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日报】敢拉黑马云,王卫是啥样的人?

赵继成频道2018-06-19 12:30:30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举天下人而恶之,斯可谓非常之奸雄矣乎。举天下人而誉之,斯可谓非常之豪杰矣乎。


虽然,天下人云者,常人居其千百,而非常人不得其一,以常人而论非常人,乌见其可?故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梁启超



哈喽


今天最大的新闻,无疑是顺丰和菜鸟公开撕逼。

 

菜鸟网络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菜鸟关于顺丰暂停物流数据接口的声明》:

 

从昨日到今天,我们的合作伙伴顺丰突然关闭了物流数据接口,对此我们深感突然。事情经过是这样的:5月31日晚上6点,我们接到顺丰发来的数据接口暂停告知。6月1日凌晨,顺丰就关闭了自提柜的数据信息回传。6月1日中午,顺丰又进一步关闭了整个淘宝平台物流信息的回传。这导致了部分商家和消费者的信息混乱,可能会造成商家和消费者的重大损失。



顺丰方面很快怼回去,说法大相径庭:

 

顺丰说:“此次背后实质是阿里方面以信息安全为由,要求顺丰、丰巢等加入到阿里云。

 

1、菜鸟6月1日0点下线丰巢接口信息;


2、本次菜鸟暂停丰巢数据接口,表明以信息安全为由,其实根本是一场有针对性封杀行动,除丰巢外,其他平台均未关闭数据接口;


3、菜鸟之所以封杀顺丰,背后的原因是阿里方面一直希望顺丰从腾讯云切换至阿里云。

 

顺丰与菜鸟不对付早就有迹可循,媒体已经扒出了多起撕逼事件。今天的日报,我们不说顺丰和菜鸟谁对谁错,毕竟事情还在发展之中,吃瓜群众搬个椅子坐等就好了。今天我们来聊聊敢和马云直接撕逼的顺丰创始人王卫。

 

好玩的是,据说,马云曾说过:王卫是我最佩服的人。



 那么,这位上市后身价高达1500亿有望问鼎中国首富的王卫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1

超级神秘,像弥漫在空气中的幽灵


《创业家》记者雷晓宇形容说,“当我们谈论起顺丰和王卫的时候,像是在谈论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缭绕弥漫在空气中的幽灵。”

 

目前,顺丰的经营规模、网点覆盖和市场份额仅次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EMS),在中国快递企业中排名第二,在中国民营快递企业中则排名第一。然而,创业18年来,王卫从未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你们百分之百采访不到他。”一位物流快递行业资深人士告诉雷晓宇,“有一次,邮政部领导都递话了,他还是委婉拒绝。”另外一位行业报主编则说,多年来,他们一直邀请王卫“来编辑部坐坐,不是采访,就是内部交流”,王卫答应归答应,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就连顺丰的企业内刊《沟通》,出版7年来,也从未出现过这位掌门人的面孔。倒是有那么几次,这本月刊上刊登了王卫的照片,不过都是背影或者极其模糊的侧面照。



迄今为止,王卫出现是一桩充满戏剧性的经验。2010年春天,王卫花3亿5千元港币购买了香港九龙塘喇沙利道的一块地皮,自建两栋4层楼高的独立屋,附带独立泳池。这桩打破同区地产价格记录的买卖引起了《壹周刊》记者的注意。敬业的狗仔队不仅在顺丰深圳总部的写字楼前守候王卫数日,还混进顺丰香港的点部,做了一整天的快递员,收派了300多个包裹。最后,狗仔队终于拍到了王卫的照片,文章以《水货佬做到买屋仔,买757飞机》为题发表。据说这件事情让王卫很不爽。现在,互联网上还能够搜索到这篇文章,但是王卫的照片已经找不到了。

 

有一位叫夜郎布衣的人写文章说,他曾在公关公司服务过顺丰。在服务的过程中,他曾若干次的尝试说服顺丰做“领导人包装”,最根本的原因自然是为了增加团队营业额,顺丰内部也做过汇报,但据称王卫做过正式的批示,“觉得没这个必要,务实一些更好”,而且“企业管理要那些名声做什么?”

 

作为一家依靠王卫最开始从深港两地夹带文件收取“服务费”起家、后来买了飞机开了航线的快递公司,外界和媒体圈对于顺丰和王卫、以及王卫的背景存在诸多猜疑和议论,先不讨论中国的企业成长环境和中国企业家是否都存在“原罪”,但王卫最高明的回应就是“不回应”。

 

时至今日,除了打算上市的消息有所传播之外,网上几乎很难找到与王卫有直接关联的报道,甚至照片都只有那一两张。


 

 

2

最有钱的工作狂,每天工作15、16个小时


1971年,王卫出生在上海。他的父亲是一名空军俄语翻译,他的母亲是江西一所大学的老师。7岁的时候,王卫随家人搬到香港居住。高中毕业之后,王卫没有继续升学。十几岁的时候,王卫曾经在香港叔叔的手下做过小工。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受邓小平南巡的影响,香港大约8万多家制造工厂北移到了大陆,其中53000多家在广东的珠三角地区。当年顺德县委书记欧广源有一句话:“几乎每天都有企业开张,天天都是鞭炮不断。”大量工厂北移催生了“前店后厂”模式,香港与珠三角信件往來頻繁。因为分属不同的关税区,往往邮寄要花上两三天。“比如工厂里缺一个什么急件,今天说,明天要,要去报关,得一个星期,谁能等得起?”一位与王卫同期创业,但后来专攻保税物流业务的深圳公司老板说。

 

王卫比其他人更懂得如何寻找出路。 在广东和香港之间夹带点儿货。慢慢地,东西越来越多,当用拉杆箱子也装不下的时候,王卫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 于1993年3月26日在顺德注册了顺丰速运,他是公司6名创始人兼快递员之一。同时,他在香港太子的砵兰街租了几十平米的店面,用来接货和派货。 


