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民俗风情|记忆里的石井三月三

石井印象2018-05-25 10:46:22



记忆里的石井三月三

文 |洪婉惠     图 |石井印象



又是一年三月三,走进记忆里的三月三。民族英雄郑成功故里闻清香扑面而来,小镇温柔的笑脸便带着我畴忆起孩童时的怀念。临海小镇,青石古巷,红砖黛瓦;烟雨斜阳,相思树飘絮,花香虫鸣。



农历三月初三,是民族英雄郑成功家乡——石井镇特有的节日。这天,石井人都要上山扫墓祭祀祖宗,这是祖先留下来的习俗。据传,当年郑成功镇守厦金,闽南沿海成为抗清复明的重要根据地,郑成功高举“反清复明”大旗,闽南沿海军民同仇敌慨。传说中的洪承畴母亲曾 “素月孤舟” 隐居故里英都镇的英溪桥下的船上,头不顶“清天”,脚不踩“满清地”。同样,石井乡民在这“反清复明”的重要节点上,听到“清”字都会感到逆耳,特别对于“清明节”把“清”字压在“明”字上头,更觉得是“反清复明”大业的大忌。因此,郑成功经过与家乡父老酝酿,认为农历三月初三是上巳节,传说中是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三月三这日扫墓和修墓以及拾骸(拾骨)移葬,则不用另行择日,凡事无忌!并且男女老少皆宜上山扫墓,拜者,哭者,为墓除草培土,纸钱置坟头,放鞭炮,凡事无忌!决定把清明节扫墓改在农历三月初三。同时,规定不叫清明节,而改叫“三月节”。



又是一年三月三,走过石井古镇中宪第老屋,斑驳陆离的老态龙钟,牵着我的思念和童年的梦幻;走回迷漫雨点中,我发现已到中年,记忆自然而然地澹化在苍茫烟雨中的三月三,印象临海古镇是水墨画卷春雨的渲染。繁华人生,容颜易老,人生太多未知的等待不过也是三月三转身的一个注目礼,瞬间即逝。



记忆中的三月三,我曾在石井古镇缠缠绵绵的雨季里漫步青春,只有夜莺在春天淅沥沥沥雨音里倾述。那一场飘洒着蒙蒙的春雨,在烟雨中沐浴双飞的春燕,相思林轻轻浮动雨丝的情意。青石铺就的街巷里,堂前流淌着一道道的雨迹,淡淡的炊烟在雨中缓缓升起,夜雨沉醉春的旋律,临海小镇的雨柔柔如琴音玄。温情滋润着乡情和爱的春意,临海小镇的雨临海小镇的秀丽,梦幻着我的迷离;人到这一天思绪就结成网,网罗着我的记忆。




每到三月三这一天,临近中午,就能听到接连不断的鞭炮声,那就是各家各户炒煮润饼菜、供品,相继到祠堂,祖厝孝敬嫡系祖先神主或祭拜“厝主公,厝主娘”、“地基主”、“土地公”等的全过程。



三月三俗称三月节,说到祭祀祖宗用的供品,因为贫穷,以前祭祀用的物品很简单,只是炒些自家种的红萝卜丝、菜球丝、菜花、肉丝、豆腐丝、豆芽、蚵仔煎、炒海苔再加些许米粉等。午餐是用祭祀祖宗后的各类菜肴混锅重炒,即为润饼菜肴。润饼是以面粉为原料擦制烘成薄皮,润又滑,俗称“润饼”“擦饼”;将混锅菜肴放在“擦饼”上卷起来,即可食用,甜润可口,香味可馋,吃时或抹一点辣酱卷起来趁热吃更有滋味。石井的三月节,家家户户都吃润饼,意思是在三月节一家人在祭敬祖先后聚一桌包吃润饼菜,所包的有代表性的蔬菜混合一起预示着将使农苗兴旺,六畜茁壮!



三月三吃润饼菜,是石井人的民间风俗,也是闽南沿海乡民清明扫墓的一种风俗。这里有一个民间流传久远的传说。据传:当年郑成功带领抗清复明将士,在海上日夜操演海上技战术,常常废寝忘食,为携带方便,将士们吃的都是干粮,将士都是边操练边吃干粮充饥。三月节这一天,石井人民为了犒劳郑家军将士,也为了便于携带上船,家家户户都用麦子磨成粉,制成皮,再把各种菜肴放上去包在一起卷起来,制作成一卷卷的润饼菜,送到在海上船上操练的郑家军将士的手上,将士们边操练边取食,十分方便!这也就是石井润饼的由来,也是闽南沿海清明节润饼菜的由来。



午餐后,家族长老就相继召集组织各自家族老少妇孺带上祭奠供品上山扫墓。孩子们高兴得手舞足蹈,扫墓兼具踏青,以寄托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孩子们成为上山扫墓,祭祀祖宗的永恒物品!三月三扫墓,会让人感觉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舒坦和惬意,我想,这就是祖先为什么要后代三月三扫墓的一个理由了吧。同时,我也想到,祖先把清明节改成三月节的这个发明,能否也算是个保住民族气节了不起的发明呢?


扫墓祭拜供品比较简单,都是各家各户自已制作的米糕或采“鼠麹”(曲)草,合米浆制作而成为粿,闽南话叫“黑粿”,等之类的供品。成年人还要带上锄头,镰刀,浆糊,红漆等,各家族一大队扫墓人马浩浩荡荡地向山上出发去,整个山坡上人山人海,鞭炮声此起彼复,接连不断。有的家族还顾请民间戏子班上山“哭墓”,其声调,情悲声泣,催人泪下。



又是一年三月三,我思念的潮水,将自已推向墓地,为故去的父亲洒扫墓碑。我不曾挪移脚步,也无需买纸烧香,因为我知道:父亲的墓碑,已坚固地伫立于我的心中;因为我清楚:父亲的碑文,已深深隽刻于我的灵魂深处!窗外细雨霏霏,心底里思绪绵绵。我朝父亲栖息的山坡眺望,寄去一份恒久的思念!慈爱的父亲, 我忘不了您给予儿女的那副宽厚臂膀,我忘不了您在人间留下的那一幕幕影像;您的眼神,让我读懂了人间的真、善、美;您的遗言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富有?什么叫做匮乏?什么该被视为粪土? 曾几何时,您牵着女儿的手,从蹒跚而行,到遍趟大地坦与坷;从咿呀学语,到明辨凡俗真与伪;从不谙世故,到敢尝人生苦与甜。曾几何时,您肩上那副沉甸甸的担子,承载了工作的辛劳与业绩,承载了家庭的责任与温暖,装满了儿女成长的故事,也装满了儿孙同堂的天伦之乐。 三月三,我会有潸然泪滴落下,而我的内心却踏实而安宁,因为漫漫人生,人海遇见不过是前世注定的宿命和轮回。


扫墓是追忆,扫墓是心和心的交流,扫墓是灵魂与灵魂的碰撞。三月三,是历史一个伤心的典故,以为三月三会更古不变,比不起昨日的庄重,旧时楼宇谁保护?到头来也许有一天,山坡上祖宗的坟墓被开发利用,尘世上再没有“扫墓”这道倩丽风景,“扫墓”这个名词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在子孙后代的记忆里慢慢消隐。辉煌比不了灿烂记忆于岁月的依附,痛苦会磨练身心柔肠肌肤和理想信仰,以及一路坎坷和涤荡,三月三就是一次忧伤的洗礼。



注:图文由石井印象整理编排,版权归原作者,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本文仅限学习与交流,不做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一直在大力弘扬郑成功文化,打造泉州海丝文化品牌,欢迎远方的朋友来石井作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