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元素年夜饭|飞飞哥:一桌年夜饭里的家风传承

元素2018-02-12 16:44:26


爱食物的人,总能比旁人更容易从生活中汲取情感和能量。而懂吃、会吃的人,往往也更为深情。食物的味道之所以让人铭记,是因为它们总与记忆有关。

于飞飞哥而言,从北方到南方,从哈尔滨到重庆,从青涩少年到一家之主,十六年来改变的是年龄,而那份关于年夜饭的记忆、情感与传承,却始终如初。





飞飞哥

CCTV10《味道》栏目嘉宾主持人

Ecco 意见领袖

金牌干溜代言人

重庆《好吃狗》主播



年的味道,酸甜苦辣


腊月二十三扫房子、二十四做豆腐、二十五炖肉……飞飞哥记忆中北方的年,忙碌而喜庆,有做不完的事情。


“其实我们北方的年腊八开始了,得喝腊八粥。”飞飞哥说,北方有些地方还会把腊八粥撒地里,一边撒一边高声喊“我给你喂腊八,来年你给长庄稼!”

“腊月二十三,小年,我们一定要摆灶糖祭灶。灶王爷腊月二十三上天演好事,大年三十回宫降吉祥。”



这些记忆,多少年一直揣在飞飞哥的心里发着光,它们带着家乡的味道,时时温暖着他。“这些不是封建,是民俗。不光是春节,中国任何一个传统节日,都是农耕文化传统的一种延续和体现。”


在重庆读书时,每年春节他必定会按时赶回家。扎进家中热腾腾的饭菜香里,也扎进一大家子的融融暖意里。


天南海北,隔山隔水,远在他乡的儿女们,最盼望的就是这一天。


而参加工作后的几年,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在重庆大学毕业后,他便留下工作,至今已有16个年头。这16年里,有4个大年三十都是在直播间度过。



飞飞哥在广播电台工作,它不像电视可以提前录播,也不像杂志可以停刊休息。作为“永不消逝的电波”,电台必须一直有人。那些值班的年三十,他一个人坐在冷清的办公室里,吃一碗方便面。零点过后,领导们到台里探班送祝福,而后才到下班时间。


2004年,飞飞哥把父母接到重庆,一家人得以整整齐齐在一起。他想起2006年的大年三十,结束工作后,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一路上踩着鞭炮的碎屑回到家,桌上还有爸妈专门为他留着的热乎乎的年夜饭和饺子。


心里暖暖的,酸酸的。饭菜好香,爸妈的笑容好暖。



然而好时光总是易逝。2012年,父亲去世,一家之主的担子落在了他身上。“我们北方有个传统,年夜饭掌勺的人必须是一家之主,旁人轻易不能代替,对一家之主来说,这是不可侵犯的领地。”


于是,从前他只有在旁边看着的份,没有机会像父亲一样,掂起大勺将一口锅在灶火上活色生香的舞动。


那一年的年夜饭,飞飞哥成了家里掌勺的那个人。当他站在父亲曾经站的位置,触摸着那些父亲曾经用过的锅碗瓢盆,百感交集,眼底泪光闪动:“那时我才真正觉得,生活太苦了。


也开始明白,父亲这么多年的坚持,到底是为了啥。突然间这个责任就落到自己身上了。”



饺子、酱牛肉与素丸子


虽然如今飞飞哥已在重庆结婚生子,但他们家一直保持着家乡过年的习俗。


饺子是必须要吃的。一般是全家一起包饺子,但其中有个讲究:从和面、揪面剂子到做擀饼儿这一过程,必须是一家之主来完成。“这么做预示着来年一家人仍然一脉相承,顺风顺气儿。


