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听书《三国演义》168

听书3692018-05-21 11:03:27

168回 刘玄德自领益州牧

马超限刘璋三日纳降,让他交出成都,不然~~就杀进城来杀个鸡犬不留是玉石俱焚呐。

可把刘璋吓坏了,吓得连家都没敢回。他到了帅府,把文武都聚集到一处商议对策。要是不商议还好点儿,这一商议对策呀~好么~~这帅府里都乱了套了。嘿哟~说什么的都有哦,有主张打有主张和的有主张投降的有主张守城的,呜哟喂呜喂~~咦哟~~~嗬~~~~刘璋这脑袋都要爆炸啦。

他站起来大叫一声:“我说众位呀,咱们一个说完了一个说不行嘛。你们都嚷嚷什么呀?”

大伙儿都不言语了。怎么回事儿?一听主公说话都岔声了。这是真急了。那好叭,一个说完一个说叭。

董和过来了,“主公,咱可不能献城归降啊。那咱这西川就全完啦。”

“是啊。”刘璋看着他点点头,“现在就完啦。”

“现在咱没完。咱不是还有这么一座成都嘛。现在咱们城中啊,还有三万多精兵,咱的粮草~~够吃一年半的。而且这儿还有这么多的战将。如果您要贴出一份告示去,晓与全城的百姓,这些黎民百姓都能协力同心,和咱们一起据守这座成都。咱们就能跟刘备啊~~打他几个月。”

“啊?打几个月~~~哎~又能如何呀?”

“那咱们就缓开手脚啦。主公啊,咱不能光在这儿守着这座孤城跟刘备打呀,就在打的这同时咱们可以派人去联合曹操,去联合江东的孙权,让曹操出兵啊,兵进西川。让孙权出兵,兵马去取荆襄。这样,刘备就慌了手脚啦。这不是就给咱腾了工夫了嘛。我这么跟您说叭主公,咱们就把这整个儿的西川~交给曹操~和孙权,也不能给这大耳贼刘备。此人是外善内恶心怀叵测呀。您看他刚一进西川的时候见您多和气呀,可是他一点儿一点儿就把咱的地方都给拿过去啦。我说呀,咱们就跟他据城一战。”

“嗨呀~~我说 董先生~~打得了吗?”

“主公,打得了。”

“嘶~你们说能打吗?”

他这一问呐,又过来两位,黄权和刘巴。这二位这么一听啊,“我说主公啊,董先生说的话头头是道,完~全~能打得了。是打~为~上~策。”

“诶哟~~”刘璋听到这儿把眉头皱起来了,他咧着嘴一个劲儿地摇头啊。

这几个人愣了,“主公,您在想什么呀?”

“哎呀,列位先生,你们想过了没有,如果咱们要跟刘备这一打,这百姓得吃多少苦哇?军民据守这座成都,那得要死伤多少人呐?我父子在西川二十几年啦,没给西川百姓造什么福啊。今日为守这座古城我再给百姓带来杀身之祸,刘季玉~~于心~何安。”

“哦~~~呃~主公啊,”董和这话还没说出来呢,旁边儿站起一位来。“嘿嘿~~主公这几句话说的真是上和天意~下顺民心呐。你是仁德之主。”

哟,刘璋这么一听~这时候还有人夸我呐。谁呀?他转过脸来这么一看,敢情是谯周。“谯先生,此话怎讲。”

“主公啊,您是深明大义呀。方才您这几句话虽然说的不多,可是要让成都西川的百姓得知之后~~他们会感激涕零啊。主公爱民如子,您在西川二十几年了,对黎民百姓有很深的情义。别人谁想这个呀?哦~这要是军民一守城一场血战,得死多少人呐?所以我说主公您说的对。”

谯周的话刚说到这儿啊,那黄权、刘巴急了。怎么了?“这什么时候啊?是唠家常的时候嘛?谁让你在这儿给主公歌功颂德呀?我问你现在该当怎么办?”

