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听书《三国演义》236

听书3692018-05-15 14:44:51

236回 守江口陆逊拜帅

孙权造金台,要让陆逊登台拜帅。

江东历经三世啊,从孙权的父亲孙坚,一直到他哥哥孙策,这个仪式也没少举行,都督、元帅也没少拜。你象什么周瑜呀,鲁肃哇,吕蒙啊,可以说拜过多次,哪一次也没有象陆逊今天这么隆重这么气魄。

孙权是大聚文武,今儿个要当众~~授予陆逊兵符令箭~假节钺。全都安排完了,孙权站到台上,往下传令:“请陆逊陆伯言~~登~台~拜帅。”

随着这一声令下呀,在整个儿这个金台前后左右~~可以说不下万人呐,不仅些文武啊,几乎是沾点儿边儿的官员~~今天都到了。也不单独的都是~~孙权手下的官员,还有好多百姓~~在远处~手搭凉棚那儿眺望。有的跳着脚儿~抻着个脖子瞪着个眼那儿看,有的这个儿头不行,搬了把椅子~~站到那椅子上看,还有的背着老的扛着小的~~大家今天都要看看我们江东新拜的这位大帅是谁。

随着孙权的传令,陆逊~~在文官阚泽阚德润武将徐盛丁奉的陪同下,可以说象众星捧月一般,拥簇着这位陆伯言~~登上了金台。这时候这金台上下呀~~连个出大气儿的都没有了。大家千百双眼睛就盯着这位陆伯言。等陆逊站到金台正中~孙权的身旁,冲着孙权一拱手,众人这么一看呐~~~有认识陆逊的,还有多次见过的,还有今天第一次见的,第一次见陆逊的人是大多数,不管文官也好武将也好,这些人这么一瞅哇~~~诶哟~~~都泄气了。

怎么回事儿?

“我说今天~~咱们吴主孙权要拜的这位大帅~~是男的是女的呀?怎么瞅着象个大姑娘啊?”

“这位今儿个拜大帅?这不是起哄嘛。他~~能够保得住江东嘛?”

“我看他拜帅不合适,相亲倒蛮可以。走到哪呵儿如果要一相亲准能相中啊。这位相貌确实很出众,长得是真俊真美。”

“是个小孩儿啊?诶哟~~~是个文弱的书生。”

有些人~~看看东吴的那些老臣,以张昭为首~~顾雍、步骘~~都把头低下了。你要挨着他们近了侧耳细听叭~~都有叹息之声啊。看来这些位这气呀~~泄得更大。

陆逊站好了,孙权~~这时候才把兵符令箭、白旄黄钺~~授予了陆伯言。尤其这黄钺,就那錾金大斧子~~那可说明问题啦。这黄钺到哪儿就等于孙权~~御驾亲临一般呐。可以说这是把征伐大权全都交给了陆逊。

大家一看~~这位文弱书生~怎么没动地方啊?动什么地方?这时候陆逊应该接过印绶焚香拜印呐。陆逊没拜。这些人哪儿知道,还没完事儿呐,等什么呢?尚方宝剑。孙权明白啦,急忙由肋下把青龙剑摘下来往手里这么一托~~~嗯?孙权自己有点儿奇怪。奇怪什么呀?今儿个我这口青龙剑我怎么会觉得它好象增加了好几倍的份量?托到手里觉得这么坠手这么沉?当然沉了,这口剑要是交给陆逊,那就是把生杀大权交给他了。这口剑呢~~也可以说是象征着孙权的霸业,就是说~~他把一切权柄~都交了。而接受权力的这个人呢?并不是一位项长三头肩生六臂膂力过人的彪躯大汉,而是一位文弱书生。您想孙权这尚方剑在手里头怎么能不沉呢?你是离着远呐,离近了仔细看~那孙权捧剑的双手~~特特特特~~~微微有点儿发抖哇。他把剑捧到陆逊的面前,陆逊伸手刚要接这个剑~~孙权把手又抽回来了。

