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喜欢花炮是一种福气

花炮网2018-06-14 10:21:46

春节前夕,有网友调侃说:这么安静地过年,以后要互相提醒一下,不要错过了过年的日期。

大家都在唏嘘:年味越来越淡。香港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上,窦文涛、梁文道、冯唐在侃春节文化,窦文涛感慨家族的年轻一代都不跟他一起放鞭炮了,而梁文道和冯唐则指出现在人人都在低头玩手机。

窦文涛正是那种把鞭炮当作年味的人。在窦文涛他们这里,除了年味,鞭炮简直成了一股子呛鼻的乡愁。

手机取代了鞭炮等所代表的传统年味,在手机上抢红包,当然要远远比在街上在小区里放鞭炮更吸引年轻人。

不过,就是在“禁炮”22年的广州市,依然能够听到劲爆的鞭炮声。禁而不止成为一种常态。据了解,广州严打非法储存、销售、运输、燃放烟花爆竹行为,今年前一个半月共处罚违法、违规人员52人,其中刑事拘留17人,并对1家非法经营企业进行行政处罚。

苏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郭文华说,从目前国内几个主要城市禁放工作开展的情况来看,真正禁放烟花爆竹的工作很难达到预期。“一刀切”的做法,不仅无法满足传统节日的需求,也很容易滋生其他安全隐患,郭文华认为,一律禁放、禁购烟花爆竹,势必会出现其他隐蔽的购买渠道,大量存在安全隐患的“私货”,可能带来更多问题。

烟花爆竹禁与放,在中国难得有了两党制:鞭炮党、反鞭炮党。

周作人写过一首诗,叫做《中国人的悲哀》:

中国人的悲哀

我说的是做中国人的悲哀呵

也不是外国人欺侮了我

也不是本国人迫压了我

他并不指着姓名要打我

也不喊着姓名来骂我

他只是向我对面走来

嘴里哼着些什么曲调

一直过去了

我睡在家里的时候

他又在墙外的院子里

放起双响的爆竹来了

周作人所说的中国人的悲哀,仅仅是邻居扰民的鞭炮;看上去,周作人显然是一个“反鞭炮党”, 其实不然,周作人在那首《中国人的悲哀》之后,还专门写过一篇叫《爆竹》的文章,他先引用了霭理士关于中国人与花炮的一段话:

“向来有人说,中国人发明火药远在欧洲人之前,但除了做花炮之外别无用处。这在西方看来似乎是一个大谬误,把火药的贵重的用处埋没了;直到近来才有一个欧洲人敢于指出,火药的正当用处显然是在于做花炮,造出很美丽的东西,而并不在于杀人。”

霭里士的这一段话,出自他《人生的舞蹈》的第一章,他否认了中国人创造的天赋与应用的弱智的定论。因为此前,火药在中国没有用于制造枪炮一直被人垢病,亦被认为是中国在整个近代史中吃够了洋鬼子的苦头,也是洋鬼子拿中国的火药造成的枪炮在中国尝够甜头而得出的结论。

从石块棍棒到刀枪剑戟,从飞机大炮到导弹潜艇;从长达一百九十五年的十字军东征到短短三十八分钟的英苏海战,人类用自己的科技不断地摧毁着自己亲手缔造的文明,但读史的人都明白,只有当世界上不再有枪炮声,而只有花炮声,不再有战争的烽火狼烟,而只有花炮的五彩焰火时,世界就和平了。

周作人写道,“旧历新年到来了,常常或远或近的听到炮仗,特别是鞭炮的声音,这使我很觉得喜欢。做炮仗是中国固有技术之一,仍旧制作些出来,表示旧新年的快乐与热闹,岂不正是很适宜的事情么?”


他还说,“空中丝丝的火花,点点的赤光,或是砰訇的声音,是很可以享乐的,总之,中国人的确能够完全了解火药的这个正当用处。”

周作人承认鞭炮具有享乐的功能、充满“生活的滋味”,甚至还说,“中国人的最明显的特征之一是欢喜花炮,火药正当用处在于做花炮,喜欢花炮是一种好脾气。”

周作人心里住着“鞭炮党”,也住着“反鞭炮党”。这是一个人关于鞭炮禁与放的内心之争。通过周作人其人其文,你就知道,所有关于烟花爆竹禁与放的争论,都存在一个变量,有的反对它和迷信联在一起,有的反对它扰民。但是,花炮有一千条不好,也会有一千条好。

不管禁还是不禁,作为传统风俗文化的鞭炮,已经处于式微之中。这就是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命运。越来越多的传统,会在现代化的面前沦为“陋习”。

鞭炮以后可能不仅仅是限时,而且是严格限地燃放。比如参照对待抽烟者的方式,建立“毒气室”和“噪音空间”,让你在里面炸个够!

当然,也可以改用已经有人发明出来的环保塑料鞭炮,它甚至能用香气取代硫磺味,其原理是压缩空气来发出爆破声。不过,即便不考虑塑料污染问题,所谓环保鞭炮的造价也远远高于火药鞭炮。总之,既然有电子香烟,就会有环保鞭炮,或者转基因鞭炮。

将来,一定会有一部《中国鞭炮史》,——这部《中国鞭炮史》,自然也应包含“中国禁鞭炮史”这一部分内容。为了闪亮的现代性,为了光鲜的公民社会,鞭炮似乎不得不退至于角落边上。

小时候,我们何止是喜欢花炮。我是将鞭炮像手榴弹一样冲人身上扔,把鞭炮捏在手里炸,为了炫耀勇气。当然,那时候的鞭炮没有现在的用药量,威力要小得多。

放鞭炮甚至可以是一种赔礼道歉的民俗文化。例如谁家的牛踩烂了别人的菜园,或者你家的小孩打伤了别人小孩,那么道歉的方式,是买很多鞭炮在村口放。

这些,都会成为往事。但是,不管怎样激烈的争论,抑或是多么严格的禁令,都挡不住人们在春节等节点上燃放鞭炮。

鞭炮其实是精神上的东西。正月初七这一天,来自南昌在萍乡做家具生意的老赵,在自家店面前,将一串2000响的大红炮点燃,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老赵脸上露出喜滋滋的笑容,“不管怎样,开门炮是要放的,不放心里不踏实”, 我很吃惊,老赵并不知道周作人,却复制了一句周作人的话,老赵说,“喜欢花炮是一种福气。”

别急,我丝毫没有要在你家门口放炮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连财大气粗的国有银行都说自己属于弱势群体,我们这些穷山僻壤里的苦逼屌丝,不热衷于去日本抢马桶盖,在自家门前放一串鞭炮,有什么不可以。

作者:小叶紫檀 作者单位:上栗县花炮总商会 来源:中国烟花爆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