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直播南方洪灾,镜头对准的不是灾民,而是6000头猪……

媒记2018-05-18 10:16:38

五月以来,南方地区的持续暴雨导致洪水泛滥,部分地区灾情严重。

 

在可见的新闻报道中,连日降雨、水位上涨、街道淹没,苍茫大水下,乡亲们背井离乡,官兵们集结救灾,各地灾民心急如焚,围观网友报以同情和声援,除了主流媒体在醒目处提醒“今年同期降水恐超过98年”以及处处可见的灾情直播,似乎和以往灾情报道并无二样。

 

直到,杀出一群“特立独行”的猪,一举改变了这几日媒体报道波澜不惊的情形。


万人大转移乏人问津

千万人大围观猪转移

雷布斯说,只要能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这次,站在直播的风口,原本存活无望的6000头受灾猪,这下却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猪”,热度不仅盖过南方连绵不绝的滔天大水,更是在昨天力压总理亲赴灾区的消息。

 

《6000头猪遇洪灾无法转移,主人挥泪诀别》——7月4日,这条图文报道迅疾引发广泛关注“在安徽某养殖场内,已被洪水浸泡近20小时的6000多头生猪,因为环保和防疫等限制,无法转移......”。

 



这样的新闻图片当时感动了很多人。众多网友在微博评论里一边表达同情,一边出谋划策,更多的则是心疼这位苦命养殖户的辛勤付出恐怕都要打水漂了。

 



“亲们,昨天那六千头快淹死的猪有救了!”——6000头猪大转移,于洪灾面前抢救这笔养猪户赖以生存的财产,本身并不为过。只是,当中安在线利用各种技术手段直播到网络时,事件开始发生一些微妙变化。

 

根据“趣看”官网公司新闻自己的报道来看,至少,实现这次直播的流程可不是随手一拍那么简单——“据悉,中安在线现场记者拿着安装了移动直播台App的智能手机,以移动直播台App来完成现场的采集(拍摄)、编码、封包、推流、传输等环节,并通过趣看视频云平台实现存储、分布式转码、CDN分发、解码/渲染、直播时移、播放互动等。”

 

随着网易、腾讯、搜狐等门户的迅速跟进,数十万人同时在线的直播立马变成了“千万级”观众的全网大狂欢,大家饶有兴致的上前围观,在朋友圈扩散,奔走相告。据不完全统计,有约超过2000万人次的网友在线观看了这场“荡气回肠”的直播大转移。

 

相比之下,昨晚那条“武汉蔡甸沉湖将破堤放水,辖区内16000名以上村民将紧急转移”的消息,关注度恐不及这场直播零头,即便是在@人民网 这样天量级粉丝的大号下,也只有寥寥数百的转发、评论。当真应了那句:“人不如猪?”



在南方一片菏泽的大背景下,与万人大转移乏人问津不同的,却是千万人大围观猪转移。当这样荒诞不经的场景真真实实地呈现在你我眼前时,最刺痛的恐怕应该是媒体人。

 

正如廖保平在《围观范冰冰,还不如围观一群猪!》所言:“你看在裤裆里放鞭炮的,胖子狼吞虎咽的,农村大婶吞下一个灯泡的,等女主播上厕所回来的,那些直播,就是有收看率。至于层次,当然有高有低,而且看观者的层次,也有高有低。”

 

但也正如单士兵在《300万网民和6000头猪的一次灵魂对望(“抗洪救猪”神解读)》中所说:“给猪尊严,就是给自己尊严,也是给别人尊严。这份尊严,在于朴素,在于独立。”

 

我们无法苛责观众选择看什么、评论什么,但至少媒体可以选择直播、报道什么。



那么,洪灾中媒体还在关注什么


直播武汉暴雨成当务之急




除“习近平指示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大力支持地方防汛救灾”外,李克强冒大雨急赴武汉长江干堤管涌现场指挥抢险救灾的图片,则成为官媒和门户报道的首选。

 



武汉已累计降水520.5毫米,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周持续性降水量最大值。似乎,只有当武汉满城内涝、地铁进水的照片铺天盖地时,才能在微博热搜榜一举击败“诀别猪”。

 

比起“多个地铁出入口进水临时封闭”的消息,新浪像是要给武汉来了个全面扫描,“全城被淹交通瘫痪,新浪新闻正直击武汉特大暴雨”——从7月2日起,新浪新闻关于暴雨洪涝灾害的直播始终在持续,更是通过11路视频对武汉的暴雨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直播。

 


将开机画面调整为“风雨中抱紧大武汉”主题,凤凰网新闻客户端和新浪、网易等同行们一样,对武汉保持了不间断直播,同样,通过直播界面下方的滚动图文形式,不断插播:雷军向武汉民众捐款价值55万元物资、废弃木箱营救20余老人小孩和最新的交通运输安排等消息。

 



转移完猪后转移罪犯


作为“有态度”的网易新闻客户端,洪灾专区关注武汉暴雨的同时,今晨又将焦点对准安徽,同样是关注大转移,只不过,这次从猪换成了人——引用人民网安徽频道消息“安徽洪灾 九成监狱594名罪犯大转移”,这条近两万人评论的报道下,排在前三的跟帖实在叫人尴尬:

 

 


养殖鳄鱼趁大水逃逸

比起猪的呆萌,鳄鱼可没那么好惹。

 


安徽本地报道《芜湖县花桥镇一农庄被淹 农庄内鳄鱼趁大水逃逸》,很快就被主流网络媒体截获,并迅速扩散开:

 

“6日,网上爆出一份由安徽芜湖县旅游局发布的通知,称鳄鱼湖农庄在此次强降雨天气中内涝被淹,农庄内有鳄鱼乘大水逃逸到附近农田,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希望花桥镇人民政府尽快掌握鳄鱼逃逸数量,在农庄附近竖立安全提示牌并组织对逃逸的鳄鱼进行捕捉。”


说好的130亿投资后“不看海”


虽然客观上雨量惊人,但武汉严重的城市内涝,还是让人翻出一篇打脸旧文:

 



根据这篇《武汉投资130亿告别“看海”,一天下15个东湖也不怕》表述——“昨日,武汉市水务局局长左绍斌透露,该局已拿出《武汉市中心城区排水设施建设三年攻坚行动计划》,准备通过3年努力,投资130亿元,系统完善排水体系、整体提高排水能力,实现在日降雨200毫米以内、小时降雨50毫米以内,中心城区城市功能基本不受渍水影响。以现有的数据测算,日降雨达到200毫米,相当于下了15 个东湖。”

 

调侃之余,对于这场天灾中是否潜藏着更多人祸,新京报率先发文质疑——《武汉新洲溃堤伤口上,竟有贪官撒过盐》,表示“当全国四分之三的省份、一千多县域的土地上洪水泛滥;当受灾人口高达三千多万,因灾死亡近两百人,因灾损失数百亿元;当我们的武警官兵战士以血肉之躯奔赴在抗洪抢险第一线……当武汉成为一座渍城,武汉新洲举水凤凰西堤溃烂的伤口上,却传来工程腐败的‘噩耗’。不得不说,在灾情面前,这是最大的悲情。”

 






本文由“媒记”原创,欢迎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


投稿请发至邮箱:zhanwancheng@newrank.cn




媒记赞助商:达观数据