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蔡骏短篇鬼故事】 万圣节的焰火葬礼一夜(火葬场爱情故事)

鬼姑姑讲鬼故事2018-05-28 15:21:14

姑姑讲鬼故事(微信众号guigugu 每日送上精彩鬼故事



#最漫长的那一夜# 我有个粉丝是入殓师,为遗体做SPA清理化妆,万圣节后我采访殡仪馆灵异事件,这是她说的故事。。。人生的最高境界:风风光光地活,红红火火地死。如果,不能风风光光地活,那就红红火火地死!


《万圣节的焰火葬礼一夜》又名:火葬场爱情故事


作者:蔡骏


真美!原来白天放烟花也这么好看!惜朝,告诉你,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烟花了!

——《逆水寒》电视剧版(原著:温瑞安)


现在,我最怕一句话:我是看着你的书长大的。

以后,还会有一句话:我是看着你的书长大的一直看到我死了。

比如,一只萌萌哒的鬼,比如胖子君,比如他,比如她,比如它。

胖子君往生的那年,刚满二十九岁。

当他被拉到殡仪馆的深夜,殡葬车终究没能扛住,石破天惊地爆掉一个轮胎,司机说这辈子没拉过这么沉的尸体。

万圣节的前夜,三个男人推着小车,方才把胖子君抬下来,艰难地送入遗体化妆间。

今晚值班的化妆师是小灵。闲了三天的她,正躺在殡仪馆的女生宿舍,看着刚从图书馆借来的悬疑小说。她扎上头绳,换好工作服出来,戴上手套和口罩,看到了胖子君。

按照行话,不能管这个叫尸体,必须叫大体。她照例向大体鞠躬,说了一套祝福语,恭送死者往生。

没家属吗?

他还不到三十,家里父母早就哭得不省人事,其他亲戚没这胆量,更不敢担责任。

胖子君挺着小山似的肚子,仿佛睡着了的北极熊,又像因公殉职的相扑运动员。化妆台像一张床,坚固的塑钢材料,四脚发出吱吱声响,让人担心随时会被压塌。死者的双眼睁着,厚重眼皮底下,瞳孔扩散,目光暗淡,角膜轻度混浊。

虽然,小灵不是法医,但按照她的经验判断,死亡时间在二十四小时左右。

怎么死的?她继续问同事,从前也碰上过遇害的大体——有被胸口丈夫捅了几十刀子的,有脑袋被老婆剁下来的,有火车站半夜里被劫匪勒死的。

咳!饭局上喝醉了,从餐馆的窗户冲出去,摔到七层楼下,死了。

辛苦您拉,把大体交给我吧。

子夜,殡仪馆,遗体化妆间,只剩下两个人,活的和死的。

HELLO!晚上好!割奶!空棒挖!

从胖子君被拉进来的那一瞬间,小灵就认出了他——全城已没有比他更胖的家伙了。

照道理,该把遗体眼皮拉下来再开始工作,但她痴痴地看着胖子君,不晓得为啥死后二十四小时,眼睛还不闭上?难道是为了看到她?

小灵是胖子君的职高同学,她比他小两届。

她学的是化妆,当然是给活人服务。

他学的是会计,自然不是给死人算帐。

那一年,胖子君十八岁,在职高蓝球队打中锋,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八十斤,属于非常标准的运动员体重。说实话穿着球衣站在篮框底下,身边大堆长人,丝毫不显胖。

小灵走到篮球场边,跟几十个女生共同花痴,大多数人挚爱流川枫,还有人迷恋三井寿,更有口味重的喜欢樱木花道,只有她远远地盯着胖子君。

那场球打完,女生们给各自的男生送茶端水擦汗甚至奉上香吻,只有胖子君一个人落寞地走到跑道边,整理着充满汗臭与脚气味的运动包。

小灵给他递了一块毛巾。

后背心早就湿透,蒸笼头几乎喷出汗来,他拿过毛巾擦了个遍,连声谢谢都没说,闪身去水房冲冷水澡了。

她拿回充满男生体味的毛巾,默默跑回宿舍洗干净,挂在床头绳子上,在日记本上写下“胖子君”三个字——不是他的姓名,其实也不是外号,更不是什么可爱的小名。因为,全世界只有她这么叫他。

几天后,小灵又到篮球场边。他终于坐下,喝了一口她递来的水,问你叫什么?

