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焦点人物:念斌沉冤得雪

腾讯图片2018-06-12 15:26:08

(编辑提示:点击播放按钮观看视频。视频时长7分47秒,建议在Wifi环境下播放。)

2014年8月22日,身着黑色T恤长裤和人字拖的念斌,结束8年的牢狱之苦,走出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在搀扶之下依旧步履蹒跚,没走几步便掩面而泣。


戴了六年多的脚镣突然被摘下,念斌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走路,走着走着就摔倒。手腕和踝关节变形,腿部肌肉萎缩,前列腺炎、严重脂肪肝、胃病和腰间盘严重突出,带着这些病痛,他入住朋友家,见到12岁的儿子,却发现他变得很内向,不敢讲话,害怕见人。


8年前的7月26日,位于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澳前村17号,开杂货店的丁云虾和房东陈炎娇两户人家一起吃饭,饭后6人同时中毒,丁云虾10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因抢救无效身亡。案发12天后,警方宣布投毒案告破:投毒者系隔壁杂货店店主念斌,动机系因被丁家抢了一包烟的生意而怀恨在心。


“念斌投毒案”在八年里经历4审10次开庭,念斌4次被判死刑,但他坚称遭公安刑讯逼供,3次上诉,最终福建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判无罪释放。


一起“冤案”似乎被平反,但有人认为念斌还无法摆脱作案嫌疑,这次宣判只是“疑罪从无”。真凶未查出,真相还无从得知,更加重要的是,八年来此案在念家与丁家身心留下了深重的创伤,伤痛之下的恐惧和愤怒无法轻易挥去。


身心煎熬的八年


投毒案发生前,念斌与邻居丁家两家交好,丁云虾弟弟丁豪还是念斌结婚时的伴郎。2002年,念斌有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谋生,开了一间杂货店,与丁家的杂货店挨着,之后更是办好签证,计划去罗马尼亚打工。


但2006年7月26日丁家中毒两人身亡后,念斌被传唤到刑警队协助调查,这一去成了改变他人生的转折点。念斌坚称,在平潭公安刑警队里遭到严刑逼供,并被要求从两条路里作选择,要么把这件事承担下去,要不全家都遭殃,把他老婆也抓进去。


念斌的姐姐念建兰,为拯救弟弟倾注了全部时间和精力,上北京找张燕生律师,跨省咨询鼠药专家,写材料需求帮助和上访。可2008年2月,福州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还是宣判念斌死刑,念建兰特别难过,看到念斌写了一封遗书,要变厉鬼去抓凶手,并托孤给姐姐好生照顾。


回忆起这八年,念建兰感觉就在一次次的绝望和焦虑中熬过来,无处发泄。念斌父亲弥留之际,未能等到儿子回来。母亲也因严重受打击,精神失常,经常午夜在外到处找念斌。今年春节前,母亲也未见念斌最后一面便去世。


冤案还是疑罪从无


与佘祥林案和赵作海案不同,“念斌投毒案”是因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做出的判决。因此,有人认为这属于疑罪从无,并不能完全为念斌洗白。


2008年开始介入此案的张燕生律师则反对这种看法:“案件到了今天很明显是一个错案,而不是疑罪从无了。这个案件已经到了没有一项证据能和念斌挂钩的地步。26份证据除了口供是他说的,其他所有的证据跟任何人都可以挂钩。”


念斌投毒案在张燕生律师看来是一个证据链破碎的案子,存在各种刑侦和物证的破绽和漏洞。死者死因到目前还不能证明是氟乙酸盐中毒,重要物证水壶到达检验单位之前,检验单位就把报告都做出来了,还有被剪辑过的念斌口供录像。警方进入现场后,曾迅速锁定了“重大嫌疑人”是丁云虾店铺楼上的陈姓邻居,从其家中搜出四包老鼠药和一瓶液体老鼠药,接受调查时,该人紧张致晕倒在地,浑身抽搐,但最后被排除嫌疑。念斌解释说:“为什么公安不查他?因为他家里有一个堂哥当县长。”


没有终点的恐惧与愤怒


念斌投毒案审理过程得到全国律师的声援,国内知名的刑事辩护律师如斯伟江,张磊,李肖霖都参与该案,律师团超过三十多人。几乎所有参加该案的律师都被受害人一方殴打和围攻过。案件每次开庭,念家人在法院前扯上横幅高调喊冤,丁家人则打出抗议念家律师颠倒黑白的横幅。双方见面常常恶语相向,甚至发生肢体冲突。作为受害一方,丁家认为网上舆论都偏向念家,媒体都在帮念家说话。就此次念斌无罪释放,记者试图联系丁俞两家人做深入采访,但因受政府阻挠而未果。


在终审宣判之前,镇政府八年来第一次派车接送念家人到法院,这被念建兰称为享受过的最高规格。当地政府同时在看守所、念家和丁家住所周边增派警力巡逻,防止可能引发的冲突。


无罪释放后,本来按照习俗,回老家要放鞭炮和披红布,宴请好友,但政府怕刺激被害者家属,早已做好工作,劝告念家暂避风头,行事多低调。况且老家房子早在八年前就被丁家和其婆家俞家人打砸过。无法回老家,住旅馆也不安全,于是暂时住在朋友家,同时对来访的媒体记者提供地址也十分谨慎,采访完的记者更是被要求分批离开,以防万一。念建兰甚至害怕手机被丁家监听,把电话卡都从手机拔掉。


念斌计划,未来要起诉刑警队严刑逼供,并申请国家赔偿。


“很希望有关部门来调查这件事,抓到真正的凶手。还我一个公道,还两个死者一个公道。至于国家再赔我多少钱,也永远弥补不了我内心的伤痛。”(视频/于维华 徐阳 撰稿/张慧聪 腾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