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清代林则徐小楷《兰亭序》拓本、临《寒食帖》墨迹【典藏】

微书法赏析2018-06-01 11:08:07











林则徐小楷《兰亭序》拓本

 

    林则徐的书法在27岁中进士入翰林院时已名声卓著,作为清代著名书法家,他的书法宗唐人楷书,尤其追慕以方正见称的唐代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作为临池学书之规范,勤加体会临摹,所以小楷《兰亭序》拓本有欧阳公之遗风。


林则徐临苏轼《寒食帖》,纸本,四条屏,尺幅“121×27厘米×4 。

 

    此件林则徐所书四条屏是他临习苏东坡的《黄州寒食帖》之作。作品洋洋洒洒,气势宏大,是其传世作品中极为难得的精品。《黄州寒食帖》是苏东坡一生最得意的作品,被誉为“苏书第一”,元人鲜于枢将其列于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之后,称为“天下第三行书”。此书自然洒脱,腴润多姿,跌宕起伏,为后人推崇不已。书后原有黄庭坚短跋一则,也就是林则徐所临的最后二条中“东坡此诗似李太白”之后文字,是黄庭坚所书,在黄书中亦属无双之品。林则徐的临习,采用的是意临的方法,将苏、黄二书融化为一,天衣无缝。其中既有苏书的自然洒脱,又有黄书的开张俊拔,更融入了自身挺秀跌宕的书风特点,读来令人一唱三叹。

 

释文: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  

    款识:墨樵一兄属临。林则徐。   
    钤印:林则徐印、读书东观视草西台   

 

    林则徐(1785-1850),字少穆,唐朝莆田望族九牧林后裔,1785年生,清朝籍贯福建侯官。
    林则徐于道光七年所撰的《先考行状》中记述:“府君讳宾日,号阳谷,系出莆田九牧林氏,先世由莆田徙居福清之杞店乡(今海口镇岑兜村),国(清)初再徙省治(福州)。”林则徐是中国近代“睁睛看世界的第一人”,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于道光二十年(1840)受命钦差大臣赴广东禁烟。他雷厉风行,严禁鸦片,在虎门公众销毁没收的鸦片烟237万斤,取得禁烟运动的胜利,名振中外。嘉庆三年(1798年),林则徐中秀才,就读鳌峰书院。嘉庆九年(1804年)中举,任厦门海防同知书记,后入福建巡抚张师诚幕府。嘉庆十六年(1811年)进士,选为庶吉士,授编修。先后任江西乡试副考官、云南乡试正考官。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任江南道监察御史转浙江杭嘉湖道,任上修海塘,兴水利,发展农业,颇有政声。鸦片战争时期主张严禁鸦片、抵抗侵略的爱国政治家。史学界称他为近代中国的第一人臣。谥号文忠。
    林则徐是清代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民族英雄。他一生勤勉于政事外,又喜读书、藏书和书法艺术,早在青年时期就以书法闻名。在他被谪前往伊犁时,“大车七辆,载书二十箧,曰: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诵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馀皆公卿求书绫绢宣纸也”。这是说林则徐登程时,装了七车书,每箱以“东”、“壁”、“图”、“书”、“府”这首诗中的一个字编号,共二十箱,其馀均是写书法用的宣纸绫绢。他到达伊犁后,因政事相对宽暇,乃得以肆意于书法,远近争求,不数日所携绢素已书写一空。他的书法师法欧阳询,擅长楷、行书,儒雅而有劲气,风神飞动,是一位有成就的书法家。

                                                                            

林则徐临米芾《箧中帖》(点击图片可放大)

延伸阅读(一)