小灵,大小的小,灵魂的灵。

我叫......

胖子君!我能这么叫你吗?

我胖吗?

我喜欢胖子。

好吧,他故意把肚子鼓出来,说我请你去吃饭吧?

他俩的第一顿饭,是在KFC。那座小城市里,肯德基算是高大上的餐馆。许多穷学生要省下半个月的零花钱,才能吃上一餐全家桶。虽说是请女生吃饭,但小灵像猫似的吃了点薯条,而胖子君吃了两个巨无霸,三对新奥尔良烤翅,一根墨西哥鸡肉卷,还有两瓶饮料,那样阔绰大气的出手,让打工的收银员小妹对他投出送给富二代的媚眼。最后,小灵还是决定跟他AA制,因为胖子君裤兜里的钱,只够他下个礼拜去上收费厕所的了。

第二个月,胖子君请小灵看了场电影,他才偷偷摸摸在黑暗中握紧她的手。

他感觉小灵的手好小啊,手指却是纤长灵活,天生就是化妆师的料。

十多年后,万圣节前夜,殡仪馆的遗体化妆间。小灵的十根手指,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不再触摸活人的脸而已。她正抓着莲蓬头,在用清水冲洗胖子君的遗体——冰柜里冻了整个白天,皮肤上的白霜渐渐融化,底下是僵硬的肌肉和骨胳。

科学家们常说,人死后会减少21克的体重,可能就是灵魂的重量。

不过,小灵从来没信过。她所看到的死人,大多死沉死沉,要么冻得硬绑绑,要么掉了许多零件,哪来的21克啊?而躺在遗体清理床上的胖子君,体重早已爆表,只有那种量牲口的大台秤才管用。

我也问过小灵,殡仪馆有没有真实的灵异事件?她回答,网上无数关于殡仪馆的鬼故事,全属鬼扯淡。没错,小灵是我的粉丝,在另一个城市。万圣节后,我找她吃了顿饭,向她了解殡仪馆与遗体化妆师的真实故事。

这个故事,是她告诉我的。

那么胖子君呢?

十年前,他参加了三校生高考,考进一所大学的会计专科。校区在另一座城市,他俩告别的那天,正是个春风沉醉的傍晚。小灵送给胖子君一本书,那年校园流行的《荒村公寓》。胖子君则带着小灵,跑到城郊的游乐园,坐上最大的摩天轮。两个人转到最高的顶上,他掏出打火机对着天空,仿佛点着了夕阳和云彩。

他说,小时候,城里发生过一场大火。从他家的楼顶上,可以看到火光熊熊,满脸都是热腾腾的空气,弥漫着焦糊味,不知死人还是橡胶的气味?闻起来很像过年时油炸的香味。

那时起,胖子君就特别喜欢看火。

北国天冷,十一月就冰天雪地,年底就到零下二十度了。但只要有火,就会暖和。以前家里用煤球烧炉子,能看到火苗子往外窜,后来通了暖气,反而没感觉了。后来,碰到中学的篝火晚会,什么地方的森林大火,哪怕是火车站流浪汉烧的汽油桶,都会让他特别兴奋。

摩天轮上,胖子君问小灵,你看过白天放烟花吗?

没有啊。

将来一定有机会,我放给你看。

胖子君双手揽小灵入怀,只感觉她轻得像一只小猫,而自己像只又肥又蠢的大狗。

喵呜。

汪汪。

在两个人学猫叫与狗叫之间,摩天轮已下降到了地面。

半年后,小灵去胖子君的大学找他。那时,她还在职高学化妆专业,明年就要找工作就业了。她买了一纸板箱的烟花,坐了三个钟头的长途车,找到胖子君的寝室楼下。他们爬上校园背后的山坡,刚给烟花点火发现全都哑了。拆开来一看,根本没有火药,而是沙子。小灵被骗了,买了假货。

胖子君安慰她,小灵不哭,汪!