王卫是最有钱的工作狂,每天工作15、16个小时。”事实上,这是从创业初期保留下来的职业习惯。一位顺丰早期员工说:“那时候顺丰只有十几个人,大家围在王卫身边,同吃同住,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跑市场。 这些业务员都象疯了一样,每天早出晚归,骑着摩托车在大街小巷穿梭。”早年间,在砵兰街的邻居也对他印象深刻,说他每天凌晨就开始工作,晚上才离开。“那时候这条街没什么人,他来了之后,一直有货车上上下下拉货,慢慢这里开始有别的物流公司,还有足浴店。他带旺了整条街。”

 

3

有胆有谋,为顺丰曾9次抵押财产,还差点丧命


王卫借10万创办顺丰,4年垄断珠三角。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香港8万多家制造工厂移到内地,香港与珠三角之间的信件、货运业务量也开始暴增。一开始,王卫受人之托,在广东和香港之间夹带点儿货。他骑着一辆摩托车,后座上全是包裹。慢慢地,东西越来越多,这使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

 

王卫看到了这个商机,向父亲借钱凑够10万,注册顺丰公司。主要营业顺德和香港之间的货运配送,这期间都是他亲自送货,从早上到晚上,当时的员工只有6人,他们也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5个小时。

 

“别人70块一件货,但顺丰只收40块”,王卫使用“割价抢滩”的策略吸引了大批客户,到了1997年,几乎垄断了所有的通港快件。这时的王卫,不过26岁。

 

王卫为顺丰曾9次抵押财产,还差点丧命。

 

1999年,顺丰与“三通一达”一样开始以加盟代理的方式,继续扩张业务。此时,王卫都已经有了退休喝茶打球的计划。

但加盟的模式推广后,出于利益驱使,一些顺丰的加盟商擅自在货运中夹带私货,自己开始延揽业务。

 

这时,王卫坐不住了,开始强势收权,他 9 次抵押财产,用钱把产权全部回购,不想交权的就走人。当时,曾一度传言有可能让王卫付出生命的代价。

 

2003年,非典爆发,很多生意人足不出户。但对于快递行业,可是有着很大的需求。王卫借着当时航空运价大跌,与扬子江快运签下包机5架的协议。终于,顺丰成为国内第一家将民营快递业带上天的公司,也是唯一一家使用全货运专机的民营速递企业。



4

霸气,有正义感,敢于拍案而起


如果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1年前,王卫在得知北京的快递员被连扇数个耳光之后说了这样的话,并表示,不接受打人者的调解请求,必须追究到底。


后来顺丰上市之日,王卫请来这位被打的快递员敲钟。

 王卫的正义感可能与小工出身,曾因“贫穷”受人歧视的经历有关。

王卫的父亲是一名空军俄语翻译,母亲是江西一所大学的老师。但因去到香港学历不被承认,只能去做工人,导致整个家庭收入微薄。

 

因为贫穷,王卫只念到高中便不再念书,毕业后,一直在香港叔叔的小工厂里帮忙做印染。王卫自己在演讲中曾回忆过那段艰苦的日子,他说那时经常因为“贫穷”被人歧视。

 

5

从暴发户到虔诚的佛教徒,信命,信一切都是福报


王卫在公司内部演讲中说,我22岁开始创办顺丰,25岁公司初具规模,算是赚得了第一桶金。可能有人会说王卫很难得,年轻得志,却没有头脑发热变成“土豪”。其实,我25岁的时候也曾经是一副标准的暴发户做派。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背景和原因的:我们全家1976年从中国内地移居香港,当时面临的境况是一穷二白,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父母之前在内地是大学教授,但是去到香港学历不被承认,就只能去做工人,收入微薄。

 

王卫说,“我穷过,相当清楚贫穷和被人歧视的滋味。后来当我25岁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后,有点目空一切的感觉,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王卫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样子了,我也是有钱人了!”

 

所幸,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多久,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随着事业不断迈上新台阶,个人的眼界和心胸不一样了;

 

第二,得感谢我的太太,她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不断泼我冷水,让我保持清醒和冷静;


第三,是找到了精神依托,信了佛教。

 

佛教让人内心平静,并且读懂了里面的因果关系能够让人醍醐灌顶。人这一辈子的成就、际遇,是跟上辈子积下来的福报有关联的,不管你权力多大、财富多少,很多东西你都掌控不了,比如说你是男是女,什么地方出生,长相什么样,家庭是否富裕等等,你更加控制不了的是今天运气好坏,明天成功与否……

 

人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东西你都控制不了,只有一个百分点你可以掌控,那就是做事的态度。这个态度都有两面,究竟是采取积极的态度还是消极的态度,是接受正念还是邪念,由你自己来决定。如果你在这方面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就会把这一个点又放大成一百个点,弥补很多其他方面的不足。

 

王卫说,“为什么要讲这个呢?因为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我越来越意识到,我今天的所谓成功,其实是上辈子积下来的东西,而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本事不本事,只是天时地利人和集合到一起的一个福报。”

好啦,今天的日报就聊到这啦。

忽然发现,通篇全是夸王卫的,其实我连他的影子都没见过,目前这些信息都是其他人的评价。

最后送上梁启超先生在《李鸿章传》开头写下的这段话: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举天下人而恶之,斯可谓非常之奸雄矣乎。举天下人而誉之,斯可谓非常之豪杰矣乎。


虽然,天下人云者,常人居其千百,而非常人不得其一,以常人而论非常人,乌见其可?故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

语曰:盖棺论定。吾见有盖棺后数十年数百年,而论犹未定者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