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家乡风情】三百多年终回诏安故土

福建南大门官网2018-06-15 10:37:13

文/图 沈锦海

本站编辑:钟浩


丙申年农历三月十九日,在诏安仕渡梅港公(诏安沈氏九世祖沈仁,俗称“仕渡祖”)全族后裔扫墓前夕,仕江村迎来了一行13人的谒祖团。该谒祖团成员全部来自浙江温州市苍南县一个叫做樟岙村的地方,这是他们三百多年来首次重返故土,来到开基祖的祖地——福建最南端的诏安。


漫漫的寻根路


  谒祖团当中的对外联络人沈世幸,他是该宗支族谱的保管人,据其世代传承下来的《沈氏宗谱》记载,其先祖可栋公自明末从漳州诏安县仕渡迁入龙溪县沈溪头(隶属今龙海市石码镇)居住,可栋公育有三子:时盛、时隆、时昌。其中时隆公于大清康熙三年从龙溪县石码镇十一都,迁到了浙江苍南的樟岙村开基,距今已有352年。

  沈世幸一家几代人从未放弃过寻找自己根源的努力,因其村族的族谱记载,开基祖从诏安仕渡外迁出来后,曾在漳州的龙海十一都的沈溪头暂住过,所以其叔叔曾到过漳州龙海的沈溪头寻找自己的根源,但未果。

  由于寻根方向不对,这些年始终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现在由于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国人对自己姓氏来由的起源得到了普及宣传,并衍生了兴趣,于是全国各种姓氏的QQ群、微信群应运而生,终于在江西赣州沈寿松宗亲的介绍下,沈世幸通过微信好友的方式添加了我。几句简单的问候之后,他发来了几页族谱的照片,那上面明显的记载着其祖上来自福建诏安的仕渡乡,我告诉他这个地名尚在,但仕渡房在作为拥有祖籍五六十万人口的沈氏诏安衍派当中,由于枝繁叶茂,开基的地域和村落极广,究竟他们属于仕渡里面哪个房系,查找起来也相当繁琐和耗时,我让他要有耐心,静候佳音。

  也许是冥冥之中宗功祖德的荫佑,或许是他们注定和仕渡有缘,终于在仕渡房东桥祖派下找到了他们的先祖名讳。我立即通过微信联系了沈世幸,后来在他的努力组织下,于是有了他们随后的诏安寻根谒祖之行。


诏安故土首寻根


  原本计划,由沈世幸去年的年底先到诏安了解情况,而后随着春节期间其父的往生,使得温州宗亲诏安访亲谒祖之行延后到了仕渡祖扫墓。

  农历三月十九日晚上八时许,当温州苍南沈氏宗亲一行抵到诏安动车站的时候,仕渡武德侯庙董事会、理事会、仕渡梅圃祖宗亲理事会等主要领导早已在出口处恭候,双方握手寒暄、互道衷情。随后,温州苍南沈氏宗亲一行坐上了车子来到了仕江村。理事会安排一干族老于村口处等候,并放鞭炮迎接他们的到来。在理事会的主持下,访亲谒祖团参拜开漳太始祖武德侯。接着双方在理事会做简短介绍,温州苍南访亲团理事长沈世全代表访亲团一行致辞,仕渡武德侯庙理事长代表梅港裔孙欢迎访亲团的到来,并做讲话。末了,理事会邀请访亲谒祖团到县城品尝诏安特色美食——猫仔粥。吃过夜宵,访亲谒祖团一行下榻宾馆休息。

  第二天,在仕渡祖扫墓仪式上,理事会向参加扫墓的各地宗亲介绍了温州苍南沈氏宗亲访亲谒祖团一行,访亲谒祖团戴上了红黄相间的绶带,显得格外的瞩目和庄重。仕渡梅港家族各地代表在“浮水莲花”祖墓前慎终追远,缅怀先祖。

  仕渡开基祖梅港公,为诏安九世祖,名仁、讳二官、谥号梅圃,葬于诏安梅港莲花浮水宝穴。仕渡祖仁公又被叫做梅港公、梅圃祖,所以仕渡族人自称为梅港家族。梅港公为开诏一世祖楸公的第八世孙,其父桔林祖士达公,曾任元代都指挥使,后来为国捐躯。族谱记载梅港公自幼天资聪慧,一生勤奋好学,精天文、通地理。无意仕途的他,在南山寺隐居期间相中了徐渡这块风水宝地,晚年便携带一家大小,从南诏城里迁居到了这里,并在现在祀先堂所在的位置建起了仕渡沈氏的第一间祖屋。

