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浏阳头条】央视记者直击烟花爆竹遭遇前所未有寒冬,浏阳花炮人在行动.有免费wifi可以看视频

浏阳通讯2018-04-15 13:26:35

把这个视频作为浏阳头条推荐有几个因素:烟花遇冷引起浏阳人前所未有的重视,

这个节目是一个在央视工作的浏阳人文为明争取的,她听说这个产业遇到危机,希望央视能够关注一下。

这个采访是浏阳花炮总会独自接待的,浏阳花炮人一改过去“低调”的习惯,勇敢的面对央视记者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花炮总会来讲,以后会越来越多地独立面对外界,独立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是花炮人的一个进步。

 

这个节目还要感谢一个叫吴大坤的花炮人,他自始至终陪同记者在浏阳的采访。在这个特殊时期或者说有些敏感的时期,花炮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政策造成的,而政府是最不方便接受采访。很多花炮人也因为种种原因回避这个采访,吴大坤陪同采访应该是受了一些委屈的。

 

这个节目也要感谢央视记者,整个报道是比较理性,也是中性的。这个时候能够做个中性报道,也是对花炮的最大支持。

 

当然,也要感谢编辑,她把这个视频下载之后,因为视频来自央视,还要送腾讯审查并改变格式才能上传,编辑为了这个,付出了不少劳动。

 

下面言归正传:   

昨晚9点半,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以“烟花遇冷”专题报道我市今年春节期间烟花销售遇冷的形式,报道中分析了遇冷的因素,谈到有受国家政策影响、群众对安全、环保的要求等因素影响。报道最后肯定了敢为人先的浏阳人主动调整销售市场、扩大出口、加大创新研发力度等积极做法,认为浏阳烟花转型升级进入关键时期,晚转不如早转,小转不如大转。

 

 

采访全文:

【国内最大花炮市场生意冷清,生产企业停产放假,在国家标准日趋严格、雾霾天气、娱乐选择多样化等因素下,花炮产业何去何从!】经营店早早关门,生产企业也提前放假,市场疲软的背后是过去一年雾霾给人们的打击,是国家政策的严格管控,也是传统文化在现代化娱乐冲击下的退居二线,传统花炮产业面临挑战也在寻找生机。

  今天多数单位的人们都已回到岗位,但年味犹在,我们就来聊聊和过年相关的经济话题,今天我们来关注烟花爆竹产业,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春节燃放烟花爆竹在我国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儿时兴高采烈放几挂鞭炮承载了无数人的记忆,不过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眼前在我国烟花爆竹主要产地调查时却了解到,在2013的暖冬,烟花爆竹产业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冷。

  销售商、生产企业遭遇寒冬湖南浏阳,中国烟花之乡,我国最大的花炮原料、辅助材料市场,产品远销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1月22日,也就是农历小年前夕,记者来到有浏阳花炮发源地之称的大瑶镇,这里是浏阳花炮产业链最完整的乡镇,也是全国花炮原辅材料集散中心,虽然是一个小小的乡镇,却有300多家经营店铺。一走进这里的烟花爆竹交易市场,记者就能感到明显的冷清,一些经营店已经关门,一些店面虽然开着,但看不见一个顾客。

  经销人员A:今年的(销售)都不好。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都不好啊,是怎么一个不好?

  经销人员A:销量没有往年好。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今年销(售)多少?

  经销人员A:今年几十万(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往年呢?

