆的疑神疑鬼,几年前好好歹歹说服了自家男人,一家三口搬去了外地,即便是逢年过节,也几乎不回来。徐老太唯一的闺女倒是乖巧,平时老太太撒泼耍狠,也只有她的话才听得进去。可是说来也奇怪,自从闺女嫁了人,也渐渐很少回来看老太太了。

“妈,吃饭啦!”二儿媳端着饭菜走出来,冷不丁被站在厨房门口的老太太吓了一跳。

“哎哟!……妈,您站这儿干啥呀,也没个动静儿,吓我一跳……饭做好了,咱吃饭吧!”二儿媳走到桌边放下饭菜,开始摆放碗筷。

刚到傍晚,天色就暗了下来。一家四口坐在黑暗中默默地吃着晚餐,只有电视机发出一点点微光。徐老太是个勤俭的人,一般不到天黑透,家里是不允许开灯的。要是刚好开着电视机,那么即便天黑透,也是不用开灯的,因为电视机的光线已经够亮了。

二儿子打破了沉默,“妈,今儿忙了一天了,吃了饭,您就早点歇着,我们俩带丫头回去。明儿初二,要去丫头她姥儿家一趟。”

黑暗里,看不清徐老太的表情。

沉默半晌,老太太开了口,“行,你们去吧。”

送走了二儿子一家三口,老太太立马转身进了里屋,开了灯,来来回回地翻找着。

今天这事儿,老太太实在没法儿说,可是不说又憋得闹心,好容易熬到儿子一家走了,这才好大张旗鼓地翻找。

很简单,老太太丢了两百块钱。准确地说,是老太太捡了两百块钱,然后弄丢了它。再具体点,这两百块钱里,原本有一张是从老太太口袋里出去的。

是小孙女的压岁钱。



知道你们都不喜欢看很多字,所以这次就先放(上)在这里咯。后面还有两小节,敬请期待。

PS:从今天开始,升级为原创公众号了,欢迎关注欢迎留言更欢迎打钱,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