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第四章身外化身,紫府天心五神雷

二八少年2018-01-31 17:05:07

  第四章身外化身,紫府天心五神雷

  九州之地,由于龙脉的孕育,自古就是寰宇中心。

  练气士一脉,除去那些元神大成,领悟了天地元诀,五行极变的绝顶高手,其余人想要修炼,都无法逃脱法侣财地四个字。

  自上古人道出现火光之后,九成九的练气大能都将自己的道统留在了九州之地。而随着人心的变幻,岁月的流逝,练气士之中也开始渐渐的分出了门户之别,最终在诸子百家之后,形成了三教九流。

  其中儒门教义经过历代先贤的努力,自汉之后,在大部分的历史之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而除去随世而转,秉承天命的教义之外,这诸子百家之首的高手也是层出不穷。

  孔孟两位圣人不去说,之后的董仲舒,张载,朱熹等,都是一时人杰,内外功圆满,心境平天下,飞升而去的天仙大圣。

  当然了,儒门虽然在武帝之后,主导了大部分的岁月长河,人心变化,但另外齐名的释道两教,也非等闲势力。

  尤其是道门,乃是天帝道统,与儒门轮流主导着王朝演变,山河社稷。不过道门的练气士,对于飞升的执念远超儒门,一心想要上天去见天帝祖师爷,因此对于世俗王朝的影响力,要略逊色一筹。

  最后的释教,原本是化外胡教,在汉时传入九州,但无论西天哪位大圣佛祖来传教,都免不了被儒道两教的高手抽一顿,只能灰溜溜的在两教不重视的藏地立下道统。

  但该教的释迦摩尼不愧是融合过去现在未来三大劫,无量光,无量寿境界的外道第一人。在儒道两教的压制之下,硬生生的借助天命气数,在五胡十六国时候,破开了两教在中原的封锁,立下了禅宗。

  随后经过千百年的努力,终于在南北朝时候,如儒道并肩,超越九流,跻身大教。

  释迦摩尼挑选的时机非常好,都是天帝一世轮转圆满,飞升归天界的缝隙。等到后来伯邑考再次降世之时,释教大势已成,又加上出了一部化胡经拍他马屁,也就随其去了。

  而九州之地除了三教九流这些被天地认可,哪怕是改朝换代,都无法动摇香火势力的练气士之外,还有左道旁门。

  虽然也有神通广大之辈,但却不为朝廷所容,人人喊打,名声极臭。

  左道之中,排在第一位的,自然是长白山摩天崖黑山老妖居住的七杀魔宫。

  哪怕是各大派高手再怎么咬牙切齿,再怎么吹嘘自己的祖师,从上古轩辕黄帝时期在南岳祝融峰练火的一代老妖开始,这黑山老妖一脉就是练气士之中最为强势的一脉。

  而在七杀魔宫之下,就是那那虚无缥缈,秦陵之中的祖龙魔殿了。

  其余南海黑迦山魔龙宫,云贵十万大山天蚕岭赤蛊山寨,湖北云梦泽中的楚城,苗疆深处的盘王寨,五台山邪剑宫等等,也都有元神大成,甚至渡过天劫的练气高手。

  其中,鬼王曹操的的铜雀魔宫,也能排上号。

  这位一代雄主,身前就武功盖世,神通惊人,三国争霸之时,眼见要统一天下,却因与地仙左慈比拼仙法,中了仙咒,肉身崩溃,元神枯竭,无奈之下,只得转修鬼道。

  由人化鬼,曹操一身法家神通俱废,只能以鬼入魔,修炼他化自在秘典《波旬天魔经》。

  这门中央魔教的至高大法,每过三百年,便有一次死关,直到九转后,凝炼天魔躯体,与密教大日如来元神一般,显化自在天魔主波旬元神,能有天魔种种神通,来不知其所自来,去不知其所自去,无迹可寻,厉害无比。

  三百年前,曹操八转功成,虽然天魔经未大成,但隐隐已有魔主元神出现,自负已经是天下无敌。与黑山老妖的一条元神在北邙山大战两天两夜,群鬼震惊,但最后,曹操还是被黑山老妖以朱雀七杀火毁去了刚刚凝聚的天魔元神,躲进铜雀魔宫之中,发誓要修炼成九转,再一雪前耻。

  而明日,便是天魔大成之时。

  邙山之南,处于千里之外的南阳伏牛山,一座高峰上并肩站立了两个道人,一人灰须灰发,相貌潇洒,活似神仙卷中的吕纯阳祖师。

  另一人方脸大眼,身穿八卦紫金衣,异常华贵,手持一柄玉拂,有道人的出尘,亦有一方之主的威严。

  “天尘真人,时辰就是明日吧?”

  紫金衣的道人看着与往昔一样,雾霭蒙蒙,幽深莫测,似乎通往无穷黄泉的北邙山鬼气,不由得眉头一皱。

  “以贫道算计,这鬼王的天魔经,就在明日九转功成,凝成那他化自在天魔化身。怎么,张天师还信不过我昆仑的先天易数吗?”

