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虎奶奶”:8岁的车祸遗孙,在我的夕阳里快跑——2005年京珠高速一起特大车祸背后的悲壮亲情(上)

知音2018-04-27 15:08:59

作者:艾容 编辑:艾容 图片:摄图网

版权声明:本文为知音网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刘朝是12年前京珠高速“2.15”特大交通事故的幸存者。当时,在韶关粤北段南行68公里处,一辆大货车追尾刘朝所乘坐的小汽车,导致11辆车连环相撞,其中4辆汽车发生爆炸燃烧,8人遇难。8人中,3人是刘朝的至亲:父亲、继母、妹妹。刘朝家的车,在巨大的撞击下,直接坠下高架桥,“轰隆”一声,燃成一个大火球。48小时过去,刘朝的季节陡入寒冬:8岁的他永远失去了左下肢、全身烧伤面积高达60%;偌大的世界,就只剩下从湖北乡下赶来的白发苍苍的奶奶……


令人唏嘘感慨的是:12年后,这位特大车祸幸存者,在“虎奶奶”的陪伴下,活成了栩栩少年!


无情的“高速”车祸!世界只剩奶奶了


2005年春节,在深圳经商的刘发斌回湖北大冶灵乡镇过年。年后,他将接与前妻吴春兰所生的儿子刘朝去深圳生活,念小学。那是2月15日,刘朝与继母、妹妹一起坐上父亲驾驶的小车。沿途风景优美,刘朝看得津津有味,欣慰于残缺的童年终于从这一天走向圆满……


刘朝1997年1月26日出生,父亲刘发斌从收旧编织袋的工人一路打拼成为深圳一家玩具厂老总。刘朝1岁时,父母离异,刘发斌再婚。当时未生育的新妈妈周欣一时接受不了他,刘发斌左右为难,奶奶王连英急了:“刘家的血脉啊,不是一根草,就是一根草也要给一片土几滴水,让它长啊!”半年后,周欣怀孕,深圳的家更是容不下刘朝。刘发斌向母亲求助。王连英挂断电话,坐上了去深圳的火车,将刘朝接回了湖北大冶的农村家中。王连英用大米粗磨的粉、院子里的蔬菜、自家的土鸡蛋,一口口将孙子喂养到8岁。


刘发斌与周欣、女儿嘟嘟守着深圳的豪宅。王连英和刘朝住着大冶的土房。日子过得相安无事,但刘发斌喉咙总是梗着一根刺,或许是愧疚,或许是补偿,或许是考虑母亲年事已高。2005年春节,刘发斌终于觉得,该把孩子带到身边,毕竟他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


对于刘朝,幸福才临,厄运即至。


2月15日凌晨2点左右,刘朝家的车行驶到京珠高速公路广东韶关粤北段,这时,一辆载着硝酸钠的大货车刹车失灵,一下就撞了上来。时值春节后客流返程巅峰,车辆夜间行驶速度快,顷刻之间,急刹声与钢铁的撞击声震耳欲聋,“砰砰砰”,11辆车撞到了一起。其中4辆汽车眨眼间炸开,紧接着,高速路上便升腾起熊熊烈火,电光火石间,刘朝一家的车直接坠落高架桥……


刘朝惊醒过来,发现车子已被红色的火潮覆盖。刘朝突然明白生命受到巨大威胁,求生的本能告诉他,他得移向车门边,打开车门,逃脱死神的魔掌。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手才伸向车门,“轰隆”一声炸响,车子爆炸了,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经过48小时搜救,2005年2月17日凌晨6时许,搜救队员在高架桥下一堆汽车的废铁底下发现还有生命迹象:8岁的男孩还存活在桥底下的一堆汽车废铁中,双手伸向车门,做出要砸开车门的姿势。搜救队员当即拖出他来,紧急送到韶关市粤北人民医院抢救。


诊断结果触目惊心:刘朝下半身三度烧伤,烧伤面积达60%。左下肢被烧得露出了骨头。重度休克,呼吸道也因严重灼伤无法呼吸。


粤北人民医院烧伤科主任医师梁履华组织专家,几乎动用了所有急救手段。气管切开,心脏复苏,上呼吸机,血液透析……一番急救,刘朝获救。


危险过后,人们才发现,急救室里的这个孩子,是个“孤儿”。什么名字?哪里来?亲人在哪里?一概不知。交警仔细勘查,四处联系寻找,终于认定,孩子叫刘朝,父亲等亲人已死于车祸,生母已改嫁,湖北大冶乡下,只有他近60岁的奶奶……


17日下午,奶奶王连英接到交警电话。当时,中餐时间早过了,王连英粒米没下肚。她眼睛红肿,呆呆地坐在门边望着门前的公路尽头。孙子走后,她一整晚没睡。7年抱在身边睡,如今晚上一梦醒来,伸手却摸不到人,心里难受。电话一响,她以为孩子到了深圳报平安,她嘱托过他打电话的。听闻噩耗,天旋地转,王连英一阵昏厥。当认定灾难已经确确实实发生时,此时此刻,这个农妇只能选择坚强。她擦一把脸上的泪珠,走过了家门口田坎,火速前往火车站的售票窗口。


