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六十四时空之三十八: 大寒震卦风雷动

福建电视台旅游频道2018-06-19 15:58:57

导语:这日的凌晨,在大雪纷飞的草堂花园里,当小罗若于彻骨冰心的寒风中,闻得那一缕幽香时,终于明白了古人所云:“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绝美意境。




古镇上,在这天寒地冻的“三九四九冰上走”之时令里,室外所能见到的,除了这白洁胜雪的腊梅,也就只有那山坡上初露红颜的山茶了。此时,古镇上,深冬的最后一轮清月,还隐约在那渐放的红白相间里,那份高冷、傲洁,映得小罗若如梦如幻,不由吟诗一曲,献与师娘:

《大寒》

寒夜醉痴腊梅白,黎明洗净山茶红。

深冬一缕悠然月,饮断春秋自不同。

小罗若和秀才是在大雪的前夜来到古镇草堂的,当小罗若和师娘凌晨踏雪寻梅而归时,秀才和夫子已经在屋内鼎香飘逸,竹炉暖火中,赏起了夫子的“金盏玉台”。


话说这“金盏玉台”,乃花中君子---水仙之至尊极品,其时,小罗若但见这“金盏玉台”悠然悄放于室内,其花瓣白中带鹅黄,花冠色青黄,花萼白黄,花被六瓣,中有金色副冠,形如盏状,几枝在室,清香四溢,沁人心脾,兼有冷贵傲气,真真有“一枝压千红,几朵傲冰玉”之韵致,这“金盏玉台”之名,自是名不虚传!

这夫子的“金盏玉台”自是绽放不已,彼时,小罗若亦见到角落里,她和师娘皆喜之瑞香极品---“金边瑞香”,安然静处中,在金黄叶缘相衬下,粉红的花蕾中,渐露了第一丝俏皮的洁白。此情此景,小罗若不由想起师娘小寒前夜所教:“小寒到,梅花闹,大寒早,瑞香俏”,痴痴地问师娘:“这花儿们,怎地如此信这来也无踪、去也无影的风儿,这一年年里,花信风候大概比那海誓山盟还要如时守约吧?”

师娘微微一笑,答到:“这花信风候,一如这节气物候,正是是一花痴恋一风候。小寒里,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大寒里,一候瑞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此时瑞香,感大寒信风之临,如约初展娇容,正是风吹有时,花开有信。年年之中,那自然之约,千万年不变,可真是要远胜这人世之盟约。”


不知不觉间,就快到了今年入大寒的时辰了,这一年份里的大寒之时正是:12005:23:33秒,每年的这个时刻,古镇上的人们就会开始祭灶神。

传说灶王爷自上一年的除夕始,就一直留在家中,保护监察这一家人。旧时古镇上,几乎家家灶间都设有灶王爷的神位(一般设在灶房北面或东面),民谚道“二十三,祭灶官”,到了腊月二十三,灶王爷要升天向玉皇大帝汇报这家人的善行恶行,玉皇大帝再将这家人新一年中的吉凶祸福交于灶王爷手中。祭灶时,主祭者怀抱公鸡(灶爷升天骑的马)跪在灶王爷前,而后执酒浇鸡头。送灶时供奉糖果、清水、料豆,将旧的灶爷神像虔诚焚烧,祈求他在玉皇大帝面前多奏好事,到了年三十再将灶君接回来,贴上新的灶爷神像。

当此之时,小罗若兴致勃勃地拉上师娘去厨房和帮佣们一起祭灶神,而秀才则继续和夫子聊起这大寒节气。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在每年120日前后。大寒时,太阳到达黄经300°,这时地表气温降至最低点。《授时通考·天时》引《三礼义宗》:“大寒为中者,上形于小寒,故谓之大……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这时寒潮南下频繁,是我国大部分地区一年中的最冷时期,风大,低温,地面积雪不化,呈现出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严寒景象。

这个大寒的“大”字,就是终结,到头的意思。民谚中有“大寒到顶端,日后天渐暖”一说。这古人用字精心,将二十四节气中最后的节气,定名为“大寒”,细品之下,不得不佩服,这二十四节气的名字,从“立春”到“大寒”,起得个个传神,值经得起如此漫长岁月之推敲与审视。

古时以来,所记大寒的三候为“一候鸡始乳;二候征鸟厉疾;三候水泽腹坚”,就是说大寒来到,鸡提前感知春天的阳气,开始孵小鸡;而鹰隼之类会远飞的鸟则盘旋空中猎食,以补充能量抵御严寒;这时候水域中的冰一直冻到中央,厚而实,人们可以在冰面上尽情嬉戏游玩。


古镇上,传统中,大寒之日也正是年末之起始,所谓:大寒大寒,杀猪过年;过了大寒,又是一年。大寒的这一天,正是小年的日子,而每年的除夕夜也正是在大寒的节气里。在约定俗成中,古镇上,这鞭炮声,也正是在每年大寒时祭灶神的那时候开始响起的。

在这天鞭炮声响彻草堂时,秀才想起顽皮的小罗若,常在那鞭炮声中,笑得比男孩们还欢快的情景时,不由轻轻一笑。

鞭炮声中,夫子告诉秀才,这大寒之时的鞭炮声,对古典中国人来说,更深层次的含义还在于,用此以呼应此时天地变换之际的雷声。

此时正是震卦时空,震卦是大八卦之一,统领着每年从冬至到立春的第一个四十五天。震动、雷鸣、风烈、气沛,正是这一时空的特征。在先哲的观察与思考中,震卦还是宇宙诞生的原始能量,宇宙大爆炸,正是在风雷剧动、激荡、开裂、破碎中,拉开了新生命、新天地的阴阳无极序幕。



在这样激荡的时空里,天空中的雷声,与大地下的雷动形成共鸣共振,持续的雷鸣成就着震卦之象,万物也在这样的激荡剧动中,获得新生,直至亨通。而君子更应在此时节,心怀敬畏,修己省心。古之圣贤,如孔子,传说中,听到迅雷烈风,必变容严待,反省已德,以修身心,而终能处惊不变,勇往无惧。

夫子还和秀才说了一个传说中,发生在震卦时空里古老的典故:

当年楚王在风雷激荡的时节里,丢失了御用的宝弓,随从要去寻找,颇有圣贤之气的楚王制止道:“楚人失之,楚人得之。何必再寻?”孔子听得此事,对此评论说:“何必把楚人和人分开呢?只要'人失之,人得之',不是更合乎仁义吗?”而老子的评论,却是更为精辟:“为何要把人和天地区别开呢?只要说'失之,得之',不就符合天道呢吗?!”

秀才闻得此典,心底瞬间释然,心想:这大道至简,原来正是如此!而越是在那动荡、巨变的时刻,更应超越个人、小家、小国之得失,立天地之心,承自然之道,如此,方是明道君子之所为,当能闻雷霆不惊,涉风波不疑。



临行夜,渐觉悟道的秀才提诗五绝一首留与夫子师娘:

《静夜思》

俗世自清行,冰心映夜真。

九天明月静,痴我似仙人。

师娘则回赠秀才五绝一曲:

《净》

高山痴幻想,流水寄清音。

不失从容意,何生妄念心。


- END -


原创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清新相伴
一路有我
长按二维码就可以关注我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