林则徐看人准 
    话说林则徐早年于江苏为官时曾被左宗棠的亲家、两江总督陶澍所赏拔,而他在1847年担任云贵总督的时候,又视左宗棠的同学胡林翼为得力助手。    
    陶澍与林则徐的同事关系及与左宗棠的亲家关系,胡林翼与林则徐的上下级关系和与陶澍的翁婿关系及与左宗棠的同窗好友关系,都构成林则徐与左宗棠会面的因缘。尤其是左宗棠对林则徐道德品质的一向倾慕和林则徐从胡林翼处得悉左宗棠对经世致用之学的追求,更促成了林则徐和左宗棠的湘江之会。    
    早在1848年,胡林翼就曾经向林则徐推荐了左宗棠。但由于此时的左宗棠已经负责起培养陶澍之独子陶桄成人的任务,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离开湖南赴云南去做林则徐的幕宾。而到1849年冬,林则徐因病卸云贵总督职回福建原籍途中经过长沙,遣人至柳庄约请左宗棠相晤。左宗棠赶至长沙,在湘江边上见到了他所崇拜的林则徐。    
    去见林则徐是在夜里。37岁的左宗棠行色匆匆,心情激动,一脚踏空,落入水中。林则徐笑曰:“这就是你的见面礼?”    
    这次会见,称得上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见。一位是清代官员的佼佼者,杰出的民族英雄;一位是未来中国历史舞台的风云人物。双方这次交谈的内容非常广泛,家事、国事、人物、政务无所不及。    
    他们谈到了吏治,他们谈到了贺长龄,而他们谈得更多的是西域边政。林则徐说西域屯政不修,地利未尽,以致沃饶之区都不富强,他曾在边部各城大兴水利,可惜功未告成,深以为憾。林则徐认为只要水利兴修,稻田广种,那么西域就能不减东南富庶之区。林则徐还预见俄国将成为中国的边疆大患,谈及他对新疆地理的观察,俄国在边境的政治军事动态和自己的战守计划。    
    不知不觉之中,夜已将尽,两人才相互告别,林则徐亲书对联一副给左宗棠,曰:“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邱”。上联写了湘江夜话处的美丽景色,下联抒发了胸怀古今文化的豪情,或许就是对左宗棠的高度评价。    
    临别时,林则徐将自己在新疆整理的资料和绘制的地图全部交给左宗棠,并举手拍着左宗棠的肩膀说:“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终无成就之日。数年来留心人才,欲将此重任托付!”他还说,将来东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西定新疆,舍君莫属。以吾数年心血,献给足下,或许将来治疆用得着。    
    年逾花甲的林则徐是用滴血的心说这段话的,好比临终托孤,后来左宗棠战新疆,带的就是林则徐绘制的地图。    
    此后不久,身染重病的林则徐回福建后知道来日不多,就命次子聪彝代写遗书,向大清皇帝一再推荐左宗棠,称其为“绝世奇才”、“非凡之才”。左宗棠的名字,第一次引起了京城的注意。

                                                                  (据《新民晚报》文/纪连海)

                                                                            






林则徐书札、手稿、对联

 

延伸阅读(二)

林则徐轶事三则
    民族英雄林则徐为官清廉,十分喜爱“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林则徐研制的戒烟药有四种,分别为“忌酸丸”、“补正丸”、“四物饮”、“瓜汁饮”。林则徐还邀请一些名医用中药配伍成“断瘾丸”,责令吸食者服用,起到了一定的戒毒作用。
  移植五品荷花

  民族英雄林则徐为官清廉,十分喜爱“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清道光年间,他在浙江江南织造署内发现一种名叫“五品荷花”的珍贵品种。他想,“五品”是一种官阶,把官与荷相联,真是意味深长。于是便把五品荷花移植到故乡福州西湖。如今西湖里有一座荷亭,柱上对联写道:“胜迹犹存艳说荷花五品,名斋宛在欣看桂树双株”、“人行柳色花光里,身后荷香水影中”告诉人们要像林则徐那样,廉洁奉公,一身清白。

  研制戒毒药品

  林则徐担任湖广总督时,除了严禁鸦片、收缴烟具外,还研究、配制了戒鸦片的药品,同时又慷慨捐出自己薪金制出“戒瘾丸”两千多份,免费发送给一般吸烟的贫民。当时湖北省内,除了官制断瘾丸外,凡是省城各地药铺均有出售戒烟药。

