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你们村有这样的媳妇吗?

王树军艺术之窗2018-05-15 16:14:18

 强子的娘


 又是年了。

冬天的风横扫整个荒岭。整个荒岭上只有强子一个人,孤伶伶的,像一棵残存的枯草。村里的鞭炮声此起彼伏阵阵传来,却让强子感到离村子越来越远。

强子直直地望着面前这座凸起的坟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里埋葬着他的娘啊!也只有现在,强子才能静静地想一下娘。每想一下娘,他的心就被刀割一下。如果不是自己不孝,娘会走得那么早吗?想想以前的事,强子便在心里骂自己一句,不孝的儿子,该死的强子。可既使骂自己一千句一万句娘也回不来了,被往事宰割的滋味,生不如死啊!

强子的爹死得早,娘一手把他拉扯大。可想而知,一个目不识丁,体弱多病的女人再拉扯一个孩子是多么难啊!很多好心人都劝强子的娘,再嫁个人吧,你们母子太难了。强子的娘摇摇头,难是难,可不能让强子吃后爹的气。更不能让人们指指划划笑话他。唉!孩子大了就好了。

强子长大了,一下子三十多岁了,反而更愁了。儿子找不着媳妇是娘的心病。强子的娘几乎托遍了村里的媒人,可谁也不愿意操这份心。是啊!穷得丁当响的孤儿寡母,哪家女孩愿嫁这样的人家。看着长大的儿子进进出出,娘又多了些白发。强子安慰娘,别愁,没媳妇不照样和娘过好日子。娘说,只有儿子成了家,娘的心才能放下。

强子的娘,四处托媒。终于,邻村的一个远房亲戚给介绍了一个。虽说女方是二婚,可毕竟儿子成了家。女方来认门那天,强子发现娘的皱纹一下子舒展开了。女方很干脆,一口应了这门亲事,但也提了个要求,过门后,强子的娘必须搬出去住。强子既怕丢了媳妇,又怕伤了娘,为难地拿着火钩子在地上划道道。强子的娘走进里屋偷偷抹了几把泪,出来对媒人说:“行,给他们办完喜事,我立马搬出去

媒人和媳妇走后,强子说:“娘,你往哪里去住?”“咱村有两处住宅的有得是,和人家商量商量就当给人家看家。”“可这不人笑话。”“只要你们把日子过好了,谁笑话。”“这不苦了你?”“苦啥苦,娘看到你成了家,吃黄连都是甜的。”“可你身体这么弱。”“不弱,我身体好着呢,麦忙秋收,地里的活我照样能给你干。”“要不,这媳妇不要了。”“你这是气娘,娘能活几天?只要你成了家,娘入黄土也心安。”强子哭了,他也没法,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太想要个女人了。

媳妇进了门,强子的娘就搬到了别人家的空房里。强子本想抽空就看一下娘,可媳妇死活不让。不知怎么了,媳妇就是看娘不顺眼,嫌娘脏,嫌娘多病,嫌……可她是我娘,我怎能不管?强子一这么说,媳妇就瞪眼,你管?你管?谁不让你管?你只要管,我就走人,你和你娘过去。强子不敢再多说了。

有一年春节,强子给娘偷偷端去一碗饺子。谁知,媳妇早查了个数,他一进门,媳妇就发了火摸起勺子把他脸上打起了几个疙瘩。强子争辩,过年了,给娘端碗饺子不过分吧!媳妇二话没说,摸起板凳就要砸。这时,强子的娘端着饺子进来,跪在媳妇面前说,饺子,我一个也没动,你们别吵了。媳妇回脸就骂,老东西,快滚,就因为你老东西在,我们年都过不肃静。强子的娘赶紧走了。媳妇骂了句“嫌你脏”随手把饺子倒进了猪圈。

第二天,强子在娘的门前经过时,娘从大门里闪出来,看了眼他头上的疙瘩,塞给他俩鸡蛋。又赶紧抽身去,插上了门。

再后来,强子的娘在村西头的树林里吊死了。强子埋葬了娘,回来就把媳妇打出了家门。

今天,强子跪在娘的坟前,心里一滴一滴地流着血。娘啊!过年了,我来陪你了。娘啊!儿子现在想孝顺你,可连孝顺你的机会都没了。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