2月18日凌晨2点,刘朝醒来。此时,8岁的孩子痛苦地发现:他小小的身体已经残缺。一个“疼”字喊得撕心裂肺。王连英本能地伸手去牵孙子,眼前却是纱布层层裹绕的一团肉体,她不知手往哪里搁。


烈火雏凤!在奶奶的白发里浴血重生


刘朝大难不死,但重生的路漫长而凶险重重。医生会诊后确定,住院时间将会长达两年,植皮、下肢修复等各类大手术将在16次以上。而完成这些手术,至少需要资金100万元。这过程里,孩子的身边还少不了最贴切的陪护……


100万巨款从哪里来?“2.15”车祸造成8人遇难,肇事车辆在事故中被毁,车主身亡,受害者无处得到赔偿。刘发斌虽经商多年,但年前已将全部资产投入到厂区扩大建设中,连深圳的住房都抵押出去了。至于陪护,对一个8岁孩子来说,母亲显然是最合适的不二人选。万般无助下,王连英只得打电话向刘朝生母吴春兰求助。电话那一头,吴春兰诉说自己再嫁之后过得并不好,她无能为力。


挂断电话,王连英守着医院门口的公共电话亭,不知如何是好。没有任何退路,所有的灾难只能一个肩膀扛。王连英东家走过进西家,千家走遍,终筹到2万多元借款。之后,她变卖家里所有值钱物件,另加信用社借贷款3万,共筹到医疗费6万。当天,王连英就将全部家当打到刘朝的医疗账户。


2005年3月底,为了避免感染,刘朝截肢手术进行。刚动完手术的刘朝像一只搁浅的鱼,躺在床上。刘朝住的是隔离无菌间,为了省钱,王连英铺了一床棉被在门口过夜。会诊医生看不下去,给这位湖北乡村老妇人送来一件灰黑色的旧羽绒服。这件衣服,王连英穿了一整个冬天。


手术过程十分艰难,伤口中最难处理的是会阴部。刘朝下身大面积烧伤,两条大腿根部因高温黏在一起,失去了大小便功能,小便只能透过膀胱一个口流出来。王连英隔两小时给他翻一次身,隔四小时导一次尿。然后反复擦拭伤口。


刘朝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伤口不断感染,植皮手术迫在眉睫。但烧伤面积高达60%,且三度烧伤占到烧伤部分的50%,皮源紧张。刘朝身上仅剩的好皮肤不到30%,再加上上肢、胸部、颈部等关键部位,不能随意取皮,否则会影响以后的正常生活。


2006年5月8日上午,手术前,烧伤整形科主任梁履华将王连英喊到办公室:“病人家属,我们只能用病人头部的皮肤,想办法把这60%的伤口给他治愈、修复。”王连英脸色吓得苍白,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脑袋很重要,从其他地方移植不行吗?从我的身上也可以!”王连英眼含热泪地望着梁医生。梁医生顿了顿,长舒一口气:“两人年龄相隔太大,怕会有排异。您的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移植了。小朝的情况太特殊了,幸亏小孩正处发育期,皮肤生长快……”王连英不好再说什么了。几次下来,刘朝的头顶像只丑陋的榴莲,处处是刀疤,触目惊心。望着镜子中怪物般的自己,刘朝不言不语,不吃不喝。王连英冲蛋花,一边喂他一边哄:“孙儿,别怕呀,你看你和奶奶一样丑,大家一看就知道你是我孙子呀!”刘朝终于破涕而笑。


8月的一天,刘朝送走了隔壁床康复的病友,泪珠在眼睛里打转。看出孙子心思的奶奶特意从护士站领来一张人体康复训练图。每天晚饭后,她都会照着图标摆弄孙子尚存的右腿。因为疤痕,刘朝的腿不能伸直,王连英便帮助他直立、弯曲、下蹲,来来回回数千次的锻炼。每一次进步,王连英都会告诉刘朝:“孙儿,加油加油!”在奶奶的守护下,刘朝趟过血泪之河,身体残疾,但生命已重生。住院1年零10个月,他共完成各类手术18次。而其费用,因为社会爱心加上医院减免,得以解决。


残疾已经无从更改,但是,一辈子就在轮椅上过吗?这是刘朝不情愿的,也是王连英不情愿的。那天,刘朝下了病床,奶奶鼓励孙子:你……试着走两步?刘朝就扶着墙走。但是,没有了左腿,纵使靠墙,刘朝也找不到身体的平衡,身子一离开倚靠,就摔倒地上,膝盖渗血。王连英忙过去抱住孙子,安慰他:不要紧,再试试……此后,刘朝就用奶奶从老家带来的一个小板凳当辅助工具,学着用一只脚走路。他推着木凳,从病房挪到医院走廊外,然后再挪回来,一天来回20多趟,练三个多小时。


3个月过去,刘朝依靠假肢,终于站了起来。


2006年12月18日,刘朝与奶奶回到一别两年的大冶市灵乡镇南畈村老家。北风刮过山野,两间小屋破烂不堪。不要紧,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开窗清扫,堂屋里烧上火,再煮上一条鲤鱼。王连英叫孙子点上鞭炮:“过大年了,过大年了,祖孙俩的年,也年年有余……”


磨难当然不会就此打住。


刘朝和奶奶又将经历怎样的磨难?明日继续为您讲述。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16006726

转载授权请联系QQ:226582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