  经销人员A:往年起码200万(元)。

  经销人员B:往年到我们店里收钱,就是说来结帐的人说,今年一年才收2000元钱,有时多的话,一、二万元钱都是多的。

按理说,这时候正应该是烟花爆竹销售的旺季,但记者随机走进几家临街的店面,说起今年烟花的销售情况,经销人员共同的答复都是惨淡。记者再往里走,发现有的店铺柜台上只有很少的烟花产品,甚至有的柜台上什么都没有,只剩下空荡荡的玻璃柜台。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这些经营花炮产品的店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已经关门。剩下的虽然仍然在开张营业,但里面的经销人员要么在聊天、要么在用手机、电脑,店铺很少有人进出。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浏阳市城区的国际花炮展示交易中心,这里经营烟花炮竹的店铺有800多家。记者看到这里的店铺生意也比较冷清:有关门的、有经销人员独自守着店铺的,除了偶尔有人车经过、几个小孩玩耍的声音外,很难听到其它声音;有的经销人员干脆拿凳子坐在店铺门外玩起了手机。记者注意到靠近交易中心牌子的一栋小楼上有几间房,只有空洞的窗户、看上去已经人去楼空,附近的几位经销人员告诉记者,那些房间,原来都是卖烟花的鞭炮经销商租的,现在生意清淡,已经搬走了。
 
  经销员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候,店铺门前都是车市马龙,忙的时候,烟花产品直接从仓库装车运走,不少经销商忙一个月时间,这一年的钱就挣够了,哪像现在这种关门闭户、冷冷清清的情况;销售的不景气,不仅影响着着这些经营烟花炮竹的店铺生意,而且还直接影响那些烟花鞭炮的生产厂家。

  浏阳市颐和隆烟花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光辉:主要是大型烟火燃放这块,我们烟火公司减少大概要达到70%以上。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70%是什么概念?

  黄光辉:比如原来做100万(元),今年可能只有30万(元),这块业务大幅减少。

  浏阳庆泰花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启昌:经过我们对360多个客户的调查,目前整体可能下降30%到40%。我们经销商的仓库里面还压满了货。二级批发商的购买欲望不强,而且重复购买性几乎没有,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传递到我们生产厂家的信息点就是,整个市场是疲软的。应该说是花炮史上最大、最惨痛的一次溃败。

  今年60岁的罗甲生,从事烟花鞭炮行业已经三十多年了,像今年烟花行情这么惨淡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为了让记者更直观地了解企业的现状,记者和罗甲生来到他公司下面一个分厂,罗甲生告诉记者,这个生产烟花的分厂,是2001年开办的,当时投入了几百万元,有员工200多人,在当地烟花鞭炮企业中属中等规模;按往年的生产规律,过年前这十来天应该是工人最忙的时候,但现在看不见一个工人,眼前只有空旷安静的厂房、设备。

  浏阳市八仙花炮厂董事长罗甲生:过年放假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跟往年相比呢?

  罗甲生:提前十天放假。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放假原因?

  罗甲生:放假原因就是市场还是疲软很多。

  罗甲生说,这个分厂,如果是按照往年的市场行情正常生产,一个月可以生产三千五百万元的产品,但是今年,生产出来的产品没有人买,只能提前放假,营业额减少了差不多四分之一。

  罗甲生:我们去年是八千多万(元),现在是六千多万(元)。

  罗甲生说,最明显、最直接的变化就是大型烟花晚会这块业务大部分没有了。

  罗甲生:从2013年2月份开始,取消九场(大型晚会)烟火。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再也没接到一起烟花晚会?

  罗甲生:是,很多国有企业原来都放烟火过年,开门红,现在都取消了。

  据介绍,浏阳烟花“始于唐,盛于宋”,至今已有1400余年的悠久历史,1995年至2005年是浏阳烟花企业发展最快的时期,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浏阳烟花产业发展到最高峰。目前浏阳花炮占国内市场份额的50%,占全国烟花出口总量的60%。罗甲生告诉记者,烟花市场的遇冷,其实从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就开始了,不管企业规模大小,多少都受到影响,尤其烟花鞭炮行业里的中小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大。

  罗甲生:利润,不瞒你说,这几年不到10%。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好的时候?

