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周末故事 | FM:一场江湖式的复仇——开枪前,我多希望他能承认他的罪行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2018-05-07 11:09:34

来源 |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微信号sdjiancha)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说罢,朱宏宇从腰里掏出了枪,又把衣服拉链一敞,露出假的“雷管”,这时屋里的四个人谁都不敢乱动,朱宏宇就把另外仨人绑起来,拿着枪走到了王晋跟前……


1




临近春节,朱宏宇所在的农村信用社正式放假,购买年货之余,他会在街头和同事邻居打打牌,消磨一下时间。


朱宏宇至今还记得,1992年的冬天格外寒冷,说出的话都带着雾气,但那年的街头却也格外热闹,大家都笑着、闹着,鞭炮声、叫卖声不绝于耳……而这些,也是后来他逃亡多年中,对家乡最后的记忆。有时他在想,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还是那个信用社的小小出纳,一个普通,却也体面的人。但从接下来发生的事开始,他的生活在短短几天内轰然崩坍,他从90年代的一名正式工,变成了杀人逃犯。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想起来了吗?你老婆给你说那事儿的那天,还发生了什么吗?”


朱宏宇的回忆被打断,他睁开眼睛,看着提审他的案件办案人,恍惚了一下。很快又缓过神来,点了点头。


省院公诉二处综合指导组组长:任永胜


他在打牌的过程中,被一个叫张峰的人揍了。这人和他是同事,但平时关系就不是很好,这次又因为一个很小的事起了冲突,挨了揍。


回到家后,妻子袁莉一眼就看到了丈夫脸上的伤,她慌忙拿开朱宏宇试图遮着的手,心疼地问着“你这伤是咋弄的?你和人打架了?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妻子一连串的关心让朱宏宇的心情变得晴朗起来,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装作不以为然地说道:“嗨,不碍事儿,就是张峰那小子,找事儿”看到妻子不放心,他又特地安慰她:“真没事!下次我注意一点!”说完,朱宏宇就自顾自地去厨房洗手盛饭,没有注意到妻子紧锁的眉头。


吃饭时,只见袁莉一会儿拿着筷子迟迟不动,一会儿又眉眼低垂似乎在想些什么,看着妻子如此反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朱宏宇忍不住询问她究竟怎么了。这一问不要紧,袁莉积攒的委屈、痛苦、愧疚一股脑儿的涌上心头,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从妻子断断续续的言语中,朱宏宇听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与愤怒的事情。

任永胜

根据他妻子的诉说,她看到丈夫被打,就理所当然认定这是王晋的授意,当时她就想“人已经被王晋糟蹋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他们,还要为难她老公呢”?所以袁莉就把一年前王晋强奸她的事情告诉了丈夫。


袁莉对丈夫说,当时他去潍坊考资格证,他的领导王晋曾到他家去百般纠缠,最后趁他不在家,强奸了自己。事后又威胁她说,你如果把这事说出去,我就让你俩下岗!


当时的屈辱和无奈再次涌上了袁莉的心头,看她坐在一边哭泣,朱宏宇的心都碎了,他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就在他想要冲出去找王晋理论,让他去公安局时,袁莉一把拉住了他说:“你别去!你看,咱也没啥证据,你这样去了,万一公安局不认,咱俩的工作也就丢了,那我这么久的委屈就白受了?我就想着咱们俩能好好的,安安稳稳的过下去……”


袁莉的话让朱宏宇更加难受,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漂亮贤惠的妻子在过去的一年里竟然忍受了这么多的屈辱。就在他思索着该如何解决时,接下来发生的事儿更让他难以接受。


任永胜


他的领导王晋让朱宏宇去当地一个很偏远的信用社工作,然后还以工作调动为由,收回了他们夫妻俩现在住着的房子,也不给他重新分房子,也就是说他们一旦搬离,就没地方住了。


2


朱宏宇万万没想到,因为妻子被强奸的事,他还没去找王晋理论,王晋却反过来如此刁难他。素来老实的朱宏宇气的身体发抖,他恨他,恨他的厚颜无耻和欺人太甚!一怒之下,朱宏宇将王晋告到了上级领导那里。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任永胜


朱宏宇给领导反映了王晋对他的所作所为以及对他妻子的所作所为,但领导却婉转地告诉他,像这种案子你要报警,他们管不了,但因为距离他妻子被强奸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的时间,所以估计警察也很难定他的罪了。而至于王晋刻意刁难他、挤兑他等行为,他们会继续调查,让朱宏宇先回去。


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看着王晋得意的脸,朱宏宇算是看明白了,他们,都是一伙儿的,而自己的老婆,也让人白欺负了!气到极点的朱宏宇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让王晋这个卑鄙小人认罪!


那么,这个原本老实巴交的男人究竟会用怎样的方法,来与王晋抗衡呢?从他做出决定的那一刻,他就开始暗自准备了。


任永胜


朱宏宇想要找王晋报仇,他前思后想,觉得枪是最有力又最有效的方式。于是在1994年春天,他到小商品批发市场买了两把发令枪和一把钢珠枪及子弹。买回来之后他反复试验,又觉得威力不够大,就把发令枪的子弹头上安上钉子尖头。


改装好后,朱宏宇就反复在单位的院子里用枪打石灰墙。如果那段时间有人细心一些,就会发现墙上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坑,和朱宏宇神秘的身影。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直到那一天的事情发生!