如果中途换了人,这气儿就断了,就不顺了。”飞飞哥介绍说,现在这个过程是由他来完成。



饺子的馅也有讲究。“饺子谐音‘交子’,意味着午夜12点,新年与旧年的交界。年三十晚上12点我们吃的饺子是素馅儿,代表新旧年交替时素素净净;隔天初一早上得吃肉馅儿的,保证这一年的肉不会断。饺子里还会放硬币,吃到的人这一年就会发大财;也包整颗的花生仁,谁要吃到了,那就是早生贵子。”


除了饺子,一些传统的北方年节菜,也是飞飞哥家年夜饭的必备。


比如他最拿手的酱肘子和酱牛肉,年年都做。把肘子、牛肉煮到半熟,到用筷子能轻松扎动皮肉的时候,按照自家的方子,放入各种调料、黄酒、葱姜蒜,再用慢火煨上四五个小时,最后大火收汁,就成了。



做出来的酱牛肉有多入味儿呢?飞飞哥做了个很直观的表达:“十斤牛肉做出来大概也就五六斤,所有的汁水都收到肉里去了,用刀切开,肉里满满当当都是那股味。”


炸素丸子也是他家的传统。用擦菜板把萝卜擦成丝,将清香的萝卜丝焯水后捞起剁碎,挤干水分,随后放入虾米、面粉,以及用花椒粉、姜粉等调味,用筷子挑起一团下油锅滋啦啦一炸,就是一颗金黄香酥的丸子。



坚持传统,是为了家风的传承


飞飞哥想起小时候,物资匮乏,物流也不通畅。现在经常都能吃到的葱烧海参,当时一年到头就春节时能吃上一回;


春节时家里买块肉,还得“肉尽其用”,瘦肉切下来炒菜,肥肉拿来熬油,熬完了剩下的肉渣就搁在菜里包饺子,肉皮用来和葱姜蒜一块煮,煮到胶原蛋白全部融化变成肉皮冻,切成片或块儿,和醋、蒜、酱油、油辣子一拌,就是道极可口的凉拌菜。



炒瓜子和炸虾片也是记忆中难忘的味道。小时候过年,孩子们喜欢蹲在炉火前,眼巴巴地等着瓜子炒熟,然后一边吃一边听父母讲故事。


还有虾片,菜市场买回来油炸,一下锅虾片迅速膨胀,吃在嘴里脆爽热乎还有淡淡虾味,“现在每年过生日,母亲还会给我炸虾片吃。”飞飞哥回想起曾经的岁月,目光里满是温情。


“其实吃东西这件事,就是一种情怀。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小时候难得吃到的东西,现在天天都能吃。但当你天天吃这个吃那个后,你会发现,你不懂感恩了,不懂年味儿是什么了。所以我家现在年年保留这些菜,就是为了传承,为了感恩,也是对孩子的一个教育。”


这是飞飞哥对于“传承”的坚持。就像他平时会把给儿子准备的玩具放在办公室,留着节日或生日的时候再给他,就是为了让孩子懂得感恩和珍惜。


家,是中国人的根。家风,是中国人的精神溯源。



“家风是什么?家风就是在家里头,传承的正能量。可以让这个家族代代相传,并为之开枝散叶。我们北方有句话叫‘三岁看到老,一碗水看到底’,比如小时候家里老人不上桌,小孩就不能上。筷子一定得是老人先拿起来夹了,小孩才能跟着夹。现在颠倒过来了,小孩儿先吃,甚至大人还帮着在盘子里到处翻。”


飞飞哥对家的坚守,对家风的坚持,是流淌在骨子里的东西。他开玩笑说:“现在很多家庭都没有家风了,可能就是打麻将、喝酒、打麻将,循环反复。我家人老说我固执、古板,重庆有句话叫‘紧它嘛’(随便嘛),在我看来这三个字是很要命的。”


一家人,整整齐齐;团圆饭,热热闹闹。大抵,这便是所有中国人最美的期盼,也是一顿年夜饭所承载的,最幸福的意义。



声明:本文为《元素》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更多精彩文章,请订阅2016年《元素el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