  听了这句话,张国祥连忙摆摆手,开口解释。

  “真人误会贫道了,皇上既然下旨让我们两教联手镇压鬼王,那么自然是信得过你我的本事。只是我天师道的五雷困魔大阵要想催发到极致,需要提前引发,汲取虚空大气蕴涵的游离雷霆,因此才有此问。”

  姬博弈听了这话,轻轻点头,面露恍然,微微带着歉意。

  “正午之时,就是劫数降落之际,不过曹操天魔大成,就会引动天象变化,那时天师发动五雷神珠正当时已。”

  儒道两教的高手众多,但对于左道旁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经过千万年的岁月,三教九流和旁门左道的练气士都已经形成了默契。

  左道练气士只要老老实实缩着,不出来伤天害理,基本上就不会有正道来找你麻烦。

  这北邙山是曹操的地盘,他生前为法家高手,入鬼成魔之后虽然是左道,但也算是约束了五峰万鬼,而且手下有一群随他征战天下的大将猛鬼,并不好惹。

  这一次若不是朝廷下旨,天师,昆仑两道也不会倾巢而出,来啃这左道之中的硬骨头。

  明朝积弱已久,国家财政匮乏,缺钱少粮,万历皇帝不知道听了哪方的建议,把眼光放到了这北邙山墓穴的财宝上来,想要借助这些古时埋下的王侯陪葬品补充国库。

  作为摸金校尉的祖师爷,曹操死后被挖坟,也算是一饮一啄,因果报应。

  至于姬博弈和张天师之所以会领旨,除去这是皇帝的命令之外,更因为两人想要夺取曹操这千年苦功凝成的天魔元神。

  当然了,名义上,自然是替天行道,降妖除鬼。

  毕竟他们是正派人士,夺人修行的名头,不好听。

  转眼第二日,还未到正午,整个北邙山突然乌云滚滚,狂风呼啸,天昏地暗。

  “曹操天魔经大成了。”

  不需要姬博弈提醒,见到如此天象变化,张国祥双目猛然迸发雷芒电极,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碗口大小的紫金球,照得周围紫光烁烁。

  “这就是‘五雷神珠’吗,天师道不愧是靠五雷正法起家的道统,单以杀伐威力而论,我的造化金丹都要逊色。”

  五雷神珠,乃天师教中人采集白银,铅,巩,箔,锡等精华以符法在丹炉中铸成,然后以五雷法祭炼得灵通,能大量聚拢空气中蕴含的雷霆精气,更有许多破魔妙用。

  五颗齐出,配合阵旗,能引天雷,抽地脉,化作无上降魔大阵,威力无比。

  三天之前,天师,昆仑两教的长老已经带领门人弟子去扫荡盘踞在北邙山东西南北四个老鬼,随后各布置一颗,吸雷霆,合山势。

  现在只等天魔出世,张国祥引动手中的主珠,截断曹操逃回老巢的退路。

  北邙山西峰,白裙古剑的秦良玉看着那极高的空中,电蛇闪动,闷雷翻滚。感受这最接近天道的莫测伟力,一向冷艳的玉容之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敬畏。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穿玄色劲装,蜂腰猿臂的青年不断忙碌着。他双手托着一粒碗口大小,银光闪闪的大球,身边立着五面绣有风云雷电的小旗,一道道刺目的电芒在绕着整座峰顶,不断闪烁明灭。

  一股足可以轰山裂地的可怕力量开始凝聚,通过银光大球,笼罩了整座北邙山。

  此时天上已是黑压压一片,酒杯大的雨点,密如花炮般打将下来,北邙山茂密阴暗的树林受了风吹雨打,响成一片涛声,如同万马奔驰。

  天上闷雷一个接一个连响,轰轰滚滚,震耳欲聋,雷越大,雨点也就越大。到了最后,倾盆下来,仿佛天上有人用瓢泼,地面到处都是泥浆飞溅,五六丈之内哗啦茫茫,景物不见。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天上震动,地面也同样震动,让人感觉下一刻,天就要崩,地就要塌。

  “这就是天劫吗,难怪师父修成造化金丹,也不敢轻易引发。”

  就在秦良玉这样想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声音,有人以绝大法力千里传音。

  “鬼王曹操正在地底聚集天魔元神,施展九转变化,此时已经引动九天雷劫,随时都可能降下,尔等不可妄动,都上主峰,看中央情景,只要魔气一显现,立刻运转五雷大阵。我与天尘真人元神立刻赶来。”

  西峰驾驭雷珠的正是这代天师之子,张啸天。他听得自家老子的声音。不由得面露一喜,张开眼来,但看到秦良玉身边,身穿明皇缎子,手持穹荒青龙旗的年轻人,不由得脸皮一抽。  

  就在这时,天崩地裂一声巨响,大地苍茫都猛的一颤,随后一股强大到几乎无边无际的凶霸气息从北邙山大地深处弥漫上来。

  下一章飞剑之道,白光起处人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