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古老的婚俗—骡驮轿

喜事趣闻2018-04-15 16:09:20

古老的婚俗—骡驮轿

汤世光

1/13

骡驮轿顾名思义,前后两头骡子,中间一乘花轿。

2/13

一乘骡驮轿随着唢呐声,停在了贴着火红对联的几孔窑洞前。

3/13

全村子的老老少少都站在用石头垒的小墙外面,拥挤着吵闹着等新媳妇的到来。这个热闹的婚礼场面,可以追溯到准格尔旗上世纪的三十年代。

4/13

在那个年代能坐上骡驮轿出嫁,不亚于现在的林肯轿车。



5/13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经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双方大人基本满意后,男方家长带一个羊前腿到女方家进行换帖,换帖就看看两人属相犯不犯相,合者既婚。

随着娶亲的临近,男方雇下了骡驮轿、鼓匠(乐队)。娶亲的日子说到就到,“开喜门”就是娶亲前一天,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鼓匠、骡驮轿的轿夫都要到男方家喝喜洒,这叫夜坐。女方同样也要“开喜门”的。

娶亲的人选,一般都是安排妗子舅舅去娶亲,民间叫“双娶双送”,有“姑不娶,姨不送,姐姐送了妹妹的命之说(这是迷信)。




6/13

娶亲时要带好离娘肉(羊前腿带肋骨),花鱼吉兔,装满一斤酒的大锡酒壶,子母葱要根子向上绑在大锡壶上,新被子,新娘子装新衣服等物品。


7/13

赶骡驮轿的轿夫,东家是不敢怠慢的,早晨的饭菜要酒肉烟齐全,小气的话不是在娶亲路上延误时间,或者把骡子打的一惊一乍的,让坐轿的颠来倒去。对待好的东家前后两个轿夫,把骡子赶成一顺的步伐,走的又快轿又平稳,到了村子里给你在大街上逛一圈,一是显示东家的威风,二是谝谝新媳妇的漂亮。



8/13

骡驮轿是前后两头高大壮实的骡子,中间一乘花轿,前后搭在骡背上,这轿有轿盖,木雕花窗,木档板上绘画着龙凤图案和山水花鸟画。骡子也威风,头戴着红绒球,脖子上锃亮的铃铛走起来“哗铃--哗铃”的响,老远地就能听到。


9/13

舅舅娶亲是骑毛驴或者骡子,鼓匠也是要随骡驮轿去女方家的。

到了女方家,鼓匠的唢呐声声,鞭炮齐鸣,早已经惊动了看热闹的人们。娶亲的在迎亲人的陪同下走进女方家。女方家已经在炕桌上摆上了水果、油果,茶水等等,这就是西北人的乡俗叫“烧茶”。

10/13

唢呐奏起,鞭炮鸣响,骡驮轿就可以启程了,娘家人依依不舍地送出老远、老远。快到男方村子的时候,要早早响几个炮,提醒家里人烧旺火(用煤炭垒起的堆),同时让家里人做好迎亲准备。

骡驮轿停在大门外,婚毡已经舖到了轿前,旺火已经点燃,全村子人围绕在旺火前。轿下的唢呐是一阵比一阵吹的卖劲,一是显示自己的功力,二是催媳妇出轿,这样他们可以早一点吃饭。


11/13

娶回来媳妇的第一天是不拜堂也不入洞房的,中午是鼓匠吹奏,轿夫陪着送亲的和舅舅们大吃二喝。

第二天上午是拜礼(婚礼)的日子。这个时候村里的人还是要来看热闹的,主要是看娘舅姨姨姑姑礼钱谁拿的多。记录人登记后,喝礼人公布谁交礼多少,新郎官和新媳妇三鞠躬拜谢。


12/13

合礼(聚餐)后,一般是到了下午了,这个时候娘家已经派来了毛驴或者骡子,来接新郎官、新娘子、男女送亲的了,这就叫“回门”。一行人骑着披红的毛驴和骡子回娘家去。 晚上,新女婿一般和大舅哥、小舅子们一起睡。


13/13


第三天,男方家里一大早就派来了毛驴或者骡子,来接新郎官、新媳妇了,随行的还有女方家贺堂的女亲戚。晚饭后人们开始嬉耍二位新人。然后小夫妻就可以入洞房了。

这就是骡驮轿婚礼。现如今,在准格尔旗己见不到了。年青的一代几乎都不知有这种婚礼……



扩展阅读:


骡驮轿

 