谯周也火儿了,“你们干嘛?这话不得一句一句地说嘛。哦,按你们那个意思,给主公出主意,就把这西川给曹操、孙权呐?胡说!就把这西川给了刘备,也不能给曹操。曹操?挟天子令诸侯,他有篡位之心。那是个奸臣,你不知道嘛?刘皇叔是谁呀?大汉皇叔,是我家主公同宗兄弟,亲如手足。”

这几句话气得黄权、刘巴直哆嗦。“什么亲如手足。这刘备就是打着这同宗兄弟的旗号,进的我们西川。一点儿一点儿蚕食,现在眼看把成都都要拿过去了,逼得我家主公走投无路,你还在这呵儿~蛊惑人心。不用问呐,你准是刘备安插在我家主公身边的奸细。主公啊,把他杀了叭。”

仓啷啷~~黄权、刘巴~这宝剑就出了匣啦。谯周也不示弱呀,仓啷一下儿也把剑亮出来了。你瞧这不热闹了嘛。怎么?这要火并了。仨人这一亮宝剑可了不得了。你想想,这三个人呐~~那都是刘璋跟前的重臣呐,谁没几个人呐,有向着黄权的,也有向谯周的。有拉刀的有抻剑的~嗬~~~登时间这帅府是一片刀光剑影。

刘璋~腾楞~一下站起来,哆哆哆哆~~也不知道他是吓的还是气的是怎么回事儿~浑身直哆嗦。“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这是,啊?现在我让你们给我出谋划策,如何~~守住成都。你们拿不出好主意来在这儿自己跟自己拼了。要这么着干脆~~你们就先把我杀了得了!”说到这呵儿,刘璋~腾~~把脖子这么一伸,他等死了。刘璋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啊。他劝也劝不了了压也压不住了,干脆~~我~~~我就先让你们把我斩了得了。

你还别说,这么一来呀~还真灵。怎么?他手下这些文武这么一看~~“啊~~”“诶~~”“嗨~~~”把胳膊全耷拉下去了,有的把宝剑悄悄地也就还了匣。

刘璋一看,“哎~~~咱们有话好商量,别拿刀动仗的呀。”

就在这时,火上浇油啊,跑进一个探报来,“报!启禀主公,蜀郡太守许靖越城归降了刘备。”

“哎~呀~~”扑通~~刘璋坐地上,又背过气去了。众文武一看,别商量了,赶快把主公啊~~送回宫苑休息叭。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刘璋给搀回去了。

刘璋回到了府中,哭了大半夜,现在他这心里头那可真称得起是滚油煎肠啊。追悔不及啦。他不是不想打,要想跟刘备决一死战,可是前思后想啊~~根本就打不了。你说降叭,也真够窝囊人的,何着刘璋~一宿也没合眼。

第二天一早,有人前来禀报,说是刘备~派简雍~来求见刘璋,有要事面陈。刘璋一听,“请他进来。”

简雍进来了。刘璋啊,还得顾全点儿大面儿,管怎么说自己是西川之主哇。他摆酒款待简雍。那就是强打着精神。问简雍干什么来了。简雍啊~~是奉诸葛军师之命,到这呵儿来~说服刘璋来。他说刘备对刘璋并没有加害之心,还是常常念其呀~~同宗之情义,很想见刘璋一面。

嘿哟,刘璋听了这番话之后哇,他乐了,“我家兄长既是这样,我愿即刻献城。不过有一样啊,请简雍先生跟我家兄长说一声,那么~~他进了成都之后,这整个西川~就算归属我家兄长刘备了。能不能啊~~让我刘璋在成都这儿~~有一席之地呀。”意思就是说呀~~反正我也服啦,我打也打不了你~起也起不走你~~惹也惹不起,我就求您给我块地方有碗饭吃,我在这儿忍着就得了。何着刘璋要当员外郎了。

简雍一听,“那还不好商量嘛。我回复主公的时候一定把这事儿说清楚。”简雍没敢答应?他哪儿答应得了。心说让您在这儿呆着不让您在这儿呆着,那得我主公定啊。我定不下来。

那么刘璋一听简雍这几句话他心里更为高兴啦。“啊~简雍先生,多进美言叭。我呀~~明日一早就出城纳降。”

