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人民日报海外版:向世界推介淮安河下古镇

淮中南京校友2018-01-11 14:20:08

感谢大家关注淮中南京校友会微信公众平台:hznjxyh,请大家继续在校友中推广。这里为您提供校友热点报道,发布权威资讯,展示校友文化、服务师生校友、沟通社会各界,我们邀您一起读书,观影……生活的美好时刻和您一起分享。欢迎大家为我们提供更多的资讯、作品、段子,可调侃、可卖萌、可吐槽……如果您在江湖漂的太久了,那就快到校友的怀抱里来吧。投稿邮箱:zhouyi_nj@foxmail.com。


11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文化版,图文并茂地发表了淮安区于兆文撰写的反映河下人文风情的游记散文《“慢城”河下》(原题为《有一个地方叫河下》)。文章笔调优美,气势恢弘,引领读者穿越2500年的时空记忆,将河下古镇的前世今生、落寞繁华,极具底蕴的人文风情,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发行世界150多个国家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多次以通讯、游记、文史等体裁形式并配以图片宣传淮安区河下古镇。在周恩来故里5A级景区刚刚创建成功之际,作为该景区人文景观之一的河下古镇,再次被该报向国内外读者宣传展示,对于人们了解河下、向往河下、走进河下,全面领略河下历史与现实交相辉映的魅力风姿,提升她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都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文章发表后,《凤凰网》《网易》《共产党员网》《21CN》等各大网站纷纷转载,迅速引发网友热议。网友“善若水”说:“九寨沟因歌闻名,周庄因画而兴,看此好文,河下盛景可期!”网友“微雨”说:“读曼文,赏慢城,河下值得一去!”许多在外淮安籍人士看到文章后,为家乡拥有这一美景佳境感到骄傲,各人第一时间在微信、博客上推送此文,顿时掀起一股“河下热”,圈内外朋友纷纷表示近期将组团走进河下,撩开千年古镇的神秘面纱。




    附:于兆文作品








    有一个地方叫河下

    2500年前,一部春秋大戏由吴王夫差导演,邗沟打开,沟通南北,运河肇始。运河与淮安拂袖而舞,舞出一个河下古镇。从此,一个古镇对于一条河流的痴恋,整整相守了2500年。2500年之后,运河依旧敞襟撩怀,一个城市的前世今生、繁华落寞,尽在胸腑流过。古镇也是一身素雅,拙朴自然,没有浓妆艳抹,没有光华四射,静静地踞守在古运河畔。运河之于河下,也许他们有了前世的一次相逢,才有了今生的千年等候。

    走进2500年的河下,仿佛是与一位精神矍烁的智者对话,毫无垂垂迟暮的死寂,河下依然神清气爽,身骨硬朗。二十二条街,九十一条巷,十三家坊,犹如智者的骨骼和筋脉,阡陌交错,四通八达,支撑起古镇奇崛的脊梁。纹路褪去,光滑起伏的青石板路,这是小镇最为恒久的记忆,踏上去,脚底便踩上了古镇的神经,让你如饮一坛历久弥香的老酒,完成了一次历史的穿越。这时候,你和小镇仿佛融为一体,成了一段故事,沉淀了千年,香醉了千年。石板街两边的店铺,一色的青砖黛瓦,一色的流檐翘角,回廊挂落间,随处可见雕梁花窗。古色古香的风格里,各式卖场应有尽有。据说,当年的古镇行业相对集中,往往一条街巷只卖一类商品,就像现在的特色行业一条街。诸如花巷、茶巷、竹巷、钉铁巷、打铜巷、摇绳巷,估衣街、螺丝街、鼓子街、板厂街、琵琶刘街等等,就从这眼花缭乱的街巷名称里,你就可以想像得到河下当年的商业繁盛景象。更不消说,这里曾是舶船中心、淮盐集散地了,盐商云集,漕舶连樯,想当年“是处街市繁华,晚间灯火烛天,管弦盈耳”。“市不以夜息”的河下享尽了风光。