任永胜


朱宏宇在行动之前,可以说准备的很充分,首先是在工具上,当天他兜里装了两把枪,腰里别了一把枪,还带了假的“雷管”以及一些绳子。


除了作案工具准备周全,朱宏宇也想过自己的“未来”。


任永胜


朱宏宇供述说,他没有把这个计划告诉妻子,在准备做这事之前,他让妻子先去姐姐家住,自己来解决。在去之前他做了两手准备,如果王晋能够承认他强奸袁莉的事儿,那他就把王晋扭送到公安局报案,但如果他仍然不承认,那他就要和王晋拼命了。


因为不服王晋的安排,朱宏宇不愿意去那么偏远的地方上班,更不愿搬离他们唯一的房子,可这一天一大早,房东又来催了,限他今天必须搬走,不然就直接换锁!实在没有退路的朱宏宇觉得,是时候与王晋做个了断了。


租了一辆货车,朱宏宇搬走了家里有用的家具。这时是上午9点,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可朱宏宇却觉得,自己的一生都要过完了。他没有留恋,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再也不属于他的家。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他会去哪儿呢?


任永胜


朱宏宇先是开着车来到河边,将没用的家具都扔进了河里,又到他姐姐家,把一些必要的家具安顿在他家,就去单位准备找王晋算账。


另一边,起床后的袁莉不知道为啥,心就一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赶忙给丈夫朱宏宇打手机,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丈夫一定是出事了!

3



1994年4月27日下午4点多,朱宏宇带着三把枪来到了他工作的信用社门前,没有一丝犹豫,他大步迈进了王晋的办公室。


任永胜


一推门,他发现屋里有四个人,王晋和其他三个同事也在。他就把屋门一关,说正好,你们给做个证,这个畜生强奸了我媳妇儿。


说罢,朱宏宇从腰里掏出了枪,又把衣服拉链一敞,露出假的“雷管”。这时屋里的四个人谁都不敢乱动,朱宏宇就把他们仨人绑起来,拿着枪径直走到了王晋跟前。


任永胜


朱宏宇其实一直是希望王晋能承认的,一个是因为他原本是那种性格很懦弱的人,只要不欺负的太过分,他都逆来顺受了,再一个就是因为他也知道杀人偿命,一旦他把王晋杀了,自己也会死的。


看着愤怒地要来讨说法的朱宏宇,王晋反而冷静了下来。根据朱宏宇的供述,王晋当然坚决没有承认强奸一事,反而反咬他一口,要报警抓他。


眼看着想让王晋亲口承认是不可能了,朱宏宇的心乱到了几点,也凉到了极点。


任永胜


他拿着枪让屋里的其他三个人都站在办公室里面的西南角,然后质问王晋自己去潍坊考试的日子他都干什么事情了,王晋一直说记不起来。这时,他就朝王晋的头部打了一枪,看他倒地后又朝着他头部开了一枪。打完后朱宏宇起身给那三个人说“这个王八蛋那天把我对象强奸了”,结果这时王晋躺在地上说他冤枉,他看王晋还能说话,就又冲他开了两枪,直到王晋不动了。


王晋死了。报了仇了朱宏宇却并没有轻松的感觉,他茫然的看着手中的枪,忽然意识到屋里还有另外三个人。担心事情败露,他用绳子把他们和假雷管绑在一起,用抹布堵上他们的嘴,跳窗离开了。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逃,是朱宏宇此时唯一的想法。他飞奔着回到姐姐家,看到跑的气喘吁吁地丈夫,袁莉的心无比慌乱,不等她开口朱宏宇便急匆匆地问道:“我把王晋这畜生给杀了,警察迟早会找上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逃?”听到这话,像是有一颗炸弹在袁莉脑海中爆炸,她有无数个问题想问,可时间却不允许她问,她只知道,丈夫在哪,自己就要在哪!于是半个小时后,两人背了一个灰色的双肩包,离开了家乡,也离开了年幼的儿子。


4


当警方再次查到他们的踪迹,已是14年后了。

这14年他们都躲到哪儿了?为什么始终没有被发现?既然这么隐蔽,这一次,又是如何露出马脚的呢?