  林则徐研制的戒烟药有四种,分别为“忌酸丸”、“补正丸”、“四物饮”、“瓜汁饮”。其中“瓜汁饮”最为简易。其制法是:南瓜正在开花时,连花、叶、根、藤一起拔起,用水洗净,放入石臼中捣烂,取汁常服,半个月后,烟瘾即可去掉。这种单方在民间流行后,效果良好。此后,林则徐每逢因公出门,沿途都有许多老年妇女拦轿谢恩,感谢他研制戒烟药,使她们的丈夫、儿子戒掉了吸食烟毒的恶习。

  此外,林则徐还邀请一些名医用中药配伍成“断瘾丸”,责令吸食者服用,起到了一定的戒毒作用。有人将“断瘾丸”的配方编成歌诀:“林公断瘾桔红参,米壳覆花炒枣仁。明党半夏炮姜炭,茯苓杞子益智仁。”

  建立人才档案

  林则徐十分重视人才,亲自建立人才档案,为古代官场所罕见。据清代朱克敏《瞑庵杂品》卷二记载,林则徐每次接见来客,都紧紧抓住时间与机会,向对方询问经历,有何爱好与专长,走过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人,了解多少民情风俗,写过什么文章,对社会上的某些问题有什么想法等等。待客人一走,他便叫身边的“秘书”分门别类进行整理,然后按人头、按籍贯分别装入精制的一只只木匣中,再集中放入大箱子里,等于今天的档案箱。       (据《福建侨报》文/刘湘如)

                                                                            

 林则徐故居位于宣武区骡马市大街南侧贾家胡同35号莆阳会馆(原31号)

延伸阅读(三)
林则徐女儿如花似玉照搬岳父办法挑女婿
    清道光年间的一个除夕,时任江苏巡抚的林则徐刚吃过饭,夫人便埋怨他对女儿的婚事不过问。林则徐知道,自己该过问一下二女儿林普晴的婚事了。林普晴长得如花似玉,曾有不少官宦之家来提亲,林则徐都没答应。他不是觉得官宦子弟不好,而是想起自己被岳父选婿的经历,觉得岳父的方法可以借鉴。
  当年,林则徐在长乐县衙内担任文书。一日,长乐县衙接到巡抚紧急公文,速押林则徐到巡抚府。县令知道林则徐肯定是遭到陷害,他找来林则徐,拿出二十两银子,劝其远走高飞。林则徐谢绝了县令的好意,毫不畏惧地说:“我坐得正、行得端,不怕诬告。如果这样一走了之,无罪也变有罪了。 ”
    被衙役押解到巡抚府后,巡抚张师诚问:“长乐县呈上的书牍,是不是都出自你手?”林则徐回答说是,神态坦然。张师诚大笑:“老夫见长乐县呈上的书牍字迹端正工整,从头到尾,一丝不苟。通过了解,得知出自你的手。为试一下你的胆识,特设虚文请你。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真是个人才! ”于是委林则徐以重任。不久,他成了张师诚的女婿。

  林则徐受岳父择婿的启发,也想用这种方法为女儿林普晴择婿。

  又一阵鞭炮响起来,打断了林则徐的思路,他这才想到自己该到巡抚府看看。

  巡抚府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林则徐推门进去,见是年轻秀才沈葆桢,便问:“今天是除夕,你怎么还在这里? ”沈葆桢毕恭毕敬地回答:“公务未毕,不敢回家。”林则徐点点头。看到案上一本未看完的介绍西洋风土的画册,林则徐沉默片刻,忽然说:“我有一份奏章,今天必须誊发,你帮我誊完再走吧。 ”

  直到三更时分,沈葆桢才把长达数千言的奏章誊抄完毕,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错误,才送到林则徐的书房。林则徐看了几眼,不满地说:“字迹草率,重抄!”便把奏章丢到案上。沈葆桢本准备交差就回家了,却没想到要重抄,他一声不吭地退了出去。