又隔半年,春暖花开的小河边,小灵买了一大箱烟花。这回绝非山寨,花光了她一个月零用钱。胖子君用烟头点燃引线,就在烟花发射之前,一场倾盆大雨倒下。两个人变成落汤鸡的同时,小河里的水唰唰往上涨,还没来得及抢救,整箱烟花就被河水淹没了。

胖子君又安慰她,小灵不哭,汪!汪!

她擦干脸上的雨水,没有哭。

两年后,胖子君大学毕业,但没找着会计的工作。他只考出了最低级的证书。任何一家单位,看到他这种五大三粗的体形,就会怀疑他的智商和情商,会不会在帐本上少记或多记一两个零?或者干脆抢劫出纳携款潜逃?

他在家里啃老了一年。天天混在网吧,打DOTA,NENG了把大砍刀,没日没夜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游戏里被他砍死的人,每个礼拜能造出一座殡仪馆。

小灵在给胖子君做全身SPA——是他的尸体。

活着的时候,他喜欢趴在学校山坡的草地上,让小灵给他捏背。可他的体形实在太大,就算用四只手也难以尽兴。

她问他,这要捏到什么时候呢?

一直捏到我死了,胖子君说。

他死了。

这间殡仪馆的服务比较高端,收费也要高些。按照台湾殡葬业的标准,要给死者做沐浴,全身SPA,擦精油按摩,再细心地化妆,漂漂亮亮,往生西天。

小灵做这行七年了。

当她从职高毕业,本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化妆师,但找不到工作。打过几份零工,收入微薄,根本养不活自己。

这时候,看到殡仪馆的招聘启示,遗体化妆师,跟她专业对口,基本工资三千多块,每次上岗都有奖金。

小灵咬了咬牙,瞒着父母,就去应聘了。

总共招七个人,只有四个报名,小灵是唯一学过化妆的,自然毫无争议地录取。

培训三个月后,她开始为第一具大体化妆。原本以为是个病故的老年人,没想到却是个小伙子,大学还没毕业,暑期下河游泳,脚抽筋淹死了。从河里打捞上来,已有些腐烂,又在冰柜里冻了两天,才送到殡仪馆的化妆间,很像美剧《行尸走肉》里的人物。

小灵当场呕吐出来,结果被扣了半个月工资。

然后,她借了几百张恐怖片鬼片僵尸片血浆片的盗版碟,每天在殡仪馆宿舍里练胆。墙壁背面就是放尸体的冰柜,推开窗是火化炉,每天有几百具烧焦的骨骸被敲碎。每个星期天,她去叔叔工作的屠宰场,帮忙杀牛宰羊,哪怕溅一脸血都没关系,只要为了让自己胆子变大。

终于,她完成了毕生第一次为遗体化妆。

那是个老太太,八九十岁,面色铁青。家属们在旁边干嚎着。她小心地用棉球蘸着消毒水,进行大体的脸部清洁。她的工具有化妆笔、海绵、刷子,根据生前遗像,认真地画出脸庞线条,尽量符合原本肤色。

没过两天,她碰上一个跳楼自杀的年轻人。从二十层楼掉下来,四分五裂的,连脑袋都断了——就需要缝补这门技术活了,在遗体化妆师的圈子里,这可是一门高难度的手艺。但要是能够掌握的话,一辈子吃喝就不愁了。师傅带着小灵一起缝补,先得提着死者的脑袋,研究缺口的角度,以及是否有缺少的骨头和皮肤。然后,两个人一针一线的,把人头与脖子重新缝合——古时候的犯人砍头,死后家属也是这么重新逢上再入葬的。

等到这个活干完,死者父母抱着小灵说,谢谢你啊,姑娘,我儿子终于可以去投胎拉。

这地方有种说法,残缺的尸体无法投胎,只能去做孤魂野鬼。

小灵在殡仪馆工作满一年,化妆过一百多具大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病故的有自杀的有车祸撞死的有被乱刀砍死的......但她从没跟胖子君提起过。