“伯言,孤今日把尚方剑授予将军,从此后~~阃以内~孤主之,阃以外~~将军治之啊。”这几句话虽然说得声音不大,可是台下的百官~~听了一个清清楚楚。孙权在说什么呢?阃以内呀~~那阃就是那城门那门衔儿~~就是这城券儿里边儿的事儿~~由我来办。那么这城墙外边儿的事儿~~我就全交给将军你啦。就是说~~把江东六郡八十一州以及荆州等地~~所有的疆土~~我都给你去支配了。我作为吴国之主,我从此绝不牵扯你,绝不干扰你。

这时陆逊是~焚~~香~~拜剑。把剑接到手里,转身交给了捧剑官。陆逊身边左有捧剑官右有捧印官呐。嗬~~这一下子这气氛就变了。当然了,位置变了。今天的陆逊陆伯言~~已经成为了江东三军统帅~~大都督哇。

可是就在陆逊接剑的这一刹那,下边儿的文官武将心情觉得非常沉重。怎么回事儿?大伙儿担心呐。咱们当年江东的大都督那可是周瑜周公瑾呐,曹操~~领八十三万人马诈称百万来取江东的时候~~那周瑜由鄱阳湖赶来~~授权之后~~那是多么的威风。那仗打得也漂亮,以少胜多五万破百万,杀得曹操曹孟德是望风逃窜呐。我江东第二任大都督鲁肃鲁子敬,在子敬都督掌权那时候咱们江东是太平无事万民乐业,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哇,多太平啊。鲁肃之后的吕蒙吕子明,白衣渡江~奇袭荆州,杀死了威震华夏的~~关羽关云长。哪任都督也没含糊,他们都为江东立下过汗马功劳。嘶~~今儿个主公把这都督帅印交给了这么个漂亮小伙儿~~这能行嘛这个?

可就在陆逊一接尚方剑这时候,不论是文官是武将啊,嘶~~暗自搭了一个冷战是不寒而栗呀。为什么?主公孙权~~可真是下了决心啦。这把宝剑?这把宝剑就等于是江东霸业~~交给陆逊啦。这陆逊的身份倍增啊,威风也大涨。你听他话不听啊?不听调遣?你着脑袋还要不要啦?人家先斩后奏。这些人刚要议论~~

“等等。”

“怎么了?”

“听,咱吴主在封官呐。”

“是嘛?”

大家侧耳这么一听~可不是嘛。光给兵符令箭就算完啦?还得封几个官衔儿呐。

孙权呐~~拜陆逊为江东三军大都督右护军镇西将军进封娄侯。封了侯了。封侯就了不起呀?那当然啦。那就是晋爵啦。列侯啊~~当时在汉朝那时候那是功大者十县小者十乡亭啊。这娄侯可不小啊,比亭侯大多啦。亭侯管多大地方啊?十里地呀,十里为亭啊。十个亭的地方~~才算是一个乡。今儿个孙权~~封陆逊为娄侯,这娄在哪儿啊?这娄是个古地名儿,他的故址啊~~在现在的江苏省昆山县东北三里多地儿。你甭管这个县城大小,这地方怎么样,这地方就属于这位侯爷的了。那就全归他了。分茅列土嘛。所以说~~一进封侯爵那就了不得啦。

孙权刚刚加封完了陆逊,这时台下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万众欢呼哇。反正这大面儿得亮过去呀。按道理说呢,应该放假三天,悬灯结彩,大吃一通。现在没那工夫儿。刘备眼看就打到这儿来了,还哪儿有工夫儿悬灯结彩呀?

陆逊呐~~接受兵符令箭之后他手捧尚方宝剑当即拜别孙权,亲统人马,令徐盛、丁奉为护卫,马~上~出师啊,兵~奔~猇亭,来拒刘备。

这时候前敌的那些东吴大将韩当周泰~他们干什么呢?他们呐~~咬着牙~~在那儿挺着呢。刘备的势力太大了,可真有点儿抵敌不了啦。但是韩当周泰~这些人都是江东三世老臣呐,他们想好啦,我们就与城池共存亡啦。只要有三寸气在绝不能再退后一步。再退也没地儿退了。咱也对不起主公孙权,对不起江东的父老哇。咱就在这儿咬着牙顶着叭。现在好在还有点儿精神支柱。是什么呢?韩当周泰几位老将也听说了,说现在主公孙权正在积极挑选能人,要拜这位能人为大都督马上就要来领兵接应咱来了。这前敌的江东军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稍微还踏实一点儿,咱们江东有救啦,不要紧了。就看拜这位大帅是谁叭。

