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轻熟女日记之三十不嫁》 41 前任风波 (下)

江北夜2018-01-11 18:00:29



“回不去的经历是回忆,应当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影响当下生活的回忆,那就不是回忆,是未了的情缘。”



《轻熟女日记之三十不嫁》


❁ 41 前任风波 (下)

【题记:恋爱时候,吵架总是赢的人,最容易变成爱情战役中的失败者。】

陆离一个人回到父母家里,虽然买冰水敷过眼睛,一进门还是被杨素敏感发现。

“你眼睛怎么了?”

“结膜炎。”

“怎么就你一个人?张弛呢?”

“他不来了!”

“怎么了啊?吵架了?”

“别问了!”

杨素见陆离不想多说,叹了口气,也不多问,招呼着吃饭。在饭桌上,她不停用眼神和陆长清交流信息。

“我和张弛分手了。”看着父母担心不解的模样,陆离干脆主动交代。

陆长清放下筷子说道:“会不会有误会?”

杨素也跟着点点头说:“其实,小张上午给我们打了电话,把你们吵架的事情和我们说了。我和你爸爸讨论了一下,觉得你们年轻人有时候吧,是有点多愁善感,没有深思熟虑,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不妥当。不过,他认错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

陆离睁大眼,问道:“什么?他给你们打电话?他怎么有你们电话?”

“好像是问的杨柳,说一直联系不上你,很着急。”陆长清回答道。

经陆长清提醒,陆离才想起自己电话没电,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杨素又说道:“这事儿呢,都冷静一下。在我和你爸爸看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也不能太冲动。”

“我觉得他在情感上背叛了我。我不能容忍一个男人和我在一起之后还和其他女人保持不清不楚的来往。”

陆长清放下筷子道:“小张说,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陆离瞪着眼,看着陆长清,情绪有些激动,“普通朋友?前任分手后真的可以做普通朋友吗?有过那么亲密关系的人真的可以变成普通朋友吗?想想都不可能!”

“我觉得陆离说的对呀,前任女朋友什么的,分手就分手了,怎么还能做朋友呢!这不是添乱嘛!”杨素赞同的点点头。

陆长清连忙咳嗽几声,提醒杨素不要临阵反戈,两人可是说好一起劝陆离的。

杨素看着陆长清尴尬的笑了笑,捂住了自己的嘴。

“前任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埋,他们彼此了解,还有感情基础,一不留神两个人旧情复燃,天雷勾地火,最后我就变成陪跑的了!反正这次我是不会原谅他的,你们就不要再说了!”陆离一脸坚决。

看着倔劲儿十足的陆离,陆长清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宝贝女儿啊,自小便是个有主意的人,决定的事情,谁都劝不回来,可是处理问题太过于决绝,不留情面,不见得是件好事。

一顿年夜饭吃得味同嚼蜡,陆离也没心情像往年一样陪着陆长清看春节联欢晚会,早早躲回卧室,蒙头蜷缩在被子里。从小到大,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她爱总这样。

平静下来,白天的事情像录像一样不断重播,张弛鼻青脸肿的样子一直萦绕在陆离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现在在做什么呢?离开她会难过吗?今晚是除夕,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这一天,她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和体力,睡意席卷而来,眼沉沉,心沉沉,窗外雨沉沉。

“陆离,张弛在敲门,我们开不开?”杨素走进陆离卧室,征求意见,生怕老两口做了决定惹得陆离生气。

“什么?他怎么来了?”原本半昏半睡的陆离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圆,“还真是阴魂不散。”

“已经在门外等了很长时间,又冷又饿,大年三十儿啊,挺可怜的!要不,见见?”杨素有些动容的劝着陆离。

陆离头一撇,说:“不想见,让他走!你们也不准再和他说话!让他走!好了,我要休息了!”说完,她把被子一拉,又钻了进去。

杨素看着自己一根筋的女儿,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这一晚陆离睡得并不安稳,噩梦不断。她梦见自己和袁波吵架,袁波暴怒,扬言要把SEG的牌子砸烂,她和汪书乔冲上去阻止,可是袁波力气很大,甩开两人,一拳一拳砸在SEG形象牌上,很快就把牌子砸得稀烂。

“陆离!陆离!陆离!”