这消息就传出去了。诶哟~~~刘璋手下的那些文武啊~~一多半儿都泄了气了。哭的叫的喊的闹的顿足捶胸的,有的关门不出有的蒙头大睡~有的以酒浇愁,还有的呀~~收拾收拾啊~~干脆~我做买卖去得啦,别给你在这儿惹这份儿气了。全城的百姓也慌乱的不得了哇,也是有哭的有笑的。为什么呢?有的知道刘皇叔这个人很仁德,有的不知道,说刘备呀~是杀人如麻呀。所以呀,有投亲的有靠友的有的把钱全埋起来的。还有的那个~~夹着被窝,扛着袋子米,围着街上转了仨圈儿,又回家了。这不是起哄嘛。我干嘛去我?我就在这儿等着得了。我就衬这一床被窝二斗粮,刘备能把我怎么样啊?嚯~~你瞧城里这乱啊。

再说刘璋,陪着这位简雍先生谈了大半夜,第二天一早刘璋是香汤沐浴呀。沐浴更衣,带领文武,手捧印信,城门打开,他与简雍同乘一车,出城~~纳降。

刘备一听说刘璋前来归降,刘备带着诸葛亮和众家武将一直接出了辕门接出了老远呐。刘备下了马在道边儿那儿站着啊。简雍告诉刘璋,“您看,我家主公在那儿迎候您多时啦。”

“哎哟~~”刘璋一看,“快快停车停车,我得下去。”他赶忙跟头把式下了车了。

刘备往前紧抢几步走到刘璋跟前,拉住了他的双手,“季玉贤弟呀~~~”,没等说话眼泪又下来啦。“非吾不行仁义奈势不得已也。”我是没有办法呀。

刘璋听到这呵儿,心里可犯了核计了,他核计什么呀?心里说,哥哥呀,刘玄德,你拉倒叭你。你来到西川见我那天你就掉眼泪,你把我心里哭得这难受,哭得我你说什么我信什么呀。我拿你当个亲人儿。现在我这一看呐,你把我这整个西川你都给哭过去啦。就剩这成都~你都不给我留着。你又掉泪啦?我呀~~我不陪着你流眼泪了。嗨~~~算了叭。可是这心里话不能说出来呀。“唉,行啦,那过去的事情提它何用啊。没什么话可说啦,呃~~您就跟我进城叭。”

说着,刘璋把印信捧给了刘备。刘备还不好意思接呐,说是不好意思接呀~~也就接过去了。他和刘璋是并马进城。哎,刘璋不坐车了,换了马了。干什么呀?好让人看一看,你看我们兄弟,多亲近呐。别看他地方都归了我了,但是我对他很热情。那管什么呀?

城里边儿~嚯~~悬灯结彩鞭炮齐鸣啊,老百姓家家户户门前设摆香案,伏道相迎啊。刘璋把刘备陪到了帅府,刘备是居中而坐啊。那刘璋呢?都没敢坐下,在旁边儿这儿站着。

诶哟,你再看看人家刘备那些文武,一个个是腆胸迭肚,吐气扬眉呀。再看看西川那文武,瘟鸡~~都耷拉头啦。

刘璋啊~~俩眼睛溜了一眼他那些文武群臣,唉~~~心里呀~~就别提多不是滋味儿啦。

刘备站起来,“哎~~呀~贤弟,你看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呀。来来来来~~坐坐坐~~”嚯,刘备拉过来把刘璋~让坐到那儿了。

这才大宴文武,就在帅府这儿摆开了酒宴。刘备~和诸葛亮军师~给刘璋以及他所有的文臣武将,左一次右一次地敬酒布菜啊。刘备是真客气呀。

敬了几圈酒就发现了,哎哟,刘璋手下的那些名臣~~到的不齐呀。黄权哪儿去了?刘巴哪儿去了?有人就告诉刘备了,说这二位啊~~是闭门不出。刘备手下有几位武将心里就好不痛快,“他有什么本事啊?啊?明主来了他敢闭门不出?待我们去,把他的全家都捉来。”

