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悠悠粮心粮食贵过金元宝

国粮文艺2018-06-12 12:10:19


▲许振海/摄


  编者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作客中国国家机关“强素质、作表率”读书论坛时,饱含深情地畅谈了粮食问题,在他看来:粮食贵过金元宝。莫言先生希望透过自己的经历和理解给读者带来新的思考。

 

  粮食确实是个大问题。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尤其知道粮食是多么的珍贵。昨天我在飞机上看了一个刊物,上面说我们现在每年进口粮食是1000万公斤,而我们每年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是700万公斤,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杜绝粮食浪费的现象,实际上只进口300万公斤就可以了。我从来都不浪费粮食,我之所以这么胖就是因有这个粮食情结,每次出去赴宴,菜可以不吃,粮食就想多吃一点,尽量减少浪费。

  

  我在去湖南之前读了政协文史资料的一篇文章,作者是粮食部的一位姓赵的老干部,他从解放初期就一直从事粮食工作,后来做到了粮食部的副部长,一直在周总理和李先念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我看了他的回忆文章,真是产生了很大的创作热情,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创作题材,围绕1949年之后中国的粮食问题,可以拍成一部巨片。其中有两件事情让我印象特别是深,一件是1960年的时候,当时王任重是湖北省委书记,湖北省全省的存粮只够几天吃了,几百万市民和多少万的产业工人马上就没米下锅了。这个时候长江里正好有一艘运粮船,运粮船是从重庆运往上海的,是给上海市民送粮食的。王任重带着人把这艘船给劫了。一个省委书记竟然在长江里当了“水贼”。这个事报到周恩来那里去,周总理是拍案而起,勃然大怒,说要立刻撤他的职。然后就派我们这位副部长立刻去处理湖北的粮食问题。那时王任重是中南局的书记,对粮食部一个位置不高的官员毕恭毕敬,央求他出主意。王任重说不劫这个粮的话,武汉就反了,但我们知道劫粮确实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后来副部长就给他想办法,帮他们去江西借粮,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所以我想如果拍成电影,一个省委书记带了一帮人劫了运粮船,惊动了中央,真是一个让人感觉到宏大的历史细节,也确实反映了上世纪60年代初期的中国社会多么复杂,中华民族面临着多么艰难的考验。

  

  这个人的回忆录里还提到,在困难时期对中国的粮食贡献最大的是江西省,江西省每年都为国家多献出几亿斤粮食。据说有一次江西省委书记给周总理敬酒,周总理说我可以喝,但是我喝一杯你要多拿1亿斤粮食,周总理就连续干了3杯。江西省委书记汗流浃背,说总理你千万别再喝了,再喝我们就活不下去了,我们那里的老百姓也没有粮食吃了。

  

  由此也看出来那个时候中国的国情:第一,我们确实面临着空前的困难和考验;第二,也看到了中国社会主义体制的优越性,明明自家也就是顶多吃3天的粮食,也要拿出一天的粮食来让给更困难的兄弟省份。

  

  在“文革”期间、在抗美援朝期间,围绕着粮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粮食部的这位老领导,在上世纪60年代初的时候突然发现,出口一吨大米可以大致换回两吨玉米,就向周总理建议出口大米换粗粮。周总理非常赞赏这个观点,就出口了300万吨大米,换回了600万吨玉米,这也解决了一些问题。

  

  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粮食部门全面亏损,很多粮库里存放的粮食一捏都能捏出水来。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就跟粮食部的领导说,你们如果3年之内能够扭亏为盈,我要奖励你们2000万人民币,给你们放鞭炮。结果老领导就带队下去,先到黑龙江,很快就抓住了问题的根本,然后在一年之内全国粮食部门扭亏为盈。

  

  所以我对粮食的话题非常感兴趣,因为我当过农民,知道什么叫“汗滴禾下土”,也知道为什么农民都那么爱惜粮食。因为每一粒粮食都来之不易。而且我觉得粮食有一种很神奇的特性,它要没有的时候会突然没有了;它要多起来的时候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多得让你感觉没地方放。

  

  今天我们确实感觉到粮食不成问题,但是这个时候我觉得还是存在着巨大的隐患。别看大家现在都追求高消费,追求香车宝马、豪华住房、时髦服装,当3天不吃饭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用处;当5天不吃饭的时候,就感到什么东西都没有用处,只有粮食最珍贵。我们小时候就知道一个故事:洪水来了,一个地主跟一个长工躲到了一棵树上,长工背着一口袋窝头,地主背着一口袋金元宝。3天后,地主握着金元宝对长工说,我给你一个元宝,你卖我一个窝头。老长工说可以,心里想这是个好买卖。后来又一想,不对,我干吗要给你啊,我要了你的元宝,我饿死了,元宝还是你的。如果你饿死了,元宝不都是我的了吗!

  

  我觉得这个故事还没有完,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某种情况下粮食比金元宝要重要。后来我就想,这个老长工等到洪水退去了,背着老地主扔下的一袋金元宝回去后,他不又变成一个老地主吗?他在逃难的时候,会不会背着窝头扔下金元宝呢?他很可能也背着金元宝走了,结果自己饿死,又被另外一个背着窝头的人把金元宝拿去了。

  

  总之,围绕粮食问题真是可以有很多的思维,可以写出很多的作品。我来到北京以后,每次逛超市,到了粮食市场我就不愿意走,什么绿豆、豇豆、黄豆、大米、小米、荞麦,各种各样的粮食,你用手抓着满满一把粮食用力,粮食颗粒从手里面流出来,那种满足感让人心里面非常幸福。

  

  所以我经常想,过两年我要回我们的老家建一个粮食仓库,当别人买黄金的时候,我就去存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