“陆离,你开一下窗啊!我要见你!”

“啪!啪!啪!”

陆离蜷缩在被子里,睡梦里也眉头紧锁。

“天啦!陆离,你快看看,这是不是张弛啊?他怎么挂在你窗户外面?我们家是5楼啊!这太危险了!”杨素跑进陆离卧室,急得连连大呼。

正准备出门买菜的陆长清听见杨素的叫喊,立马跟着走进陆离的卧室,看见窗户外贴着表情狰狞的张弛,吓得手里菜篮子掉在了地上。

“小伙子,你别想不开!你先下去!危险!”

陆离被老两口的话瞬间惊醒,往窗户一张望,吓得尖叫一声,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

张弛抓住卧室外空调铁架,把头挂在窗户上,脸色发青,身体摇晃不停,感觉下一秒就会掉下去,“陆离。。。啊。。。我恐高啊。。。我。。。错了。。。腿。。。腿软啊。。。”

“妈逼的,你找死啊!”陆离的声音带着哭腔,一个箭步跳到飘窗上,打开窗户,伸手抓住了张弛的胳膊。见状,刚被吓坏的杨素和陆长清也赶紧上前帮忙。

这时候楼下已经聚集很多围观群众,议论纷纷,几个物管模样的人也急匆匆从远处赶来。

经过三人一番折腾,终于把张弛从窗外拖进了窗内,四个人都几近虚脱的躺坐在地板上。

过了好一会儿,陆离扭过头,用可以杀人的目光看着张弛,愤怒大吼道:“你他妈是疯了吗?不想活了你死远一点啊!爬我窗户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是5楼啊!掉下去你会死啊!你不是有恐高症吗?5米高都怕,这儿快15米啊!”

看到张弛疲倦的坐在地上,全身脏乱,脸上毫无血色,和平日里判若两人,陆离气得眼泪在眼眶直打转,心里心疼得不行。

张弛摇摇晃晃站起身,神情窘迫的说:“我,我是来给你道歉的,可是你一直不见我。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办法!”

“不用道歉,你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陆离冷着脸用力把张弛往卧室外面推。

杨素一下挡在张弛面前,“陆离,你干什么呀?你听妈妈说,你冷静一下。你看这孩子都急成这样了,大冬天,汗都出了一脸!”

“那又如何?”陆离头一偏,还是不想听。

杨素着急的一挥手说:“你这急脾气到底学了谁的?能不能好好听人把话说完!怎么这么固执呢!”

陆长清在一旁感触颇深道:“学的你啊!”

杨素瞪了一眼陆长清,转头对陆离义正严辞的说道:“张弛在家门口守了一夜,我觉得态度是到位了的。我们女人,可以任性耍脾气,但是要懂得见好就收,过了就是作,作着作着作没了,到时候可别哭。”

陆离心里又是一惊,看着张弛,开口问道:“你昨晚一直在我家门口蹲着?”

“嗯!”张弛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

“这么冷,你疯了啊!”

“不然,我能去哪里?我现在没有家人,只有你啊!”张弛动情的看着陆离,眼中波光闪动,真情流露。

一旁的杨素继续说道:“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生、父母养、父母疼?这人一辈子,谁不犯点错?只要知错能改就行!我和你爸爸这辈子,还不是磕磕绊绊,很多次都觉得快要走不下去,但是双方彼此包容珍惜,一进一退,也过来了。”

陆离听着杨素的话,再看看狼狈不堪的张弛,心一下就软了。她还记得前几天张弛告诉过她,他已经没有亲人了,这大过年的,一个人一定很孤单,结果昨晚还在门口冻了一晚上,今天又冒死爬窗户,这家伙真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我错了,陆离,原谅我这一次吧!”张弛上前握住陆离的手,表情凄惨,话语真挚。

“你哪里错了?是我错了才对。”陆离咬着下嘴唇,心里还有气不能消。

“不是,是我错了。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把果果的联系方式全部删除和拉黑了。本来我觉得像个朋友一样联系没啥问题,不过,你不高兴,那我就不联系,这根本就不重要。”