骡驮轿是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传统民间婚俗中的一种迎娶工具和婚俗习惯。骡驮轿,即骡驮的花轿,是用两头骡子一前一后驮(架)着的轿子。由于黄土高原丘陵密布,黄河十八湾,交通十分不便。后来,骡驮骄这种婚俗习惯,流传到了偏关县,以及内蒙古清水河县、准格尔旗境内。2006年,收录于中国民间文化遗产。

根据传统民间传说,汉代有一户农家的儿子到了婚配年龄,与一户少数民族的姑娘情投意合,双方选定了完婚的吉日。这天新郎家按照传统风俗一大早抬着花轿到女家迎亲,由于路程遥远,花轿到达女方家时已是前半晌了,如果再由人抬轿,恐怕会误了中午拜堂的时辰。女方父母认为骑骡子既能节省时间和脚力,又符合自家的身份和习惯,遂从自家畜棚里拉来两头骡子,用皮绳和长木杆将花轿架在中间,装饰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自然的生活方式,使骡驮轿婚俗凝聚着淳朴。骡驮轿这种古老拙美的娶亲方式,驮着的是农民的希望和期盼,承载的是历史、文化、风情和黄河流域深邃的农耕文明。黄土高原丘陵密布,黄河十八湾,交通十分不便。长城沿线道路更是崎岖难走,骡子适宜在山区沟壑跋涉,城镇、乡村运输也全靠人背、骡驮才能完成。为此,骡驮骄婚俗,在清水河及黄河沿岸、长城沿线的农村十分盛行,而且历史久


一番,让女儿乘上到婆家完婚。骡子不惧山高坡陡,且顺从人意;骡驮轿经过一番打扮,显得英武潇洒,为迎亲队伍增添了异样色彩,受到乡亲们格外赞誉。从此,骡驮轿成为平鲁当地婚俗的一种固定模式流传下来,出嫁女也以乘坐骡驮轿为一生的荣耀。

平鲁骡驮轿至迟在清代已具备了民间职业的形态,家庭内部父子传承是其主要特征。娶亲方需提前一个月约定骡驮轿,给“骡夫”放下预订金。清末民初年间,当地订轿费为一块大洋;新中国成立后,由人民币两元至五元、拾元至现今的一百元。骡夫在娶亲的前一天下午赶到娶亲人家中住宿,次日凌晨便整装出发。完成娶亲回到新郎家歇脚,中午婚宴上与送亲的舅舅一起坐首席。婚宴结束后,新郎家付清雇用骡驮轿的佣金,民国时期一般约5块大洋(包含事先的一块订金),如今一般是400至500元人民币,此外还要赠送三尺红布、两瓶白酒、一条纸烟。至此,骡夫便可赶着骡驮轿离去。

骡驮轿是平鲁地区传统民间人生礼仪习俗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当地文化变迁的见证,也是中华民族婚俗文化完整性、多样性的见证。如今,当地骡子饲养减少,制作和驯畜技艺流失,从业人员传承难以为继,美轮美奂的骡驮

轿濒于灭绝。

骡驮轿婚礼的程序为两天,娶亲、送亲、婚礼、回门等。骡驮轿的制作与装饰工艺,成为平鲁传统民间传承久远的工艺绝活。骡驮轿轿身长2米,高1.5米,上部宽90厘米,两根长杆和驮架、驮鞍、皮带、铁轴巧妙组合,无论是上坡下坡、拐弯直行,都灵活自如、平稳和谐。饲驯骡子的技艺和驾驭技术也有一套口传心授的方法,尤其是驯养骡畜适应各种热烈场面和特殊地形,均有诀窍。 花轿坐在两根长长的辕架上,并固定在辕木之中。花轿为长方形,轿顶呈拱型,花轿除留一扇门便于上下外,轿子整体封闭。花轿的四根立柱雕满龙凤,刻着花纹,木花棱上雕有“鸳鸯戏水”、“五子登科”、牡丹花等吉祥图案。娶亲时,花轿由大红绸盖顶,两边的辕木也用红绸缠裹,红绸帏子扎边,并锈有富贵花开、丹凤朝阳和百子图等吉祥纹样。驮轿的两头骡子也扎着红缨,脖系铜铃,整个娶亲队伍披红挂彩,鼓乐班唢呐声声,锣鼓吹吹打打,场面十分热闹。

