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穿越到古代,竟然一被窝的都是男人,我还被绑住了……

星芒阅读网2018-05-08 15:53:19


星芒小说,点击关注更精彩哦!


二月初七,忌迁居,宜婚嫁。

苏府内外张灯结彩,一米见宽的红布从苏府内正堂一直铺到街上,上面撒着红纸,到处都是一派喜气洋洋。苏府门前一群孩童正在跑着跳着欢快地唱着歌谣,其他百姓也是围了个人山人海。今日,是苏家二小姐苏西辞与当今荣王爷大喜的日子。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响起,荣王风逸白一身红装婚袍,骑着高头大马向着苏府而来,他的身后是一顶精致的花轿,花轿四周红罗绸缎雕龙刻凤好不华美,花轿后面足足有三十六担彩礼,全部用红纱覆盖,显得极为阔气。

而在苏家的一处僻静的别院里,虽然门上也是贴了喜字儿绑了红绸,但是却显得极为冷清,房内只有一个喜娘和一个丫鬟,丫鬟玉雪一身红衣裳,满满都是笑意地忙来忙去,喜娘则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仔细去看还有一些鄙视:“二小姐,你脸上的胎记太重了,粉都盖不住,你还是带上面纱吧。”

苏西辞坐在铜镜前,小心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髻,以及贵重的金饰,然后看到自己左边脸上大片的红斑,本来满心欢喜的眼神突然黯淡了,她只是自卑地点点头,从一旁的托盘中拿起红色的面纱戴上,露在面纱外的一双眼睛清澈而又明亮。

嫁给逸白哥哥之后,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吧。

苏西辞面纱后的丑陋面容上,扬起一抹烂漫的笑容。喜娘看着她隐约的笑容,心中对这个瘦弱的女孩儿再也提不起来鄙视。父母双亡,如今连个操办婚事的都没有,看那样子一定是在想着以后生活就会变好了吧,唉,命非如此啊……

“荣王爷到了!快快出去了!”

听到小厮来喊,喜娘和玉雪都立刻忙了起来,苏西辞也立刻站了起来,却揪着衣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喜娘上前整了整她的衣物,心里暗暗为这个不幸的女孩儿叹了口气,面上却扯起了今天最真心的祝福笑容:“二小姐,到了夫家一定要遵循夫纲,相夫教子,贤惠持家。”然后为她放下了凤冠的垂帘。

“小姐出阁……”

苏西辞踏出了小院,却不知道前方等她的,不是举案齐眉,而是穷途末路。

风逸白在苏府门口停下,抬手示意队伍驻足,翻身下了马,大步走到苏府门前,看着迎接的苏府众人,却是袍袖一甩直接深鞠躬行了一个大礼。

站在苏府门口正准备对着行礼的苏家现任当家苏棣见此眸光一暗,面上却是大惊失色,上前几步将他扶起:“王爷万万不可,王爷这是做什么!”并且连忙要下跪行礼,却被风逸白打断:“苏大人!小王今日是向你赔罪的!”

“王爷何出此言啊,今日是王爷和西辞的大好日子,咱们不说这个……”苏棣的大夫人陈氏此时也是笑得花枝招展地想要缓解气氛,但是若是明眼人定然能看出她眼中的一抹得逞后的得意。

风逸白摇摇头,再度作揖对着苏棣道:“苏大人,小王知道今日是小王与二小姐的成亲之日,但是小王斗胆,其实小王深爱的,一直都是令爱连衣小姐!小王今日用这美轿红妆,求娶连衣小姐!”

苏连衣站在陈氏身后略带羞涩和难堪,她咬着下唇,只知道向后躲。风逸白的话音落地时,众人已经大惊失色纷纷议论起来,街坊百姓则是言论不一,但是这些嘈杂远远比不上苏家人身后传来的一声不可置信的声音:“什么!”苏家人连忙两侧分散,露出了三个人的身影。

捂着嘴巴但是眼中却满是惊愕的玉雪,有些手足无措但还是慢慢移到一边的喜娘。以及……

站在两人之中没有任何动作的苏西辞。

“二妹妹,你听我说,真的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我根本不知道会这样……”苏连衣一看苏西辞出来了,立刻莲步轻移过去扯住她的袖子梨花带雨地表示自己的清白。风逸白也上前几步,对着苏西辞一拱手:“二小姐,本王非你姐姐不娶,还请二小姐成全。”

“我说荣王爷怎么备了那么厚重的彩礼,原来是迎娶苏大小姐的。”

“苏大小姐沉鱼落雁,又温柔若仙,不愧是玄昌第一美女,她和荣王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苏西辞这个丑哑巴,赶紧滚一边儿去吧!”

“哼,什么第一美人,去勾搭自己妹妹的夫婿,还一副娇羞的模样,真不要脸!”