张弛情真意切的保证,让陆离心里的气也消得七七八八。不过,就此原谅,未免太掉价,她脖子一伸,说道:“这件事给我伤害太大,我没有办法轻易原谅你。”

张弛见陆离表情松动,即刻心领神会,“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只要你别生气了。”

杨素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对着陆离说:“见好就收。”

陆长清碰了杨素一下,板着脸对张弛说道:“小张,我女儿对待感情是百分之百的专一,所以她也希望另一半可以这么对她!谁要是做出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我肯定是第一个不干的。”

张弛连忙点头哈腰,“叔叔,这次真是误会!保证以后不会了。”

陆离看着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张弛,心里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下不为例。”

张弛马上点头如捣蒜,眼睛都亮了起来。上午一个人在家时候,他试想过,如果和陆离分开会怎样?他反复思考得出一个结论,这一次,他必须留住这个女人,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年少气盛,自尊心大过一切。有些重要的人在生命轨迹上只会出现一次,错过了,真的就是一辈子,即使以后再有机会相见,也时过境迁,处在不同的平行线上,不会再有交集。

在杨素的撮合下,两人也算是和好了。张弛特别有眼力见儿的帮着杨素做饭,又陪着陆长清下棋,一副中国好女婿的派头,把老两口逗得喜笑颜开。

室外鞭炮和烟花此起彼伏,阳台上的彩灯和灯笼一明一暗,电视里各种节目喜气洋洋,陆离这才感觉到了节日的气氛。她把准备好的红包,分别塞给了陆长清和杨素,谁知道,一会儿她又得到两个更厚的。

王楠在闺蜜群提议每人发一张全家福照片,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吴小白发的图片中她和妈妈、弟弟在一桌吃饭,菜式简单,背景简陋,灯光昏暗,三人一起害羞的咧嘴大笑却很温馨。

杨柳发的合照,是和姑姑、姑父,还有不争气的表哥在牌桌上大笑。这一家子,难得也和和气气,只是杨柳今年还是没有跟着向远回家过年,让其他人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徐思颖一个人跑去马来西亚度假,正在吉隆坡逛街,发了一张搞怪的自拍照。

王楠和父母在爷爷奶奶家过年,还有叔叔伯伯等一大家子,每个人都笑逐颜开,她脸上也是阴霾全无。

陆离把还没来得及洗手的杨素从厨房拉出来,再叫上在一旁磨磨叽叽的张弛,一家四口笑着拍了一张全家福。

看着这些照片,每个人都洋溢着喜悦,相信来年一定会万事如意,一帆风顺。

这晚,两人躺在床上,张弛从背后抱住陆离,头放在陆离脖颈之间,动情的说:“我们任何一方没有以前的经历,都会看不上对方,也不会懂得欣赏对方,所以,不要苛责从前。从前,已经变成了回忆。”

“回不去的经历是回忆,应当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影响当下生活的回忆,那就不是回忆,是未了的情缘。这种情况要么再续前缘,要么连根拔除,在我这里,没有第三种办法。”

“我选择连根拔除!”张弛轻轻亲了陆离一下,就像为自己的誓言盖章。

第二天起床,陆离把一本《执行力训练》的书丢给张驰。

张弛一边喊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口号,一边在书扉页签下了一张10万元的欠条,还用陆离的口红抹在大拇指上,郑重其事的盖了个手印儿。

“人家男女朋友闹矛盾和好只写保证书呢!”

“嗯,对于我来说,欠条就是保证书!”

“好别致!好棒!我。。。好。。。开心自己女朋友这么聪明。呜呜呜。。。”

看着欠条,陆离笑眯了眼睛,“干坏事儿成本很高吧?”

张弛一脸愁苦的点点头,“赔本儿生意,再也不想做了。经济制裁确实比武力震慑更加长远有效。”


笔者话:

今天第一次开“赞赏”功能,各位老爷、太太、公主、王子,记得给北夜君打赏哦!以后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点肉吃了!

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