  罗甲生:好的时候30%几。原来是三三开,劳动力三分之一,利润三分之一,其余的综合成本三分之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都是这样算帐的,但现在发生了变化,如果按照这种办法来算,根本没人要你的货。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现在对企业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罗甲生:这个可能是市场疲软。

烟花市场带来的寒意,不仅让烟花爆竹的生产企业利润骤减,而且也直接影响到原材料、包装、印刷等上下游配套服务企业的经营状况。

  浏阳市航天烟花材料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晓光:肯定的,都是一条生产线上的,所有的(烟花鞭炮)产业都受到影响。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据你的了解,有多大的影响?

  李晓光:整个产值,下降了30%左右,今年。

  浏阳市天鹰包装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张文革:就是订单和产值就有所下降,每年都有所下降。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有没有数据的比对?

  张文革:跟往年比的话,我平时烟花(印刷包装产值)要做3000多万(元),可能一年这块(业务)要下降10%左右。

  张文革告诉记者,整个产值下降达到1000万左右。那么,烟花市场遇冷对浏阳烟花产业究竟有多大的影响?记者联系采访了当地烟花管理部门和烟花协会。

  浏阳市烟花爆竹总会会长卢炳辉:相关的数据订单,一些大城市,像北京,订单是有明显的萎缩。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下降多少?

  卢炳辉:应该是(百分之)5-8个点吧,我估计有一些产品适销对路的,可能还增加一些。但是有一些,就像刚才说的,有些可能(百分之)10个点,或者(百分之)15个点,这些减少,没有一个完全的统计。

  浏阳市鞭炮烟花管理局局长汤显华:这个我们烟花行业,浏阳烟花爆竹产业集群连续三年保持了20%-30%的增长。那么去年连霍高速事故以后,包括雾霾天气的影响,那今年花炮的增数放缓了,我们今年暂时是增速下降到10.5%。

  政策限制、空气污染、安全隐患成烟花遇冷主因

  实际上,我们此次的采访也频频遇冷,一方面,出于安全、环保、成本等因素的考虑,烟花爆竹生产地都分散在偏僻的乡村,不了解烟花产业的外人很难找到;更重要的是,烟花市场遇冷,效益不好,很多企业负责人都委婉地回避记者采访。但是,接受采访的人无一例外都告诉记者,这是烟花市场行情二十多年来最清淡、最惨痛的一年。烟花爆竹市场遇冷的原因是什么?究竟是哪些因素在起作用?继续来看记者调查。

  烟花市场遇冷,尤其在国内一些大中城市遇冷,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在一些资深行业人士看来,这首先是由于烟花爆竹的特殊性决定的。与人们吃穿住行等日常生活必需品不同,烟花爆竹通常是属于精神层面、非生活必需,只是烘托节日气氛的一种特殊产品。而且,烟花爆竹这种一次性消费品,往往容易受国家政策走向的影响。

  浏阳庆泰花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启昌:我想还是政府的(政策),特别是对于消费节俭、环保的这种追求,我觉得这个是目前,最直接导致销量下滑(原因)。

  在浏阳调查期间,记者听得最多的是,烟花产品新的国家标准对企业的影响,2013年3月1日国家安全监管、公安、交通、工商等六部委修订发布实施的《烟花鞭炮安全与质量》国家标准,更加注重安全环保。按照新规,个人燃放类的烟花纸管内径一律由大变小,从原来小于68毫米的烟花纸管内径改为小于30毫米,个人燃放类筒体高度不超30厘米;此外,在火药成分、用量、烟花燃放产生的烟雾数量等安全环保方面也有了更高要求。

  浏阳佳辉日景烟花董事长覃俞祥:这部分在我们整个产品的生产比例里面占了60%左右,当时,所以影响(很)大。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产值呢?