韩当周泰正等着呢,文书到了。大帅没来先到文书?那当然呐,他们得领人去接去呀。韩当周泰接过文书来这么一看~~~当时就傻了眼啦。韩当看着这文书啊~~一个劲儿地叹气摇头。“诶呀~~~这哪儿行啊?啧啧啧~~这怎么了这是?主公是吃醉了酒啦~~还是让西蜀人马给吓糊涂啦?”

周泰一听,“怎么啦韩将军?文书上写的什么呀?”

“嘿呀~~~周泰将军你快看看,咱江东完啦。”吡啊~~说完了他把这文书摔到帅案上。

周泰赶忙把这文书接过来这么一看,“诶~哟~~~”这位周将军俩腿一软呐~~扑通~~坐那儿了。韩当说的一点儿不假呀,江~东~危矣哟。这可真完了。怎么我们盼了这么些天象盼星星盼月亮一样久旱盼时雨一般盼到今儿个~~嘿嘿~~我主孙权拜了这么一个年幼书生为帅。让他到猇亭来拒西蜀刘备?他哪儿抵挡得了哦。这是个娃娃呀。这不是写字画画儿,这是两军打仗啊。不用说跟西蜀开战,这位陆逊都督他要是来了站这儿往对面儿一瞅~~一瞅人家西蜀扎的这营~~他就能吓个半昏呐。这~~可怎么办?咱江东这不完了嘛这不是。

韩当瞅着周泰,周泰看着韩当,俩人是嗨声叹气。韩当吩咐一声:“来呀!摆酒!”干嘛?以酒浇愁,咱们先喝叭。

这酒还没等摆上来呢,探报来报:“大都督陆逊人马已到。请~将~军~出迎。”您得去接去。

韩当一听啊,“我不去。”告诉周泰,“你去接。你说我脑袋疼~~感冒了~~~”韩当一琢磨~我这么大的岁数了我在江东立下过无数战功啊,现在两鬓已经斑白了~怎么着?让我去接这么一个小书生?我这张脸往哪儿搁呀?另外他有什么本事啊他能退得了刘备嘛?

周泰一听,“唉呀~韩将军~您不能不去呀。明知道咱们两个全在这儿哪儿能我自己去接呀。那是对这位陆都督不尊重。这还是小事呐。您没听说呀?主公为拜陆逊为帅造起金坛,亲授节钺,交给陆逊尚方宝剑呐。人家现在是江东三军大都督。据说是主公孙权亲口说的~阃以内~主公主之,阃以外~一切~~听从陆都督的指挥。咱们怎么能够怠慢呢?”

“嗯~~~”韩当点点头,“好叭。我不是接陆逊,我这是接咱家主公孙权。来,点~炮~相~迎。”

炮声响过之后辕门外摆开了鼓乐队,吹吹打打,韩当周泰并马而行。走了一段路中军官提醒:“二位将军下马叭。您看,都督已经来啦。”

韩当周泰蹑着个鼻子,甩镫离鞍下了马了。两个人一边儿一个往道旁这儿一站,举目远望。首先看见的~~是那面帅字旗呀。嗬~这杆大纛旗真漂亮。宝蓝色的大纛旗呀,是飞龙绣凤,红飞火焰儿,陆逊把官衔儿全都写到上边儿啦。江东三军大都督右护军镇西将军娄侯~正当中一个~斗~大~的~~陆字儿。打旗的小校不是一个人,得俩人打着,一个人打不动~这旗子比一般旗子大三号儿。

嗬~~韩当一看周泰心说要瞅这杆帅字旗嘛~~还是真够威风。周泰用手指了指~那意思你别总看那帅字旗,你看那两扇门旗没有?这两扇门旗也与众不同啊。两扇门旗上绣着两行金字,是一副对联,上联儿写着~三千社稷归吴主,下联儿是~一统华夷属江东。

