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有一种快乐叫小时候的冷

东营微文化2018-02-12 16:22:39

点击上面东营微文化一键关注每天为你推送原创心动美文

“东营微文化”为东营市作协重点扶持文学公众号

平台宗旨: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

作者简介


李素英,网名蒲公英,广饶县林业局,副高级工程师,1967年1月出生。待人热情,喜欢交友,热爱户外活动。


 有一种快乐叫小时候的冷


        猴年雪后第二天,阳光清冷澄澈,北风呼号,午后三点钟气温已是零下十三度,这是多年未曾达到的寒冷记录。我向往雪后美景,憧憬雪地的静谧安逸,于是穿了厚厚的羽绒服,戴了棉手套,踏着吱吱作响的积雪,寻找儿时快乐的痕迹。刚走出小区大门,凛冽的寒风肆虐无情的撕裂我的脸庞,感觉脸要破了,情不自禁的转身背风,退着走了几步,心骤冷浑身打颤,这天,真冷,它是我小时候的寒冷再现。

小时候的冷,现在想来只是温度的概念,忘记有多么难耐,留在心灵深处的是那些美好印记。那时候冬天下雪频繁,冬季就是雪的世界。屋顶的雪融化极慢,屋檐的冰凌一层层加厚加长,成了孩子们最爱的玩伴。我们站在冰凌下,仰起冻的通红的脸,仔细端详每根冰凌,找个干净没有任何杂质的,用棍子戳下来,掉在地上摔成好几截,孩子们蜂拥着附身下去,捡起来,吹吹上面的土,“咯嘣咯嘣” 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比现在的美味佳肴还让人垂涎。



快乐都是与冷和冰有关的,放学后和星期天是孩子们最逍遥的时光。在冰上打陀螺,打滑溜,用铁锨载人拖着跑。顽皮的孩子在冰上助跑十来步,两腿迅速一前一后站立,利用惯性,能在冰上溜出好远,有时候也难免踉跄几步,继而摔倒,即使磕破手磕破脸也玩的不亦乐乎。 “抹鼻子江”是我记忆最清晰的小伙伴,整个冬天他的两只袄袖子铜镜般明晃晃的,嘴唇上面也抹出两撇八字胡,他是最能恶作剧的。他说用铁锨拖着人跑,等小伙伴上去后,开始还匀速拖动,很快就用力一拖,一个“仰八叉”把人翻下来,开始追逐打闹,“抹鼻子江”一边大笑着一边抹着鼻子在前面跑,后面的边喊边追,要是追上就是一顿乱锤。



冷天上课前,老师有时给我们留出三两分钟,喊着号子在教室里跺脚,那声音带着节奏,整齐而响亮,像要穿破屋顶飞扬出去。下课铃一响,孩子们争先恐后跑出教室,一字站在墙边“挤蛋蛋”,扛过来挤过去,看看谁最先被挤出,最先出局的要唱歌或者绕指定场地跑圈。那时最期盼“胖子玲”给我们唱歌,她会唱很多不曾听过的歌,声音清脆甜美,悠扬婉转,能把我们唱的乐不思蜀,不想上课。她要是经过专业培训,说不定也是大名鼎鼎一代歌星呢。



小时候的冬天最盼望的就是在冰雪消融中过年。自从进入腊月,开始数指头算年,一天天等待着,惦记着,到了年三十,迫不及待的让父母拿出新衣服新鞋子,新帽子新围巾,穿戴整齐,晚饭也顾不上吃,开始跑到大街上寻找焕然一新的伙伴们,炫耀着,羡慕着,开心着,心里那个美呀,比酷暑六月里喝了冰镇蜜水还甜还爽。孩子们被家长喊回家,吃了三十的年夜饭,又挑着各自选好的灯笼,有花鸟的,有人物的,有山水的,各种形状各种颜色,五光十色,把漆黑的夜晚装点的色彩斑斓。男孩子们口袋里装着拆散的鞭炮,时常燃放,裹挟着硝烟味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经久不衰。

冬天的冷,因了孩子们的跃动不再单调刺骨,孩子们的欢乐浸润了整个严冬。

图片来源网络

“东营微文化”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以文会友,大众也精彩。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小小说,随笔等各类题材,字数在300-2000字以内。投稿请先关注公众号/加主编微信。

投稿邮箱:407258991@qq.com  微信号:18562013539


微文化本月特设人气奖以示对作者认真推介作品及平台的鼓励和感谢:每1000阅读量,或留言100奖励10元,不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