  覃俞祥:产值的话,在当时来讲的话,将近1000万(元)左右。

  浏阳市八仙花炮厂董事长罗甲生:像我说的玩具烟花,5克(黑火)药、6克药也可以玩十几秒钟,一个地面礼花一千多克(黑火)药,也是十几秒钟,同样是烟花,但是用的生产成本环节就不一样了。反正烟花,说到底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到底值多少钱,物价部门也讲不清楚。

  湖南浏阳市颐和隆烟花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光辉:如果同样一个这样的工厂,做小的产品,它的产能可能降低,可能只相当于原来的三分之一,所以整个行业,大家都按(新)标准生产的话,整个产能会降低,这是一个。再一个,从转型,由大产品转为小产品,有一个接受的过程,所以有些工厂一下适应不过来。

  除了新国标的实施,公众更加重视对烟花爆竹燃放的安全要求,这也是烟花需求减少的原因之一。仅以北京为例,销售量下滑明显。2012年,截至初一凌晨1时,全市共销售烟花爆竹41万箱;到了2013年,同样至初一凌晨1时,全市销售烟花爆竹量缩减到26万余箱,比2012年下降了37%;而今年更是缩减到12.6万余箱,同比去年下降了52%。据北京市卫生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除夕零时至正月初一1时,全市因烟花爆竹致伤13人,同比下降48%,其中5例都是9岁以下儿童;受伤类型中,眼外伤2人,外伤3人。伤情较往年明显减轻,没有一例伤及眼球,最严重的一例是拇指截肢。

 

浏阳庆泰花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启昌:烟花遇冷,这应该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为什么这样说呢?一个是整个消费市场,对于安全环保的迫切需求,更高的需求。

  2014年,烟花爆竹遇冷,最绕不过的话题就是烟花叠加雾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不容忽视的现实是,2013年,从北到南,我国大部分地区都遭遇了历史上少有的强雾霾天气。 

  浏阳市颐和隆烟花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光辉:雾霾并不是烟花(燃放)造成的,因为8、9月份不放烟花的时候,北京照样是雾霾天气,虽然大家都知道这种情况,但是毕竟燃放烟花的时候,多少还会产生烟雾,大城市以后需求量可能会降低。

  浏阳庆泰花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启昌:实事求是的说,应该会有一点点,不能说绝对没有,会有一点点,但这一点点应该来说,它不会产生多大的效应,而且它是很短时间内,瞬时的瞬间的,它不是持续的,它马上会消散。 

  雾霾天气或者天气不好的情况下燃放,会加重天气污染。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传统与现代、城市与农村、大人与孩子、新旧消费理念的不同,也让人们对烟花鞭炮的接受程度悄然发生变化。

  村民1:迎新春的时候放火炮。

  村民2:有这个喜庆,喜庆的象征。没有这个,没有那个气氛,节日气氛。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如果不放烟花火炮,用别的替代呢?

  村民3:这是个传统(习俗)。

  村民4:不放,不放。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呢?

  村民4:有点害怕,也有污染。

  城市居民1:我不会,我不喜欢,我觉得它污染环境,然后我坚决绝对反对放烟花。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会燃放烟花爆竹吗?

  城市居民2:我不会。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呢?

  城市居民2:没有那个习惯。

浏阳庆泰花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启昌:烟花爆竹是一种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与市场经济有些是格格不入的,我们把烟花爆竹可以说是一种娱乐品,也可以说是文化品。从娱乐的角度来说,新型的娱乐方式正在慢慢侵蚀新一代的人,可能传统的年岁比较大的,还需要烟花爆竹作为一种年味,但是新鲜的儿童少年,他对于烟花爆竹的感冒性、敏感性,比上一代的人要差一些,它可选择的娱乐项目太多了。

  烟花企业面临创新瓶颈

  看起来,在国家标准日趋严格、雾霾天气、娱乐选择多样化等因素综合作用下,在我国烟花爆竹最重要的产地湖南浏阳,烟花爆竹业遭遇了20多年来最冷的一个寒冬,中国是世界上烟花爆竹产量最大的国家,有数据显示,每年产值超过200亿元,面对寒冬,烟花爆竹业有足够的准备吗?这些企业,这个产业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面对烟花鞭炮在国内一些大中城市遇冷的处境,浏阳当地一些有想法、有实力的烟花鞭炮企业也在积极思考自身的市场定位,他们将目光从城市更多地转向农村和海外市场。

  浏阳市颐和隆烟花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光辉:我们现在慢慢从城市往农村市场,重点转向农村市场。
 
  湖南梦想烟花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卜飞跃:它国外的这种消费,跟我们国内的消费,明显有个概念上的不同,所以几乎没有影响。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怎么个不同?

