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八月桂花香

剑人show2018-04-15 14:11:39

   15的月亮又圆了,丁村里面家家户户的门口挂着两盏大红色的灯笼,村里的孩子们拿着烟花和鞭炮四处追赶者,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把丁村老贵家的小狗“乖乖”吓得躲到了床底。老贵把热饭锅下的柴火添了添,去床底下把乖乖哄出来仅仅地抱在怀里,慢慢地等鞭炮声褪去了,老贵这才放下乖乖。


放下了乖乖,回到灶旁。老贵突然地拍了下脑袋,然后起身小心谨慎地锁好了门关紧了窗户,出门前再三地检查了一遍才出门。没几步路,老贵就来到了街上的小商店。精明地店老板王姨一看有客,热情地迎上去搭讪:“哎呦,这不是老贵吗?稀客啊,中秋大过节的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要买东西啊?”


老贵装作没听到,听到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便不搭。一看他不说话,这王姨心里搓了一小团火,又接着拿出与隔壁孙姨的相互怄气的架势酸老贵:

“你那两个宝贵闺女今年又没有回来陪你过节啊?”。

老贵东瞅瞅,西看看,依然没有回答。王姨内心骂着:你个木头疙瘩,你活该老婆跟别人跑,两个女儿也跑了。老贵像以前一样买了四块月饼,什么也没说转头离开了小店。

回到家里,老贵又在灶里添了添火继续热饭,突然门口有人敲了敲门,原来是同村的田月娥。已过半百的老贵自从老婆孩子跑了之后一直单身,可是他慢慢地觉得有时候一个人播种上十亩的地太劳累,而且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他就和死了丈夫的田月娥走到了一起,你帮我收收玉米,我帮你种种黄豆,在时光慢慢地去偷光你所有的选择的时候,你不得不和另一个人选择苟且。老贵接下田月娥手里拿的一瓶洋河大曲酒,放在了桌子上,田月娥坐在灶台旁边烧火,老贵在锅里翻炒着中午吃的剩下的菜。

 两人也不怎么说话,倒也是默契,把桌子抬到了院子里桂花树旁边,把菜都摆在了桌子上,老贵把四块月饼放到了桌子中间。田月娥这时才开口说话:“老贵,今天这月亮真亮”。老贵回了声:“嗯”。田月娥见老贵不怎么说话,就默默地把酒瓶拧开给老贵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她知道老贵这酒是老贵的药,治疗老贵不说话的药。喝了两杯之后,老贵夹起一块酸汤鱼又放了下去,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哽咽地说:“这10年里,第一次有人陪我过节”。结果老贵这一开口,之后便倒出了所有的苦水。


原来二十多年前,老贵从云南带了个模样还算俊俏的老婆回到了山东临沂的丁村,结婚那天还是来了很多的亲朋好友,人生的四大喜事之一,这可以说是老贵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老贵的老婆也不大会说话,轻声细语地给老贵的亲戚朋友敬酒,老贵也是外地的,至于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没人清楚,这些亲戚朋友都是丁村里的邻居,亲戚也都是认的。那些人一直在劝老贵喝酒,老贵老婆吴美丽也一直劝老贵,劝老贵别喝酒。只看着老贵一路敬过去,脸已经红的像个关公。


喝完喜酒,按照当地的习俗就是闹洞房,而且当地的习俗就是闹的越厉害越喜庆,这婚后的生活越幸福。结果几个还没有结婚的小伙子眼红老贵娶了媳妇儿,提前对好了点子在饭桌上猛灌老贵的酒。老贵早已呼呼大睡躺在床上。这几个人准备了鸡蛋,让吴美丽从一个人的裤脚穿过裆部运到另一个裤脚,而且准备的皮很薄的碎鸡蛋,只要蛋壳碎了,就要吴美丽用嘴巴含着卫生纸给他们擦干净。这之后还不算玩,之后几个人准备上下其手吃尽吴美丽的豆腐,吴美丽内心很生气却要装作很平静,有些人看出来了却在一旁起哄说:

“结婚当天不能生气的,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早就通过努力住进城里的穿着呢大衣李大娘看不下去了,哄走了所有人后自己也悄悄离开了。这一夜伴随着老贵的呼噜声,吴美丽彻夜不眠。


半年后,老贵一到了晚上就睡不着了,老贵的女儿一直在哭,可家里除了粮食没有别的。这可愁怀了老贵,人一旦有了责任才会想起来去扛起更大的压力。他借了钱买了只母羊,一来可以给孩子点营养,而来母羊来年开春能够下小羊羔。除了种地放羊以外还养起了小鸡仔,这下把老贵可忙坏了,可是老贵却很开心。老贵还在院子里种了棵桂花树,还画了一幅画。谁曾向以前的老贵还有点浪漫呢?这桂花还有点别的寓意,因为老贵的女儿就要贵花。