刘备听了这句话~啪嚓~~把酒杯往桌子上这么一摔,当时面沉似水,“大胆,哪个~~敢动黄先生和刘先生家中一物、一人,我夷其三族啊。”

这家伙,这西川的文武一听刘备这几句话呀,唰~~的一下儿,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喝酒,哎,就从接刘备进城那时候起叭,直到现在,西川那些文武一位位都猫食~~~全扣着,就是说呀~那胸脯都挺不起来。听了刘备这句话呀,唰~~把胸膛全都挺起来了。嘶~~哎呀~~刘皇叔不得了啊这个人,他是这样一个人吗?哦,谁敢要动黄权、刘巴家里头一个人,我就灭他三族啊。谁也不许动。

刘备这两句话说了不要紧,那在座的法正和李恢,是双挑大指啊。

第二天一早,刘备亲自~带着李恢、法正,到黄权~和刘巴家里去,登门相请。这可真称得起叫礼贤下士啊。那叫大汉皇叔刘备啊,请过谁呀?只是在南阳卧龙三顾茅庐请了诸葛亮先生。就你们二位?人家亲自登门来?黄权、刘巴十分感激呀。二话没说,收拾收拾,出得家门来辅佐刘备。

刘备这高兴啊,这几天晚上啊~~乐得他啊~~怎么也睡不着了。怎么回事儿?

嗨~~~您想想,这刘备自出世以来,直到现在,他容易嘛。才找这么块地盘儿。这可是真真正正名副其实~~是他刘备的地盘儿啦。他不是还衬个荆襄九郡呢嘛?嗨,那不是跟人江东借的嘛,天天儿让人逼着要,逼得这么大的刘备是装傻充愣说瞎话呀。把他挤兑成个什么样儿了。现在,西川四十几州~~都归了他啦,诶呀,这容易嘛。自从三顾茅庐请出诸葛先生之后,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自己就这一小撮撮人,还跟人江东去联合拒曹呢。那不多亏人诸葛亮先生。为了自己的霸业,驾一叶扁舟险走柴桑舌战群儒巧借东风火烧战船呐。后来,又以荆襄为跳板,让我进兵西川。现在都应验啦。都是人家诸葛先生~给画出来的道道儿啊。我就按着人家这道儿走,刘备才有今日。

你想,他怎么能睡得着觉。

这回我不是有了西川了嘛?这荆襄啊~~我也不还啦。等一段时间养得兵强马壮粮草充足之时啊,我就分兵两路,从水路旱路取汉中~得江东~然后兵发许昌一扫天下。

嗬,刘备高兴的呀~~坐卧不安。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帘笼一挑,诸葛亮来了。“哎哟,先生,您还没睡吗?”

“主公啊,现在都什么时候啦?我已经都睡醒了呀。”我都起床啦。

“是啊?”刘备一看,可不是嘛,窗户纸发白了,侧耳一听,鸡鸣五鼓,金鸡报晓。“哦~~何着我折腾了一宿啊?”

诸葛亮点了点头,“主公高兴,我知道。”

“先生,你起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想问问主公您,刘璋~~您怎么发落呀?”

“啊~~~啊?哦~刘璋啊~~那好办呐,就让他在他那宫苑里边儿呆着吧。那地方就给他。他自己说的一席之地嘛,也就是巴掌大的块地方呗。先生您说呢?”

“嘿嘿~~”诸葛亮一听,“不行不行。”

“啊?”

“我就为此事来找主公。您要立刻将刘璋遣出成都啊。把他送走,不能要他。”

“啊?此话怎么讲?”