  卜飞跃:国外的话,它是怎么讲,刚刚我讲了,我们国内消费这一块,老百姓消费理念不同,他喜欢大个;国外的就是小个,小产品比较多,安全环保型相对性比较多的,因为一直都是这一种,所以现在我们国家国际接轨,也有这个意识在里面。

  除了调整销售市场,扩大出口,一些企业加大创新研发力度,逐步推出多种新型安全环保烟花,有的还根据市场细分的特点,走产品错位竞争的特色路。

  浏阳佳辉日景烟花董事长覃俞祥:首先是整个产品定位,我们是(做)白天(烟花产品)。现在80%红白喜事通常都是在白天,但是放烟花我们大部分是在晚上的。 

  浏阳庆泰花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启昌:这个也是新型的。它燃放的效果是花中之王牡丹,它燃放的效果就像一朵牡丹花,这就是一个杜鹃,燃放以后这个花粉可以做化肥用,它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化肥。

  浏阳烟花何去何从,不仅关系到相关企业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当地的经济发展。据当地烟花鞭炮管理部门负责人介绍,目前浏阳烟花企业总共有1204家,2013年产值190亿,税收约11亿,占浏阳当地财税收入的六分之一多点。针对目前烟花产业的全面遇冷,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有什么新的打算和措施呢?

  浏阳市鞭炮烟花管理局局长汤显华:这个数量我们是希望通过集团化的发展,专业化的发展模式,希望把企业的数量在十二五末,控制在600家左右,这个是从数量的概念上来说。

  汤显华说,当地政府除了引导烟花鞭炮企业走集团化、专业化的发展之路外,另一方面还大力发展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机械制造等新兴支柱产业,从整体结构布局上,通过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逐步减少烟花产业在当地财税中所占的比重。对于当地烟花鞭炮企业,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在浏阳经济中的比重来说,都在发生或即将发生剧烈的变化,新一轮的洗牌、新一轮的升级转型,已经成为一千多家烟花企业共同的话题。何去何从,人们在思考,在观望。

  湖南梦想烟花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卜飞跃:实际上这已经重新洗牌了,如果你这个企业不对安全环保这一块做什么,你这企业会被淘汰。你的产品不重新研发,不重新开发的话,不在安全环保这块做考虑的话,也是被淘汰的。

  浏阳市八仙花炮厂董事长 罗甲生:(转型)没有用。你想这些工厂,如果转型做其它用,有什么用?什么用都没有,就是一个破坏性的损失,等于是破坏性。其实只能调整。我说我从1982年开始,很多领导和政府说这个产业过剩,要淘汰,要淘汰,淘到现在,越做越大,这是一个自然规律,不能勉强的。


  半小时观察:

  事实上,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烟花爆竹遇冷的另一个原因并未被行业人士重点提及,那就是2012年底中央提出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八项规定后,公款消费减少产生的影响。而另一方面,雾霾也确实是不可忽略因素,环保部门通报,1月30日,也就是农历除夕这天,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及中西部部分城市出现空气重污染过程,开展空气质量新标准监测的161个城市中,与29日相比,重度及以上污染城市增加35个,烟花爆竹集中燃放是影响空气质量的重要因素。而从日本、韩国等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国家的变化来看,限制、控制烟花爆竹已成为趋势,面对变化,这一行业确实也到了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晚转不如早转,小转不如大转,衷心期望,烟花爆竹产业能顺应形势,采用更多新科技、新技术,在保持传统文化的同时,为节日的喜庆增添更多的亮丽。

 

如果您觉得我们的信息还有些价值,建议你将这个发给你的朋友,让更多的人都来关注浏阳通讯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