  仕渡族人相传,梅港公和明代著名的术数家刘伯温有过同窗之谊。梅港公晚年曾被刘伯温力荐为朱元璋的国师,可惜当圣旨抵到诏安的时候,梅港公已仙逝几个月了。梅港公膝下育有东桥、梅塘两个儿子。到徐渡后东桥又生了儿子刚齐,而梅塘又生了东山、敦素、东屿、忠诚、福场、亭角、东皋、懿德8个儿子。于是子生孙、孙生子,子子孙孙不断繁衍,家族势力也随之壮大。到清后期至民国初,徐渡向诏安各地发展了20多个村落。有的还迁居广东潮汕,或漂洋过海远赴港澳台、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老挝、美国、英国、法国等地,沈氏梅港家族也因此成为了诏安颇具影响力的一支旺族,梅港沈氏家族的势力也因此迅速膨胀。徐渡在明代中期,以谐音的方式改为“仕渡”。目前该家族已繁衍到26代,传裔达3万多人。其中长住仕渡堡的有东桥、梅塘两个大房以及下属刚齐、初三、睦族、清江、尖峰、南峰6个小房的后裔,共有400多户,约3000多人。至1984年,正式定名为仕江村,隶属深桥镇管辖。

  午间时分,董、理事会在怀恩酒家设宴招待各地来宾。午宴后,温州苍南沈氏访亲谒祖团前往邻县东山观光旅游。

  第三天上午,温州苍南沈氏宗亲访亲谒祖团莅临仕渡武德侯庙,仕渡武德侯庙董、理事会全体成员齐聚武德侯庙,为访亲谒祖团举行三叩九拜的隆重拜祖仪式。拜祖结束后,双方互赠了族谱和墓祭的照片等纪念品。


  仕渡武德侯庙的前身是仕渡祀先堂,仕渡梅港家族的总祠堂,里面奉祀的唐朝开漳功臣大将军沈世纪。武德侯沈祖公,原名彪,字世纪,是沈氏诏安衍派,尊崇的开漳太始祖。唐总章二年(公元669年),奉唐皇之命同戎卫左郎将归德将军陈政(开漳圣王陈元光之父)入闽粤间的泉、潮平蛮。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所向披靡。陈政卒后,18岁的陈元光袭父军职,武德侯沈世纪又辅助陈元光平蛮僚,曾一举攻陷36寨。唐高宗李治听闻公每临战斗,都面戴铁面具,威武凛然、骁勇善战、冲锋陷阵都身先士卒,是一位常胜将军,特为公赐名“勇”。唐垂拱二年(公元686年),经女皇武则天准奏,在泉州和潮州之间建置漳州府,辖漳浦、怀恩两县。陈元光任漳州的首任刺史,公任司马,并设行台在诏安,公带兵驻守,为漳州的建置立下了汗马功劳。

  南宋淳佑年间(公元1241年)追认加封为武德侯,公入闽开漳后,让漳州地区的人民安居乐业,繁衍子孙至今1300多年,仅诏安沈氏裔孙遍布闽、粤、台、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人数就达五六十万人,为缅怀祖德宗功,沈氏诏安衍派裔孙立庙建祠,春秋二祭,代代相传。


  第四天上午,应访亲谒祖团的房亲仕渡崇饗堂(俗称“东门仔”)的邀请,温州苍南沈氏宗亲访亲谒祖团再次来到了仕江村。崇饗堂房亲在村口组织了锣鼓班迎接访亲谒祖团一行,并从村口一路燃放鞭炮至崇饗堂,大家在祠堂祭祖,并在沈向奎故居前合影留念。

  仕渡崇饗堂始建于明末,该堂官宦辈出,有一门“七世大夫”的美誉,至民国又出现了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军长沈向奎。“七世大夫”简介:18世沈灿,登明万历乙酉授职任襄阳府理正,又连续三任浙江省江山县知县,后升任山东武州同知,诰赠荣禄大夫;19世沈世勋,任浙江江山县知县,诰赠荣禄大夫;20世沈天龙,任浙江太平营参将,封镇国将军、左都督、四川葵镇中营事;21世沈禄,任浙江黄岩左营游击,由于功绩卓著诰赠武功大夫;22世沈廷耀,乾隆年间暑海坛总兵官,镇守澎台总镇,诰授武功大夫;23世沈添华,为宁波提督;24世沈镇邦,清代道光年间任南澳总兵官,诰授武功大夫。



  寻找根源需要时间与机缘,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奇迹才会在时间之河中水落石出。同姓氏在国人眼里是一种很强的关系纽带,因为相同姓氏的关系可以让亲情把人与人之间联系起来。通过寻根,把失散的亲情寻回;通过寻根,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通过寻根,把家族史完善继而延续下去;通过寻根找寻自己姓氏的起源以及祖先。

  个人家庭与家族是联系在一起的,而每个家族都有这么一个梦,那就是人丁兴旺、光耀门楣。寻根问祖的过程同时也是一场寻梦之旅。寻根问祖不仅仅是寻找族谱、寻找族群、寻找先祖和亲人,也是寻找家族之梦的一种家国情怀。人们或为过去家族的繁荣而骄傲自豪,或为先祖的创业而感动、或为先祖长途的迁徙而震撼,或为百折不回的壮举而崇仰。得到的是祖先创业不易、后人定当珍惜的结论,产生的是惟有勤勉才能生存、惟有奋斗才能兴业的省悟,激发的是不忘祖训、振兴民族的内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