“哎~~古人云:天无二日啊,国无二君呐。您把刘璋留到成都怎么算呐?您别看他的文武归顺咱们啦,刘璋这个人也很闇弱,不过~他在西川呆的时间很久啦,他有好多心腹啊。您要是把他留下来,咱们在西川可就呆不长啦。早晚~他还得把主公您~挤出去呀。”

“哦?”刘备听到这呵儿把眉头一皱,“我说先生,咱们刚进成都~就遣走刘璋~~那好嘛?是不是有点儿从人情上说不过去?这么着得了先生,咱们让他小住几月,让他呆一段时间~~哎~再让他走。呃~你看怎么样?”

诸葛亮听到这呵儿站起来了。我们这位诸葛先生还没这着过急呐,今天他可有点儿激动啦。“主公啊,这怎么能行啊。怎能以妇人之仁对待霸业。”妇人之仁?啊。您看着他怪可怜的,行啦,别挤兑他啦,那就完啦。到时候刘璋一反过手来,您的霸业呀~~就没啦。诸葛亮说这番话的时候大瞪着两个眼睛瞅着刘备呀。他可有点儿真着急了。

刘备也大吃了一惊啊,先生提醒的对呀。“可是先生,让刘季玉上哪儿去呢?”

“您不是就想让他养老嘛?咱们就把他给送到公安,就是南郡呐,让他上那儿啊~~当逍遥自在王去叭。”

“啊~~就依先生。”

刘备设下一桌酒宴,把刘季玉给请来了。刘璋满以为呀~~哎~这点儿地方刘备做的还不错。怎么呢?还跟我们俩人一见面儿那样,每天~~请我过营饮宴呐。你看,刚进城这不是请我来了嘛。请他干什么呀?让他走。在酒席宴前刘备~~就把这想法跟他说了。诶哟,刘璋听完这番话,坐到那儿~嗒嗒嗒嗒嗒~~~怎么啦?哆嗦啦。哎呀这时候刘璋这心里象一团乱麻似的他都想起来了。

他从张松进谏,法正到荆州请刘备那时候想起呀,一直想到王累摔死在城门前,想到今天,他交出了成都,交出了印信。没想到刘备这个人~~心这么狠呐。现在要把我送到南郡去。他哪儿是送我上南郡呐?他这是要杀害我呀。我刘璋虽然闇弱~~可我也听说过,曹操兵取荆州的时候曾收降了刘琮啊,然后也给刘琮找了个地方,让刘琮母子走。他们离开襄阳还没有几十里路呐,曹操派人,就把刘琮母子给杀啦。现在刘备要杀我全家~~~

你想刘璋他怎么不哆嗦呀。不单哆嗦,眼泪都下来了。

刘备愣了,刘备这心里头也挺不是个滋味儿,看了看诸葛亮。诸葛亮军师若无其事,该喝喝该吃吃,人家根本没看。刘备实在有点儿绷不住了,“我说贤弟呀,我在跟你商量。你不是要享几天清福嘛。南郡那地方不错,山清水秀哇,兄弟你就去叭。啊~~你何必这么哭呢?”

刘璋听完这几句话呀,他挺身站起来~扑通~~给刘备跪下了。

刘备大吃了一惊啊,“啊~季玉贤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兄长啊,你要杀死我就把我杀死在成都叭。不要用这一计啦。”

刘备听到这儿吃了一惊啊,“贤弟何出此言呐?”

“您这不是要学曹操~~在荆州杀刘琮嘛。”

诶哟~~这句话说得刘备满面通红啊。诶呀太惭愧了。“贤弟呀,我与你都是汉室宗亲呐,咱们象手足一样,你怎么拿愚兄我比作奸曹哇。我绝不能学他陷害贤弟你呀。贤弟你如果不信~~~”刘备一想我这话怎么说呀?他看了看诸葛亮,诸葛亮还是不搭茬儿啊。刘备那意思好象要说~~你要真不信你就在成都这儿住着。刘备一想~~别介,信不信您也得走。想到这儿刘备一跺脚哇,“贤弟,老天可见我心呐。”他把刘璋给搀起来了。

这酒还能继续喝嘛?喝不下去了。刘璋啊~含着眼泪告辞啦。干嘛呀?告辞回家~~回家赶快收拾东西~~是离开~~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