有一天,胖子君家的亲戚死了,他被父母拖着去殡仪馆参加大殓。遗体送去火化后,他嫌殡仪馆晦气,一秒钟都不想多待,急着要离开,却正好撞见小灵。

小灵走出化妆间换衣服,刚缝合完一具被变态杀人狂肢解的女尸,身上全是死人的鲜血与污垢。在她摘下口罩的瞬间,胖子君直勾勾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胸口还挂着工作牌,有她的名字、照片还有岗位。

胖子君第一次发现,女朋友确实是化妆师——但不是给活人化妆的。

他俩大吵了一架,从遗体化妆间一直吵到停尸房再到火化炉最后到骨灰临时停放处。胖子君身体庞大,不慎撞到一排骨灰盒上,不知多少人的骨灰洒在他脸上——感觉自己这辈子都要被死鬼们诅咒了。

总之,胖子君给她下了最后通碟——必须从殡仪馆辞职。

她摇摇头,换好衣服,洗干净脸,向外走去。

满脸骨灰的胖子君追在后面问,怎样?

走拉?

去哪里啊?

回家。

然后呢?

上班。

不上班行不行啊?

不上班你养我呀?

面对小灵的质问,胖子君低头不语。他还是个无业游民,每月仅有的收入,是在网吧里打DOTA装备赚来的。

我!养!你!啊!

殡仪馆门口,熙熙攘攘的大街,大堆的纸车纸马纸房纸美女旁边,胖子君大声喊,声嘶力竭。

小灵痴痴地回过头来,才想起有部香港电影,他俩一块儿看过几百遍,《喜剧之王》里周星驰对张柏芝说的台词。

她微笑着摇头,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回家的夕阳下,她一路流着眼泪,再被西北风吹干,刀割似的疼。

胖子君和小灵分手了。

第二天,在殡仪馆的门口,她买了一大箱子烟花,想要放到天上去,希望胖子君可以远远地看到。当她要点火的时候,城管突击检查,把她的烟花全部没收了。

这辈子都没机会和他一起放烟花了吧,她想。

死人们的眼睛皮一眨,一辈子过去了。

活人们的眼睛皮一眨,六年过去了。

小灵没有见过胖子君。

她也没再谈男朋友,父母知道她的职业后,也给闺女张罗相过几次亲,都关照她不要说自己在殡仪馆工作的。

但是,每次她都开门见山说,你好,我是化妆师,但不是给活人化妆,而是为往生者服务,把人干干净净地送走,我觉得这份工作挺体面的,挺那什么正能量的。只要你喜欢我的话,以后我也可以为你化妆,如果我活得比你久一些。

你可以想象那些相亲对象们的目光和结局。

也有单位同事给她介绍过,殡葬行业的婚恋多是内部消化,反正彼此都是为尸体服务的。也有位年长她几岁的师傅追求过她,却被小灵委婉地拒绝了。

她说,要是你再胖一点,我就答应你。

对方胡吃海喝了半年,体重涨到了一百八十斤,但离小灵的标准还差得远呢。

忽然,小灵低下头来,看着死去的胖子君。

这是她六年来第一次见到他。

额头上有些伤痕,皮肤里残留碎玻璃,都被她小心地处理过了。也因为遗体过于庞大,她从子夜十二点,工作到凌晨三点。虽说,这是殡仪馆里最容易闹鬼的时刻,但她没有半点害怕。

化妆进入尾声,胖子君终于像个人样了。以前跟他在一起时,看到他睡着的样子,小灵就忍不住要为他化妆——其实是拿他作为实验品,当作死人脸在练习。

可惜,现在的他,是冷的。

六年前,胖子君跟女朋友分手。他每天24小时混在网吧打DOTA,在道上混出了名儿,许多金链肉瘤大哥来找他买装备,几个月里净赚了十几万块。通过跟玩家们沟通互动,这些年学到了不少互联网知识。他决定创业,办一家SNS社区,名叫“万圣节”。就像现在网上许多同志社区,而胖子君的这个社区,是专门给恐怖鬼怪爱好者,以及万圣节COSPLAY办的。

但是,胖子君家里没钱,拿不出第一笔启动资金。他住在三十年前爷爷的钢铁厂分配的老工房里——那一年他还没出生,要没有这套五十平米的房子,他妈至今都不会嫁给他爸呢。

这时候,他遇到了天使,也是经常向他购买DOTA装备的富二代,更是德州电锯中国同人会的会长,网名“重口味天使”。每部德州电锯公映,这家伙都会去美国包场看。他给胖子君投了四十四万,说这数字最吉利了,虽说用来互联网创业诡异了点,但年轻人不就是得艰苦奋斗吗?