阅读全部故事,请关注星芒阅读网公众号回复书名或书号,最快更新哦。

百姓的言论都顺着风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苏连衣是又羞又气,眼泪不停地向下掉,而风逸白脸色也有点不好,只有苏西辞,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凭苏连衣扯着她的袖子哭诉。

“二妹妹……”苏连衣又娇弱地唤了一声。

这下苏西辞终于有了动作,她退后了几步,伸出手打起了手语,她身后的玉雪连忙对着众人翻译:“荣王爷,我只有一个问题,你说你非她不娶,那你到底有多爱她?”风逸白松开苏连衣,很是认真地回答:“本王愿意将本王的一切都给她,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包括当着所有人,让我再无脸面做人?”

风逸白皱紧了眉头,只冷冷地道:“请你成全。”

成全?听了风逸白的回答之后,她的肩膀开始微微的颤动,后来则是剧烈的抖动起来,随即一把摘下自己的凤冠,梳好的发髻被弄散,三千青丝落了她一肩。苏连衣有些惊恐,风逸白则是护着苏连衣向后退了几步,只有玉雪上前担忧地唤她:“小姐……”

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这是苏西辞在笑,在无声地笑,这个时候,这种笑容,却显得十分悲壮。苏西辞笑着笑着却落下了大滴大滴的眼泪,她伸手紧紧地揪住心口的衣裳,原本无声的笑也变成了无声的悲号。

突然,她口中吐出了一口黑血,将众人都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她也踉跄了一下,勉强站稳后看着那口黑血,所有的悲愤似乎都随着这口黑血喷涌而出,她发出了一声沙哑的类似兽鸣般的悲嚎,然后拔下自己头上仅剩的一支凤头钗,带着与这世间决绝的气魄,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那一瞬间,她突然看到了过往的自己。

她生下来就是哑巴,祸不单行,她左脸上,有一块很大的红斑胎记。但是尽管如此,父母还是十分疼爱自己。在七岁的时候,母亲带着还未出生的弟弟或是妹妹过世了,又过了五年,父亲病重也去世了。

但是她不认为自己是孤单单的一个,因为她自小就知道,她喜欢的逸白哥哥是她将来的夫君。她知道自己不好看也不会说话,但是她把一颗心都给了他,她一直以为,逸白哥哥就算再讨厌她,总有一天会被她对他的情意感动的。

终于,她穿上了凤冠霞披。

可是,那满眼的红妆以及华美的轿子,却是为了求婚她大姐的。

他说愿意给大姐一切,愿意为大姐做任何事,其实这些,也是她想说给他听的,可惜她是个哑巴。要是她不是哑巴,没有胎记,父母还在,自己嫡女的身份就足以配上他了吧。

幸好,现在都解脱了。

幸好,纵然她一切都是黑暗的,起码到了最后,死的灿烂……

她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周围是惊呼的人群,是急忙围过来的苏家人和风逸白,是痛哭流涕的玉雪,还有那边看着她满眼惋惜的穿着苍青衣袍俊美的公子,她都不在乎了。终于解脱了呢,丑哑巴,苏西辞。她微微一笑,闭上了双眼。

人群中穿着苍青衣袍的男子叹了一声:“这苏家小姐死得真是壮烈,可惜啊可惜……”“看够了么,去和他们会合!”站在他身旁身披着玄色大氅面色冷漠的男人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是,主上。”

心痛。

君楚恢复神思的时候涌上脑海的就是心口传来的痛感。她没有睁开眼睛,因为耳边有人低低的哭泣声,还有另一些嘈杂的声音。

就像是杀手中有王者一样,作为当今古武界隐世君家的当家,她自幼练习一身古武本领,堪称古武之王。她记得她刚刚作为教练去指点了几个杀手组织中的古武练习者,做私人飞机回国的路上发生了意外——有人恶意袭击她的飞机。无论是多出神入化的古武本领,在现代化的小型导弹面前都是无用。

可是按理说飞机被击中产生的爆炸足以让她尸骨全无,可是如今她却好端端能感受到身体的痛苦,实在不得不说是令人毛骨悚然。可是待她稳了心神之后,脑子里开始闪现出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的画面。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苏西辞。

苏西辞自杀闭气的时候恰巧是她的飞机被击中的那一瞬,飞机遇袭引发的强烈爆炸撕裂了那一方空间产生了时空缝隙,她的精神电波被空间吸力吸到了这个时空,正好附在已经死去了的苏西辞身上,才有了这出借尸复活。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命中注定让她穿梭时空重生,她就不可能再自杀一次,根据苏西辞本身的记忆来看,世人都说苏家三小姐是丑女哑巴又一无是处,巴不得她早点死?呵,那她偏偏要好好活下去给所有人看看。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或直接聊天对话框回复2051或书名《嫡女江山》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