诶哟~~韩当周泰把胸脯一挺,看来我们这陆都督有点儿气魄,啊~~光看这门旗呀~~这天下可就归我们江东啦。行。两人赶忙马前施礼。

陆逊传令,“此处不是讲话所在,到营内大帐中叙话。”上帐里边儿谈去。

二将赶忙叉手答应:“哈~~~~”

与此同时,韩当周泰抬头这么一看~~~嘿嘿哟~~~俩人又泄气了。咱们这个都督怎么生了个女相啊。嗨,周泰看了一眼韩当心里说你别胡思乱想啦。男生女相必有贵样。咱伺候着吧。等着人家陆都督的马过去老远他们这才上马跟随来到了~中~军~大帐。

当时陆逊是擂鼓升帐。鼓声响过,所有的武将全都到了。侍立于两旁。陆逊吩咐一声:“把十七条五十四斩~~高~高~悬挂。”

这大帐外边儿那白旄黄钺就够瘆人的啦,再把那十七条五十四斩往那儿一挂呀~~众军校一看~~嘶~~嗯~~每个人心头~~都暗暗搭了一个冷战呐。

这十七条五十四斩可太厉害啦。五十四斩就是五十四款呐,触犯了哪款~~都得砍头。这十七条啊,是慢军欺军懈军横军轻军贪军妖军刁军奸军盗军探军悖军怯军乱军监军弊军~误军~~碰上哪个字儿~~都没命啊。您说这将校们能不紧张嘛?

这时候都督陆逊已经秉正归了座了。他首先~~把尚方宝剑~~悬~挂~在身后。这更瘆人呐。

韩当周泰两个人都商量好啦,只要是都督一升帐,就得向都督~~陈述军情。按现代语言来讲,得详细汇报。咱们俩谁说合适啊?周泰的口齿啊~~比韩当好,韩当让周泰说。现在看都督已经归了座了,众武将上前参拜。参拜已毕,周泰这才站在帅案前回禀啊。

说是:“西~蜀~刘备~御驾亲征,率领七十五万人马以黄忠黄汉升为先锋,带领着他的两个侄儿关兴、张苞,大队人马杀出夔关,现在占我吴境数百里呀。”把我们这地方占去好几百里地。“我们的大将军潘璋马忠~以及甘宁甘兴霸~~皆死于~刘备之手。就连投降我们的糜芳傅士仁,还有那个范疆张达,全都让刘备给杀了。现在刘备兵进了猇亭,尤其严重的是刘备派人马包围了彝陵。主公的侄儿~~孙桓孙安东被困在彝陵城里无粮草外无救兵啊。目前刘备声势十分浩大呀。不知都督怎样救出孙桓~~以退西蜀之兵。望都督早施~~良策。”你拿主意叭。

“哦~~~”陆逊点了点头一挥手。干嘛?请周泰归班呐。然后,陆逊冲两边儿的军校一拱手,“列位将军,主上命我陆逊为大将督军破蜀。军有常法呀,公等各宜遵守,违者王法无亲~勿致后悔。我素知孙安东深得军心,同时,他彝陵城中的粮草~也能维持数日。孙桓~绝对能够守住彝陵。不必担忧,也不用派人马去救。待我破西蜀刘备之后,他自然~~会平安地~走~出~彝陵。散~帐。”说完之后,陆逊都督回寝帐休息去了。

您再看那帐中所有的将校,连一个动窝儿的都没有。大伙儿全愣到这儿了。完啦?周泰将军滔滔不断地~向都督说了这么一大气~~最后咱们这位都督两句话就完事儿了。第一告诉我们军法无情,第二呢~~说是主公的侄儿孙桓在彝陵不会有危险,因为他深得军心,说是粮食还能够维持些日子的,等把西蜀刘备打退了之后,他自己就会从彝陵出来。这不是废话嘛这不是?那么您倒说说怎么破刘备呀。我们以为一升帐马上就派将呢,敢情就这么三言五语完事儿啦?您问问我们听明白了没有~~您就转身进了寝帐了。

“干嘛去了?”

“画画儿去了。”

“嗨~~~都督画画儿去了,咱们怎么办呢?”

“咱也别在这儿戳着了,回咱自己的帐篷叭。”

这些将校刚要走探马来报:“刘备~~讨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