果然,他开始了足够艰苦的奋斗。从半地下坟墓般的办公室开始,到雇佣第一个程序员开发APP。这中间他也被别人骗过几次,几乎搞到身无分文的境地。最惨的时刻,他一个人在桥洞下饿了三天,却没有人给过他一分钱——他那肥胖的体形实在是跟乞丐相差太大,最后他被几十个假装要饭地围殴,被赶到了火车站旁的铁轨上险些做了海子。

两年前,终于迎来互联网经济的春天。胖子君赚到了第一桶金,虽然还不够发工资,却证明了万圣节商机无限。不用担心饿肚子了,至于为什么会越来越胖?因为太操心了,经常被迫跟渠道商喝酒,天天熬夜加班,每晚吃一大包酸菜方便面加香肠加鸡蛋加大瓶可乐,肚子就像实心铅球似的鼓起来。

两个月前,马云和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更是让胖子君心潮澎湃,他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十年后,纳斯达克,敲钟见!

为了拿下一单生意,连续三天没有睡觉的他,又去陪客户喝酒了。那群王八蛋最会灌人了。他一口菜都没吃,空着腹,先喝啤酒五杯,再饮红酒四杯,最后干了52度的白酒三斤。然后,大家看他有些不行了,便拼命地给他吃肉,又吞下了半斤牛腿肉,三根羊排,两只老母鸡。

但,胖子君毕竟没有净坛使者的福气。

那家餐馆有个露台,他本想冲过去呕吐,却彻底喝糊涂了,直接撞上玻璃幕墙,再硬的玻璃也承受不了他的重量,直接从七楼摔下来。

他死了。

经过法医的检验,胖子君的真实死因,不是摔死的,而是因为爆饮暴食,加上酒精中毒。

终于,胖子君去另一个世界的纳斯达克敲钟了。

回到殡仪馆的凌晨,阴阴的风在遗体清理化妆间回荡。小灵最后擦拭一遍化妆棉,无菌手套轻轻抹过,死者的嘴角微微一动。

她知道,他还有话要说,对她。

小灵把耳朵贴在胖子君嘴边,亲爱的,说吧。

汪!

从尸体的喉咙深处,传来一记狗叫声,那是胖子君最爱学的声音。

他睁着眼睛说,小灵,其实,你不知道,我始终悄悄关注着你,看你的每条微博、微信,QQ空间和签名。我知道你没嫁人,男朋友都没再谈,每次相亲都失败了。我想,我还有机会,只要我能成功,就一定踩着五色云彩,开着宝马奔驰,像个盖世英雄,接你回家,娶你。

我养你啊!

嗨,还记得六年前,在殡仪馆的门口,我跟你说过的这句话吗?既然是男人,不就应该对女人这么说吗?

小灵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胖子君,许久许久,第一滴眼泪,从她腮边滑落,坠入胖子君尚未瞑目的左眼。

热热的。

刹那间,小灵好想大声说——复活吧!亲爱的,我的胖子君!

他闭上了眼睛。

不知是她的还是他的泪水,从冰冷的眼角滑落到耳边,溶化死后浓浓的妆容。

再不会醒来。

小灵为胖子君补妆,低头亲吻他的嘴唇。

天亮了,万圣节。

下午四点,殡仪馆七宝山厅,胖子君遗体告别仪式。

可惜,来人稀稀拉拉,除了父母与亲戚,没什么其他人。胖子君生前的互联网公司,总共三十多号员工,连一个都没来——都拥到劳动保障局讨薪水去了。只有投资他的那位德州电锯杀人狂天使,给他送了个黑玫瑰扎成的硕大花圈,看起来煞是拉风与扎台型——那一夜,天使本人正在北京地铁里扮演清宫太监而被警方拘捕。

