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只有农村人知道的"一阉二补三吹四打",城里的你见过么?

新鄱阳2018-03-12 14:24:49

 提醒:点上方新鄱阳”即可关注我们。

鄱阳地区,旧时具有农村特色的工艺要数“一阉二补三吹四打”。 阉是“阉鸡”、补是“补锅”、吹是“吹笛”、打是“打铁”。 旧时“阉”的手艺排在第一位,阉之所以被排在首位,是这种手艺投入小收益大。因从事打铁手艺就没有前三者好赚钱而且又是苦力工,所以打铁的行业被排在第四位。


一阉:阉鸡


在以前的鄱阳农村,“阉”是一门谋生的好手艺,从事这一行业的一般都是男人,而且是青年或中年男人。他们靠一把刀吃饭,为农村人阉鸡、阉猪、阉牛。四方八邻的,也许就出那么一个。


阉猪的工价高,时间较长,约要20分钟。因为猪的力气大,要两个强壮的人帮忙才能给猪做阉割手术。阉鸡一个人可做手术。



鸡有雄、雌之分。雄鸡又叫公鸡。但雄鸡一般长到一斤多重的时候会开始发情,这时就可以阉割了。


阉鸡的师傅抓了一只公鸡后给它吃了几粒消炎的药后就开始“手术”了,只见在鸡胸部拨了一些毛后就用锋利的刀划了一口子,用扩张器将小口扩开后,再用棕线勾子勾着鸡腰子并来回拉几下,把腰子与鸡的其他内脏分离开来,就用一小而长的钢匙取出了腰子。


接着把另一个腰子用同样的方法取出,再松开固定器,“手术”就完成。整个过程大约不到5分钟就完成。


二补:补锅


在鄱阳地区,家家户户的厨房,都砌有一个大灶台,灶台上一般有三个黑黢黢的铁锅:大外锅用来煮粥炒菜,大里锅用来烧水,小圆锅是焖红薯的。


有道是“逢山必有客,无客不居山”,那时山区草木繁茂,干芦萁和干树枝是主燃料,铁锅用不上几年,不是被火叉叉出个小洞,就是被铲子铲出个小眼,要不就自然剥出个小缝。当时条件差,要买一口铁锅并非易事,所以一般人家的锅破了,都要补。



补锅师傅一般要在天刚亮时就到达当天要做工的村庄,进村后先寻找一个地方把补锅工具安顿好。


然后是走家串巷地悠悠是唱“补—锅头—哦—”嘹亮的嗓音绕梁不绝,惹得一帮婆婆媳妇忙着找出破锅烂盆,走在弄堂里,锅碗瓢盆乱响乱碰,酷似一支五音不全的打击乐队。


附近玩耍的“细伢子”(孩子)们也“呼啦”一声把摊子围得水泄不通,十分热闹。



补锅时,先把碎铁放进坩埚,然后放进炭火里,不停地拉扯风箱鼓风。


待碎铁熔成铁水后用一条特制的小泥羹,舀上一勺如墨豆般大小的“水珠”,放在一小方块厚布片上,然后趁热把这通红的“铁水珠”伸到锅底的裂口处,往上一托,还是液状的铁水便从裂口中挤了上来。


另一只手则拿着一个用烂布卷得很实制成的拇指般大的一小截布条,把上面的铁水往下压。


这样,一“照”火就补完了。



锅补好后还要检查,师傅将铁锅对着阳光,如有光线透过,说明锅没有补好,当然要再加补一次了。最有效的检验方法是把水放进锅内,如果水不会渗透到锅背,说明锅已补好了。


补锅师最后一道工序,是把补好的锅送回每个户主,向户主收钱是根据锅的爆裂长度来计算。有些人给现金,有些则是用家里剩余的大米抵用。


三吹:吹笛


在旧时吹笛人被乡亲尊称为“乐生”,是一个备受尊敬、很受欢迎的行业。


一支乐队(吹打佬)要五个人,一人打鼓,两人吹唢呐,一人打钹、一人敲锣,打鼓的是乐队的指挥,大家要配合默契,讲究“鼓板分明,粗细结合,高昂悠扬,音乐协调”,这些都是八音最主要的乐器,也是鄱阳人非常喜爱的一种传统乐器。


唢呐手(吹笛人)们还根据自己的吹奏实践,编成了众多的唢呐曲牌。据调查,唢呐光是传统曲牌就有280多个。



鄱阳人婚娶、丧葬、庆寿、庙会、乔迁、开张剪彩必请“吹打佬”。以婚娶为例,整个婚嫁过程一般只请两次。一次是送抬盒,一次是迎新娘。


送抬盒时,男家请来的吹鼓客便吹着唢呐打着锣鼓在前面引路,抬礼盒的青年小伙子称为“青郎”,除了领头的是结了婚的,其余的青郎全部要为未婚的青年。


他们排成一路在后面跟着,送抬盒出村头,主家要放炮仗欢送。他们吹着唢呐来到女方村口,女家听到唢呐鼓乐声,马上出村迎接。


鞭炮响,抬盒进屋,里边也是宾客满堂的。男方青年放下抬盒,女家就请舅公或哥嫂开盒验礼,男方备有开盖封包酬谢开盒之人。女方的长辈随客人验看、接受了礼品后,又要给男方返添礼品,俗称“添箱”或“回礼盒”。


大家谦让、致谢一番,回礼添箱完毕,送抬盒的人便在女家吃午饭,然后再吹着鼓乐告别女方回到男家。唢呐来去,鞭炮迎送,这样既增添了喜庆祥和的热闹气氛,又给送抬盒的队伍壮了行色,真是十分有趣。


四打:打铁


早些年,每一处圩场或村庄街市,都有一至数间铸造铁器的打铁店,一年到头,由早至晚,可听到“哋它”的风箱声和“叮当”的打铁声。


打铁过程中,铁匠师傅把裁切好的铁料埋入烈火熊熊的炭堆里,把铁料烧红。炼煅时,师傅左手举起小锤捶煅;站在对面的徒弟,在师傅的锤声指挥下,有次序地举起大锤捶煅。打至铁料由红变暗后,再重新放进炉里烧红,如此反复,最终煅成大小弯度不同的铁具,诸如锄、刀之类简单器具。成形后,再次烧红,浸在水池里冷却,或者埋入炉渣灰让其自然冷却,末了,再用磨刀石打磨,以求锋利。



打铁虽然流程简单,其难度就在于把握不同的材料、火候与淬火(冷却)的时间。一个铁匠如果没有一手过硬的淬火功夫,是难以维持生计的。此外,还需要忍耐高温,随时小心以免被火花烫伤。



打铁是苦力工。下面的山歌是打铁师傅的生活写照:打铁师傅真可怜,整天围在火炉边;一头一面乌紫色,裤裆湿透汗淋淋。打铁师傅真勤劳,日做夜做背都驼;脚酸手软提唔起,打铁手艺真难做。


随着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这些农村老行当正在不断地消失。或许十年后,甚至几年后,这些流传千百年传统技艺即将彻底地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