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行业】花炮产区的新变化

中华合作时报2018-01-19 13:46:51
  传承了1000多年的花炮行业,现状如何,未来又会怎样?带着疑问,3月中旬,记者南下烟花主产区深入探访,看到了——花炮产区的新变化 。


  碰巧一场冷空气刚刚横扫而过,春寒袭人,却挡不住路两旁的油菜花成片地怒放盛开。在一片生机勃勃的春意中,记者先后走访了江西上栗和湖南浏阳。

  

全自动数码组盘机。


企业主比任何人都重视安全生产


  在上栗县,我们见到了农业部烟花爆竹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主任何宏寓。他表示,2016年,上栗县90%以上常规烟花爆竹产品都实现了生产机械化,如自动结鞭、气动混药、循环热水烘干等等,仅2015年一年就获得62项机械研发专利。


  据介绍,在政府的安全技术标准要求下,通过市场优胜劣汰,短短几年时间,上栗县的花炮企业就压缩到了现在的450家,仅去年一年就关停了233家。企业少了,但是花炮生产的技术水平却在不断提高。由上栗县牵头研制的无硫发射药,不仅明火点不燃,燃放时无有害气体产生,而且发射药量还减少达40%;新开发的开苞药,也不含硫磺和金属粉。


  在这里,我们首先参观了盛鼎烟花集团的生产厂区。这是一家年销售额超过5000万元的花炮企业,厂区依山而建,工人们都零星分散在由防爆墙隔断的厂房内工作,主要生产环节也都被各式机器所代替。生产区域的视频监控,不仅企业自己可见,据说县花炮局也实时可见。


  而更吸引我们的则是盛鼎烟花集团董事长刘方国经历的花炮故事。出生贫寒农家的他,4岁就跟着母亲在村里的鞭炮作坊做工。当时大家都是在煤油灯下插引线,安全状况可想而知。他回忆说,小时候,周日一放假他就要钻饼子(鞭炮生产过程中的一道工序),自己当时已经熟练到不看钻子都能定位到钻孔位置的程度。而长年累月干同样的工作,以至于至今他的手上还留有磨刻的印记。


  初中毕业后,刘方国就到了乡花炮厂工作。2000年前后,他自己创业开办花炮厂。为打开销路,他背着包到处跑市场。有一年早春跑东北市场,早上5点到达火车黑龙江佳木斯,为了省下住宾馆的钱,他就冒着零下40度的严寒在街头等待,差点丢掉了性命。


  刘方国今年已经50多岁了,他的这些经历,在他这一代花炮人身上几乎都能找到类似的痕迹。还有一个花炮厂老板,因为第二天客户要来考察订货,他没钱请客人进饭店,就想在家里招待。苦于没钱买鱼,就头天晚上自己下河摸鱼,凑齐了第二天的一桌菜。现在,他已是身家几千万的老板,依然难忘当年的经历。


  可想而知,在生存都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在安全上的投入能有多少?也正因为这种粗放式的发展,曾使得花炮生产安全问题层出不穷,也让社会对这一行业产生成见。


  到了今天,当上栗县里推出安全保障措施,要求“减少人边上的药,减少药边上的人”,做到“企业可防,政府可控”时,刘方国说,作为企业主,大家都极力拥护,愿意规范管理,确保安全,“因为出了事故,是真承担不起,老板比任何人都重视安全生产!”记者随后参观的其他工厂里,企业主们也都不断强调,“按照现在这样规范化的管理,虽然不敢说可以确保不出任何事故,但是完全可以大胆地说,大的死伤事故是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


工作人员通过视频监控生产情况。

  

从“创业一代”到“创新一代”


  原先刘方国是自己背着包跑市场,现在他的公司已经开始在网上卖烟花了。公司推出二维码,到了“安全可进超市”;只要扫一扫,还可以根据客户的个性化需要,提供专门定制服务,来吸引年轻人对花炮的兴趣。刘方国说,这些新技术的运用,都得益于他的总经理——一位80后年轻人。


  在浏阳,我们同样见到了这样一批年轻的花炮掌门人。1987年出生的大吉烟花老板施天就是其中一位。学习工商管理出身的他认为,花炮企业最大的财富还是人。因此,在规划建设新厂区时,他的标准甚至要比当时的最高安全标准还要高。他说,这样做,一是为未来可能提高要求的新标准预留空间,减少改造升级的麻烦;更重要的还是确保工人安全生产万无一失,既为企业健康发展也为员工家庭幸福着想。为此,大吉烟花新厂房建设,从征地到投产差不多用了七八年时间,耗资过亿。而进入大吉烟花厂区,运送货物的通道和职工行走的通道,则是完全分开的两条道路,细节如此,深感老板的统筹思维和安全意识。


  和浏阳的其他花炮厂一样,施天也特别重视新技术的运用。现在,他们生产的花炮基本上都是由废纸化浆后加入淀粉调制热压而成,不仅实现了流水化工厂作业,大大减少了劳动用工量,也大大提高了烟花的安全性和品质的稳定性。


  施天非常赞同“不是企业越赚钱员工越快乐,而是员工越快乐企业越赚钱”这句话。因此,他正准备着力对员工生活区进行改造,增加文体娱乐设施,为员工创造幸福稳定的工作环境,期待能吸引到更多更高层次的人加入到他的企业中来。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期,花炮行业也不例外。“创业一代”的花炮人正在向“花炮二代”交班。作为政府部门,浏阳市花炮局早早地就注意到了这一动向。他们组建了浏阳花炮青年企业家联盟,每月开展一次中青年企业家主题交流活动,并建立了“微烟材料孵化平台”和“花炮机械服务中心”两大科技孵化平台,整合本土专业人士和高校专家资源,抓好行业共性、重要科研项目的开发,全力支持“花炮二代”成为“创新一代”。


  在新一代花炮人的强力推动下,近年来浏阳已先后成功研发了微烟无硫发射药、微烟引线、模压环保组合烟花等一批安全环保新成果。为支持科技进步,政府还设立了1000万元专项资金,聚焦微烟环保烟火药和智能自动化机械设备科技创新项目,面向全球开展烟花爆竹重大技术难题攻关,积极破解制约产业发展的重大技术瓶颈。


  在浏阳,我们不仅看到了“创业一代”中的年轻人,也看到了再出发的老组织。供销合作社旗下、原先只做销售的安徽盛虹烟花爆竹集团也在浏阳收购了工厂——国泰烟花,参与到生产环节中。这家占地面积1000余亩的花炮工厂,年总产值可达亿元,出口欧美亚多国,内销覆盖闽粤鲁豫等多省。在这里,我们不仅看到了供销融合提高花炮产业发展效率的步伐,也看到了在供销合作社深化综合改革中,供销合作社企业充分挖掘原有销售渠道价值、延伸产业链的发展脉络和广阔前景。


  据浏阳花炮局的舆情监测显示,随着各项新技术的推广应用,以及安全管理水平的快速提高,社会大众对于花炮行业的认识正逐渐趋于理性。经过市场的选择和整合,这个行业将变得更为成熟。


信息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记者:王勇

本期编辑:杨舒婷
中华合作时报·新媒体 荣誉出品
商务合作:010-6370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