按照当地的习俗,骡驮轿婚俗的娶亲方式是等亲,接亲时新郎不亲自前往新娘家迎娶新娘,而是在家等候。新郎的家人代新郎去新娘家迎娶新娘。按当地讲究,一般娶亲要娶三聘(送亲)四,即新郎家要派三位家人去娶亲,新郎的舅、舅母、哥嫂、弟、外甥都可。新娘家聘(送亲)要派四位家人送亲,新娘的叔婶、姑姑、舅、舅母、侄儿或朋友。不管是娶还是聘(送亲),家人中都必须要有一位女性。

娶亲的前一天晚上,新郎家人就把骡子精心打扮一番,系好花轿,等待第二天娶亲时使用。娶亲的当天,娶亲的队伍一早就要赶到新娘家,所以,凌晨三四点便开始准备娶亲的用品,张贴喜字,准备宴席,张罗着上路了。一般凌晨5时许,娶亲的骡驮骄,就在爆竹声中出发了。骡驮着花骄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清脆的鼓乐声、骡铃声划破整个乡村,喜气洋洋,热闹异常。行前,新郎的家人要给新娘家带一条羊腿、还有两瓶好酒,出村时把烟花爆竹燃放的震天响,沿路吹奏喜庆的乐曲,祈求大吉大利。

当娶亲的骡驮轿赶到新娘家时天已大亮。进新娘家所在的村子后,爆竹齐鸣,直到新娘子家院子里还响个不停,这表示娶亲的队伍到了。新娘子家派人出来迎接,还准备好了饭菜,等候娶亲人们的到来。这时把娶亲的人们请回上房置酒款待。当头一遍鼓乐响起时,表示娶聘人员用饭了;二遍鼓乐响起时,表示新娘该穿戴打扮了;三遍鼓乐响起时,表示娶方已催新娘上花骄了。三遍鼓乐响后,新娘在母亲、姐姐、嫂嫂的帮助下,换上嫁妆,施粉打扮,戴上大红花。准备上花轿了。

送亲时,按讲究,穿扮一新的新娘,盖着红盖头,由哥哥轻轻地从炕上抱起,从窑洞中送入花轿。八时许,新娘在送亲人的护送下准备出发。此时,新娘的母亲把蒸好的一对花馍玉兔送给姑娘,寓示着女儿吉祥如意。新娘的家人将新郎家送的羊肉,割下一块挂在花轿的外左侧,意喻着两家结为亲家,心连心,肉连肉。新郎家送的两瓶好酒,也被新娘家人换成两瓶清水顺路带回,水中插着两根大葱,意喻着新娘为丈夫生子、扎根、传宗接代。

随着鼓乐声响起,伺仪一声"起轿"喊过,花轿缓缓抬起,燃放的爆竹声响彻全村,花轿在欢快的鼓乐奏声中踏上了回程。一般花轿中须坐三人,最前面坐着的是娶亲家的长者,中间坐着送亲家的长者,花轿最后面坐着是新娘。在娶亲回来的路上,按规矩如遇到行人须“奉揖”,遇到娶亲的要互换“眼纱”(盖头)。

“骡驮轿”的花轿装饰其图案皆具有喜庆吉祥和成双成对的意思,如双凤凰、双蝴蝶、双蝙蝠上下盘旋,两两相对组成,含有夫妻之间和和美美、相亲相爱之意;也有双鱼和双兔等,俗称“滑鱼急兔”。“骡驮轿”的花轿中的一个比较重要的部件是“轿杆”,它长而结实、架设在花轿两侧,“轿杆”两端绑有用上乘皮革做成的“达腰”,“驮”的力点就在这里。娶亲这天,“骡夫”最受人尊敬,他们身着黑色新衣;头缠白色毛巾,装束得精精干干。好的“骡夫”即使道路崎岖,他们也既能把“骡驮轿”赶得稳稳当当,又能使人不饱尝颠簸之苦,所以“小红包”往往新娘子送“骡夫”的必需品。[1] 作为一种传统民俗文化,“骡驮轿”迎亲的热闹、喜庆场面,又激起了都市人们的“怀旧”心情。“喜轿”也称“花轿”是旧时婚嫁礼仪性的交通工具,以表示新娘是“明媒正娶的原配夫人”。喜轿有一至五乘之分,为四人抬、八人抬不等...朔州平鲁一带至今还保留着“骡驮轿”的特殊交通工具,即两头骡子一前一后驮着一乘三乘以上的花轿。“所使用的两头骡子,是训练有素骡子,体质壮、毛色好、听“骡夫”的话。“骡驮轿”的花轿作功考究、木料结实、雕刻细腻、结构严谨;它同其他花轿最大的区别是结实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