    淮安,一座飘在水上的古城,九省通衢,七省咽喉,南船北马,交汇于此。水写的河下,“东襟新城,西控板闸,南带运河,北倚河北,舟车杂还,夙称要冲,沟渠外环,波流中贯”。居于淮安西北一隅的河下,地势卑下,恰扼漕运要冲,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就了河下,使之环水而眠。一路水色的河下,恰如春风中的一枝垂柳,只要你指尖轻扬,仿佛就会苍翠欲滴。晨昏之时,迷雾笼纱,氤氲空濛;晴日映照之时,宛见波光潋滟,温润如玉。进入古镇,坊间人家枕河而居,水从桥走,巷随桥转,40多座桥梁为河下搭上脉搏,注入血液,让河下人得尽了溪水的滋养。小镇人的性情如水般甘淳,如水般宽柔。无论男人女人,没有人争强好胜,心胸格外开阔。家家开门迎客,遇茶喝茶,遇饭吃饭,遇酒喝酒。一碗香茶,就着茶馓、薄脆饼;一碗老酒,就着猪头肉、大头菜,生活“清汤寡水”,没有什么格外的讲究。水岸静地,河下成了一座“慢城”,至今河下人还喜欢泡澡,躺在澡堂中一泡就是半天,慢慢享受着这份生活的悠闲和惬意。无论男人女人,河下人说话清声慢语,做事不慌不忙,走路不紧不乱,这儒雅的慢节奏陪了河下人两千多年。

    登临湖嘴码头,闻思寺静矗于运河岸边。康熙江南巡视,途经河下,钦赐寺名。据说,殿堂里的佛像皆从缅甸进口,白玉石雕制而成,于是“玉佛寺”美名不胫而走。寺内香火缭绕,善男信女,把内心的祈盼寄于顶礼膜拜里,期求完成一次灵魂的皈依。静穆回望间,一首诗从眼前飘过:“十里朱旗两岸舟,夜深歌舞几时休。扬州千载繁华景,移至西湖嘴上头。”这是明代诗人邱浚当年为繁华的河下而写。诗人笔下的西湖嘴,就是这河下码头,也是当年乾隆爷从此弃舟登岸的御码头。我想乾隆当年移驾栖身河下,肯定受了这首诗的诱惑,再者是其“追星”所致。河下的神奇魅影,曾惊艳唐宋两朝,引得李白、白居易、刘禹锡、苏东坡、范仲淹、杨万里、张耒、文天祥等文坛泰斗纷至沓来,河下成了一座“诗城”。

    走进河下,一边领略着她的水性逍遥,一边感受着她的文韬武略。每一条街巷里,你都会遇见你心仪仰慕的“真神”。打铜巷里,你会与世界文学大师吴承恩不期而遇,千古奇篇《西游记》就诞生在这条“委巷”之中;竹巷街你刚与抗倭状元沈坤擦肩而过,罗家桥巷你又触摸到左宝贵将军的铮铮铁骨;北入口你看一眼巾帼英雄梁红玉擂鼓抗金的飒爽英姿,花巷里再去听一段“文采之胜,则当首屈一指”的邱心如的弹词《笔生花》;姜桥巷里你可去拜访近代舰船制造奠基人裴荫森,欣赏一下他登峰造极的造船艺术,再去中街让医学宗师吴鞠通为你望闻问切,和他一起探讨中医“温病条例”……

    也许,河下出了一部《西游记》,就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了,可是就在这片方圆不到两公里的土地上,仅明清两代,就哺育出67名进士、123名举人、12名翰林,而且状元、榜眼、探花三鼎甲齐全。走进河下,你就走进了实至名归的“中国进士之乡”。此刻,你不得不嫉妒上天的偏心,因为赐予河下的太多太多了,多得近乎奢华。试想,如果河下的文臣武将们回来省亲,这将是一个何其壮观的“名人方阵”啊。