任永胜


当晚他俩逃出来之后一路南逃,做车来到了江苏徐州并在此扎根落户。因为当时的监控、实名制等等都不完善,所以搜查起来有很大难度。这14年里,他们不敢去人群聚集的地方,不敢在一个地方工作很久,不敢与人起冲突,就把自己当成空气一样小心翼翼地活着。


日复一日,14年来他们饱受思念之苦,一直过着颠沛流离,躲躲藏藏的生活。从一个有正式工作的出纳沦落为修鞋匠,从原来窗明几净的房子变成了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甚至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从没有回过一次家,看过一次儿子。可就是这样艰苦又孤独的日子,却更加坚定了两人的感情,14年中,他们竟没有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这恐怕是很多平常夫妻都很难做到的。

为了生计,他们在徐州一个村子做起了修鞋的工作,一来是技术要求低,二来不用和人长时间交流,比较低调。但事与愿违,一个女人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好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

任永胜


在他们摆摊修鞋的对面,有一个洗衣店,店里的老板娘孙莲因嫌他们把摊儿摆在自己店前,影响自己生意,就一直找他们的事儿。


为了不引人注意,朱宏宇一直忍气吞声,起初还试图好好与她沟通,但这个女人每天都指着他鼻子骂,每次朱宏宇不是唯唯诺诺地躲到一边,就是好声好气地给她道歉,看到这种情形,孙莲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任永胜


有一天,因为一个小事,孙莲叫来他丈夫把朱宏宇揍了一顿,后来110来调解之后,孙莲一家陪给朱宏宇一些医药费和补偿款。


赔了钱的孙莲可咽不下这口气,愈发的变本加厉。这天,朱宏宇一出摊,她便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巴掌打掉了朱宏宇的眼镜,还掀翻了他的修鞋摊。看着他平时当宝贝的工具洒了一地,眼镜也摔得裂开了缝,耳边还一直不断地传来孙莲的咒骂声,当听到孙莲说“你这个男人可真窝囊”时,朱宏宇再也忍不住了,他拿了一根铁棒就朝孙莲和他丈夫身上砸去…… 

任永胜


打起来之后朱宏宇就逃跑了,警察来了之后了解完情况,就把他妻子袁莉带走了。后来公安机关意外发现,朱宏宇竟是一个在逃的杀人犯,自此,他的行踪才正式暴露。


因为朱宏宇逃跑了,他和妻子的案件事实需等朱宏宇到案后才能定案,所以公安局决定对袁莉取保候审。但袁莉后来的行踪,却又一次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任永胜


放出去后她就在汽车站开了一个小店卖卖饮料,就这样持续了3个月,忽然有一天,她在没有和任何人交流、没收到任何暗示的情况下,关掉了小店去了青岛。


虽然对袁莉的用意一时摸不清头脑,但案件承办人认为,这其中一定有猫腻!经过分析,办案人员果然在袁莉的青岛落脚处发现了朱宏宇的身影!

成功将他们抓获后,这个疑问始终横在案件承办人的脑海中,莫非在侦查人员的重点监视下,朱宏宇给袁莉偷偷传信儿了?那又是在什么时间、有那个什么方式传信儿的呢?

任永胜


后来袁莉在供述中提到,她和朱宏宇在很多年前曾经有过约定,如果一个人很长时间找不到另外一个人,那么,就去当地的汽车站等他。在朱宏宇逃跑后,袁莉忽然想到了这句话,就想去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遇上了朱宏宇。当时他们俩使劲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约定在青岛一个地方见面,就有了后来的事情。


朱宏宇和妻子结束了他们长达14年的逃亡生涯,如今被捕入狱,水落石出,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而14年前,随着王晋的死亡,袁莉被强奸与否的真相却再也无法公布于天下。

任永胜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朱宏宇与王晋之间因为打牌产生的纠纷被人殴打,继而矛盾不断加剧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本案属于同事之间因矛盾纠纷所引发,与发生在社会上针对不特定对象的其他恶性杀人案件有所区别。朱宏宇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杀人事实,具有悔罪表现。最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了改判朱宏宇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时对其限制减刑的终审判决。


你可以说,这是一个“老实人”的悲哀,欺压之下,以决绝地、一命换一命的方式复仇;你也可以说,这是一个“不懂法”的人的悲哀,被强奸后,没有第一时间保留证据、报案,而是自己去要证据、找凶手,酿成惨剧;又或者是一个“不懂得自我保护”的人的悲哀,当自己被抢指着时,面子、脾气、甚至尊严,都不如生命,来得重要。但是,在这里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想告诉大家的是,当面对生活中的劫难时,爱情并不是可以冲动犯错借口,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以一种更安全的形式展现在对方面前,而不是铤而走险,更不是一起亡命天涯。

如果动手前朱宏宇可以想起他曾对袁莉以爱的名义许下承诺,许下的给她一个温暖的家,让她从此不必再漂泊,那么结局也许就会不同。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不能后退,朱宏宇江湖式的复仇结束了,以他自己的生命和家庭的幸福付出了代价。


(注:本案中除办案人员外,其余皆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撰稿|王蓉蓉、刘璠

播音、制作|刘璠


往期精选


【周末故事】FM:深夜,第三次敲门……

周末故事FM:夜探殡仪馆——藏在死亡背后的黑手

周末故事FM:嫌疑犯X的现身——“捕捉”你的心

周末故事FM:为什么他没喝酒,血液酒精含量却超过醉驾标准?

周末故事FM:“加我微信,小窗私聊”

【周末故事】FM:来自“地狱”的搭讪

【周末故事】FM : 包容真的可以杜绝犯罪吗

【周末故事】FM:越是单纯,就越能激起他们强烈的犯罪欲望

【周末故事】FM : 他本不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