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年·味”——来看看网友们的春节是怎样过的?

五邑二三事2018-01-10 12:46:49

春节假期已过,人们又开始紧张忙碌的工作、生活、学习,但春节期间各种相聚的记忆和温暖还留在我们的心里。

农历新年到来前夕,江门日报恩平站通过“江门日报恩平记者站”和“江门日报恩平微事”两个公众号向广大网友征集春节话题,希望广大网友以文字或者图片方式,与我们一同分享过春节的故事。活动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截至大年初十,本站两个微信公众号共收到100多篇(幅)网友投递的文字和图片作品。今天,我们对部分优秀作品进行整理刊登,与广大读者一同分享,重温一下春节的那份热闹和喜庆。

【以下为图片作品】

恩平市恩城石泉村泉塘自然村村民历年有在农历大年初一统一祭天祈福的风俗。这一天,村民大家集中开展祭天祈福活动,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幸福吉祥。我以自己的镜头,定格了这一传承了多年的时刻。(陈颂民拍摄)


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平时喜欢用手中的镜头去抓捕美好的事物,记录历史的记忆。大年初四当日,我接到恩平市沙湖镇安西村族人的邀请,前往该村拍摄全村新春拜祖活动,深深被该村浓厚的传统文化氛围所感染。

每逢大年初四是安西村全村的新春拜祖日。当日,该村的内外乡亲,出嫁女都回来一同拜祖,祈祷来年风调雨顺,乡亲们福寿康宁,心想事成。当日,该村举行了醒狮贺新春、戏曲表演、放鞭炮等活动,还摆设100多席盛宴,该村乡亲欢聚一堂,共庆佳节、共聚情谊、共商发展,洋溢出一片邻里互助,和谐共济友好气氛,让人印象深刻。(何焕华 摄)

【以下为文稿作品】

大红灯笼下

这个春节,很特殊。

二十四年前的羊年春节,我没赶上;十二年前的羊年春节,我还是懵懵懂懂,今年的羊年春节,我长大了,懂事了,离开了青葱纯净的校园,踏进了纷繁芜杂的社会,而正因为工作,这个春节成了我从小到现在在家过得最短暂的一个春节。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长大了,总觉得今年的春节,年味淡了许多。

大年初一的晚上,我挽着妈妈的手,散步在那条被满街的大红灯笼照耀得十分喜庆的大街上。路上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熙熙攘攘,有和谐美满的一家大小,有甜蜜温存的情侣,也有来去匆匆的少男少女。

“金玉满堂、财源广进、花开富贵、仙气盈门、喜气洋洋……”

数着大红灯笼间悬挂着的祝福语,我跟妈妈并没有逛进灯火通明的店铺商城,也没有驻步打量街边的小摊,只是很悠闲、很随意地走着。

“明晚就要回去了?”妈妈的声音低低的,在这喧闹的人群间显得若有若无,可因为亲近,我还是听见了。

“嗯,大概八点吧。”紧了紧挽着妈妈的手,我回答道。

“真快呀……红包还没收到多少吧你?”妈妈的语气轻快,似乎只是在打趣我。

“对呀!真不想回去!”我撇着嘴感叹。

妈妈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笑,仿佛在她眼中,我还是个喜欢在她怀里玩玩闹闹的小娃娃,还是个被她一骂就哭鼻子的小哭包,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可明明,我早就长得比她高了。

良久,当我们都逛过了第二个路口,妈妈那低低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真不想你回去呢……”

这声轻叹太突然,令我前进的脚步不禁一顿。

“你爸爸总是不在家,我们家也很少出去拜年,家里少了你,就冷冷清清的。”

我的眼眶不禁一热:妈妈似乎很少如此直白地表明她对我离开的不舍,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从未有过。

“妈妈,你可以多找些朋友出去玩。”吸了吸鼻子,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给妈妈提建议,“大过年的,不要总窝在家里。”

妈妈却只是皱眉:“那不一样……”

突然,不远处响起一声稚嫩的嚷嚷:“爸爸、妈妈,我来帮你们拍张照吧!”