    这是一个深藏不露、不事张扬的小镇,你不得不以一种敬畏之情完成你的参访。因为走在小镇,也许你目及的每一块青砖,脚踏的每一方石板,都会镌刻着一首诗,抑或流传着一个文气十足的故事。“小大姐,上河下,坐北朝南吃东西”,这是河下一个小姑娘出的下联,让当年微服私访的乾隆帝和大学士纪晓岚无言以对,至今悬挂于河下文楼之上。上联阙如,引来无限玄机。河下的一个小姑娘,征服了这两个人,便是征服了当时的中国。由此领教河下的灵慧,绝不是空穴来风,也绝不是偶然。这份灵秀和***,已然融入河下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块砖瓦,每一茎血脉。

    夜幕下的河下,更有其奇丽的精彩。远处星光点点,近处霓虹闪烁,相互辉映在河中,漾出道道涟漪,幻化成轻摇曼舞的彩绸,让人心旷神怡。微风过处,到处飘曳着河下古镇淮扬美食的芳香,此刻正是过往商贾游客喂养舌尖的时候。这是一个让人垂涎欲滴的小镇。不仅文楼汤包、岳家茶馓这些风味小吃让人流连忘返,更主要的是淮扬菜的根在淮安,淮安的根便在河下。“醉蟹不看灯、风鸡不过灯、刀鱼不过清明、鲟鱼不过端午”,可见淮扬菜的选料之讲究,工艺之严谨。淮扬菜的口味和河下人的风格一样,在一种追求本味、清鲜平和中达到境界。平桥豆腐、钦工肉圆、朱桥甲鱼、天妃宫蒲菜等等淮扬名菜均荟萃于此,河下的厨师推陈出新,让你享尽饕餮盛宴的美味。据说仅仅用长鱼就能做出108道长鱼宴。河下美食,吊足了天下人的味口。

    此刻,真想坐上一艘小船,依水漫溯,自由自在地进入古镇的意境里,看一番灯光桨影中的河下姿色。可惜,古镇正在“修旧如旧”开发之中,有些河段暂时无法通行。进入古镇北入口“承恩坊”,一路的红灯笼亮了起来,道路两旁的垂柳迎风起舞,招呼着人们走进梦中的“极乐世界”。唐僧师徒赴西天取经路过的地方,正星罗棋布地坐落于临河水街。西侧的瑶池阁、济达轩、聚仙楼、万寿阁、龙宫御舫、西游记大舞台,与东侧状元楼府邸附近的牌楼、小桥曲水、绿柳回廊相映成趣。这时候,不知谁家做着喜事,鞭炮声声,礼花冲天,夜色斑斓中的河下,在璀璨焰火的照射下,一片通明。地上的惊喜和焰花一起升腾蔓延,四面八方传来阵阵欢呼声,天幕里盛开的花朵,像是河下人那一张张淳朴的笑脸。那五彩缤纷的火焰落入水中,便成了摇曳生辉的彩带。

    顺水而行,不知不觉中,走上一座桥,桥上三三两两的乘凉人有的坐着,有的倚着,有的干脆骑在桥栏上。此桥名为程公桥,连接着河下、河北两岸人家。白矾石做的桥栏,桔黄条石铺成的桥面,青灰块石建起的桥壁,与两岸的房屋色调和河下人的性情相得益彰,在恬淡素静的水乡风俗中,透出浓浓的淳朴儒雅的意境。据说,行至此桥的未婚小伙,可以凭栏高歌,如果歌声打动了两岸人家的妹子,会有窗口为你打开。如果下得楼来,与你有一次邂逅。你也许就有了一次水乡的艳遇了,宛如走进了你梦中的丽江。河下的妹子清纯着呢,清纯得如河下的溪水。放声地唱吧,也许你的梦中情人就坐在楼上的窗里,在为你梳妆,为你打扮;也许就走在青石板的街巷里,打着一把油纸伞,像结着愁怨的丁香一样;也许就在河边洗衣淘米的浣女里,嬉戏的笑声,甜甜的,脆脆的,一下子钻入你的心扉里。

    不妨留下来吧,做一回河下人。千年河下的梦里,为你留一段故事,留一个情节。

    (本文刊于11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时题目改为《“慢城”河下》,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