生活总是在你看到希望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三个月后的815中秋节。老贵高兴地看着老婆抱着孩子,又望了望天上的月亮,感叹道:“今晚的月亮真亮”。




喝完最后一杯洋河大曲,老贵倒头就睡了,他第一次睡的这么踏实。可是半夜吴美丽听到了一些动静,吴美丽透过窗子小心翼翼地向外看,看到了月光下院子里有两个人影正在拿起刀子捅向院子里的羊,吴美丽赶紧回到床边拼命地摇老贵,可是怎么也摇不醒。吴美丽小心翼翼地拿起水果刀放在了枕边,之后吴美丽又蹑手蹑脚地搬了些粮食堆到门口,吴美丽回到床上的时候,老贵突然说了一声梦话,吴美丽魂都要吓飞了。外面两个盗贼也听到了动静,两个人趴在窗户上瞪大了眼睛往里面看。吴美丽吓得不敢睁眼,只觉得那月光被挡了。



一直到太阳出来,吴美丽才睁开眼睛,吴美丽拼了命摇醒了老贵。等打开门到院子里一看,那血都溅到桂花树上了,地上只剩下羊的肠子和一堆下水。老贵瞪大了眼睛,在院子里骂娘,不一会儿全村的人都围了过来。这时婚礼上闹老贵最凶的二黑往前凑了凑,说道:

“老贵,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出去偷腥了,你看看你这院子就用一些木头围了围哪行,小心哪天老婆被别人偷去。”

老贵满心地怒火上去就给了二黑一圈,之后被其他人拉开了,渐渐地所有人都散了去。

老贵弯下腰捡了捡还能吃的下水,提了几桶水把院子洗了洗,这才去安慰已经被吓坏的吴美丽。吴美丽哭着闹着要回娘家去了,老贵被闹得凶没办法凑了一笔路费给吴美丽,吴美丽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等到过完年吴美丽才带着孩子回来,吴美丽一看家里竟然养了这么多羊,心里还是打心里觉得老贵人挺老实的不过还是挺上进的。


生活有时候不仅会给你一下暴击,说不定还是连击,你不得不一次次地爬起来长出一身铠甲。在过了平静地两年之后,相同的夜晚又来了一次,而且这次很多母羊都已经怀了小羊,看着满地未出生的小羊羔,怀着二女儿的吴美丽和老贵的眼睛里只有沉默,然而这一次两个人什么也没喊,一起往盆里捡羊下水。两个月后吴美丽剩下了二女儿——桂苏。可是生下二女儿没有多久,吴美丽半夜回到了老家。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久贫家中无贤妻。吴美丽本以为逃出大山就能够摆脱贫穷,可是在跟老贵的这些年不仅要忍受贫穷还要担心受怕,之后吴美丽在父母的再次介绍下嫁给了城里年龄和父母差不多大的离异男子。


老贵省吃俭用地照顾两个女儿,一直把大女儿拉扯到初中,小女儿也上了小学,眼看着老贵就要从泥潭中再次走出来,这次没想到又遭了贼,这次的贼不是别人,这次的贼穿着像当年李大娘的大衣,踩着细高跟,烫着卷发拉着贵花就往门外走,贵花着急着想挣开,仔细一看才认出了这是自己的妈妈吴美丽。贵花看着衣着完全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吴美丽,想哭可是又咬着牙问:“你走了那么久去了哪里,你知道这些年我们一家人怎么过的吗?”,窘迫的生活催促着贵花远远超过自己年龄的成熟。

吴美丽回答道:“我这次来就是带你脱离苦海的,孩子。你跟我回去”

“跟你去哪里,我不去,我妹和我爸都在这”贵花继续吼着。

吴美丽也没有硬来,慢慢地吴美丽去学校找贵花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每次都会带一些好看的衣服,一些零食。贵苏每次在家里都觉得贵花像生病了一样,说话的语气也变了,慢慢地对家里的吃的也开始挑剔了。突然有一天贵花从家里和学校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木讷地老贵一开始还去报警,有时还出去找,慢慢地听别人的闲言碎语,他听说是吴美丽带走了贵花,这下家中唯一的牵挂就只有贵苏了,老贵像看犯人一样来养小女儿,可是人就是这样,越压抑,越想自由。贵花走的时候,给贵苏留了个电话,贵苏一直没有打过。可渐渐地贵苏想逃离父亲的视线,终于有一天在被父亲翻看日记之后,贵苏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正是吴美丽。渐渐地吴美丽在电话中跟贵苏描述着城市中的大房子,肯德基、麦当劳。贵苏的心中也被种下了毒药,那可毒药让贵苏主动地离开了父亲,找到了吴美丽。


如今这每逢八月贵花遍满树开花,然而老贵似乎也病了,再也闻不到桂花香了。一到中秋,老贵的院子里只能闻到酒的味道,这不老贵把田月娥送走之后,又喝了一瓶白酒,抱着乖乖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