胖子君安静地躺在水晶棺材里,身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面色白皙,头发锃亮,竟比他活着的时候,更帅一百倍。

大概,只有在情人眼里,他才是这个样子吧。

哀乐结束,遗体告别仪式完毕,胖子君被送到后面的火化炉。

体形过于庞大沉重,只能送进一个单间。关上炉门,按下电纽,数千度高温烈火,往生极乐矣。

小灵穿着一身正式的黑色衣裙,头发上别着白花,远远地看着火葬中的胖子君。

火葬场的玫瑰。

有人给她起过这样的绰号,都从未有人看她穿成这样,同事们好奇地围观,却都不敢上去问她为什么?

火化一具遗体需要个把钟头,家属在外面嚎哭等候之时,火化炉的烟囱上面,喷出大团炽热的烈火。

大家都看不懂怎么回事,只感觉四周温度剧增,地面上流溢着喷火的液体......有经验的火化工高喊:粗大事了!

紧接着,整个火化炉被熊熊烈焰包围,大家慌乱地往殡仪馆门外逃去。

小灵夹在人群中间,痴痴地看着烈火焚城与焚尸,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就像在职业高中的篮球场边第一次看到胖子君——他的浑身上下装满了脂肪,因为烈火焚烧而从烟囱喷出。胖子君的尸体就像一团喷火巨龙,迅速点燃整个火葬场和殡仪馆。何况,他是喝酒醉死的,巨大的肠胃里,灌满了高纯度的酒精,更加助长了这场大火。

终于,当整个殡仪馆都陷入火海,小灵才被两个奋不顾身的男同事救出来。

好大一蓬火啊!

画面太美,你不敢看。小灵站在马路对面,看着这场殡仪馆史上最壮观的灾难。火化炉的烟囱不断喷出烈焰,就像白日焰火,直冲云宵。巨大火舌,半空爆炸,火星四散,带着胖子君身上的油脂,如同最迷人的烟花,绽开五颜六色,绚烂夺目。所有目睹此景的人们,注定永生难忘!

一群外国小孩依次敲门来讨糖吃,他们不晓得这是中国的殡仪馆,小孩的洋妈妈们以为是小菜场之类的。小洋鬼子们敲开了一家家寿衣店和花圈店的大门,店里当然没有糖果和巧克力,只能顺手抓给他们一把纸钱和冥钞,大方点的就送了几块报废的灵位牌和骨灰盒子的边角料。最后看到一蓬大火,小孩子们怀抱最新的礼物,欢快地完成了万圣节讨糖之旅。

西北风吹过,烈火永不停歇地燃烧,从白天烧入傍晚,连着天边晚霞。全城的消防车都已出动,却难以控制猛烈的火势。每个消防员的身上,都沾满了胖子君体内的黄色油脂,而那充满焦糊香气的尸体味道,则弥漫在整个城市,乃至大半个中国上空......

万圣节。

这场“1031”特大火灾,足足烧了五个多钟头。谁都没有想到,子夜时分,突如其来下了一场大雪。黑夜里白茫茫一片,终于把火扑灭。整个殡仪馆与火葬场早被烧成白地。幸好,没有人(活)员伤亡,但几百具尸体直接成灰了。

镜头回放——下午五点,大火最猛烈的瞬间。小灵想起胖子君生前爱看的一部港片,有段黑社会老大的台词: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风风光光地活,红红火火地死。如果,不能风风光光地活,那就红红火火地死吧。

忽然,她跳着双脚拍手欢呼起来!

女孩笑得多么灿烂,像小时候骑在爸爸肩膀上,出门去看国庆节放烟花。

摩天轮上,胖子君问小灵,你看过白天放烟花吗?

没有啊。

将来一定有机会,我放给你看。

胖子君双手揽小灵入怀,只感觉她轻得像一只小猫,而自己像只又肥又蠢的大狗。

喵呜。

汪汪。


鬼姑姑讲鬼故事(微信公众号guigugu 每日送上精彩鬼故事)

不一样的鬼故事,不一样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