我转过头去,只见红裙飘飘的小女孩从爸爸怀里掏出手机,一蹦一跳地走到两米外将镜头对准她的爸爸妈妈。

“好啊,那你多拍几张哈!”年轻爸爸轻抱着年轻妈妈的肩,两人配合地望向小女孩的镜头,幸福地微笑。

明明是一副美满温馨的画面,此刻在我眼中,却总觉得有些刺眼,大概,是因为我明白了妈妈话中的意味深长。

对啊,那不一样,怎么可能一样呢?朋友可以有许多,家人却只有那么几个,而女儿,只有我一个。

成长的代价有许多,包括逝去的青春,越发模糊的自我,越来越多的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就像我的离开,即使多么的不舍,多么的不想,第二天,我还是如期地背着行李离开了。

那晚的大红灯笼下,有刚刚团聚的一家人,也有即将分离的一家人。人生那么多的悲欢离合,那么多的相聚相离,在这个春节,让我感受特别深刻。

可值得庆幸的是,暂时的别离是为了未来更好的相聚,因为不是时刻在一起,所以更珍惜那些能够在一起的时光。当我转过身,依然能看到他们站在原地等我,欢迎我回家,这便足够了。这世间唯一一份永久的不离不弃,我依然拥有,这便足够了。 (谭炜欣)

寂静的春节

虽然在城里工作好些年了,但在我始终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过年一定要回家,这个春节假期可以在家呆6天,相比平日的来去匆匆,应该是一年之中最长的一次了,对我而言,过年回家主要就是为了陪伴父母,尽孝道。

我家在农村,一个叫六古头的地方,名字有点怪,不知道先祖们为什么起这样的村名。七八年前,似乎没人知道这个地方,但现在提起我的家乡,大家都会说“你们村里发达了,可惜污染有点严重”,我只好微笑点头称是。这些年,村里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空气、水分、人口、观念、楼房、生活、道路……

今年春节,村里显得很安静,较往年的热闹场面,甚至可以用冷清两字来形容,以前的拔河赛、篮球赛等活动统统没有,喜庆的锣鼓声也没有响起,就连巷口那家吵得有点烦人的贺年歌曲也听不到了,如此寂静,听说是因为大部分陶瓷厂生产线停产整顿,许多外来工早早就回老家过年了,加上村里贴出告示,倡议各家各户过年不放炮竹。虽然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但始终觉得少了些年味,印象中的春节都是在此起彼伏的炮竹声中度过的,现在还真有点不适应。

每逢过年过节,母亲总是最忙的那个,从年初一到十五,从早忙到晚,她虽然年年抱怨,但还是会年年乐此不疲,这大概就是一位农村妇女对亲情的诠释了。当然我也会帮忙洗菜、拔鸡毛、贴春联、整糍,还会听妈妈的唠叨,偶尔也会安慰她几句。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妈妈都60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了,真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啊,母亲一辈子总有忙不完的活,有愁不完的事,以前担心我和哥哥生病,之后担心我们读书、找工作、买房子、结婚、生小孩……现在又开始担心孙女读幼儿园的事情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过后,父母开始忙他们永远忙不完的农活,哥哥忙他的出租屋,大嫂忙她的烧鸭生意,小侄女继续无忧无虑的童年,我也要上班了,祝愿全家羊年心想事成吧!(海金)

岳父的“备忘录”

岳父年纪大了,体力不济了,眼睛花了,头发白了,连记性也差了很多。我这次过年回家,发现岳父准备了一个“硬面抄”,经常在上面涂涂画画,还笑着自嘲说,老喽,不中用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得用“备忘录”了。

年夜饭自然是全家聚得最全的一次,一个个吃饱喝足了见央视羊年春节晚会还没开始,便闲坐着捏着牙签剔着牙缝儿,你一言我一语地扯起了闲篇儿。我和勤快的媳妇帮着岳母清理“战场”,拾掇利索我洗好手就瞅见岳父进了里屋摸起了老花镜,安静地坐在床头奋笔疾书,那本所谓的“备忘录”平摊开来铺在膝盖上。心生好奇的我便悄悄地走过去,想看看老爷子究竟写了些什么。

“小儿子新买了一辆车,得经常打电话提醒他甭喝酒,注意安全!”