  天亮时分,巡抚府的属吏纷纷前来贺岁。这时,沈葆桢才把奏章重新抄好,恭恭敬敬地交给林刚徐。林则徐看看奏章,笑着点点头。他向来宾把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说:“公务未毕不回家过年,说明他能坚守岗位;字迹端正,墨色浓淡一致,说明他性格平和;遇冤不怒,顾全大局,说明他少年持重;奏章原稿上有明显的错字,誊抄两遍,都改正过来,说明他既尊敬上级,又敢于坚持自己的意见。 ”不久,他就招沈葆桢为婿。

  沈葆桢被林则徐招为女婿后不久,考中进士,曾任翰林编修、江西巡抚、两江总督、南洋通商大臣等职,是洋务派里以前瞻、务实、廉洁著称的好官,他和林普晴也琴瑟和谐,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据《青岛日报》文/张奉连)

                                                                            

位于福州的林则徐墓碑

延伸阅读(四)
林则徐的遗憾
       1839年6月3日,奉命赴广州禁烟的清朝钦差大臣林则徐,将收缴的大量英商鸦片在距广州一百多里的虎门当众销毁。一时间,全世界都将好奇的目光对准了东方、对准了大清国。

  事情发生后,英国要求清朝赔偿收缴鸦片造成的损失,遭到清王朝的严正拒绝,接着清王朝向所有“海外夷人”发布通告,停止商贸往来。看到事件朝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英国人誓言一定要报复。此时的林则徐虽然做了一些应战的前期准备工作,但其内心却对英国人不屑一顾,他向道光皇帝报告说:“英国要攻中国,无非乘船而来,他要是敢入内河,一则潮退水浅,船胶膨裂,再则伙食不足,三则军火不继,犹如鱼躺在干河上,白来送死。”他认为英国士兵不能上岸作战,“若至岸上,更无能为。是其强非不可以制也”,因为“夷兵除枪炮之外,击刺步伐,俱非所娴。而其腿足缠束紧密,屈伸皆所不便”,“如果奔逃上岸,夷兵浑身裹紧,腰腿直扑,跌倒便爬不起来,凡是内地不论怎样人民,都可杀掉这些异类,跟宰犬羊一样”。

  从林则徐给皇帝的这份奏折里,我们可以看出林则徐对英国军队的情况缺乏起码的了解。第一,他不清楚当时的英国海军已具备较强的陆地作战能力;第二,他不明白英国军队有发达的后勤保障系统;第三,他对现代军队习见的绑腿缺乏常识,不知其更有利于行军,而以为人一摔下去就爬不起来。

  林则徐对英国军队的无知,与清代闭关锁国的现实有关。因为长期闭关锁国,世界先进的知识和科学技术进不来,国人自然对外界缺乏了解,即使是像林则徐这种见多识广的官员也不例外。

  作为清国官员的自大心态,更加剧了林则徐的无知。所谓自大心态,就是明明自己落后于他人,却偏偏认为事事比他人强,对他人不屑一顾。其实,林则徐的自大心态决不是虎门销烟之后才有,在刚刚追缴鸦片时就充分暴露了出来。林则徐勒令外商交出鸦片后,曾要求他们签订一个单方拟定的协定,这就是清人所谓的“甘结”。甘结文本是这样的:“具甘结夷人____,今到天朝大宪台前具结:远商之船,带____货物来广东贸易,远商同船上之伙长水手,具懔天朝新例,远商等并不敢夹带鸦片。若查验出有一小点鸦片在远商船上,远商即甘愿交出夹带之犯,必依天朝正法治死,连远商之船及货物皆充公。远商甘愿诚服大宪。此结是实。……”你看,在林则徐代表清政府单方拟定的“甘结”样本中,我们明显可以看到林则徐的自大。第一,他称自己的国家为“天朝”,贬外国商人为“夷人”;第二,在涉及人的生命财产等重大问题上,居然不与对方进行谈判,就单方拟定条文,傲慢至极。自大到这种程度,他怎么还会有兴趣了解西方的事情呢?他又怎么可能弄清英国军队的真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