“老大买新房子了,为了还贷款,压力挺大,人都瘦了一圈。我没啥别的本事,争取每月从退休金里挤两个钱贴补贴补……”

“1月16号老太婆76岁生日,记得通知孩子们都回来过寿!勿忘!……”

“2月18号,大年三十,给培培、航航每人200元红包一个……”

见我探头偷窥,岳父停下笔来,有点不好意思。老人家在煤矿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文化程度不高的他老了又写起了“备忘录”,里面写的全是他最亲近的人,惟独没有他自己。

回到客厅,他们还在热火朝天的聊着。

“女儿研究生快毕业了,今年我的任务就是把儿子培养出来,凭航航的能力,考个一本没问题,争取上清华北大!”豪爽的大舅哥一直都这么自信。

“我订的房子下月签合同,到时候,你们可要多帮衬几个,大力支援我啊……”这是小舅子谄媚的声音。

“我准备今年买辆车,上班呀,或是办个事啥的开车方便!”这是我那年前就拿了驾照,现在满脑子购车梦的媳妇。

乙未羊年伊始,亲友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憧憬和梦想,但我发现,没有一个人的新年计划跟老人有关,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春晚的微信摇一摇活动让客厅里的聊天逐渐冷落下来,大家都埋着头忙着摇手机抢红包。趁岳父去厕所方便的空儿,我从里屋拿出岳父的“备忘录”,大家挨个传阅了一番后,都不再说话,喧闹的客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一刻,我从所有人的沉默中读懂了一句话,我们应该把敬老爱老这一项添加到自己的“备忘录”里,并作为最重要的一条,牢牢记在心底。(王广超)

我在日本过的第一个春节

我在日本定居,嫁的是韩国人。今年是我在日本过的第一个春节,日本春节是新历,也不热闹,只有我们学日语的学校举行了一些活动。农历新年期间,日本的台风接踵而来,周围华人稀少,没有任何庆祝活动,今借苏轼的[水调歌头]吐槽异地他乡的春节。

[水调歌头] 新年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中国农历,今日是初几?我欲班师回朝,又恐封侯未第,愧对三寸晖。独坐听风啸,何似在荒郊? 没祭祀,缺亲朋,思春晚。不应有节,何曾嗅得年味香?国有强弱富贫,家有大小远近,此情最难忘。愿化窗外风,飞逝返故里。

对了,忘了说,自己是恩平人了,爸爸妈妈都在恩平生活,一辈子的恩平人。我为越来越美丽的家乡骄傲。(我爱吹泡泡)

我在美国的春节

我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这里是佛罗里达州有名的大学城,美国没有春节假期,但居住在这里的华人群体每年都会组织一场隆重的春节晚会。为了这一天,我几个月前就开始给中文学校古筝班的学生们排练节目。节目负责人来学校审核节目那天,校长带着一个琵琶老师和两个小孩来了。校长小声对我说其中一个学琵琶的孩子是她女儿,水平不高,单独上不了节目,所以安插在我的古筝节目里。节目虽然通过了审核,但负责人评价节目不连贯,我满腹的委屈。当时我就想,滥用私权似乎已根深蒂固在华人的日常生活里。

大年初一开车去学校接女儿,车上电台里一群美国人正在七嘴八舌议论中国羊年的这个“羊”究竟是goat(山羊)还是sheep(绵羊)?最后判定中国的羊年是“绵羊”,而且还是“雌性绵羊”。

到了女儿的学校,看见各种肤色的孩子们头上歪歪斜斜的挂着一顶白纸做的小帽子,帽子上画着一些中国图案:中国龙、鞭炮、钱袋、铜板等,让人忍俊不禁。我很想走进学校,告诉美国老师们下次可以考虑用红色纸做帽子。

虽然没有假期,气氛也远没有国内浓烈,但我们这些游子不会忘了“过年”。我在大洋彼岸祝愿国内同胞们新春快乐,羊年吉祥!(梁小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